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93.战斗

法师长袍的帽兜遮住了他整张脸,当他悄无声息的蹲在我面前,一把乌黑无光的匕首刺进我的胸口,就在他低下头的那一刻我看清了他苍老而布满皱纹没有一丝血色的脸,瞳孔中带着浅紫色的纹络,咧开嘴朝我冷冷地笑了笑。

正准备拔出匕首,他忽然似有所觉地侧身扭头……

‘嗖’

一支羽箭贴着他脸颊飞过,精钢箭簇钉在树干上,箭尖儿深深地插进树干中,钢箭尾羽轻轻的颤动着。

他的瞳孔骤然缩小如针孔一样,随后他放弃插在我胸口上的那把匕首,转过头等着箭矢射来的方向……

小艾拉抿着嘴唇,手里还举着那把崭新的合金弓,冷冷地盯着这位邪法师。

我看得见别墅露台上的赢黎,海伦娜、贝姬和小艾拉,也看得到她们脸上的焦急,她们似乎想要不顾一切冲过来救我,我张开略微有些干渴的嘴巴,想要告诉她们快跑,可惜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感觉到胸口的剧痛让我无法呼吸,心脏里的血像是找到了宣泄口,从那把匕首周围的缝隙里不停的向外喷涌,身体里的‘自愈’血脉力量瞬间展现出来,胸口被割开的肌肉宛如拥有生命一样,它们就像是无数聚合在一起蠕虫,不停地往同一处聚拢,那些肌肉纤维似乎想要重新合在一起,肌肉紧缩在一起之后,伤口的血便止住了。

此刻,心脏似乎已停止了跳动,一阵阵强烈的眩晕感向我不停的袭来,想要抬起手将胸口插着的那把匕首拔出来,可惜无论怎么努力,竟然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但我的感官依然十分清晰地收到周围的情况。

我看到那位黑魔法隐修会的邪法师手指间出现一道白色风刃,那风刃随后便朝着小艾拉飞去,幸亏贝姬反应迅速,在风刃切在小艾拉脸上之前将小艾拉推开,风刃擦着小艾拉的辫子飞得无影无踪,将她那根乌黑油亮的辫子从中间削断,小艾拉跌坐在露台上。

然后我就看到海伦娜从别墅露台跳下,手持双剑奋力向我跑来,其实我很想喊一句‘别过来’阻止她犯傻。

这为邪法师能够无声无息潜到我身边而不被发现,又用瞬发魔法‘突石剑’和‘群发风刃’将我打伤,就足以说明他至少拥有接近二转魔法师的实力,面对这样一位邪法师,就算是海伦娜、贝姬和赢黎三人联手也不是对手。

这时候,我听到了身后战场上刑魔领主的怒吼,卡兰措和贾斯特斯正合力将击杀那名被冰墙大阵冻得身体僵硬的刑魔领主,那片冰雾缭绕的战场阻隔了很多兽人战士的视线,而牛头人鲁卡和卡特琳娜则是拼死拖住另外一名刑魔领主的脚步,四人暂时都没办法从战场上脱身,也无暇顾及到我这边。

眼见着,贝姬紧跟在海伦娜的身后,两人试图从两侧包夹邪法师,这位邪法师摊开双手,身体周围的风刃一点点增多,围绕在邪法师身边绚烂得就像是无数飞舞的花瓣,那位邪法师念诵着刺耳的魔咒,操控着那些花瓣一样的风刃卷向海伦娜和贝姬、赢黎和小艾拉。

眼见着赢黎诸女深陷险境却没办法营救,心中滋生起的愤怒与绝望就像是一匹脱缰的野马冲出精神之海,原本在我身后已经溃散了的‘势’重新在我身山凝聚出来,身体上空出现一道奇异的虚影,狂风混合着乌云形成巨大地漏斗形漩涡,在虚影中夹杂着无数细碎的电蛇在云中来回窜动,看上去就像是风暴中心诞生的龙吸水,那道由‘势’所化的虚影中蕴含着大量的魔法元素,这些魔法元素在此刻就像是受到了某种无形之力的牵引,疯狂涌入我的身体。

我感觉背后一阵酥麻,紧接着便是刺痛,像是有什么东西从我后背的肩胛骨上钻出来,而我的身体在这时候也被那股神秘力量托住,竟然直接从地面上飘起来,让我重新站直了身体。

无数电弧形成一道道密集的雷瀑裹着我的身体,那些无形的风围着我不停的旋转着,我能感觉到身后一对‘风’‘雷’元素之力所形成的巨大翅膀在支撑着我,无论怎么挣扎,身体就像被捆住了一样无法动弹,一束束从乌云漩涡中落下的雷电形成一只鸟笼,将我围在当中。

可恨……我依然无法动。

那位邪法师面露惊讶地回望我一眼,稍微停顿一下之后并没有理会站在雷瀑中的我,而是依旧操纵这风刃卷向赢黎诸女。

就在如花瓣一样的风刃卷向海伦娜和贝姬的时候,别墅的露台上有一股浑厚的水元素气息忽然炸裂,本该身后出现‘火凤凰’虚影的赢黎身后,居然浮现出比别墅还要高大迦娜美人鱼虚影,这条美人鱼完全由水元素幻化而成,手握着一根权杖立于露台上。

而赢黎的那张脸在这变得美艳绝伦,艾瑞利尔公主再次主导了赢黎的身体,同时她怀里抱着一本巨大的魔法书,一道道蓝色符文从她手指间飞出来,在她的面前形成一幅巨型魔纹法阵,喉咙里发着一种类似人鱼歌声的魔咒。

因为打猎,赢黎并没有穿纯白知识法袍,而是穿了一套略微有些紧身的马术皮装,也不见赢黎如何调用身体里的魔力,就在赢黎念完咒语之后,赢黎身后那只无形的美人鱼虚影居然猛然睁开了眼睛,她举起双手迅速凝聚出一道水墙,就在无数风刃卷过来的那一霎那,一道蔚蓝的海浪从赢黎身后汹涌澎湃的涌出来,以排山倒海之势朝着那位邪法师拍去。

海浪卷席着空中宛如花瓣一样风刃,顷刻之间,就将那些风刃消弭于无形,海伦娜和贝姬站在别墅和邪法师之间,被这道秋天里的巨浪淋得如同落汤鸡。

我睁大了眼睛看着艾尔丽尔身后美人鱼虚影再次举起一颗巨大的水弹,迎着邪法师飞过来,那位邪法师一边念诵咒语,一边挥手向上空提拉,一面土墙忽然拔地而起,巨大的水球撞在土墙上迅速溃散,土墙也在水球炸裂的时候变得无比残破。

邪法师脚下出现一幅魔纹法阵,他此刻站在法阵中心,单手遥遥指着艾瑞利尔公主,一道道突石从艾瑞利尔公主脚下涌出来,艾瑞利尔公主抛下那本魔法书,就像是迦娜人鱼一样扭动着身体,身体灵活无比的躲开第一道突石,她从别墅露台上跳下来,一根巨大突石从她脚下的泥土里涌出来。

危机中她撕开了一张魔法卷轴,一道魔法罩瞬间出现在她身上,巨大的突石刺破魔法盾,她却借机一脚踩在那块巨石上,稳稳地站在别墅前面的战场上,身后的那只巨大美人鱼虚影再次完成一次施法,数十颗水弹从美人鱼虚影身边凝聚出来,随着艾瑞利尔公主遥遥一指,尽数向邪法师砸过去。

数十颗水球砸在那位邪法师身上,水球纷纷炸裂,邪法师的身体像是沙雕一样坍塌掉,整个人却已经消失不见。

艾瑞利尔公主冷冷的看我一眼,她双手在胸.前合十,那种属于迦娜族的魔咒在她口中得到了完美的诠释,一道充满水元素气息的光柱从天而降,冲破云层雷瀑,直接落在我的身上。

‘水疗术’

当我心里涌出这个念头的时候,强大的自愈力量涌进我的身体,剧烈的疼痛之下,我像是解开了束缚在身上的枷锁,双手获得了自由,第一时间便将插在胸口的乌黑匕首拔出来,胸口的伤口那些充满生机的肌肉紧紧地收缩起来,一股强大的生机冲进我的身体,与我体内兽人血脉之力完美的混合在一起,那股力量迅速修补我的伤口。

这种效果的治疗术绝对不可能是‘水疗术’这种初级水系魔法,我在水系魔法诸多典籍中也没有见过,这应该是属于迦娜族的水系魔法。

魔法感知力随着风元素的力量向外扩张出去,虽然没有系统的学习过风系魔法,但是这并不妨碍我用风元素去感知周围的情况,如今我的体内充斥着浓郁风元素和雷元素,激荡的风元素向外扩散过程中,我突然感觉到面前出现了一个人形轮廓,虽然我不太了解风系魔法,但对于电系魔法却有一定的涉猎,偏偏这个时候身体里充斥着大量的雷电之力。

这一刻我想到没想,手里涌出一团炙热的电球,那团电球在我手心里爆开,一道道电浆缠绕着我的手臂,没有任何犹豫,挥起拳头对着面前那道人形轮廓砸出一拳。

仿佛身体里的所有雷电之力都找到了一处宣泄口,那些宛如小蛇一样的电弧涌向那个人形轮廓。

‘啊!’

面前的那个空气轮廓变得真实起来,那位邪法师再次出现在我面前,只是这次他被我提前发现了行踪,浑身乱窜的电弧带着一点点麻痹属性,他的身体在显性的瞬间僵硬了那么一下,我哪里会错过这样的好机会,我的另一只手还攥着那把乌黑的匕首,于是便顺势插进他的胸口。

邪法师面孔显得有些狰狞,法师帽兜在这一刻从头上脱落,露出他那张苍老至极的面孔来,他张开嘴巴指着我似乎还想要说什么,只是那柄匕首像是拥有某种魔力,邪法师胸口喷出一股鲜血,软弱无力的倒在我面前,他那双浑浊的眼睛中依然能够看见诸多不解,却说不出一句话。

他很想拔出胸口的那把匕首,却是没什么办法,血一点点浸湿了他黑色的魔法长袍,站在我对面的艾瑞利尔公主这时候才无比眷恋的看了身后迦娜人鱼虚影一眼,忽然像失去了所有力量,仰面摔倒。

贝姬和海伦娜恰好跑到赢黎的身后,稳稳地将她抱住。

随着一座巨大肉山轰然倒下,冰雾中的战斗也接近了尾声,随着冰雾不断飘散,不远处的战场上,卡兰措、卡特琳娜、牛头人鲁卡和贾斯特斯四人正带着百余名兽人构装战士将一位刑魔领主团团围住,这只刑魔领主身上出现了数道伤口,头上还插着一把匕首,虽然处于暴怒的状态,但所有攻击却是都被牛头人鲁卡手里的‘远古誓言’折戟盾牌扛了下来。

它显得有些虚弱,脚下出现一波又一波不太稳定魔纹法阵,身后出现一座不太稳定的召唤之门,他似乎意识到该是自己离开的时候,它不再管卡特琳娜和贾斯特斯的缠斗,手里锯齿大剑将卡兰措磕飞,便转身拖着小山一样的身体往那座召唤之门走去。

看到那只刑魔领主主动退走,牛头人鲁卡一屁.股坐在地上,手里折戟盾丢在一边。

卡特琳娜和贾斯特斯也没有要追击的意思,只有被击飞的卡兰措稍有不甘心站在远处,盯着那只刑魔领主钻进召唤之门,只是在召唤之门留下了一个背影,当这只刑魔领主就要全身而退的时候,破空之音从我们头顶上传来,一道金色虚影在空气中频频发出‘噼啪’的音爆声,以迅雷之势落下,恰好从刑魔领主的后颈处刺入,巨大骑士长枪穿透刑魔领主如肉山一样的身体,将刑魔领主钉在石地之上,一道如喷泉一样的血箭顺着刑魔领主的头颅喷向天空,刑魔领主身边出现的拿到召唤之门瞬间化成无数魔法元素,消散在空中。

那位刑魔领主就这样一声不响的倒在我们面前,竟然没有丝毫还手之力,天空中出现一道龙吟声,我们所有都抬起头,恰好看到乐蝶站在亚龙的龙背上从天空中飞速掠过,在乐蝶的身后还跟着数十名皇家鹰狮骑士,这些鹰狮扇动着巨大羽翼,发出凄厉的鸣叫声。

乐蝶骑着那头年轻的青色亚龙在天空中盘旋了半圈之后,将飞行的速度减下来,便驾驭着那只亚龙‘呼呼’地降落在前面这座别墅的屋顶上,乐蝶亲昵地抚摸了一下亚龙长满了龙鳞的头颅,这才从龙背跳下来,快步地跑到我们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