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醉生梦死

“我会找到你的,一定!”立威廉说的笃定,望着画中女人脸颊上的泪水,使他蹙了好看的浓眉……。

床头柜上的手机不停作响,搅了欧阳耀的睡意,烦躁地接起,不悦道,“你最好给我一个必须让我接电话的理由,否则你会很惨。”

“理由?现在已经是上午的十点半了,不要告诉我,你还在睡觉?”话筒的另一端传来司徒爵调侃的调调,“看来昨晚给你安排的女人很满意,竟然让你纵欲过度到这种程度。”

“昨晚的女人?”欧阳耀似乎猛然想起了什么,当手触及到另一边床的时候,已经是冰冷。

她走了?不知为何,意示到这点,欧阳耀的心里划过一抹不易触觉的失落,“那个女人是你安排的?”

“当然。”司徒爵颇为得意,“两千万一夜的混血儿女人,作为你二十三岁的生日礼物,看来物有所值。”

“两千万?”欧阳耀眯了深邃冷魅的蓝眸,勾了唇角,又是个一文不值的女人,翻身下了床,直奔浴室,“这构不成搅了我睡眠的必须理由。”

“那我再想想,夜回来了,算一个很好的理由吗?”

“算。”听到两年不见的好兄弟归来,欧阳耀愉快地掀了唇角,“一会pub见。”

韩家。

韩父坐在沙发上,一头雾水的挂了电话,“什么混血儿?”

“怎么了?”许娇倩依偎在韩父的怀里,看着若有所思的韩父问,“难道刚才不是徐行长打来的电话吗?”

“是。”韩父皱眉道,“但是他说,唯一是混血儿,这怎么可能,我和她母亲都是中国人。”

“管他呢,他老眼昏花看错了也不一定,钱打给你周转就可以了。”

“也是。”韩父放下心中疑惑,起身穿衣,准备奔往银行,虽然对于唯一有些愧疚,但他不能让自己变的一无所有。

酒吧。

“上帝啊,你终于来了,领班都已经咆哮了,你再不来我就要被震出内伤了。”

换衣间里,在接到艾佳电话就急忙赶来,此时气喘吁吁的唯一边换着工作服,边听着死党艾佳的诉苦,待换好工作服,她深吸一口气,打起精神来,调皮地眼着眼睛,笑道,“你应该甩领班一个美人计,那样也不置于被炮轰。”

“韩唯一!你要是再拿这件事情开玩笑,我保证,会让你的征婚启示出现在色(情)网站上!”艾佳气鼓鼓的说道,椭圆地娃娃脸更显可爱。

“好了,好了,我知道错了。”唯一嬉笑着揽上艾佳的胳膊往外走去,看她仍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儿,一点也不出她的意料之外。

这间酒吧里的领班是个女人,按理说,通常女人对女人使不了什么美人计,但不同的是,她们的领班是个百合,更曾经对艾佳示过好,所以艾佳非常受挫,而其实更受挫的应该是她才对,因为艾佳拒绝了领班,身为百合的领班看谁都百合,认定她和艾佳不是纯洁的友情,里面存在奸情,所以想方设法的刁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