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旖旎的夜

听着浴室里传出来的哗哗流水声,对此时身着一条白色浴巾的韩唯一来讲是那般讽刺、可笑。

回想到几个小时前所发生的事情,韩唯一想,若不是现在身处这间奢华的总统套房,她是不会相信她的亲生父亲,为了保住企业,需要资金周转,竟然要她陪一个五十几岁的老男人上演一场肉体上的交易,就因为他是银行行长。

而她不来,她的父亲就已要断医院里痴傻母亲的药费相要挟,在她的哭声质问中,父亲动了恻隐之心,却又在那一对母女一搭一唱的精彩表演中消失了。

她恨那对母女,恨那个取代了她妈妈位置叫许娇倩的女人,也恨那个取代了她位置,小她一岁叫韩慧彩的女生,是她们毁了她原本幸福的家,将健康的母亲逼的痴傻,也将她逼到这步田地,终有一天,她会将所受到的屈辱连本带利的还回去!

在思绪中,浴室里的水声渐渐停了,听见门被人打开的一瞬间,唯一的神经紧绷了起来,“别开灯。”她下意识的说,她不想让彼此看清对方的模样,以免日后会再见面,让她想起今晚的事情。

这只是一场肮脏的交易,待天亮时,她会忘记今晚所发生的一切,继续过着枯燥又因打工而充实的大学生活。

“既然你喜欢,随你的意。”低沉性感的嗓音在漆黑的总统套房里回响,透着几分冷漠与轻蔑。

借着月光,男人锐利地双眸隐约看见倚在窗前的女人,她有着一头长及腰间的秀发,曼妙地身材被月光披上了一层美丽地朝雾,仅裹了一条浴巾,酥胸若隐若现,赤着脚丫,像个诱人的精灵般吸引住了他的眼球,这不禁使他因烈酒而热起来的身体更加滚烫,“过来,取悦我!”

低沉性感的声音再度响起,若不是知道他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恐怕唯一会误以为,不远处站着的是一位年轻的男人,但他那种以王的姿态下着命令,却明确的告诉唯一,一个年轻的男人是不可能有那样的气宇!

“过来!”他又催促,似乎很不耐烦唯一的磨蹭,“如果不想做,马上滚。”

“对,对不起。”唯一吞吐着道歉,为了敬爱的妈妈,她不能走,强压下自尊那种奢侈的东西,缓步走到他的面前。

他很高,一百八十多公分身高的他令一百六十三身高的她显地娇小可人。

要怎么取悦?!唯一在脑海里一直画着这样的问号,懊悔地皱起了秀眉,早知道她应该听艾佳往常的建议,看些a片了,恰在此时,头顶又响起男人命令的话语,“吻我。”

唯一一怵,随即鼓足了勇气,翘起脚尖,用那青涩的初吻,与其说是吻倒不是说是咬上了这个男人的薄唇。

“shit!”男人低咒一声,她的青涩笨拙挑起了他迫切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