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44.相同的玉牌

<>44。.org相同的玉牌

“你真去鉴定了?跟那个孩子?”司徒傲把报告给司徒敏佳的时候,司徒敏佳睁着漂亮的大眼睛看了司徒傲好半天,完全的不可思议,她以为她随口任性一说,司徒傲说答应也不过是哄她,现在报告都在自己面前,是不是可以理解成自己在司徒傲心里的地位有多重要,说什么都被放在心上。

“省得你胡思乱想。”司徒傲点了一支烟。那份报告自然是让手下人重新做过的假报告,证明血缘关系几乎为零,真报告早就被他弄粉碎了,留着绝对是个祸害。

“人家哪里会乱想,真当天底下圈子那么小,随便开车就能撞到亲儿子吗?”司徒敏佳瞄了眼报告就丢在一边没管,心里除了满足感还是满足感。

司徒傲没有多留,随便说了句有事要处理,就离开了linggo公司,司徒敏佳自然也不会多问。

开这车,司徒傲来到某幢高级公寓小区花园,停在一处不显眼的绿荫之下,眼神搜寻了一会儿,就找到了他想找的,苏落落。雅文言情.org

落落坐着轮椅,被保姆推着出来晒太阳,手脚上受伤的地方依旧绑着石膏,小脸上有点气鼓鼓的,似乎很不满意为什么自己要坐着轮椅被人推来推去的。

司徒傲下了车,离着一些距离看着苏落落,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现在再看这个孩子耍脾气的表情,好像还真像自己小时候那样。

儿子,三十多岁的自己,冷不丁的多了个那么大的儿子,司徒傲实在不确定自己是个什么心情,尤其是连孩子他妈是谁自己都还没完全想起来。

保姆推着落落到了花坛边,蹲下身子跟落落说了什么之后,就留了落落一个人呆着先离开了,司徒傲看着这一切,双脚不由自主的朝落落走过去,也许只是想离得近一点看得再仔细一点。

“你是谁?”落落本就心情不好,看见有个一身黑西装的男人站在自己没几步远的地方,还一直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自己,本能的就竖起各道防线。

“额……”司徒傲还没做好交谈的打算,是说自己就是撞你的人,还是说自己是他亲爹?呵呵,貌似只能愣在那儿。

“我认得你。”落落打量了这个陌生叔叔一会儿后说,表情变得柔了一些,“在医院里,是你给我献血的是吧。”

“是啊。”司徒傲说,“撞了你是叔叔我不好,抽点血没什么的。”

“其实这点伤没什么。”落落脑袋一仰,甩了甩不灵活的右手,“不知道还要绑着多久,太不方便了。”

“骨头伤了,不养好长歪了怎么办,以后走路一拐拐的,就不好看了。”司徒傲蹲着身子,竟然用着哄孩子的口气说话,他自己都被自己起了一脊梁骨的鸡皮疙瘩。

“莯莯阿姨也这么说。”落落撅着嘴,显然一副被人罗嗦了许久的样子,但落落的表现更像是有父母疼爱的孩子,而不是孤苦的孤儿,有人唠叨有人关心就不是孤单的。“莯莯阿姨还说,如果我乖乖养伤,就会送我个护身符,然后我就说我要个莯莯阿姨的护身符,可是她不肯。”

“护身符?是去庙里求的平安符吗?”孩子毕竟是孩子,不是太过陌生或者说因为自己的血救过他,司徒傲就成了落落聊天的对象。

“不是不是,是块玉的,这么大。”落落摇了摇头,两只小手比划了一下,“莯莯阿姨一直呆在脖子里的,一定很宝贝。”

“恩?是玉牌吗?”看着落落的比划,司徒傲大概有了个印象,想都没想的把自己脖子里挂着的玉牌拎了出来,“要不这样,落落如果好好养伤,叔叔送你块好不好?”

“呀!”谁知道落落突然间惊讶的叫了一声,拿没伤的左手一把抓过司徒傲的玉牌要仔细看,差点没把司徒傲拽得一屁股坐地上。“一样哎!我一定要跟莯莯阿姨说,她那个一点都不是什么稀奇的宝贝,随便一个叔叔都有跟她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