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第007章 魔域王后

望着枫染云一脸拙样,凤镜夜嘴角轻轻上扬,好心情的挂着一丝笑意后,轻身飞往高台。

他旁边的侍卫见他不顾身份的飞下高台,直接被惊成了“见鬼”的表情。他们一向冷酷无情的陛下竟对着女人笑了,而且是不仅笑了,居然还亲自飞到人家面前。

天啊!这天该不会要蹋了吧。

被凤镜夜举动雷倒的同时还有五大家族的人,他们相对愣了数秒才回过神……

这还是他们那个高高在上,对一切都漠视的王吗?

这台下的女孩到底是谁?居然能让陛下做出违反常态的举动?而事情发生之始,他们还都没觉察到……霎时,一股莫名的危机感顿如潮水般向他们袭到。

“你叫什么?”此刻凤镜夜对着枫染云昂首站立,绿眸直勾勾的看着她,话中口气是询问也是命令。

枫染云避开他的目光,努力镇定心神后,默默的退到与他必要的安全距离时,才小声回道:“我是枫家的枫染云。

谁知她极小声的回答依然被贵族席里的众人听到了,尤其是枫家众人听到后,除了她父亲枫鹰和弟弟枫雨晨外,竟全体从座位上弹起,震惊的手足无措。

如果说在枫霜与封妃失之交臂之际他们感到遗憾的话,那么现在的举动就是兴奋的无以复加。毕竟枫染云是被陛下看重的人,亲迎虽然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动作而已,可在枫家人眼里,枫染云封妃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再说陛下如此看重她,日后被封后也说不定,一旦封后枫家在魔域的地位就会更进一层,势必会成为超越五大家族的存在,这等大事他们又怎么会坐得住?!

特别是她爷爷枫天行此刻更是急切的抓住她早已傻眼的父亲枫鹰的手询问着关于她这个女儿的一切信息,只不过她父亲只是怔怔的看着她,满脸兴奋、语无伦次的说着“我女儿不是没用的,她在音域上竟然有如此高的造诣了……”

楼上台下已闹翻了天,但凤镜夜根本不加理会。反而将目光紧紧锁住枫染云,眼神里带着似暧昧又是不怀意的意向。枫染云看着他,只觉得全身一阵战栗,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心底滋生,迫使她不顾一切的想逃。

凤镜夜仿佛看穿了她的意图,竟生生将她的手抓住,双眸半眯,危险地说道:“你又想走?!”

枫染云用力抽着被凤镜夜握得紧紧的手,用只有他才看得到的角度小声说道:“就算陛下不在乎我这个救命恩人,也该注意一下身为王者的形象吧。”

“形象?!我在你面前还有形象吗?再说有你这么残忍的救命恩人吗?”凤镜夜有意无意的将视线停在他受伤的右手上,那里还有枫染云替他包扎的丝带。

“我怎么残忍了?早知道就不救你了,现在也不必听你在这里叫嚣。”枫染望着被他抓出了一圈红晕的手,没好气的嚷嚷。

“你居然说我在叫嚣?!”这少根筋的女人到底知不知道他身为一国之君为什么会站在这里啊?凤镜夜满脸怒容后,抓她手的手更加用力。

“难道不是吗?就算是救只阿猫阿狗,它们也会感激的摇尾巴吧。”

“你竟然将我比做阿猫阿狗?!”真是越说越离谱了,简直是挑战他一国之君的极限,还从未有人敢将他比做阿猫阿狗的。凤镜夜强忍着怒气,盯着枫染云的眼睛正窜着一团绿色火焰。

“阿猫阿狗怎么了?它们也是生命,对大夫来说,是一视同仁的。”枫染云说罢望着台下数百双诧异的眼神,无比烦劳地说,“真搞不懂你,大庭广众的,你一国之君也不嫌丢人。你还是赶快回去吧,不然指不定会传出什么谣言?”

他现在可以肯定了,这女人徒有好看的外表,其实内在就是一块木头。他这样低声下气的站在她面前,她竟然还敢大放厥词?凤镜夜心里一阵咒骂后,决定给她点颜色瞧瞧。于是凑到她耳边,将包着丝巾的手举到她面前道:“那聪明的你觉得我一国之君怎么会站在这里呢?你该不会忘了我手上的伤是怎么弄的吧?!你看,上面的两排牙印还清楚的呆在上面呢?”

“虽然咬你是我不对,但也是因为你先抓住我不放,我是出于正当防卫……”望着凤镜夜越来越黑的脸,枫染云理直气壮的声音也越来越弱,说到最后干脆闭嘴。

“正当防卫?!亏你说得出口,如果没记错,我当时正在昏迷。”凤镜夜再也无法忍受地对着枫染云耳朵就是一阵低吼。

“我看你也未必是真的昏迷。昏迷的人会抓着人的脚不放吗?”

“那又怎样?我是皇帝,你咬我,就是触犯龙体,触犯龙体者视为犯罪,犯罪就该受到惩罚。”凤镜夜俊颜上浮出冷硬的线条,一股帝王之气突然显露出来。

“这还真是世风日下啊,真是好心没好报,早知道当初就该见死不救的。”枫染云玩味一笑,故意忽视凤镜夜身上的王者之威。

“你想要好心有好报吗?”凤镜夜绿色的妖眸露出诡异的流光后,便面前台下众人道:“枫家枫染云医术高明,又是朕的救命恩人,朕深感其品行高洁,特封为魔域皇后,母仪天下。”

什么?封为魔域王后?还母仪天下?!枫染云瞪大眼睛,目瞪口呆。对于渴望自由的她来说,这还真算是一个惩罚。

“陛下英名!”台下贵族早已跪拜在地,而二楼偏厢的枫家众人更是如腾云驾雾般,喜得拜了又拜。竟然是一举封后!看来枫家成为魔域第一家族日子不远了。

“那便好。”凤镜夜满意的对众人点头,再次看向枫染云,在她耳鬓厮磨道:“我的准皇后,这个好报你喜欢吗?”

“你,你……”这算好报?这简直是噩梦!枫染云一阵恶寒的说不出话来。

“哈哈……哈哈……,朕的准皇后害羞了。”凤镜夜一阵狂笑后,便伸手强硬的将枫染云搂进怀里。

“你放开!我跟你又不熟,登徒子。”枫染云对凤镜夜的嚣张的脸,心中一阵怒火,也不管被人听见就大声叫起来。

“为了朕的准皇后,做一次登徒子又如何?”凤镜夜调侃一笑,完全忽略贵族们被他流氓的行为所雷倒的夸张表情。

“你……”遇到如此不要脸的人,枫染云实在是郁闷加无语。

凤镜夜看着她无奈的样子竟笑了。他伸手在将她随风散乱的长发往后撩了撩道:“立后大典的礼仪太多,你现在就随朕进宫吧。”

“进宫?我不要去。”

“这可由不得你……”凤镜夜在她耳边咬了咬后,强行摁住她不安份的身体,霸道而嚣张的将她带走。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