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第004章 曦城风波

本来枫染云可以直接用“传送阵”到海韵的,可纳兰清潇以初涉江湖,需要历练为由,不仅剥夺了她使用“传送阵”的权力,就连制作“传送阵”的材料也被他没收了。因为到“海韵”必须经过魔域首都曦城,所以出发前纳兰清潇还千叮万嘱让她务必回家一趟。

出了“炼药谷”,枫染云赶了三天路终于走到曦城城外,巍峨的城楼隐匿在树群中,虽是百米的距离,枫染云望着条条岔道却有走入迷宫的感觉。

就在这时,从丛中传来一阵打斗声。

枫染云立刻藏身于一棵大树后,不一会儿一名受伤的男子跑了出来,紧跟其后的是三个蒙面人,言语不和,眨眼间便动起手来。

三个蒙面人手持长剑,经过魔功的催动,转眼凝成三道冰柱,散发着冰冷的寒气向男子扫去。

男子身体向后一翻,面若冰霜,一双绿目妖娆凛冽地望着蒙面人,口中低低地念涌咒文,刹时,一阵汹涌的狂风以他为中心盘踞回旋着……他黑色斗蓬在大风中来回飘荡,右手一挥,大风立刻化作龙卷风向冰柱猛烈扫去。

“轰——”

一声爆破,风与冰纠缠在一起,远处地面不受重负,被硬生生的炸出一道几十米的大坑,施展魔功的双方同时被反弹出去。

男子面色凝重地单膝跪地,额头的汗水涔涔而下,而一旁的三个蒙面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只见他们震惊地望着男子,握剑的手早已鲜血淋漓。三人相视一眼,将长剑扔掉,双手结印,嘴里不断重复吟唱,刹时一道高达数丈的冰柱向男子砸去。

生死之际,男子强势的站起,仰天一声怒吼,周围立刻大风狂起,数道龙卷风围绕在他身边,而他身后却在念动咒语时,祭起了蓝色的光盾。

片刻之后,压下来的冰柱竟被蓝色光盾扛住,趁着冰与盾对抗之际,男子右手一挥,恐怖的龙卷风立刻化作三股。其中二股化作二道剪影疯狂地剪向左右两个蒙面人的脖子,而另一股龙卷风却只是缠住了中间蒙面人的脖子。男子嘴角诡异的上扬,右手轻挥,就听见两声脆响,左右二颗的脑袋同时应声落地。

被龙卷风缠住的蒙面人望着同伴的滚落的脑袋,惊恐万状的看着男子,嘴里绝望地支吾道:“情报有误……你竟是双系……”

“的确,我除了风系外,还修土系。”男子指挥风将蒙面人举到面前,目光阴狠地说道:“你们是‘猎杀’组织的黄牌杀手。说!是谁要杀我?”

“无可奉告……”蒙面人从牙缝里痛苦的挤出字来。

“最后一次,是谁要杀我?”

“无……”蒙面人话未说完,男子已失去耐心,风力收紧,只听得“咔”的一声,蒙面人的脑袋也搬了家。

太残忍了!此人杀人的手法实在是令人畏惧,直接扭断脖子,枫染云冷眼看着这一切也未免感到恶寒,手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脖子。

“你打算看到什么时候?”男子突然转过头来,俊美的面容还残留着血迹,一双深不见底的绿目,看着枫染云藏身的大树透着森然的冷意。

被发现了!枫染云心中一惊从树后走了出来。

“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理由?!”

“我数到三,如果你说不出……”男子指了指地上掉落一地的脑袋,缓缓向她走去,“一、二……”

这人简直不按常理出牌,枫染云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她虽有“霓之羽裳”防身,但她还是畏惧他对蒙面人用的最后一击,那一击她就算倾尽全力也抵挡不住。退无可退时,她全身贯注地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右手不知不觉握住了挂在腰际的笛子,“我只是路过,不小心看见了而已,难道这样也要被杀?”

“不小心吗?”男子嗓音低沉地重复。

“是的,不小心。”

“虽然这个理由很烂,但也勉强算个理由。”男子收住脚步,语气冷淡地说,“那我便不杀你,你走。”

“啊?!”这么容易就过关了?枫染云放开握笛的手,虽然有些不敢相信他会放过她,但还是转身离开。

男子见她离开,伤痕累累的身体渐感不支,他捂住胸口,突然剧烈地咳嗽,一点内气不稳,张口喷出一口黑血,“砰”的一声栽倒在地……

正在行走的枫染云听到声音,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他,心底犹豫着到底要不要救他?

其实刚刚在他与蒙面人打斗时,她就发现他中毒了。中毒后他以魔功强行压制毒素,魔力虽大打折扣,但性命却无虞。可他却不得不与蒙面人动武,致使毒素向周身经脉游走,而他最致命的一点是他对蒙面人的最后一击。那一击他放弃了压制毒素,用了全部魔力,毒素便无法抑制的侵蚀他七经八脉……

如果她不救他,他必死无无疑。

可想到他刚刚对她的恶劣态度,她便摇摇头,毅然决然的转身。

“嗯……”走了没几步,她便听到对方痛苦的低吟。

还是无法做到见死不救,她心有不甘地回到男子身边,从生命戒指里取出“解毒丸”,费了很大功夫才塞进对方口中。

见男子脸色慢慢变好,接着双手合成兰花状,不断变化形状后,指尖竟涌出无数紫色的花瓣,似蝴蝶般围绕着男子周身大穴旋转……不一会儿,男子便吐出一大口黑血。

枫染云收手擦了擦额头的细汗,见男子将余毒全部吐出,心中暗想纳兰清潇的医术果然是天下无双,今日这男子遇到她,也算是命大。然后起身离开。

“别走……”男子突然抓住她的脚,眉头紧皱,一张俊脸早已被痛苦折磨的扭曲。

怎么回事?她明明已经替他解毒了,为什么他还如此痛苦?思及此,枫染云蹲下来,将手轻轻搭在他脉上,立刻得出结论:毒素已经彻底清除,脉搏沉稳有力,但有陈年心疾问题,所以引发心神不宁。

医者能医病但却不能医人心,枫染云叹了口气,蹲下身子扳男子的手。

可抓住脚的手真的好紧,枫染云用尽全身力气也没能扳开男子的手,那感觉如同在抓生命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因为力道实在太大,她的脚已经成肿了起来。

枫染云望着受伤的脚,顿时气恼地瞪了眼男子,从旁边找来一根树枝,不顾一切地敲起男子的手。可男子依然很坚持,就算是树枝刮伤了手流着血,他也不愿放开,最后还是枫染云忍无可忍,恶狠狠的在他手上咬了一口,他才奇迹般的松开了手。

虽然很满意男子放了手,但见到他血肉模糊的手,枫染云还是觉得过意不去,毕竟对方是病人,于是同情心泛滥地从发上取下束头的丝带帮男子包了包手后,才满心疲惫的离开。

只是在她离开时,男子却醒了。

他看着枫染云离去的背影,妖冶的绿眸闪过一丝怪异的流光。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