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第020章 阴阳驿主

前往十八扇门的都是游魂,并且都是脚不沾地的飘行着前往的。

枫染云与焱两人气度不凡,却是用脚踏实地的方式来到了第五扇门前。

办差人员看出两人的不同,相互对视了一眼后,身着红衣的办差人员道:“两位贵客不是死魂,但能进入幽冥地狱,想必不是等闲之人吧?”

“我们不小心进入幽冥地狱,请问出口在哪里?”办差人员虽然说得极客气,但焱还是听出了其中的不善。

“幽冥地狱秘是整人天地最神秘最恐怖的所在,只收留死物,如果谁都知道通往外界的通道,那这里岂不是乱大套了。”办差人员看了焱一眼,甚是不满。像他们这样的鬼差,哪可能知道通往外界的通道?这家伙不是存心笑话他们吗?

“那谁知道通往外界的通道?”焱的高傲岂容一方小人物践踏,他见办差人员不耐烦,语气自然地强硬起来,身上若隐若无的散发着一股威严。

“整,整个幽冥地狱只有才知道通往外界的通道。”红衣鬼差到底是一方鬼,虽然通过修炼到具血肉身,但在焱可怕的威压下,只觉得整个身体都陷入泥泞中,仿佛死亡的气息逼进,他可不想再死一次,因此害怕的颤抖不已。

“在什么地方可以找到?”见鬼并战战兢兢,焱所幸强硬到底。

“驿主行踪飘忽不定,他一般不理睬人的,不过万年前发生了一次外界侵袭地狱幽冥的事,所以驿主在解决的那件事后,便将通往外界的通道炼化,与他合而为一,你们没有经过他的同意进入地狱幽冥,只怕驿主不会同意让你们离开的。”红衣鬼差小心翼翼地看了焱一眼,眼中的惧怕之意十分明显。

“愿不愿意让我们离开,是我们的事,你就不必操心了。我只问你,平常最喜欢呆在哪些地方?”

“驿主平常喜欢呆在地狱之河的彼岸,也喜欢去轩雅阁听琴品茶,还喜欢在樱花树下打坐。”红衣鬼差小心翼翼地回道,生怕一不小心,被焱可怕的威压灭了元神。、

“地狱幽冥不是以死地著称吗?是个不毛之地,居然还种得下樱花这么有灵性的植物?”枫染云抬了抬眉头一脸好奇。

“这座城池之所以叫阴阳驿,乃是因为这里处在阴间与阳间之间,所以在驿主宫中,就有那个一块地方,绿树环绕,小桥流水,能种上樱花也就不奇怪了。”红衣鬼差看了枫染云一眼,小声辩解。

“原来如此……”枫染云点了点头,看向焱,“既然如此神秘,我们就先进驿主宫找他,如果运气好,或许还能看到那立于整地狱幽冥的特殊地,见识见识这里的樱花与外界有何不同?”

“其实我也想想那个同之地。”焱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整个地狱幽冥没人见过驿主,两位就算见到也未必识得,我劝两位还是不要去,还是另想办法离开好了,以免招来无妄之灾。”红衣鬼差低声道。如果这两人听了他的话,真去烦驿主,到时驿主知道是他透露了他的行踪,那他可就要倒大霉了。

“难不成还有三头六臂不成。”枫染云不以为然地一笑,转身向驿主宫方向行去。刚刚进城,他们查探过了,驿主宫就在前方十公里处。

驿主宫是独立阴阳驿的地方,枫染云本以为应该有很多鬼差驻守,肯定庄严肃目不己,哪知他们连敲了好久,居然都没人开门。

“这里不是驿主宫吗?怎么连个开门的人都没有?”枫染云伸手又敲了几下门,发现里面没动静后,奇怪地看着焱。

“是很奇怪,照理说是地狱幽冥真正管事者,在地狱幽冥地位应该也是尊贵无比,无人能及,可倘大的驿主宫竟连个看门的都没有,实在是说不通。”

“刚刚那鬼差说这驿主行踪飘忽不同,再加上他又脾气古怪,喜怒无常,相信他一定是个极难相处的主,本身性格孤僻,如果不是他自己不愿意让人伺候,就是他不住这里,所以这驿主宫才如此的冷清。”

“既然如此,我们还要进去吗?”

“当然要进去。”枫染云一脸正色,“反正我们都已经到驿主宫了,自然要去看看地狱幽冥中不一样的特殊地。”

枫染云说着,伸手一挥,将大门打开一缝,通过缝隙进入了驿主宫。

驿主宫到底是的宫殿,不仅庞大而且还挺气势。枫染云与焱在宫殿里绕了一阵,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特殊地。

偌大的院子,冷清的紧,却偏偏又绿树百花,樱花开满了园,呈现给枫染云一种极致的美,一种极致的冷。

漫天樱花摇曳生姿,粉色的**在空中飞舞,很美很美。樱花树下,坐着一个男子。他披散着一头蓝色的长发,发丝与衣角在风中肆意飞扬,英俊的脸庞上是修的整齐的眉,他双目紧闭,全身环绕着淡淡的柔光,与满院春色融为了一体,美得不真实,美得很清冷,带着一点颓废与堕落。

“他身上的死亡之气很重,他应该就是了。”焱双手环胸。

“他身上虽然死气很重,但却有淡淡的悲伤溢出,给人以颓废与堕落的形象。只不过他是堂堂地狱幽冥的管理者,影子灿之下第一人,是什么让他悲伤呢?”树下的男子虽与满院春色融为一体,但那淡淡的幽伤,却湛入了院中,令满院本该动人的景色,也湛透了淡淡地哀伤。

“两位既然来了,为何不大大方方的站出来?躲在树冠背后品评他人,似乎有欠妥当吧?”睁开双眼看向枫染云与焱,那双眼睛深如寒潭。

“你这里的树不算大,根本无法藏住人,所以我们只是凑巧站的角度在你看起来有些不妥,再说我们也没有品评什么?我们只是在说眼前一切给我们的真实感受。”枫染云向前走了向步,在两米处站定。

“这么说来我还错怪两位了?”似笑非笑地看了枫染云一眼,话锋突然一转道:“地狱幽冥的人都是记录在案的,可竟然多出了两个人,怎么连我这个驿主都不知道?还真是奇了怪了。”

“我们也正是为此事而来。我们是不小心落入地狱幽冥的,所以还请驿主送我们出去。”枫染云出于礼貌地对行了个平礼。

“能够进入地狱幽冥只有两条路。一是受到本驿主的邀请;二是通过地狱之河。不过地狱之河有神亦不能入的称号,两位能够进得来,相信必定有大本事,你们再从那里出去就是,何必再来此找我。”说着闭上了眼睛。

“,我们可不是来找你商量的,我们是要你送我们出去。”的完全不买帐,枫染云郁闷之余,态度及语气也生硬起来。

“两位能入地狱之河,身份以及实力肯定不是我能媲美的,要杀我只怕也容易,不过两位既然能来找我,自然是进得来出不去,不过你们也该知道我已炼化了地狱幽冥通往外界的通道,我大小也是位真神,如果两位用强,我只好自毁神魂,到时两位只怕会永远困在地狱幽冥。”自始自终都闭着双目,一番话说得平平常常。

“你这翻深情并茂的说辞对我可不起作用,说出你想求的事,或许我能根据事情的大小与你做一翻交易,否则我就将这整个地狱幽冥毁了,到时自然能出得去。”枫染云盯着,声音冷得结冰。

听了枫染云的警告,蓦地张开了眼睛。

“你在怀疑我怎么看穿你意图的?”看着惊惑的眼神,枫染云冷笑道:“一个本该是受死气环绕,黑暗阴冷,无情无爱的人,居然有着不小的悲伤,而这悲伤居然还能悍动这满院的春色,让它们跟着你忧伤……”

枫染云说罢稍顿,见眼中的惊讶越来越深时,便继续道:“我相信这悲伤定是你无法控制的,我们二人能进入这里,本事自然比你强,所以你是想让我们帮你?我说对与不对?”

“你能看穿我的意图,的确有些本事。不过你也没得选择,因为地狱幽冥与其它位面不同,它是苍穹中最厉害的神创造的,仅凭你二人的能力,是毁不掉的。”虽然被枫染云看穿了心思,眼中虽有惊讶却无惧意。

“是吗?”枫染云突然邪气嫣然地笑了,“你说的那个最厉害的神,正好跟我是一路的,而你也不是这幽冥地狱真正的主人,可我跟真正的主人却关系匪浅,你自爆神魂我是管不着,不过我要毁这幽冥地狱,你说我做不做得到呢?”

“……”听了枫染云之言,随即蒙掉。

因为地狱幽冥真正的来历,他不是地狱幽冥真正拥有者的事,屹今为止,只有三人知道。而这三人分别就是,地狱幽冥的创造者、地狱幽冥的真正主人以及他自己。

现在这女子居然也知道,足以证明,她话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