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三生债之陌上雪 > 第16章 徒儿的小心思

第16章 徒儿的小心思

夜色渐渐暗了,这城里除了我们几个,再没有一个活蹦乱跳的,自然也没有谁来给我们做吃的,也没有干净的住店。三爹爹长年在外,对吃的也不讲究,只有一些冷冰冰的干粮充饥,好在我锦袋里还有些吃的,大家才勉强吃了一顿饱餐,至于第二天的事,第二天再说吧。

吃完了就是解决住宿的事了,三爹爹驻扎的酒楼是春陵最大的一家,楼上有的是上好的厢房,只是几天无人打理,别的还好,床铺却是睡不得了。

好在我有锦袋在,现在是打心里感谢我大爹爹给我塞了那么多我原以为没用的东西。

我们几个上楼去挑房间,阿宝还想跟我呆在一个房间,我刚要拒绝,谁知万承允的反应却比我还大,死活不同意,非要拉着阿宝去挑房间。刚才楼下用膳时我已跟他说了阿宝的事,他也知道了阿宝的身份,知道他现在追随与我。

他们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拉扯着往空房间去,阿宝虽不情愿,但见我也不再同意与他同屋,这才勉强跟着去挑房间了。

我告诉他,即使他是把剑,也是个男剑,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总归多有不便。这样说着,他又摆出一副委屈脸来,又要跟我说他以前的主人多么不计较起来。我假装正经板着脸说:“若你觉得还是你原来主人好,那你走便是。”

他见我这般认真的样子,这才乖乖听话。

所以说主人天生还是要有主人的架势啊!

我从锦袋里拿出了几床被褥,给自己留一床,又分了承允阿宝各一床,然后捧着留给师父的那一床,往师父房里去了。

这家酒楼楼上的厢房呈环形,从楼下大厅抬头看便能看见各个房间,我的房间在这头,透过大厅的上方,师父的房间在另一头,我的门就正对师父的房门,打开门就能瞧见师父的房间。

我抱着被褥走到师父房门口,蜷着手指关节在门框上轻轻扣了扣,我便听见师父在问:“是谁?”

“是我,师父。”我大声冲里喊。

听得师父步子沉稳,开了门。

我瞧见师父,冲他一笑,绕过他径直就朝里面走。

我说:“师父,我来给您换床干净的被褥,您等一下,一会就好。”

我说着,把被褥放在一旁,先去收拾那积了灰的脏被褥,却听得师父的声音缓缓传来:“其实不用那么麻烦。”

“不麻烦不麻烦…”我嘴上说着,手上还是不停地在收拾,“师父您总不能一直坐着睡,要睡觉当然是躺着睡舒服啦。我给你铺了干净的被褥,您可以好好躺着睡一觉。”

师父顿了一会没说话,我因背对着他,瞧不见他在干什么,待我回头瞧他,他还是那副冷冷清清的表情。

他说:“你说什么便是什么吧。我与你爹爹有事商量,一会再回来。”

“好好,我一会就铺好了。”我话还未说完,师父却已跨出了屋去。

不知怎的,我铺着床,一想到师父晚上可以舒舒服服地在上面睡着,心中却是莫名地开心,我一下子就倒在了铺好的被褥上,啊,好舒服啊!

许是路上累了,我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我向来睡眠好,有时候躺着不知不觉就会睡着,有时候醒来回想,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入睡的。

待我醒来时,天都快黑了,屋子里有些暗。

我“呀”地一声坐起来,不好,竟然睡着了!

待我转头一看,又是“呀”的一声嚎叫。

万承允和阿宝两个人站在一块儿挨着床沿看着我,眼睛都不眨一下,着实吓了我一跳。

“你们干嘛?”我吓得气都快没了。

万承允板着的脸突然灿烂一笑,说道:“你醒啦?”

“陌雪你可算醒了,我们可站着等你好久了。”阿宝嘟着嘴,许是站得太久有些抱怨。

“啊…”我声音弱弱的有些不好意思,却还是顾着自己有没有失态,摸摸脸又摸摸自己有没有凌乱的发饰,说道,“我睡着了,你们…你们干嘛不叫我?”

我这样一说,只见阿宝狠狠瞪了万承允一眼说:“还不是他!他说你睡的好好的肯定是累了,让我们不要吵你。”

“那,那你们都站着干嘛?”

“保护你啊。”阿宝说得理直气壮,“你一个姑娘家在男人的屋里睡着了,你心也太大了。”

我脸一红,可心下一想,不对啊,我这是在师父房里睡着了啊,他们瞎操心什么劲,师父还能对我怎么样么?我真是有些哭笑不得。

“师父呢?”我这才想起师父来。

万承允挪了挪身子,我便看见师父端坐在外屋的圆桌上,我急忙下了床,小跑到师父面前。

师父正喝着茶,见我出来,放下茶杯,看我,嘴角微微上扬,那角度很微小,但毕竟也算是笑了,不说大笑,就是这样微微一笑,我都很少瞧见。

我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师父,我…我睡着了。”

“没关系,你睡的可好?”师父这样问我,我倒是没有想到。

“睡的挺好的。”我木然回答。

“天色不早了,你回房间休息吧,你朋友等你等的也久了,都该累了。”

“哦,好…”我扯着上衣的下摆往外走,万承允给我开了门,我却突然想起一事来,回头又问师父:“师父,您刚才说去跟爹爹商量事,许是给城中百姓找办法么?”

“嗯,这事明天我们再说,你先回去休息吧。”师父明显下了逐客令,今日不愿再多谈,我却有些舍不得走,不知道为什么,师父总是冷冷淡淡的,可我总愿意和他处在一块,之前有个阿宝没事爱挑骨头就算了,现在又跟了个万承允,我连跟师父好好说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我撇了撇嘴,抬步就出去了,只与万承允和阿宝二人说自己太累还想回去继续睡,便打发他们回房去了。

这一夜睡得并不踏实,许是傍晚在师父房里睡多了的缘故,我想着自己睡着了的样子,被师父推门进来看见,就觉得脸一阵阵的发热。

不知我睡着时的样子会不会很丑?以前大爹爹就说我睡相不好,半夜被子总是蹬到床下去,后来他怕我总是这样夜里会着凉,便专门派了个陪寝的丫鬟夜夜为我盖被子。

这样想着,我便更睡不着了。想我一向自恃睡眠极好,睡上一天一夜都不嫌多,现在因为师父,倒是失眠了两次,一次在宫里与娘亲同睡的时候,还有一次就是现在。

真正睡着已不知何时,偏偏早上鸡打鸣,天还是蓝蒙蒙的时候,我便醒了,硬是再也无法入睡,只得早早起来梳妆打扮,等我换好衣裳,天才有些放亮起来,屋外似是没有任何动静,我贴着门细细听,一点声音也听不见,又偷偷开了个门缝往外瞧,所有人的房间门都关得死死的,包括师父的房间。

我有些丧气,关了门傻坐在桌边,右手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面,心想等着谁起来了我再出去。

不多一会便听见了动静,我又悄悄开门去看,是三爹爹,他动作很轻,估计是怕吵了我们,开门出来便径直下了楼,城里还有那么多病着的百姓,他自然要早起忙碌。

我看着他下了楼,又看看对面师父的房间,师父还是没有动静,我便也不想出去,又关了门。

直到我听见对面有了开门声,这才欢脱地跑了出去。

师父今日换上了素白的长衫,跟随他这些日子,我见他还是穿白色最好看,我高兴地跑到他面前,许是动作快了些,我跑到他面前的时候,他才刚刚关上房门。

他见到我时有些惊讶,也许是没料到我动作那么快,竟跟原本就在等着他似的。

我何尝不是一早就在等着他呢?

“师父早!师父昨晚睡得可好?”我笑着问。

师父垂了下眼帘,微微颔首:“睡得挺好。”

“师父是躺着睡的吗?”我继续问。

师父可能没料到我会问这个,他顿了顿,继续说:“嗯,是躺着睡的。”

听他这么讲,我心里一阵高兴,想着师父终于躺着睡觉,还是睡的我亲手铺得床,我就高兴得不会言语了。

想我这么大,都未曾给爹娘铺过床,可是爹娘多的是给他们铺床的人,想来师父冷清了那么久,从来无人为他铺床吧?

我这样想着,心里更是高兴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