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三生债之陌上雪 > 第10章 傲娇皇家女

第10章 傲娇皇家女

第二天起来,我又去墙上确认了一眼阿宝还在,才确信这的确不是自己昨晚的糊梦。阿宝对我说他不想太多人知道他的事,加之避免引起府上不必要的骚乱,他还是暂时变回了原来的黑黢黢的样子。

因他不能在府上露出本来面貌,我又不好突兀地带着他走来走去,便让他好生留在房中。他虽不愿意,但也没办法,让我唤了下人给他准备好了充足美味的瓜果,这才安心让我出去了。

之前送万承允回宫的时候,我答应了他一有空便会去宫中找他,想着我也快离开襄都了,以后山高水远,不知何时才会再见,便想着去看他一看,顺道再去陪陪娘亲。这几日皇帝唤娘亲陪侍唤的紧,娘亲也抽不出空出来看我,她亦知道我就快随着师父远去,心里肯定也是想多瞧瞧我的。

只是好巧不巧,刚进宫就撞见了万承玥,她是万承允一母所生的亲妹妹,大襄的文沁公主。

原本在我封赐之前,她是皇宫里唯一的公主,自小恃宠而骄,有父皇母后宠着,有她皇太子哥哥疼着,还有宫里上上下下的人敬着,她自视高贵,向来不把旁人放在眼里,对我尤其视为眼中钉。我也未曾惹过她,不知是哪里开罪了她,从小她就不大待见我,自从我封了公主,她看我的神色似乎更加不友好起来。

她不喜欢我,我也不曾有多喜欢她,平时见她嚣张惯了倒也不怕,每每我不觉得有什么,却单单她自己气得要半死,见万承允还不帮着她,便更加生气。

此时她正坐在她的公主轿辇上,八个轿夫抬着,她高傲地昂着头,眼皮轻轻垂下看着我,嘴里哼着:“哟,这不是桐华宫的知书公主嘛。”

她穿着向来都很隆重,就像她的为人一样,头上密密麻麻的钗子步摇珠花看得我都觉得脑袋重重的。

“文沁公主好啊。”我露着客气的笑脸与她打了一个招呼,我们两个都年方十六,又都是公主,本就没有谁大谁小,这样嘴上打一个招呼已是礼数很周了。

想我以前不是公主的时候我也从不对她行礼,她多少有些挑剔,但现在我也是公主了,更不需要对她客气。

“知书公主现在好歹也攀上了皇亲国戚大小是个公主了,怎的出入皇宫还是这样冒冒失失一个人,连个随从轿辇都没有?”她紧了紧头上的簪子,又细细看着自己修的细致的手,一副不屑于我的样子。

我心下一悔,走得匆忙竟然又忘了坐轿辇,现在被万承玥居高临下地看着,着实不是滋味。

“我来去自由惯了,一人一身轻没有什么负担,走走倒也舒坦。倒是文沁公主,这满头满身的首饰,怕是要自己走路都觉得脑袋沉吧?”

“哼…”万承玥嘴上没有讨到好,鼻子里哼哼,“若皇家都你这般,还哪来颜面。”在她心里,只有那般花枝招展才能体现她公主的身份。

“那是那是,这宫里有文沁公主一人维护皇家颜面便是,我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小户人家,还是不要太过显眼默默过自己日子便好。”

我一副点头哈腰的模样正足了万承玥的意,她见过了嘴瘾,便招手要走,我在她身后却说了这样一番话。

“听说西北战事紧迫,粮草不足,皇上愁眉莫展,我爹爹作为大襄首富理当备足粮草连夜赶去西北。只是瞧文沁公主的大气,怕是不需要我们这种小户人家的施舍,不如我回去跟爹爹说了,让他莫要备了那一百车粮草来丢人现眼。”

说完这话,我明显看见万承玥的娇躯一震,她抿着嘴铁青着脸不再说话,只是怕我真回去与爹爹说了她少不了被她父皇责骂而已。

我并不同她生气,只是想灭灭她的威风罢了,我从小都不曾讨厌过她,可她却那般讨厌我,我也是个倔脾气,自然不会与她低声下气。

我没顾她是何反应,甩下这么一般话便飘飘然走了。

还未走到启辰宫,老远便瞧见万承允在门口扯着脖子望着我,向来都是如此,只要我一进宫他保准第一个知道,我深信他绝对是在城门口安插了线人。

可是今天他却没有出来寻我,而是直直地在自己宫门口等着。

待我走近了他,他才嘿嘿笑着告诉我:“我知道你来了,就是想看看你来了会不会第一个来找我,我可是一直站在这门口等着你呢。”彼时他还穿着正式的太子皇袍,应该是下了早朝不久还未来得及换。

我干笑了两声,以前若是他这般讨好的样子我定是十分受用的,而现如今我却觉得有些尴尬。

可我们的情谊总不能因为他说了喜欢我便断了吧,我可是舍不得的。所以,我收起了自己的尴尬,打算开开心心陪他一天,毕竟这样的日子以后很是难得了。

我与他在宫里吃着茶聊了一上午话,到了午时,启辰宫的厨子准备好了精致的菜一一端上了桌,我凑上前去瞧,满满一桌都是我爱吃的,难得这么些年万承允一直记得我的喜好。

整桌午膳几乎都是他照顾着我吃完的,他自己却没吃几口。待吃完,他说今个下午他母后找来了襄都最大的戏班子来宫里唱戏,请了后宫所有妃嫔亲眷去看戏,反正无事,让我陪他一起去瞧瞧热闹。

待到了寻芳阁时,戏台子下面已经满满当当坐了好多人,后宫中大的小的全都来了,个个衣着体面,端端地坐好在自己的位子上等着开席。这样一比较,倒真觉得我穿得有些寒酸起来。不过我本就是宫外的人,没有他们宫里那样打扮的规矩,自然大家对我也没什么意见。

首排正中间坐着的便是王皇后,右侧便是我的贵妃娘亲。

万承允领着我去给他母后请了安,王皇后瞧了我一眼,和蔼地点头一笑。她向来对谁都是如此和蔼可亲,她与皇帝是结发夫妻,年龄相差无几,岁月却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什么痕迹,只有眼尾那稍稍的鱼尾纹出卖了她。她虽不似我娘亲妖娆多姿,却也如牡丹富贵端庄。虽然因她常年呆在自己的居秀宫吃斋念佛甚少出来走动,但这宫里除了我娘亲,我最喜欢尊敬的便是她。

我拜完皇后,又给娘亲作了个福,娘亲笑着朝我摆摆手,我便随着承允去后面找座了。

皇宫规矩向来繁多,就是简单看个戏,这席位也不是能乱做的,都要按着规矩排位,年长位高的坐在首排,皇子公主这些自然靠后,但承允是太子,在皇子公主的席位上,他也是坐首位的。

他拉着我在他右侧坐下,我一眼瞧见左侧坐着的是万承玥,就半天功夫,她又换了身花枝招展的服饰,此刻正摆着自己公主的架子端端正正坐着。她也瞧见了我,只看她冷哼了一声,便不再看我。

我一直纳闷,那样端庄大方的皇后娘娘,为何偏偏生了这样一个刁蛮任性的女儿?

好戏很快就开始了,演的那几出是我早就看烂了的,想来宫里的人也是可怜,这些襄都城早就演烂了的段子,到他们这却新鲜得狠。

这些年承允总是偷偷与我出宫游玩,这样的戏他多少都看过,见我不感兴趣,便拉着我低头聊天,一边还帮我剥着瓜子,拿一个茶盏盛着,攒了一些便递给我吃。

一旁的万承玥看不过眼,嗓子跟卡了鱼骨似的断断续续咳着,万承允却全然听不见,一个劲的与我私语着。我见万承玥那横眉怒眼的样子,想起今早她那样说我,便也不高兴搭理她。

她向来很喜欢这个一母所生的哥哥,她的哥哥万承允又总是爱和我处在一块,想来她讨厌我,可能还有这个意思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