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三生债之陌上雪 > 第7章 娘亲的心思

第7章 娘亲的心思

第二天一早,我稍作打扮便随着万承允上了轿辇,现如今是公主了,去皇宫还是要体面一些,总不能太过随便,这是娘亲教诲的。

换作以前,我总是连个丫鬟都不带自己走着就去了皇宫,唐府本来就离皇宫不远,坐个轿子也不过是体现一下身份。

我一向进出皇宫惯了的,宫门守卫看见是我直接就开了城门放我进去了。

待轿子快到启辰宫的时候,我撩开红绸暗花的轿帘一看,万承允的贴身太监福安正站在宫门口来回徘徊,小碎步子来来回回地踱着,虽然看不清脸,但也知他十分着急。

刚至门口,福安看见是我,喜上眉梢,急急地就冲帘子里瞧,估摸着想确认下他家主子是不是在里面。

我催着万承允赶紧下了轿子,他有些依依不舍,还想留我去宫里坐会,我想着昨傍晚他跟我说的话,有些扭捏,便不愿去,想着反正来都来了不如再去看看娘亲,与他道了别便走了。

我从帘子外看见他站在宫门口一直瞧我这望,直到轿子拐了弯我看不见他之前,都未曾见他进去。

我放下帘子,心里突突的,说不上来的感觉。

不一会就到了桐华宫,我自行下了轿子,让轿夫们在外候着,自己便进去了。

一进门便看见七八个宫女正围着西边角落上那棵高大的梧桐树采着梧桐子,有的撑着竿儿,有的兜着一块麻布在树下接着,有的则在地上小心捡拾,一颗颗如豌豆大的梧桐子被竿子一打漱漱落下煞是可爱。

入秋正是梧桐子成熟的好时节,我只知梧桐子清热解毒是一味很好的药材,也可以生吃或放点油盐炒来当零嘴儿吃,味道清香可口,可是我却素来不爱吃。桐华宫中这棵梧桐树也是宫里的宝贝了,谁也不知道它活了多少年,只知大襄刚立国时它已经是现在这般模样伫立在皇宫了,先祖皇帝看它不凡,干脆圈着它起了一个宫殿,名字便以它起名,这就是桐华宫的由来。

宫里每年入秋都会采摘梧桐子,因梧桐子是好玩意,这棵古树的产量又十分巨大,所以每年收成颇丰,由着桐华宫采摘后分发到各个宫里,剩下的再留给御医房晒干作药用。现如今桐华宫由娘亲掌管,每年采摘事宜自然都由她来安排。

梧桐子并不稀奇,梧桐树也是普遍生长,只是这棵古树的意义尤为珍贵,它见证着大襄的兴起和繁荣,所以它的梧桐子自然也无比珍贵。有时候皇帝如果高兴也会赏给臣子,得到的人都受宠若惊,我却并不觉得稀奇,唐府每年也会有,但从不见人拿来吃,可能都被府上的大夫拿去作了药罢。

宫女们见了我都欠了欠身行礼,我只是点头示意然后径直就进了怜香殿。

此时娘亲穿着宫里贵妃便服,这么早却早已妆容收拾精致,她坐在偏殿的贵妃软榻上,一旁的宫中掌事正拿着本子在汇报着什么,许是在盘点库存。

贵妃娘亲福泽深厚,自进宫来便一直备受宠爱,所以赏赐自然也比旁人多许多,隔些时候她便会清一清库存,东西多了她也用不上,便总是拿些出来送给其他嫔妃。

娘亲没想到我这么早会来,瞧见了我,从软榻上坐了起来,遣走了掌事,拉着我坐在了她的身旁。

殿内烧着玉宁香,凝气安神,闻着都让人觉得暖暖的。娘亲伸手从一旁的红木小方桌上取了一块杏仁牛乳糖塞在我嘴里,脸上都是一副慈爱的表情。

其实娘亲还很年轻,当年捡到我时她也不过才十一二岁,加上天生貌美,与我坐一起倒更像同龄人一般,只是当了贵妃,服饰打扮总是要老气端庄一些。平时她偷溜出宫与我一起上街玩耍,穿的都是我的衣裳,我们也好得跟姐妹似的毫无间隙。

不像三个爹爹,总是会有一些长者与晚辈之间的代沟。

三爹爹苏苍言会好一些,因他年岁其实与娘亲差不多,加上从不说管束教育我的话,看见我总是温润地笑着,我其实也很喜欢他,只是他是几个爹娘中见得最少的,我与他也没有太多共同话题。

我原以为娘亲看见我定要数落我一番,谁知她压根没提那档子事,只是让我吃让我喝,然后跟我讲师父的事。

“娘亲,为什么师父身为一个仙人,却没有教你们成仙之道呢,反而爹爹娘亲都学的是些凡间本领呢?而且二爹会武功,可是你和大爹三爹却不会,三爹呢医术极好,你们却似乎一窍不通…”

娘亲浅浅一笑,捋了捋我额前的细发:“当年师父与我们说,做人要比做仙快活多了,让我们好好珍惜短短数十载,并且依照我们各自的天赋授了我们不同的本领,我们学了八年,才有了今天的本事。”

“八年?”我若有所思。

“你可不要想着也学八年,女子大了不易嫁,你只要学个两三年收收性子便回来,你有四个能干的爹娘自会保全你一生,无需你学多大的本事。”娘亲说着,又递过来一块杏仁糖,我推手拒绝,糖太甜牙,吃一粒就腻了。

娘亲把牛乳杏仁糖又放回了翠玉碟上,差了宫女端走,又叫她们去上些花茶给我漱漱口。

她继续说:“本来这次招亲大会,我就是不同意的,无奈大哥并不听我的话执意要广寻爱婿,其实哪里要寻,眼下就有一个很好的,可他偏偏执意如此。你看,还不是让你跑了,跑了也好…”

“眼下哪里来个很好的?”我茫然,原以为娘亲也觉着我不需要急着嫁人,却是她心中已有人选,我更是困惑,为什么在我十六岁以前,丝毫没有看出他们的动机?

娘亲看着我傻傻的模样扑哧一笑,纤纤食指轻轻点了一下我的额头,说道:“你和承允从小到大,你难道一点看不出他的心思么?”

我恍然大悟,小脸也腾地一下红了,我低头不语,怎么好像都知道承允的心思,就我不知?

“承允是娘亲最满意的,他贵为太子,将来就是皇帝,你娘无缘后位,只希冀你能成为人中之凤,那样我也就安心了。”

“可是娘亲,我还不想嫁人。”我避重就轻,回避了承允的话题,好在娘亲也没问我对承允的心思。

要说我对承允的心思,说实话只觉得朦朦胧胧道不出个所以然来。

娘亲似乎看出了我的意思,只是坏坏地一笑,对我说道:“不嫁便不嫁,左右承允他也等得及,你走了也好,出去闯荡个两三年,可别太久,万一承允看上了别人,你可莫哭鼻子。”

谁知我听她这么一说不服气起来,嘴上说道:“哼,他还不要我,我还不一定应了他呢。”

可说完这话我便后悔了,这分明是小姑娘家的赌气口吻,看着娘亲的笑容我便知道,阵仗上我就输了下来。

还是头一回和娘亲说起这样的话,以前总觉得他们都把我当小孩子,来了就给点糖给点好玩的小玩意,可现在开口说话都是这些,着实让我有些不适应。我也坐不住了,没用午膳便急着要回去,娘亲也不留我,又让我带了些梧桐子走,我并不喜欢梧桐子,但是娘亲要我带,我自然乖乖带着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