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三生债之陌上雪 > 第24章 深林招魂

第24章 深林招魂

师父说出那两个字的时候,清清淡淡的语气,我却是吓了一跳。

“招魂?招谁的魂?”我身体是不抖了,可心却抖得更厉害了。

若是招魂?那不是要来一大波……鬼?

作为一个仙的徒弟,怕鬼也许丢脸,可是我真的很怕,尤其那些模样可怕的。

若是都与鬼百花一样倒好,鬼百花虽然是鬼,但是她也就如平时街头所见泼妇差不多,并不让人有见了鬼似的害怕。

“自然是那些无辜死去的春陵百姓,我今日外出查看了一番,为他们处理好了肉身,只等晚上把他们的魂招回来了。”

“招了回来他们就会活过来吗?”

“还不是,只是先将他们救活,那些不似病症的病症,还需要解决。”

“怎么解决?”

我感觉师父转身脸对着我,我隐隐约约能看见大概一个轮廓,他说:“若是招魂救他们,那些害他们的,自然会来阻止。”

我似懂非懂,但是师父既然有了主意那肯定就能解决。

师父让我站得离他稍远一些,我摸索着往旁边挪,估摸着大概的距离,觉得差不多了便停下,转身朝着师父的方向看,虽然什么也看不见。

忽然哄得一声,我只觉得眼前一道火光一闪,不远处一堆火苗缓缓燃烧起来,带着烧着地上枯树枝的噼里啪啦声。

世界顿时一片光明,能看清周围的一切,我很高兴。

这个丛林全是是参天大树,我与师父周围全是树,真是奇怪我一路黑灯瞎火走过来怎么都没有撞在树上的。

师父离我不远,他闭着眼双手合十,嘴中念念有词,虽然听不清他在念什么,可我只觉得脑袋有些浑,被他念着念着都觉得自己的魂好像也要冲出身体去。手上的阿宝浑身散发着蓝幽幽的光,这光渐渐笼罩起我,让我觉得昏沉沉的头又清晰起来。

一阵狂风四起,师父双眼忽得张开,那眼深邃得似要把周围所有全部吸进去一般,他双手向上抬起,用我看不懂的姿势来回挥舞着,像是某种召唤仪式一般。

神仙做法我头一次见,看不懂也不明白,只觉得师父那俊朗的身姿像是在舞着一段奇异的舞蹈,他神色肃穆,双臂向上强而有力得挥舞,虽然怪异我却觉得好看,只是心里不免有些紧张,四处张望着,生怕又有什么断头断脚的鬼冒出来。

直到四周渐渐拢起阴森森的寒意,我的心揪得更紧了,慢慢的,我听见周围哀怨声四起,像是呜咽,又像是怪笑,让人汗毛竖起。就连阿宝的蓝色光晕也越来越浓,在我周身仿佛竖起了厚厚的屏障。

不多久,我看见一抹抹绿阴阴的光朝这里飘来,仔细一看还有些许人形模样。我心中一紧,嘴里喃喃:“这些不会就是鬼魂吧?”

“陌雪莫怕,他们只是普通冤魂不会伤人,若真要伤你,我自然也会相护。”

这话原本是我自己与自己说的,谁想还听见有人回答着实吓了一跳,再一低头,才恍悟是阿宝在说话。

我看着他,握着他的手捏得更紧了,正好想问他一些事,却突然觉得在这狂风外,一阵厉风又是刮过,扫在我的脸上生疼,我再抬眼看去,一群奇奇怪怪的人已经把师父围得水泄不通。

我一惊,细细瞧去,那些人模样阴森恐怖,衣着统一却是异常的怪异。我看得不仔细,估摸大概有二三十人,把师父紧紧围住,我只能隐隐透过缝隙看见师父的脸,心下正着急,便听见他们其中一个人开了口。

“我倒是没仔细瞧,本就想着谁那么本事敢坏我们的好事,一看原来是个小仙,竟也敢在此做法!”

我再细细找去,便看见了说话的那人,他的衣着与其他人同色,款式却略有不同,看起来更加高上一等,想着兴许是他们的头头,只是这群人明显不是凡人,应该也不是冥界的,真不知是哪里来的,不过看样子,他们就该是师父说的伤害春陵百姓的始作俑者了。

我听不见师父说话,只看见周围悠悠绿光有停滞不前的现象,正疑惑,忽得听见师父高喊:“阿宝,还不赶紧出来,我法事不能停,要是停了,这些百姓的魂魄可聚不起了。”

说话的同时,那群怪模样的人亮出了武器就要动手,我只觉手心一凉,阿宝嗖地一下就自己飞了出去。

我以为他要显出人形来与他们对打,谁知他剑身一抖,幽蓝的光肆意散开来,竟然变出了无数与他差不多的剑来,一剑对一人,就这样打斗了起来。

我看得精彩,却不忘在那凌乱的打斗中找寻师父的身影,冷不丁的肩膀被人一拍,我吓了一跳,侧头看去,阿宝笑眯眯的看着我。

我有些愣神,看看他,又看看那边的打斗,连我自己都要糊涂了。

阿宝见我疑惑,笑了:“与那群小辈打斗根本无须我出手,让我的剑孙们奉陪便是。”

我恍然,看着那些怪异人快招架不住的模样,我也放心了许多。

“他们是什么人?”我问阿宝。

阿宝看了眼那群手忙脚乱的人,眼神深邃幽黑:“是摩界的喽啰,魔界平静了这么多年了,怎的又弄出这些事端来,唉…”

我看他表情有些不忍,不知道是想到了一些什么,是不是想起了三百年前那场灾难?那魔神死了,不知现在的魔界又是谁在掌管?

我心中疑问很多,可是却无暇顾及,我更担心的是师父。

师父还是站在中央巍然不动,那些绿阴阴的光越聚越多,魔界喽啰想去阻止师父,奈何他们自己连那些剑都应付不过来,根本近不了师父的身。

打斗愈演愈烈,喽啰们渐渐占了下风,眼见一点便宜也占不到,那领头的很是恼火,却毫无办法。

我心下暗爽,就等着他们败下阵来落荒而逃,然后我与师父召回冤魂胜利凯旋。

却不想事情又有了变化。

眼见着喽啰们就要输了,我眼前一阵红光扫过,抬头一看,半空中出现了一个明媚的女子,着一身赤霞裙赏,艳丽红唇,如墨柳眉,带着些妖娆阴气。

她看起来年岁不大,似比鬼百花更稚嫩一些,可是却一脸沧桑的韵味。我看着她,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她的声音空旷,轻声一笑,云锦袖袍一扬,那些个喽啰知趣地向后退去,阿宝也顺势收回了他的剑孙们,我瞧他看见那女子出现后,眼神便再也离不开,心中疑惑,难道是旧识?

“我当是谁,原来是玉箫上仙啊。”女子声音婉转,柔媚中带着嗤笑。

此时师父好似已经大功告成,他气定神闲收回手,吐纳换气,再抬眼去看半空中那人,神色略怒,说道:“倾樱,好久不见。”

“是好久不见,也有三百年了吧?”她眼皮轻挑,似笑非笑。

“这三百年六界一片祥和,我原以为魔界在你的掌管下很是太平,怎的你现在又出来惹事了?”我从未见过师父发怒,他虽隐忍着,却还是看到出这件事果真是惹怒他了。

“我?”倾樱瞪了眼指着自己的鼻子,“我惹什么事了?倒是我要问问上仙你,何以欺负我的人?”

师父眉头紧锁,看着她的眼神带着怀疑:“他们做了什么你不知?”

倾樱不动声色看了他一眼,又去看那些退后的喽啰,眼中腾起一阵怒火,可我却隐约觉得那怒意有些假来。

她冲着为首那个喽啰头头吼道:“擎苍,是不是你搞得鬼?”

那个叫擎苍的一时疑惑,转瞬就好似明白了她的质问,扑通一声跪下,说道:“属下有罪,请魔尊责罚。”

原来她是魔尊?我乍舌,这冥王是个姑娘,怎的魔界也是个少女掌权,总不会连仙庭都是女帝吧?

我疑惑,去看阿宝,想好好问问他,想来他成仙那么多年,自然知道的多。可我看着他,他的眼神却始终未离开那个叫倾樱的魔尊身上,我甚少看到他这般愁容,他虽看着比他的模样老练许多,但也从未愁过什么。

我看他那样,也不好再去打扰,复又去看师父他们。

倾樱虽然震怒,但也没有多加责骂,她斜眼看着擎苍,眼中神色幽深,她又说:“既然上仙已经救了那些百姓,便看在本尊面子上让本尊自己处理这些家事吧。”

“你怎知我是要救那些百姓?”师父不动声色,言语却犀利。

倾樱显然一愣,随即又恢复了那般笑容,她说:“我瞧你刚才不是在招魂么?那不过寻常人的魂魄,想来也是我这些个嘴馋的下人到人间觅食来了吧?”

师父不再说话,只是看着她,那眼神深邃不见底,我竟猜不出他的心情。

倾樱见他不说话,自知理亏不愿多留,她随意一侧头,不小心眼光带到我这里来,我见她看了一眼阿宝却未停留,又来看我,她看到我那一霎那,摹地一愣,没了笑容,眉头紧锁着,那疑惑的眼神在我身上来回穿梭,她又去看师父,说道:“这小姑娘?”

“是我徒儿。”师父淡淡的说。

倾樱又是一阵笑,随即说:“我原讲见她有些特别,却说不上哪里特别。原来是你的徒弟,那即便是个凡人,也必然有过人之处吧?”

“没什么过人之处,就是一个凡人而已。”师父神情自若,我却一阵沮丧,想来这话也不是夸我,直接说我一无是处便是了。

她又是两声轻笑,大袍一挥,一阵赤烟升起,只听她说:“我这就回去查明真相,日后必定给你一个交待。”

说完,连带着她的那些喽啰们,一同消失无踪迹。

这个世界瞬时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只剩那堆火焰还在熊熊燃烧着,夹杂着噼里啪啦之声。

师父朝我走来,语气温柔,眼神却坚定:“走吧,我们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