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三生债之陌上雪 > 第26章 离别时刻

第26章 离别时刻

倾樱嘴角一抽,神色变了一变,她干咳了两声,故作镇定。

“倾樱,这你是何意?”师父神色淡然,但还是透着一股不容抗拒的狠意。

倾樱媚眼一眨,笑出声来:“好,是我骗了你们,那又怎样?擎苍是我的忠臣,他虽做了傻事,可我终究狠不下心处置他,我已罚了他五百年不得出魔界一步,要杀他,我下不了手。若你们觉得罚得轻了,那就冲着我来吧。”

我心下佩服,明明是她撒了慌骗我们,可她那口气,却一副大义凛然英勇就义好似是我们做错了一般。

“我不为难你,你走吧。”师父看着她,眸子里是我看不透的神情,“只是,日后不要再做伤天害理的事,就算为了你娘…”师父欲言又止,那句话始终没有接着说下去,而是又说,“若你日后再犯,我绝不再手下留情。”

倾樱轻哼一声,不去看他,起身便要走,嘴里说着懒洋洋的话:“那就谢谢上仙手下留情了。”她说完,竟然,就这样大步跨出门去走了。

我难以置信这事就这样解决了,师父显然心慈手软不愿再追究,可我不明白,魔终究是魔,骨子里本就是坏的,何以能这样轻易饶过。

“师父就这样放她走么?她是魔,又言而无信,怎能信她日后不犯?”

师父不看我,眼神没有焦点,心绪不知已飘到了哪里,他说:“她本性不坏,却天意弄人,这是我欠她的。”

他们之间,仿佛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故事。

我总隐隐怀疑他们有着什么说不清的关系,虽然这只是我的胡乱猜测,可是女人一旦猜忌起来,那思绪便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越想越深,到最后竟然生起气来。

我竟然生气了,气得还不轻,气得连吃饭都没了胃口,万承允担忧地看着我问长问短,我不想搭理他,眼神却偷偷瞄着楼上师父的房间。

师父不爱热闹,我们人又多,春陵呆了这么久,他几乎没有下楼与我们一起吃过饭。

“承允你莫要劝了,我看啊,她多半是……”青松神秘一笑,夹了一粒花生嘴里一丢,“女人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过几天就好啦。”

我一筷子扔了过去,青松避之不及,一只筷子不偏不倚戳在了他脸上,他站在凳子上直嚷嚷:“看吧看吧,她现在就是竖了毛的猫,惹不得啊惹不得。”

我正欲勺子也一同扔过去,青松这次动作快,跳下凳子便逃了,还不忘一并带走自己的饭碗。

我没了胃口,扔下碗便回了房,竟然一下午也没有人来打扰我,我一个人在房间生闷气,越想师父看倾樱的眼神越觉得不对劲,到了晚上也没胃口,不愿下楼吃饭,不知他们是不是信了青松的话,竟然真的没有来打扰我。

过了晚膳时间后,楼下吃饭喝酒的吵闹声渐渐没了,酒楼的客人要么出去玩,要么回房了。忽得听见有人敲门,我懒洋洋地去开门,就看见万承允站着,手里还端着一碗黑乎乎的汤来。

“我给你熬了一碗红糖姜汤,第一次熬,许是红糖放多了,怎的姜汤这般黑?不过我尝了尝,倒不是太甜,味道还是可以的。就给你端了来,让你暖暖肚子。”他这么说着,脸也微微红了起来。

我看他脸上还沾着灰,大概是生火时不小心蹭的,虽然他误会我了,还是女孩子那样私密的事儿,可是我看他这个模样,却有些想笑。我伸手替他擦了擦脸,他这才觉悟自己脸脏,我擦了他还不放心,自己又用力擦了几下。

“青松乱说的你也信?他一棵树懂什么姑娘家的事。”我笑道,心情也有一些舒缓了。

我挪了身子让他进来,又关好门。

他尴尬一笑,把盛着姜汤的碗小心翼翼放在桌上,说:“即便没有,这寒冷的天,用它暖暖身子也好,总不枉我辛苦做一场。”

想他一个皇太子,怕是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这世间与我最交好的真的便只有他了,若我是男子,那便是与他穿一个开裆裤长大的情谊。这样的情谊,若能从生好到死,那也是一种福分。

这姜汤不冷不热,入口刚刚好,红糖味很浓,姜味却略有不足,可他能熬成这样实属不易,我慢条斯理喝着,听他与我话聊,讲起春陵恢复生机后的趣事来。

我却是没有什么心情听的,万承允见我并没有什么兴致,只得看着我喝完了姜汤便端着碗出去了。我进里屋倒在了床上,手里反复摸索着那块玉佩,心中乱七八糟想着好些事,越想越不通透,何以师父与别人交好我生那么大的气干嘛?既然想不明白,干脆就捂了被子睡觉算了。

这一觉就睡到了大天亮,我心情也好了许多,本就不是什么大事,我甚至奇怪自己昨夜为何要生气。看到师父从房里出来,我顿时扫了阴霾,高兴的凑了前去。

春陵现在已然完全恢复了原状,想是师父觉得该离开了,早晨刚吃了早饭,他便与我说要走,恰好三爹爹苏苍言听见了,也道他正有此意,随即大家一副说走就要走的架势来,纷纷上楼收拾行李。

春陵的百姓知道我们要走,围得同福酒楼水泄不通,可万般挽留也留不住我们七人离去的心,在他们千恩万谢拼命挽留声中,我们艰难地终于走到了城外。

来时走走不多久的路,出城时竟然都快到晌午了,我心中哀叹,不然吃完午饭再走也好啊。

百姓千里相送的架势并没有在出了城门停止,他们一路跟着,直到都快到了林子入口处,三爹爹终于劝说他们返回去了。

百姓见已然留不住,只得无功而返。

接下来,便是我们七个人的去向问题了。

我自然是跟着师父,阿宝自然是跟着我,可这里还有几个无所事事的人,他们的去向,自是他们自己决定了。

“我此次本就是禀了父皇出来游历的,你们也是游历,那不如同路,互相也有个照应。”万承允朝我身边一站表明了态度,他说的冠冕堂皇,我也只能附和着笑笑,又听三爹爹在说:“师父,徒弟就不随你们去旬州了,我打算还是去大漠看看,我们就此别过。”

师父点了点头,就见三爹爹与我们一一拜别,我有些不舍,他拥了我一下,提了提肩上的包袱,温暖一笑,朝着另一个方向,头也不回地走了。

万承玥见状就要追上去,却被万承允一把拉住问道:“你要去哪儿?你出来这么久该回去了,别以为父皇宠着你便不会罚你。”

万承玥瞪了他一眼,甩开了他的手说道:“用不着你管我,你跟着你的陌雪便是。”她说着,就朝三爹爹追去了。

万承允一时无语,再欲开口时,万承玥却已跑远,他只得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摇摇头。

“你不去追么?便就这样随你妹妹乱跑?”我说道。

他浅浅一笑:“罢了,我去追她也不会听我的,随她吧。何况我见她近日对医术兴趣颇大,她若是愿意跟着伯父学习,闯荡一番,也是一种历练,我择日上书禀明父皇便是。”

我自懂万承允的苦衷,他那个妹妹,固执起来哪怕是皇帝也拿她没有办法。

“喂,那你呢?”我指着青松问道,他找了一块大石头坐着,微眯着眼昂头迎着阳光,惬意的样子完全没关心我们的离别。

他听见我叫他,这才转头过来看我,嘴角还是那样略微狡黠的笑着,他从石头上一跃而下,拍了拍身上的灰,放眼四周望去,说道:“我想四处逛逛,好些年没出来了,刚一出来就给你当了那么久的厨子,这大好河山,我还没好好看一看哪。”他说着,最后一句几乎都是带着腔唱起来了。

“你走便是,废话还真多。”我嘟着嘴撇过头去。

他也不辩驳,嘿嘿笑了两声,说道:“那我就走了啊。”说着,他又朝其他人拱了拱手,摇摇晃晃地朝远处走去。

我想问他还会不会回来找我,但见他已走远,想着我若问了定要被他笑话,不如不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