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三生债之陌上雪 > 第29章 武林大会

第29章 武林大会

到了武林大会前一天,万承允突然在庄上接待了旬州的知府,知府带来了皇帝快马加鞭而来的信件,万承允打开一看,什么也没说,只与我道宫里要他赶紧回去一趟,他不得不走。

他看不了外人难得一见的比武大会,我的确有点替他可惜。可我见他神色肃穆,知皇帝肯定有事才会这样急着招他,自然不好挽留。

他甚至来不及好好道别,就要匆匆与知府去了,知府在门外早就备了轿辇,我一路随他走到门口,他一路都是对我的嘱咐。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怎的比我爹娘还要啰嗦,我跟着师父呢,你可放心着吧。”

我笑他婆婆妈妈,他却一本正经,温和的脸带着难有的严肃:“师父只能管你安全,我是想你好好收着心。”

“收心?收什么心?”

他瞧了瞧我,说:“你那师兄,他多半喜欢你,你可不能与他好了,你若是跟他好了,那我就去把他恒山老窝踏平。”

我乍舌:“你一向温润的皇太子,怎的也会说这样的狠话?”我知道他是在唬我,可不知是谁教的他,换作他自己,他万万想不到这样威胁的话来。

他嘿嘿一笑,又去看阿宝,朝他拱了拱手,说道:“兄弟,陌雪就拜托你了。”

阿宝靠在大门上,双手也是一拱,笑说:“万兄哪儿的话,照顾陌雪本来就是我的职责所在,他日定当还你一个完完整整的太子妃。”他说完,冲他俏皮一眨眼。

万承允似乎领会了他神色里的意思,也是一笑:“那我就在此谢过了。”

两个人你来我去,眼神中都带着话。我眼珠子转了转,顿时嗔道:“你俩何时成了一伙的了,太子妃长太子妃短的,阿宝,什么时候就倒戈了?”

阿宝嘿嘿一笑,挠了挠头不再说话。

“陌雪,说真的,我最放心不下你,若不是为了你,我也不会千里迢迢离了皇宫来找你,你可要好好的。”他说着,明亮的眸子里像是有异彩在流动。

“我知道了,你放心回去吧。”我心中一动。

刚送走万承允,我正欲回去,回转身就碰到二爹爹于佑风出来,后面跟着几个弟子。

“爹爹要去哪里?”

二爹爹一看是我,笑了笑:“不去哪里,只是听说丐帮帮主快到了,我出来看看。”

原是迎接丐帮帮主的,我想着乞丐见了很多,从没见过他们老大,不妨也留下来看看热闹,看看他们帮主是不是也是一副乞丐打扮。

正想着,二爹爹忽然就绕过我向门口迎去,就听得他在说:“付帮主,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对方也是一番客套话,带着沧桑有劲的声音,我回头,一眼就看见了那个穿着有些破烂寒酸的丐帮帮主。

看他的打扮,想认不出也难,只是那打扮好像是刻意为之,虽然寒酸,但却一点不邋遢,比起真正的乞丐可是干净多了。

大概身为丐帮帮主,虽不是落魄乞丐,但总要在形象上与乞丐靠拢一些吧。

那帮主年纪还不算大,只是胡子一大把,连他的脸我都看不真切。只是当我眼睛与他对上的那一刻,似乎被电到了一般浑身一震。

他那炯炯有神的眼睛在捕捉到我的那一刻略微愣了一下,我疑惑,可那神色却很快消失,我再去看他时,他又若无其事一般与二爹爹交谈了。

二爹爹与他介绍我,他颔首一笑,说道:“原来是令爱啊,长得果真如江湖传闻一般倾城绝色。”他摸着胡须,微眯着眼看我。

“陌雪,这是丐帮帮主,你付伯父。”

“付伯父好。”我礼貌得与他招呼。

“好好好…”他笑着,转而与二爹爹说话不再看我。

我见没我什么事了,拉着阿宝就要回去,阿宝三步一回头的,总是盯着那个帮主看。

“怎么?觉得堂堂帮主穿那么破烂奇怪么?”我问道。

阿宝见我问他,淡淡一笑,说道:“这倒不是,只是我总觉得他有些奇怪,可又说不上哪里奇怪。”

“你这是歧视,明明就是看人家寒酸觉得不像个帮主吧?”

阿宝连连说不是,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来了,初柔伺候我梳洗好,我急急地就去师父房里找师父,今天上午要比武,少不了我要去凑热闹,师父作为庄上贵客,自然也是要去的。

今日师父穿了月牙白的轻纱袍子,神仙就是好,再冷也不怕,都是穿得轻飘飘的。我一进门,就瞧见了他头上的白玉冠,是我那日去集市买了送与他的。

很少看见师父这样打扮,他的头发平日多半都是散着,今日这样一丝不苟的全部拢进白玉冠内,让我瞧着又是另一番风味。

我站着发呆,他过来叫我:“怎么站着发愣?”他说完,抬眼朝上看了看,似乎想起了什么,又说,“你送的白玉冠挺好。”

我乐了,高兴地说:“师父喜欢就好,喜欢就好。”说着,我牵起他的衣袖,“师父,我们赶紧走吧,晚了可就迟到了。”

我牵着师父一路从后院走到前堂再到广场,山庄的广场非常大,江湖上有什么议会要事基本都是在这里举行。此刻的广场早已人山人海,场子的中央搭了一个巨大的台子,铺着红毯,庄里的弟子来去匆忙,台下的一排排椅子上坐了大半的人,还有些其他门派弟子模样的人站着,人群中,我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最中央的二爹爹。

我拉着师父穿过人群朝二爹爹去,周遭本就嘈杂,我们一出现,人群更加躁动起来。我抬眼朝四周看,才发现大家的目光都在注视着师父,尤其那些雪山派的女弟子,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

我就停顿了这一会,师父不动声色撇开了我的手,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竟然还拽着师父的衣袖,顿时有些不好意思,急忙把自己的手藏到后背去了。

我跟着师父继续向前走,周围的躁动越来越大,就连二爹爹都觉察出了这边的异样,他站起来朝这看,见是我们来了,急忙迎了过来。

“师父,您来了。坐,您这边坐。”二爹爹急忙引着师父在他身边的位子坐下,那里留了两个空位,我也挨着师父坐了下来。

“于盟主,这位就是您的师父?”二爹爹另一边坐着一位我不认识的老者,一身道袍,摸着自己长长的胡子,一脸讶异地观察着师父。

“是啊,这便是我于某的师父了。”二爹爹态度谦和,一个铮铮硬汉,说起自己师父的时候,却满眼都是崇敬之情。

“在下眼拙,竟没想到于盟主的师父竟然是这般年轻英俊的少年,看来阁下来头不小,在下今日也算开眼了。”那老者一副倾佩无比的模样,特意站起身朝师父拜了一拜。

这个掌门倒是聪明,我们什么也没说,他却猜出了十之八九。只是这世间多有还未能升仙,却修得容颜不老俗称半仙的修行者,所以他也未必知道我师父就是个神仙,怕是以为是个得道高人而已。

周围议论声不绝,花痴的女弟子也不少,入座的人渐渐多了,我看了看师父,他倒神情自若似乎没有被周遭事物所干扰。

不多久,叶淳师兄来了,他跟二爹爹汇报了一下情况,又与我点头招呼,便站在了二爹爹身后。过了一会,阿宝也来了,他冲我笑了一笑,站在了我身后。

比武开始前,二爹爹上台说了几句话,无非是一些客套的开场语,还有比武的规则,我听的不仔细,只知道比武大概规则就是自己自愿上台,两两对打,最后胜利的人再与擂主也就是我爹爹于佑风盟主打,若是赢了,便赢得新一届盟主之位,若是输了,那我爹爹就继续当下一任盟主。

这规则听起来有些不符合常理,这样打的话,先上去的总是吃亏一些,很有可能一些武功较好的打到后来体力跟不上,反而被后来弱一些的人给打败了。而且就算胜到最后,但是凭着他一路过关斩将所耗的体力,再来与擂主对打,这就吃亏不少。可是,江湖就是这样的,没有那么多公平合理的事,真正的天下第一,就该是能从头至尾胜过所有人。

我回头朝叶淳师兄招了招手,他俯身过来。

“师兄今日会上台比武么?”

他淡然一笑,微微摇了摇头:“师父说了,等我四年后更加合适了,再上。”

我俩正说着,我只觉得自己椅子的后背猛的让人一撞,我整个人都向前一倾,正气愤地回头看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就瞧见初柔站在了叶淳师兄的身侧,扯着自己两个细辫子昂着头兴趣盎然地朝台上看,嘴里嚷着:“开始了没有开始了没有?不枉我辛苦过来,看来是赶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