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224章 再聚 上

房间。

在打下集庆改名应天之后,朱元璋等人暂时就不需要住在军营之中了,之前之所以耗费精力在军营之中那是因为之前中毒的缘故,朱元璋进行了相应的封锁,想要将嫌疑人锁在军营之中,以求做到瓮中捉鳖。

只可惜在一番作为下,除了寻找出一些被敌人安插在军中的间谍外,便是抓了不少违背军纪的人。

至于抓到的下毒的人,只可惜在当时对方就自尽而亡,除了给朱元璋留下了一具尸体之外,没有任何的其他东西。

对此。

朱元璋可谓是又气又急,在好几天的时间里整个人嘴上都出现了水肿的情况,整个人有上火的迹象。

当一群少林寺和尚和那所谓的慈航静斋的传人言静庵来到军营寻找他朱元璋后,摆出了所谓的合作理念之后,朱元璋那是已经到了一种想要抓狂的地步。

和尚?

别他么的认为自己当初活不下去剃了头撞了几天钟,就以为自己真的是出身佛门了!

在朱元璋看来,这些家伙是不是以为自己曾经因为活不下去剃头是给自己涨脸?即便是年幼时候不懂什么事,可朱元璋也看得出佛门势大,在那种正常百姓活不下去的时候和尚竟然能够安然无恙的活下来,这已然是极大的问题。

当初不明白,但现在的他已经是一军主帅,打了不少仗,自己多年来学习也算是有些理解,看得出这其中的情况。

都说佛渡天下,可怎么没有见到那群和尚走出来反抗元军?

冲锋陷阵的都是圣教兄弟。

屡败屡战,在岳教主未出现的时候,明教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义军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形,朱元璋又怎么不清楚?当初,佛门杀圣教兄弟,夺屠龙刀,那可是表现的比谁都有劲儿啊。

他嘴比较笨,不太会说话,在面对一个言静庵,一个圆真和尚的情况下,这一男一女的语言差点将他说动,若不是自己的媳妇儿马大脚在中途打断了谈话,恐怕朱元璋会觉得自己会犯下大错。

最后,朱元璋只能将佛门的这群人安排在应天,暂时拖延起来。

“情况不是很好。”

朱元璋看着自己的媳妇马大脚,一旦他遇见难以解决的情况,整个人陷入迟疑的时候,朱元璋便会将目光放在马大脚的身上,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妻子不会让自己失望,她总能寻找到一个解决办法。

“……”

听完朱元璋的诉说,马大脚的面色显得有些凝重。

在之前,马大脚就给朱元璋进行了相关分析,天下局势虽然看起来波涛汹涌,危机遍布。但只要掀开那迷雾,便知道元廷已经走向了末路,这是大势至此。百年来的愤怒积攒于心,一朝爆发出来的恐怖是任何人都不能阻挡的。

唯有在这道大势中顺从,顺流而下,才能取得最大的胜利。

无疑。

明教明显独占鳌头。

一直以来坚持不动摇的竖起反元大旗。

然后便是佛门中的慈航静斋上蹿下跳,至于原本的魔门阴癸派之类的,反倒是在连续遭受重创之后,没有了过往的风光。自女帝绽放出女人之中最为灿烂的一幕之后,阴癸派已经开始走了下坡路。现在魔门的大势已然开始转移,朝藏身大漠的魔相宗等境外魔门转移了过去。

本来魔门自然是有人走出来掺手其中的,只可惜庞斑刚刚来到中原的那一刻,在对上岳缘的时候,整个人的自信几乎被彻底打碎。

在最后为了防止自己心境出现问题,亦是为了更进一步,庞斑选择了自废武功,真正的转修魔门的至高秘籍道心种魔大法。

至此,魔门沉寂了下来。

在这改天换地的局势中,还没有来得及发出自己的呐喊便被岳缘按了下去,使得眼下这插手争夺天下的便是那阴魂不散重组而来的慈航静斋。

同样。

慈航静斋也越到了最强大最可怕的对手。

那个将自身名字印刻在传说上的男人。

对于这些江湖上的秘闻马大脚并不清楚,但她却是知道眼下明教的局面。

在她看来真正对明教义军有影响,可以一战的只怕是那个出身丐帮的陈友谅。说实话,马大脚对这陈友谅的发展可谓是感到惊奇,这看起来好像是一个天命之子一般就轰的一声站了出来。

马大脚对朱元璋说过,圣教军事上的最大敌人便是这个丐帮了。

这丐帮有问题。

至于对内,马大脚给朱元璋的意见便是抱大腿。

抱教主,抱教主夫人的大腿。

这段时间与赤练仙子的接触,马大脚已然肯定了这个女人与教主岳缘的关系。

“拖!”

沉吟了半晌,马大脚给出了自己的意见,“同时传隐秘消息给教主,重八你可以拉一把常遇春,他与教主的关系比我们夫妻俩与教主的关系更近,毕竟他给教主牵过马,而且也算是教主的不记名弟子。”

常遇春是必须笼络的。

听到这个名字,朱元璋嘴角就有些抽搐。

直到现在,朱元璋还非常清楚的记得自己和徐达两人在面对常遇春那暴躁脾气时候的尴尬。

“因为在教中,四大法王和五大散人,除去那向来保持中立的白眉鹰王,其他人他们都不值得信。”马大脚很谨慎的说出了自己的意见,她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

之前义军的屡战屡败可是与这群高层也脱不了干系的。

直到岳教主降临,这才使得他们的义军取得了真正意义上的胜利,由此开始了对方元军的大举反攻。

朱元璋听到这里非常清楚自己媳妇儿的意思了。

抱大腿,自然是要抱最大的腿。

“那你要好好招待仙子。”

接下来……

他该做事了。

做解释。

……

与此同时。

岳缘骑着小毛驴儿,在前面挂着一颗萝卜,就那么勾引着毛驴,挎着圆月弯刀一步一步的朝应天的方向赶去。

一路以来,倒是见过些许的小毛贼。

还有一些逃军。

只可惜都死在了他的弯刀之下。

慵懒。

清冷。

这个时候他身上的气质比之当初有了很大的差别,岳缘已经开始一点一点的接近开始的时候了。

“噢?”

“陈友谅!”

“这崛起之势当真视若雷霆啊!”

“青龙会么!”

翻阅着手上这段时间收集来的情报,岳缘的注意力有着很大一部分的放在了这个出身丐帮,眼下却是已成一方军阀的陈友谅的身上。

“情报不够。”

“得看看这与之有过接触摩擦的朱元璋了。”

抬头。

岳缘的目光朝前方不远处的城池的方向望去。

那里,正是应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