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225章 再聚 下

应天。

在朱元璋夺下集庆并按照教主岳缘的命令改名之后的城市,在这段时间里,一直都是进行着最为严苛的军事管制。

越是乱世,越是如此。

不过让应天百姓庆幸的是这军队是明教的军队,而不是其他的人或者元军什么的。

在这百姓中,明教的名声事实上很不错。

不同明教在江湖中那几乎到了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地步,那是被人为宣传的。毕竟,佛道两门在掌握了舆论这一点之后,他们便知道了这一点真正的厉害之处。

当然。

佛道两教对这一点还算是从儒家学来的。

要知道魔门一称,便与儒家脱不了干系,这可不仅仅是佛道两派的问题。

言静庵还是在等待。

她带着几位少林高僧以及其他与佛门关系很近之人一直在这里等待着。不同过去,慈航静斋这个名称一出现便代表着她们所拥有的无形力量,代表的东西,能够选择真命天子。

但在经历过隋末唐初的大劫之后,再起的慈航静斋只能算是一个新的门派了,是在逝去的旧慈航静斋的废墟之上重新生长起来的门派。

而在这中间,她们东躲西藏,足足花费了一百多年的时间才算是让慈航静斋这个门派重新正大光明的行走在江湖上。

从书籍的记载之中,言静庵虽然没有亲眼见识过,但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那文字上所记载的内容,寥寥几笔之中已然勾勒出了那潜藏在书中的血腥与黑暗。

佛道魔三教在国教纯阳的威压下瑟瑟发抖。

而且据记载,那唐时的纯阳教派之所以能够称为国教,并不是仅仅只有一开始的那个威压天下的人的缘故,要知道在纯阳教中有着姓李的道士等一脉的皇族中人的存在。从某种方面来说,那时的纯阳教有了一种****的味道。

那一直是慈航静斋所期望和希望的目标。

那时,是佛门黑暗时期之一。

当然。

这并不是最黑暗的时候。

只是在那个时候,是慈航静斋最为黑暗和绝望的时期。

哪怕是女帝的出现,造成那样的局面,可以说既是当时皇族内部的情况所允许,也是佛道两教本身的情况,而魔门阴癸派则不用说了。

女帝的身份太过复杂了。

而且也有佛门中人专门推断李氏皇族中内部的事情,窥到了一丝可怕的猜测。

至于慈航静斋重新站起来的原因则是在安史之乱之中,她们借着战乱重新站了起来。出身宗教的她们十分清楚什么样的情况下才能将慈航静斋的能力与影响发挥到极致。

但是言静庵也不得不佩服那人建立的纯阳教,它随着大唐兴盛而盛,随着大唐的衰亡而亡。

那一战乱语焉不详,佛门到底做了什么,言静庵倒也大概的知道些许缘由,有些东西是不能记在书籍上面的。

不过对此言静庵也不意外,更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心里诞生,对她来说,那是思想的斗争,属于你死我活的敌对。

而后重新站立起来的慈航静斋直到宋朝的时候再度发展壮大,直到遇见道门异类,佛门叛徒的林灵素,佛门遭受到了自成立以来的最大侮辱。

这仍然是一个修习了长生诀的人。

在典籍记载中,由先辈记载与其交锋中的感觉与异象,正是修习长生诀的人才有的结果。

因为林灵素也是一个半路成为大宗师的人物。

他之前也早就过了习武的最佳阶段,在历代武学中除去灌顶之类的,能够将一个人从普通直接拔成先天的唯有一门秘籍,那便是长生诀。

事不过三。

连续经历了数次被修习长生诀的人打的打败的佛门终于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自认为找到了问题的关键点。

他们觉得这是长生诀的问题。

故而在那个阶段,佛门采取了焚书坑儒式的方法,遍寻长生诀的踪迹,不管是原本与否,还是临帖,最后都将其毁去。最后直到如今那所谓的长生诀不见踪影,不再被江湖中人所知道。

然后,直到如今!

那个传说中的男人再现世界。

过往的可怕再度浮现在今人的面前,使得慈航静斋压根儿没有了曾经该有的气势了。

试想。

在曾经,慈航静斋的传人想要见一介将军,哪里需要眼前这般苦等?

曾几何时,慈航静斋披在身上的那层光环已然被人剥了下来。

现在的慈航静斋早就不是曾经的慈航静斋了。

有人埋怨。

但言静庵还是给出了一个肯定的回答。

“等!”

明教眼下声势极浓,更何况还存在一个不知道什么根底的陈友谅,天下时局的变化已然由不得佛门去以过往的姿态来看待如今的事物。

比起少林寺的大和尚,身为慈航静斋的传人的言静庵却是十分清楚自身不能高傲了。

哎!

这群大师只怕念经念傻了。

连方丈都看出局势了,为什么……

言静庵非常害怕这少林和尚搞不好会因为朱元璋曾经的和尚身份而弄出什么事来。

在心头叹息了一声,言静庵站起身,走到窗口朝军营的方向望去,那里正是明教军队的驻扎地所在。这段时间,朱元璋并没有去往官府里,而是在军营之中,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处理。

“……”

希望朱元璋便是我们佛门的真命天子吧!

心中担忧,言静庵心头嘀咕。

在一番众多的候选人之中,朱元璋正是慈航静斋重新挑选出来的真命天子,而选择这个人的根本原因只有两个。

他当过和尚。

他是明教中人。

无疑。

佛门想要摘果子。

一如当初他们在隋末的时候,自己种出来的果子被别人摘了一样。

正如当初岳缘所做的那样,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

哒哒声停下。

毛驴的蹄子在石板上敲出了清脆的声响。

“……”

“到了!”

一路上走来,岳缘见过了不少的景象。

但最让他满意的还是眼前迎接自己的人所作出的选择和决策。

比起朱元璋来,马大脚更能看出当前的局势,而且也从赤练仙子那偶尔的神情中大概的推断出情况来。

圣教内部定然会出现清洗一类的情况。

圣教太杂了。

佛道魔等等各色的势力混杂,龙与蛇居。

在恢复正统之后,教主定然会采取行动。

于是朱元璋在自己夫人马大脚的参谋下,直接冒险朝教主岳缘投出了一封投名状,顺便抱最大的大腿,她马大脚则是带着儿子去抱那道姑仙子的大腿。

信中点明了自己所在应天的状况,同时还隐隐的提道了赤练仙子的身影。

岳缘虽然是孤身一人出发,但是与总坛的联系并没有断,他于半途的时候便收到了这封由飞鹰传递的信息。

赤练仙子,李莫愁。

在集庆。

对于这一点,岳缘非常满意。

莫愁。

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