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228章 真命天子 下

228章 真命天子 下

房间里。

岳缘就那么安静的看着言静庵深吸了两口气,压下了那股紧张的情绪之后,终于恢复了慈航静斋传人所该有的姿态。

在他的面前端端正正的坐了下来,其姿势和姿态几乎找不出差错,乃是一个女人……至少是她言静庵所能展现出自身魅力的最强状态。

“前辈!”

“您到底想要做什么?”

目光定格在眼前这个一派青年模样的岳缘的身上,言静庵的内心里也尽是惊叹,要知道在之前的传言中对方成为明教教主的时候可还是一介少年模样,这一点几乎是受到江湖人肯定的答案。

但眼前——

一派青年形象。

这由少年到青年,之间也成长的太快了。

在这个男人的身上,时间的概念好似完全不能作用在对方的身上。不管真正的真相如何,但言静庵能够肯定的一点则是这个男人不愧是师门典籍上记载着的最大的魔头。师门中的前辈记载没有骗她。

毕竟当初她所看到的师门典籍记载着的故事稍稍写的有些过火,夸张到她曾经几乎以为是在看民间传奇。

直到她真正的走出山门,开始闯荡江湖的时候,言静庵才真正知晓了那典籍上的过火言论似乎不是夸张,而是某种意义上的事实。也正是那个时候,她从走出山门时的信心满满,到现在的如履薄冰。

对方推门而入的那一刻,言静庵便知道了自己等人的信息只怕是已经泄露了。

毕竟这集庆……不,现在应该叫做应天的地方正是明教军队所占领的,哪怕是这部分军队的首领乃是朱元璋,曾经当过和尚,与佛门算是有着关联,但现在人家的身份还是明教中人。

出现现在这样的情况,唯一的解释便是自己等人的信息已经被对方知晓了。

哪怕是将她们的到来的信息汇报给教主岳缘,也并不会太让人意外。

因为岳缘来的实在是太过干脆。

以她的目光自是看得出对方身上还占有风尘仆仆的气息。

明显对方是才到应天的,而且还是直接来到了自己的住处。

唯一让言静庵诧异的是在她的调查中,这朱元璋虽是有野心,个人则是控制住了自己的这份野心,面对岳缘的时候,朱元璋选择了忠诚。

时局很难。

这个时代的慈航静斋早就比不上未曾毁灭还未重建的师门,华夏大地多年间的战乱,加上有心人的故意针对,使得慈航静斋早就失去了在大隋时期所有的声望和号召力。可以说,现在的慈航静斋所代表的威势比起曾经可谓是被打了不知多少折扣。

在出山行走之后,言静庵便知道了这其中的困难。

哪怕是少林寺仍然算是正道魁首,却也只能算是其中之一,在江湖上的势力也缩水了太多。

等等一系列的情况造就了现在慈航静斋所面对的困难。

也正是因为这份困难,才使得言静庵之前迫不得已的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为了对付岳缘,她甚至联系过元廷中人,以及那站在元廷背后的魔门中人。

只可惜,在她的渠道了解中,那号称魔师的庞斑似乎在应了汝阳王府的邀请之后去了明教总坛光明顶之后,回来便开始了闭关,一直隐藏不出。

其结果,不言而喻。

慈航静斋最强大的武器是什么?

剑典?

不!

它不是最强大的武器。

身为慈航静斋的历代传人都知道一点,慈航静斋最强大的武器是她们本身。

自己,才是最大的武器。

可是这个时候,言静庵如同一个遇到了恶棍的小姑娘一般显得手足无措,整个人哪怕是强行压制下那战战兢兢的姿态,可内心中的汹涌还是忍不住在澎湃,制不住自己思想上的恐惧。

至于反抗?

言静庵很识时务,这个心思只不过在心中转了一个小圈儿,便被压了下去。

现在的她表现的几乎是一副任君采摘的洞房新娘一样。

面对岳缘,言静庵知晓自己对于对方来说,只能是一个小辈,所谓的计策在他的面前只怕都是某种意义上的玩闹,这一刻她也没有去做没有必要的事情,反而是认真的直接问出了问题的本质。

对这个男人,她在典籍书本上研究了这么长时间,言静庵还是有着自己的见解的。

岳缘,到底想要做什么?

他真正的目标是到底是什么?

成王作祖?

称帝?

在她看来,这个位置只怕对于岳缘来说算得上是唾手可得。

哪怕是明教现在表现的这般赫赫生威,一派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模样,但在言静庵看来对方的目标绝对不是那么简单。

因为……这江山,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容易了。

“驱逐鞑虏,恢复中华。”

“这是大义。”

“小道则很简单。”

“本座要做皇帝。”

岳缘迎着言静庵的目光,笑呵呵的给出了自己的答案,那口吻端的是高大,语气更是有着抑扬顿挫之感,换做一个普通人来说只怕会被这个梦想给震慑住,从而纳头便拜。

但,言静庵不信。

“曾经的你们可是敢代天选择真命天子的,怎么现在……弱了这么多?”

“言姑娘,应该要超越前辈的。”

浅饮了一口凉茶,岳缘一副很是失望的语气感慨起来。

失望。

不是字面上的意思,而是真正意义上的失望。

曾几何时,慈航静斋的传人一出山,便是带有硕大声势,天下人都知道她们是为了真命天子而来,可眼下……现在的慈航静斋让人失望,比之曾经可是差了太多。

当初的她们可是以阳谋行事,而现在的慈航静斋在岳缘看来则偏阴谋诡计多一些。

在说这话的时候,岳缘手上同样有着动作。

右手伸出。

在言静庵担忧的眼神之中,直接伸向了她的嘴边。

轻轻的别开她那抿得紧紧的玉唇,直接用手指伸了进去,捏住了她的舌头,将其拉了出来,一副原来口中没有白莲花的失望。

放手,随意的擦拭了下手指上的唾沫。

岳缘这才继续说道。

“呵!”

“言姑娘你这次前来应天,是为了朱元璋而来吧?”

“怎么……想要挖我明教墙脚?”

“又或者是因为那朱元璋曾经当过和尚的经历,使得他成为了你慈航静斋眼中的真命天子?”

言静庵的面色有些发红和难堪,她的目的被岳缘一言点破,面对岳缘的笑谈与动作,她只能硬着头皮以对。

刚刚那几乎轻佻的举动,更是对她进行了心理层面上的打击。

只可惜言静庵不知道一点的是她了解到的朱元璋可不是她设想中的那样简单,至少在岳缘的了解中,自己的这个部下虽然曾经当过和尚,但这个经历却是朱元璋厌恶和尚的根本原因。

这是一个真正从最草根的底层爬上来的人物,当和尚的那段日子对朱元璋来说恰恰不是什么好经历,而是让他看破了寺庙的真正面目。

回想起朱元璋上报的信,那上面娟秀明显是出自其夫人马大脚的字迹中正不断的彰显着他对佛门的厌恶。而且还有同样出自朱元璋自己之手那堪比狗爬的毛笔字直让瞧的直皱眉头。

不管是表面工作,还是真正心思,言静庵一开始的目标就选择错了。

真命天子?

是他岳缘说了算。

就在岳缘准备继续开口的时候,却是突的神情一怔,猛地回过头,目光朝紧闭着的房门望去。

外面。

有人上来了。

门外。

一个光头和尚正慢悠悠的走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