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229章 敌人的敌人

229章 敌人的敌人

“……”

岳缘的神情变化一直落在言静庵的眼中,在这个时候,言静庵最大的能耐便是压制下那紧张的情绪,转而用最聚精会神的注意力来观察眼前这个男人。

故而岳缘脸上那一丁点的变化便落在了言静庵的眼里。

同样。

这种情形让她也是一怔,就在她寻思着缘由的时候,她也听到了那传过来的脚步声,听那脚步的主人似乎是在朝这个房间而来。

“这和尚是谁?”

回过神来,岳缘的目光再度落在了言静庵的身上,他还随意的点评了下那上楼之人的模样,穿着和个头。

“???”

如此情况让言静庵有着发愣,他人在这里,没有任何动作,为何能知道外面之人的衣衫模样?

武功。

灵觉。

言静庵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谁可以做到这个地步。

又或者是之前这岳缘上楼的时候,看到了呆在客栈下面的同行之人?

脑子里虽然尽是疑惑和推测,但是言静庵的口中还是回答了这个问题:“听前辈形容,上楼者应该是少林的圆真大师。”

圆真?

霹雳手成昆?

原来这个看起来长得不错的中年和尚就是那教导金毛狮王谢逊武功的成昆。

也是。

这圆真在这一群和尚中是模样长得最好的。

有这么一个很好笑的例外,在佛门中当和尚的男子只要模样长得太过英俊的话,那么其一般不是刚出茅庐的小沙弥,那么便是隐藏在佛门之中的佛门败类。

妙僧无花。

大德圣僧石之轩。

少林高僧圆真。

这些和尚之中都有着一个一样的特色,

外貌才气出众。

都牵扯着的有女人。

在他们的身上,外貌和本身所具有的气质会在压制身为一介高僧所该拥有的出尘之风采。

光与暗的并存。

越是美丽的所在,隐藏的则是恶臭至极的污垢。

佛门出过败类,但并不止这种模样好看的和尚一类,也有长得凶神恶煞一般的存在。

可是在这一类之中,往往他们都与女人脱不了干系。

或缘由,或失败,或遁入黑暗,在这其中总有一道倩影站在他们的身后。

之所以为什么会这么熟悉,那是因为他岳缘在恢复记忆之后,知道自己身上有过类似的气质。

或者说他们都是拥有着一样特点的男人。

唯一的区别便是他岳缘的目的比所有人都大。

“圆真大师?”

“呵呵!”

嘴角轻扬,眉眼中尽是让言静庵觉得奇怪的笑意。侧头看了一眼门外那脚步声越发的近了,而且言静庵的身体也开始变得紧张起来,他能看得出对方的身体显得有些僵硬,有一种似动非动之感。

“罢了。”

“本座现在还有事需要解决。”

“你们……”

“就暂时压后吧!”

说完,岳缘整个人便在言静庵呆愕的目光之下一点点的破碎开来,整个人不一会儿便化作了飞灰消失不见。

“!!!”

错愕之下,言静庵瞪大眼睛,不由自主的伸出玉手去抓了抓前面的那开始不断分解消散的人:“这是……真气留形?”

在这一刻她明白了为什么岳缘呆在她房间里便能清楚的知道外面上楼的圆真大师是一个什么模样,因为留在她这里的一直就不是一个真人,而是一个单纯由真气所化之人。

这?

这时,圆真大师也推门而入,在刚刚他便发现了言静庵房间里好似出现了异状,这才上楼来看看情况。

推开房门的那一刹那,圆真便见到言静庵这个出自慈航静斋的传人正伸出右手虚空去想要抓住什么,这场面给他颇有一种女郎遇见情郎飘身而去的负心场面感,尤其是言静庵那错愕的神情更是平添了数分的场面加分。

“这……”

圆真大师眨眨眼,一脸的意外,在见到言静庵那颇为慌张的神情的时候,更是添了一份果然的心思,尤其是见到那桌面上残存的着的两杯凉茶的时候。

而且在言静庵的手背上还残存水滴痕迹,这看上去有些像泪水啊。

他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只是圆真大师压根儿就没有想到那水滴只是当时的岳缘所喝下的凉茶,随着真气留形化散消解,那被他喝下去的茶水也一样分解了开来。

他根本就没有明白此刻言静庵内心的恐惧。

真气留形或许可怕。

但这水滴所代表的意义则是更加的可怖。

当然。

这也不能怪圆真大师,他成昆实际上是一个对男女感情之事十分敏感之人。

别看他大节亏欠,小节更是没有。

几乎是坏事做尽。

但在他身上还存留一个唯一的优点。

那便是对待感情一事可谓是极静疯狂,说他是一个男版的赤练仙子也不为过。

只不过在品德之上,成昆实在是差的太远。

这一点比起赤练仙子来说,相差太远。

确切的说这个男人在自己的青梅竹马嫁给了前任明教教主之后,他的心态就出现了变化,不提这中间是否因为门当户对的关系的缘故,但总得来说他成昆在地位武功之上根本争不过身为一教之主的阳顶天。

人家走的便是地位压迫横刀夺爱,连名字所代表的意义上也无法争。

这是双重的失败。

而在之后这个青梅竹马内疚自尽之后,成昆的心态就彻底的崩溃了。

换句话说,这是一个普通人对高门大户人的一种反抗。

哪怕是在成昆后续私通师妹,在那个时候他给阳顶天戴绿帽子的时候,从某种意义上他的心态已然开始出现了变化,直到被发现阳顶天走火入魔而死之后,他之师妹内疚自杀,这一结果终于让成昆彻底崩溃了。

他输了。

彻彻底底的输了。

连带着自身身为男人最后的尊严也在师妹自尽而死的时候彻底丧尽。

在那个时候,成昆的脑海里只有三个字在回荡。

凭什么?

要知道在之前的时候,成昆在江湖上是一个极为爱惜名声之人,对待徒弟谢逊可谓是情同父子。自此之后,成昆性情大变。

远处。

岳缘笑呵呵问小贩买了一个烧饼之后,这才回过头朝远处客栈的方向望去,自言自语道:“成昆,竟然与慈航静斋的人搅和在了一起,这倒是让人怀疑这其中的成分和来由了。”

“难不成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

“本座有这么可怕?”

“哈!”

一声嗤笑间,他之前一直都是人见人爱,对女人来说出现在他身上的不应该有恐惧,而只该有恨之一字。想到这里,岳缘直接将手上的烧饼给咬了一个月牙形缺口,继续感叹道:“倒是这成昆还真是一个奇妙之人。”

说是奇妙,倒不如说是一个中二感彻底爆棚之人。

错的不是我,是世界。

这一点在成昆的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黑化。

然后报复世界。

这便是成昆后面的路途。

问题是凭借他的武功和才能,一番歪门邪道之下倒还真是做到了这一点。

只不过大节大亏。

不当人子。

哪怕是魔门中人,都亦少有人的所做所为能够与成昆相提并论。

不管如何可怜,如何有着缘由,成昆所作所为都已经为他的未来埋下了注定的结局。

成昆这人于情于理都要留给金毛狮王谢逊,留给张无忌,留给张君宝他们来解决了。

现在,他最大的目标还是那个呆在军营里的女人。

赤练仙子。

李莫愁。

深吸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衫,拭去那一身的风尘。

岳缘这便踏步迈出。

前方,将是他此行的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