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230章 再遇

军营。

长矛林立。

比起之前来说,现在的明教士兵的装备要比曾经好上不少。

当初属于明教的义军是屡败屡战,不仅仅是有着外部环境的缘故,也有着内部原因。

凡是打仗,不管是起义还是造反,又或者是出征,都与钱粮离不开关系。

之前明教内部高层本身便是因为权力开始了争斗,很多人的最大关注点其实不是在驱逐鞑虏上面,而是内部的权利争夺之中,将人之天性发挥的淋漓尽致。

那时的义军别说上好的兵器和军马了,就连粮食在有些时候都无法得到保证,他们是在饿着肚子在打仗。

造反。

事实上这时的很多人都是饿着肚子。

在加上内部的情况等等一系列的原因,使得义军可谓是接连不断吃了败仗。

屡败屡战,说的便是之前的义军。

毕竟那个时候,明教内部高层都无法给予下面的军队进行钱粮补充了,至多下派几个或者一群武功好手。可在战争之中,这群武功好手恰恰又起不到多少的作用,还是无法避免失败的后果。

甚至当时义军手上的兵器除去搅和,以及些乱七八糟的木棍锄头之外,剩下的最多的正是来源于天鹰教的帮助。

是的。

那是整个明教都没啥钱,真正有钱的还是他岳缘的后人一脉的天鹰教。

直到他岳缘成为了教主之后。

这才内部开展了打土豪,分钱财,将青龙会的积攒数百年的一部分钱财给拿了出来,这才使得手下的军队装备上面有着长足的进步,战斗力得到了直线提升。

至于另外一部分……

现在那个以突起之势而起的丐帮陈友谅便是了。

若不是岳缘有过推测,只怕这陈友谅的崛起之势让他也感到意外非常,那情形几乎是让人错以为见到了光武帝刘秀重生了。

其顺风顺水,兵马说过之处,敌人顺风而降,兵马未到,敌人已经率先将城门给打开了,直接等着陈友谅的到来。

在这上面所展现出来的东西,着实让不少人都感到了可怕。

甚至有人不由自主的想到了真命天子一说。

唯有一些眼界高深的人才知道,事情并不是这样。

可即便是这样,在这背后所表现出来的存在,则是让人更加恐怖。

数百年来的财富积累,两大势力青龙会和青衣楼的结合所造就的庞然大物,已然变成了一个畸变不受控制的怪物了。

从寇仲和徐子陵两个徒弟残留下来的记载以及曾经美人儿场主商秀珣的话语告诫中岳缘知道了这个势力除去积累财富之外,他们更多的也会用这部分财富进行做生意,进行钱生钱的举措。

说白了,这个结合后的势力已经彻底变质了。

它变成了一个由金钱,由资本控制的怪物。

任何的人,都不过是它的奴仆。

在岳缘暗中派人调查中,结合一些得到的皮毛的推测,现在这个天下唯有一人有这个资格,也是现任的青龙会龙头。

那便是天下第一首富,出身江南的沈万三。

之所以肯定是他,是因为那望风而降的那一块地区便是浙江那一块,连带着一旁的安徽也受到了一样的影响。

陈友谅以最快的速度得到了一个硕大的地盘。

能够在元廷下成为一国之首富,如此巨富仍然是安然无恙,可想而知沈万三那潜藏在下面的关系。

钱能通神。

如果还在有足够强大的力量保证之下,那么其带来的影响便更加可怕。

那一块地区只怕早就不是蒙古人所能够统治的了,他们只不过是表面上的棋子,而实质上的幕后统治者正是那个沈万三。

打下集庆,也就是现在的应天,便是岳缘一开始定下的目标。

日暮西山的元廷对岳缘来说,从来就不是他最大的敌人。

在占据应天之后,就代表着明教的军队已然开始与陈友谅的军队开始近距离接触了。在朱元璋给的汇报之中,提到了现在镇守在最前线的正是算是他一个记名弟子的常遇春。

接下来属于他岳缘的军队最大的目标正是这早就变得不受控制的青龙会。

是陈友谅。

是沈万三。

而且岳缘也有一种直觉。

那便是只怕是杀了沈万三,哪怕自己的两个徒弟寇仲和徐子陵再度出现,只怕也无法彻底控制这个变质的青龙会了。

甚至现在的青龙会龙头沈万三也可能是无法掌控这个畸变庞大的怪物。

脑海里在想着这些东西的时候,岳缘慢悠悠的来到了军营,直接拿出了代表他身份的令牌。

很快。

作为将军的朱元璋带着他的妻子马大脚,以及手下大将徐达立即前来迎接。

他们想要大张旗鼓的想法直接被岳缘给拒绝了。

其原因,唯有马大脚大概的猜到了一点。

一袭白衣,腰挎弯刀。

岳缘正背负着双手举目眺望着四周。

如此模样正好落在前来迎接的众人眼中。

“!!!”

“这?”

眼前人的模样让朱元璋,徐达和马大脚稍显意外,三人彼此对视了一眼,都从各自的眼中看到了一丝诧异和疑惑。

哪怕朱元璋这群军人常年在外征战,之前圣教有了新教主,他们更是去了光明顶总坛拜见过,自然是知道那时的教主是一个少年模样。

可眼前——

怎么长这么快?

如果不是模样上没有什么变化,只怕三人都会真正的怀疑眼前这个教主是否是假冒的。

因为眼前人连气质似乎都改变了。

但对方的手令和神情,以及模样都告诉三人眼前的这个青年便是曾经的那个少年教主。

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其中的缘由三人也不敢说,也不敢问。

而是恭恭敬敬的将岳缘迎进了军营。

“她在哪儿?”

面对三人的迎接,岳缘没有废话,而是直接开口询问道。

她是谁,三人自然知晓。

在这军营里,只有一个外人。

那便是那个貌美如仙的道姑。

“回教主。”

“李道长在那座帐篷里。”

出声的是马大脚,她遥遥一指不远处的帐篷,那里正是赤练仙子李莫愁的居所。

这是专门为她所准备的,这可不仅仅是因为客人的缘故,而是对方在之前中毒事件中所作出的贡献,使得全军上下尤其是朱元璋等人的感谢而已。

帐篷里。

赤练仙子正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品着茶,看着手上的医书,之前发生在军中的中毒事件很是奇怪,让她颇感兴趣。

这段时间里,她显得很悠闲。

回顾过往,李莫愁发现她这一生之中最为悠闲的时候,竟然只有两段时间。

一是小时候在古墓里的童年。

二者则是在与那个男人带着自己与师妹携舟遨游的那段时间。

抚琴。

听雨。

看漫天烟云。

而自己在军队中这段时间里,竟然是第三段比较悠闲的日子。

其他的时候,都是在追逐。

听见了外面的脚步声,赤练仙子没有抬头,而是直接开口说道:“是大脚妹妹吗?”

帐篷里空有自己的声音。

嗯?

脚步声停,外面之人站在了门口,掀开了门帘之后,却是停了下来。

似乎发现了什么,赤练仙子这便放下了手上的医书,抬起头朝门口望去。

这一眼。

便好似经历了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