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231章 进展

府邸。

这在江南都是一座难得一见的豪华府邸。

内里人来人往,有着不少的人在里里外外的进出,各自忙活着事情。

这做府邸的主人原来是蒙古大贵族,但现在它属于了陈友谅。

陈友谅很喜欢这里。

说是喜欢,并不是说他陈友谅爱慕荣华富贵,对于这曾经属于蒙古人大贵族的府邸其中奢华程度自然是不同寻常,可他陈友谅也不是一个普通的男人。

尤其是在经历过了沈万三那有些甜蜜到不人道的考验之后,通过考验的陈友谅对此并没有太大的感触,毕竟呆在沈万三府邸的那段时间,已经让陈友谅真正认识到了所谓的荣华富贵是什么样子。

在他看来,只怕传言中的皇帝的行宫,在奢华一点上也比不过沈万三。

钱财如粪土。

女人如衣服。

这便是他通过考验后得到的答案。

他陈友谅不会因为这两点而出现问题,能够使得他能够在诱惑下保持最为理智的情况。

他喜欢这里,是因为这个城市是他率军打下来的。

对!

真正由自己率领军队打下来的,虽然抵抗微弱。

而不是之前那般望风而降,连他陈友谅自己都差点以为出现幻觉的景象。

这里,能够让陈友谅真正认识到自己的劳动成果。

有劳有得,这才值得让人欣喜。

之前让其他天下人和势力感到震怖的情形,反而没有让陈友谅感到开心,他同样体会到了那种可怕,那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身不由己。

这里是安徽。

当然。

现在这里仍然属于江南(安徽是在清朝康熙年间从江南中分出来的,那时分成了安徽和江苏。)。

看着府邸中的人来人往,陈友谅神情认真,在好好的处理了一下公务之后,这才将目光落在了那一直守卫在自己身边的侍卫,亦算是自己军中的一个大将——赵普胜。

这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

最为标准的军中人士。

行军打仗可谓是一把好手,其兵法造诣有着极高的境界。

这样的人才自然不是他陈友谅所招来的了。

本身出自丐帮,身为长老的陈友谅很少有机会遇见这样的人物,这个赵普胜乃是沈万三送给他的人。

说是侍卫也好,说是将军也罢。

陈友谅非常清楚这个赵普胜算是沈万三用来控制自己的人选之一。

至于军中和自己的身边是否还有其他的人,陈友谅不想去知道这个问题。

有时候,陈友谅一觉醒来只觉得自己一直呆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四周尽是陌生人。

在很多时候,陈友谅第一次体会到了一股难以用语言言明的孤独与寂寞。

他听说过高手寂寞,但他陈友谅不是高手,在这一刻也感受到那种高处不胜寒的错觉。

而造成这一切的源头,便是那不受自己控制的人生。

他心中有万般情绪,却唯独没有后悔一词。

相反,他有更努力了,奋斗的心思更加深了。

他不想成为一个单纯的傀儡。

聪明如陈友谅,已经发现了这其中的一些问题,而现在他正在借着处理政事的时候,开始以漫不经心的态度去调查,去分析,去学习了解哪些情况。

因为陈友谅隐隐觉得傀儡这一词恐怕不仅仅适用于在一个人的身上。

也许一个王朝亦有可能。

隐约中,陈友谅感觉到了金钱的可怕。

人,会变态。

目光落在赵普胜的身上,陈友谅心中却是想的另外一个人。

沈万三现在在做什么?

“……”

沈万三正在拨弄着算盘,噼里啪啦声中,正埋头在一堆纸张中算着账。

是亏?

还是赚?

在将陈友谅培养成了青龙会争霸天下的代言人之后,开始正式进入争霸天下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生意并没有亏。

生意嘛……

前期投资是必须的。

他沈万三不是目光短浅之人,他注重的是最后带给自己的回报。

而且更重要的是沈万三发现自己能够经过推动人来争霸天下之后,使得自身更加容易的掌控青龙会。青龙会太大了,人心早就在金钱的腐蚀下变质了,人心思变,早就让身为龙头的人知道这个庞大的队伍并不好带。

哪怕是他沈万三现在乃是青龙会龙头,可他实际上也没有彻底的掌握青龙会的力量,他掌握的最深的还是属于自己的那一部分,以及留存在神州境内的三分之二的势力,剩下的三分之一则不受他控制。

更不用说那之前携带着财宝离开了神州大地的那部分有心人。

即便是沈万三现在想要收缴追回这部分的东西,也面临着巨大的困难,据他的了解,曾经那群青龙会里的小部分叛徒可是乘船跑到西洋去了,去了大洋深处,也不知道藏到哪里。

这些年来,他沈万三从来懒得理会神州内的江湖争斗,在将一些棋子按照过往一样安排在许多门派卧底之后,他的一部分注意力便放在了这个上面,当然最大的目标还是在那个传说中的男人身上。

只不过很多时候传说离自己太远,他更多的精力还是在另外一点上面。

所以沈万三这些年来暗中培养了无数的能工巧匠。

铸剑。

造船。

机关制造。

等等,都是他的目标。

直到那岳缘,那传说再度出现的时候,沈万三这才从海外归来,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了神州大地上。

从而真正开始推动了他的计划。

“那他现在在干嘛呢?”

沈万三将算好的账册放下,随手拿起收集而来的情报,眼中尽是迷惑:“蒙古人已入颓势,日薄西山。燎原之火已然燃烧,不需要费太大的力气便可以将他们全数赶往大漠深处去吃沙子。”

“剩下的便是内部问题了。”

“唔……”

“集庆被明教军队朱元璋部攻下了,改名应天?这么近?”

“看来该是我们之间的战争不远了。”

喃喃自语中,沈万三在推测一番之后,似乎想到了什么,重新埋头写下一封信之后,这才招呼手下进来,吩咐起来。

“来人。”

“将这信送给张士诚。”

“告诉他我沈万三要收利息了。”

虽然是一介没有完全通过他曾经设下考验的废物,但还是能够废物利用的。

“只是现在那人在干什么?”

……

应天。

军营,大帐之外。

朱元璋,徐达和马大脚三人隔得老远,更是为了此次将军队都牵离了数里的距离。

三人这一刻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前面不远处的大帐在教主岳缘走进去后发生的动静,整个大帐震动,连带着大地都好似在颤抖。

那里面发生了什么?

三人也不敢问,更不敢说,甚至在看了几眼之后,都不约而同的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这一刻,三人都是残疾人。

是瞎子。

是聋子。

更是哑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