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233章 赠送

龙珠?

哈!

龙珠!

赤练仙子李莫愁把玩着手上这两颗鸡子大小的珠子,神情很是怪异。

她能察觉得出这两颗珠子里面的力量,任何一颗几乎都可以造就出来一个绝顶高手,这样的天材地宝可谓是世所罕见。当初的时候,她若是有着龙珠的存在,她又岂会去寻找毒药来刺激自身以增强内力,才使得自身出现了体质敏感的情况。

只是这东西,究竟从何而来?

而且……

似乎想起了什么,她将水火龙珠摆在手心里,拿在眼前仔细的观察了一番,发现她对其有一种熟悉的迹象。

是的。

很熟悉。

赤练仙子想起来了。

为什么会有这个熟悉的错觉。

她当初与师妹前往光明顶的时候,在给了岳缘一掌的时候,她便察觉到了这股气息,正是出自岳缘的身上。而且,在那好似梦一样的世界中,她更是体会到了这部分气息的熟悉。

熟悉。

但说不上喜欢。

甚至还有一些厌恶的意思。

之所以厌恶……是因为,她之前没太注意,但当这两颗水火龙珠摆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李莫愁这才发现原来这个感觉是那么的熟悉。

第一个,便是自己的‘好’师妹小龙女。

她身上同样带有这股味道。

“……”

侧头,李莫愁瞥了一眼那端坐在自己身边的岳缘,收回视线,再度将目光落在了水火龙珠的上面。比起小龙女,她赤练仙子李莫愁身上也有这股气息。

但是,她有着股气息很正常不过。

师妹有这气息就不正常了。

原本,李莫愁还以为那只是自己与师妹两人同为一个师门,是功法本身的缘故,但现在看来……只怕不是啊。

因为曾经修炼毒功造成的体质敏感,对真气这方面的敏感程度李莫愁要超出常人不少。

似乎想到了什么,赤练仙子又回过头瞅了一眼岳缘。

“???”

岳缘很是奇怪。

第一眼的时候,他只觉得那不过是赤练仙子的故意一瞥而已,如花骨朵的含羞待放。虽然已经是与李莫愁是老夫老妻了,但是在他的眼中,赤练仙子还是有着少女一样的娇羞。

这是体质的问题。

是李莫愁曾经修炼武功造成的后果。

这个以毒药修炼武功的方法最后给赤练仙子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但也带来了相应的效果。

哪怕是李莫愁在后期极少使用以前的修炼方法,但是以前以毒药练功给身体所带来的影响,已经化作了本能刻在了骨子里,印在了血肉之中。

当然,这份敏感除去寻常的时候比较麻烦,很不喜欢与外人接触之外,却也给赤练仙子带来了极为敏锐的感知。

对外物。

甚至对真气内力。

这龙珠……应该是出自岳缘之手,甚至是岳缘的所有物。

开始还好,但是在凭借自身那极端敏感的体质察觉到这一点熟悉之感后,赤练仙子刚开始得到龙珠后的欣喜在这一刻消散了不少,放在手心里,她总莫名的会想起自己的那个师妹。

虽然她与师妹小龙女之间曾经有过大矛盾,因为玉女心经的缘故,但是自小到大她在未叛出师门的时候,都是以姐姐去相待小龙女,而且在后期遇见岳缘之后,李莫愁同样是如此对待师妹。

可是——

回想起之前自己所遭遇的事情,赤练仙子虽说自语会大度,可是身为一个女人,只要不是母仪天下,这大度一词向来离她们很遥远。哪怕是一国之母,在这问题上的大度是否真实也值得疑问。

师妹的出手,亦就确定了她现在的猜测。

这个时候,赤练仙子看着手上的龙珠,莫名的觉得有些厌恶了。

“……”

回头扫了岳缘一眼,见他还在拿着医书看着的时候,李莫愁柳眉一挑,直接开口道:“他们在外面一直守候着,这总归不好。”

“你身为教主,该见一见他们。”

“唔!”

抬起头,目光落在赤练仙子的脸上,迎着她的目光,岳缘微一沉吟,说道:“也是,他们有功,自是当赏。为高位者,最忌赏罚不明。”

挥手。

大帐门户敞开。

更是随手间使得真气震动,大帐里无风而动,眨眼间竟然是凭借对真气的控制力对整个营帐内的空气重新换一遍,整个清新了不少。

见状,李莫愁的脸色又是微微一红。

同时。

岳缘进行了传音。

外面。

数百米外。

正在携妻举目眺望风景的朱元璋夫妇以及张开双臂做迎风姿势的徐达三人同时听到了教主的传音。

顿时,三个人做作的动作戛然而止。

对视一眼,三人立即有了动作。

……

上好的酒菜。

出自全应天最好的厨子之手。

佳酿。

那是大军攻破应天的时候从城市中的大户人家和蒙古贵族的府邸以及官府中收缴而来。

很快。

作为应天一地的军政长官的朱元璋便在妻子马大脚的张罗下,做好欢迎的仪式。

但是在真正开餐的时候,能够有资格上桌的人自然没有几个。

朱元璋夫妇以及徐达。

确切的说主将有资格的便只有朱元璋和徐达。

至于算是名义上徒弟的常遇春压根儿就不在应天,而是在前线与陈友谅的军队对峙之中。

最后还是赤练仙子李莫愁开口让马大脚带着自己的儿子入了席。

饭桌上。

一行人吃喝的战战兢兢。

不同赤练仙子给朱元璋夫妇等人的印象,岳缘给他们的更多的是震怖。

毕竟空降成为教主,以硬实力压服全教高层,其武功能耐换做谁来都会恐惧,更何况还是教中人见到了教主。

岳缘见状到没有说什么。

只可惜现在的人已经几乎几人能知晓赤练仙子这个称号的恐怖,看起来朱元璋一家子明显对李莫愁要亲热的多,对他岳缘则是尊敬的狠。

在这中间的时候,李莫愁的一些动作颇让岳缘在意。

那便是她对朱元璋和马大脚夫妇的儿子有着极大的兴趣。

对这个名叫朱标的孩子有着很是富裕的慈祥之感。

见状,岳缘也只有沉默以对。

他自是看得出来是什么缘由,因为传鹰的缘故,赤练仙子将那份对于自己孩子的爱给添在了这个孩子的身上。

听话,乖巧,敬重。

这是朱标给岳缘的第一印象。

而在赤练仙子的眼中,则是与传鹰小时候相差不大。

那是的岳鹰也是一般无二。

乖巧,听话。

不哭不闹。

一些问题都是埋藏在自己的心中。

唯一的是朱标比鹰儿更为幸福。

赤练仙子更是让这孩子坐在了她的边上。

“……”

岳缘无言,知道这既是李莫愁对这孩子的印象好,更是做给自己看的。

对此,他只能无言以对。

然而就在岳缘想要沉默下去的时候,李莫愁做了一个让他诧异的事情。

“小鬼头!”

伸手在还是小孩子的朱标的头上揉了一把,将本就瓜皮样式的头发弄的一团糟之后,赤练仙子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鼓鼓的锦囊,然后将它放在了朱标的手上,开口笑道:“我送你一件礼物。”

“!!!”

抬头,岳缘的视线猛地落在了赤练仙子的身上,盯着她的动作。

那锦囊,那里面是什么东西,他如何不清楚。

那正是自己给出的水火龙珠。

这东西有什么作用,出自己身的岳缘一清二楚。

然而,赤练仙子当着自己的面将它送了出去。

在朱元璋夫妇有些慌乱之下,推辞了几番之后,最后只能接下这份礼物,尤其是在马大脚打开锦囊之后,面色立即大变,整个人惊慌不已。

即便是眼力再差,也能瞧出这水火龙珠的珍贵。

有着拳脚功夫的几人,都感觉到了那水火龙珠里面所蕴含的力量。

这!

礼物太重了!

重到让人害怕,让人恐惧。

岳缘没有说话,在这个时候他就那么安静的看着赤练仙子的动作,任凭她去安排。

直到离席之后,岳缘这才开口:“莫愁,那东西送给一个小孩子不合适。”

“怎么?”

“你舍不得呢?那东西是我的,属于我的东西,我有资格处置。”出现了杠精特性的赤练仙子一脸的激动,好似有着等待岳缘继续问下去的打算,有追根究底的神态来。她想问问师妹的事情。

“……不是!”

低眉,合眼。

岳缘很时宜的退了一步,回答道:“莫愁你怎么处置水火龙珠自是你的事情,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一件事情。”

“那东西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承受的。”

“没有足够的底蕴和福泽,你给出的东西不是礼物,而是灾厄。”

“它会带来厄运的。”

回头,收回目光。

没有等待岳缘的询问,赤练仙子直接给眼前男人做了一个不屑一顾,才不信的表情。

水火龙珠蕴含着庞大的力量,赠送给那孩子,想来也能够给他带来安稳,给他带来力量和勇气。这孩子是什么心性,在这段时间的了解她非常清楚。

她不觉得那会是厄运,而是自己给他的回报。

心怀慈悲的人,世界终归会给对方带来好运。

她想要这孩子有自保的能力。

岳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