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第八章 疑惑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一个对你来说重要的事情能够让你无视掉许许多多的不良影响。此刻的林若尘便是如此,一通突如其来的电话,一个关于心中最重要的人的消息,一个自己最想要了解到的情况。此刻的他早已经将宿醉与睡眠不足带来的不利影响抛却开来。

靠在床头点燃一支烟安静地看着手机上的信息:

米娜,原名安珉智。1990年6月5日出生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一个韩国家庭中。

父亲安国镇,美国籍韩国人,1985年首尔大毕业,1988年应朋友相邀赶赴美国与朋友创建了一家贸易公司,后1996年公司因经营不善而破产。

母亲朴贵英,1986年东国大毕业,同年经朋友介绍与安国镇认识并很快相恋确认情侣关系。1988年与安国镇进入婚姻的殿堂后随同丈夫共同奔赴美国定居于加利福尼亚州。90年两人诞下爱情的结晶安珉智。

1996年,申请破产的安国镇带着家人回到韩国探亲,并准备在韩国重新创业。却不想在探亲的路上发生车祸,安国镇当场死亡,在母亲朴贵英的舍命保护下,安珉智生存了下来,只是陷入了昏迷当中。而朴贵英在送往医院的途中不治身亡。

次月,昏迷当中的安珉智醒了过来,不过奇怪的是她谁都不认识了,自己的名字也想不起来,据证断是陷入了一种自我保护机制当中。

1997年流落街头的安珉智遇见奔赴韩国的李清尘,并于次月被李清尘收养,告别了长达半年之久的流浪儿生活。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与李清尘的相处原本沉默寡言的安珉智渐渐开朗话语也多了起来。

1998年安珉智与李清尘回到中国,不知道为什么,渐渐开朗起来的安珉智又开始变得沉默寡言起来,偶尔还会因为头痛被送入医院。清醒过来的她经常会陷入走神当中。这样的情况经过一年之后开始变得少了起来,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安珉智都表现得和普通的小孩一般没有什么异样,只不过相对来说显得更沉默而已。

2008年,18岁的安珉智经由李清尘的关系留学到日本并进入艾回公司成为一名为成为明星而努力的艺术培训生。

2009年安珉智与朋友共同去赏樱花,遇见赶赴日本的林若尘。后经历一段错杂交际之后两人陷入甜蜜的爱情当中。

2012年下半年,在于姐妹逛街的途中一场意外夺走了米娜的生命。她告别了这个世界,告别了爱她与她爱的人。

文件的最后还有一份对于安珉智现存亲人的总结。安南栎,据查为安国镇同父异母的弟弟,在安国镇夫妻出事后接手处理了夫妻两人的后事。在这条消息的背后附上了安南栎如今的家庭住址。看来制作这个消息的人很清楚林若尘的性格,知道他会去找这个安南栎,竟然很贴心地给他找到了安南栎现在的家庭住址。

看着一条条有关米娜的消息,林若尘不知不觉的出了神。直到燃尽的香烟烫着了手,才从出神中醒了过来赶忙把香烟扔到了地上。却又不觉地疑惑起来。

米娜虽然父母双亡,但并不是没有亲人了。为什么醒来后的她会流落在街头成为一个孤苦无依的流浪儿。

是什么样的情况才能让她流落街头,是什么样的亲人才能舍得对一个孩子不管不顾任其自生自灭。

是的,林若尘开始疑惑起来。他突然有一股冲动想要看看这个叫安南栎的人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突然他产生了一种想要快一点回到韩国见见这个人的冲动,与他好好的聊一聊,了解一下当时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如果安南栎真的是一个他想象中的那种人的话,他不介意用拳头好好教导一下他该怎样对待自己的亲人,一个那么小的姑娘竟然舍得不管不顾。

世界就是这样,有的事情不是你有了冲动就必须去做的,也不是你一定有机会去做的。林若尘正在思考的时候,lee推开了卧房的门。

“醒了?醒了就起来吃饭吧。叔叔今天一大早就起来给你做了早饭,你爱吃的韭菜盒子。”

听到吃早饭的林若尘连忙起床收拾了起来,毕竟让人等尤其是长辈等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

“lee,明天奶奶生日之后我就回去了。我得回去见个人。有些事想要了解清楚。”

“好不容易来一趟怎么就不多待两天?爷爷奶奶也很久没见你了,怪想你的。就不能留下来多陪陪他们?”lee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是关于米娜的吧?”

“对。”林若尘轻轻放下了小米粥

“我想也是,一遇到和她有关的事情你就变得急不可耐的想要知道。”

“既然若尘有事那明天之后就走吧,老头子我还健康得很,以后有的是时间见面。和米娜有关的事情重要。”老爷子放下筷子正色道。

吃过早饭,林若尘与lee帮起李叔忙活了起来。

奶奶的生日并没有邀请什么其他的人,都是几个血脉亲人。严格来说林若尘也算是一个外人,但是从小和李叔一家人生活在一起的米娜早就被当做了这个家中的一员。在米娜离开之前的林若尘和她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作为米娜的家人当然是与林若尘见过面的。彬彬有礼的林若尘也是这个家里认可的米娜丈夫。所以他们也不曾将他当做什么外人。

一个简单的生日,一顿家常的生日宴会,就在这样温暖的气氛下走向了完结。

“若尘,谢谢你来参加奶奶的生日。”

“这是应该的,米娜的奶奶也是我的奶奶。”

“虽然山路有点远,但是你也不是第一次来了,我就不送你了,你自己路上注意安全。”

“你回去吧,也不用矫情了。你也要出去了抓紧时间好好陪陪奶奶。”

lee一把抱住了准备离去的林若尘,然后转身向家走去,林若尘笑了笑。男人就是这样不善于表达,更善于将一切隐藏在行动当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