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第一章 好戏

我来到你存在过的地方,感受着你感受过的世界。而你却带着梦想去到我去不到的天堂。就让我在这里看看你曾经的梦想。不知道在那里曾经看到过,当两个人的心紧紧依靠在一起的时候,一个人就不再是为自己一个人活着。而我的心在认识你的那一刻就已经与你紧紧的依靠在了一起,而你去了天堂,我便会在这里载着你的梦想好好的活下去。我的心与你不离不弃。

——2014

韩国首尔,某咖啡馆,一俊朗男子合上日记本,望着窗外微微出神。

林若尘,美籍华裔,89年生人,是一名游历世界的冒险家。面对过滔天的巨浪,徒步过撒哈拉……他的世界曾经充满了冒险与激情。

“欧尼,那边的偶吧最近经常来呢,是不是看上你了啊”

“惠子,别乱说,人家说不定是来看街对面进进出出的明星的呢。不过那个偶吧好有味道呢,长相堪比那些明星,还是没有化妆的素颜呢。要是我男朋友就好了。”吧台两个小姑娘围在一起窃窃私语。

午后温暖的阳光照过大大的落地窗,咖啡馆里弥漫着的悠扬的音乐,吧台里窃窃私语的可爱小姑娘,坐在窗口望着窗外静静出神的安静的美男子,一切的一切都显得分外的安宁。当然如果没有突然响起破坏着安宁的电话铃声的话。

“尘哥,找到九哥的消息了,晚上他有一场车赛,地址等下发给你。”干净利落的话语,根本不等林若尘说话对面便将电话挂断了。

“地下车赛吗!呵呵~~”挂断电话的李若尘嘴角微微翘起。看着手机上的地址思考着去还是不去见见那个很久没见的朋友的时候,不知不觉又陷入了回忆当中。那沉思着的模样若是被那些花痴见到说不定又会引来一阵尖叫。

夜晚,某人迹罕至的公园中。昏暗的路灯照射下隐约可以看见一个矮小的女人站在一辆破烂的汽车旁,稍近一点的是一个手拿铁棍站在一个跪在地上的女人(也许是个男人,但是中性化的着装让人辨别不清其性别,姑且认为是一个女人吧)面前抽着烟的男人

“嘿,哥们儿需要帮忙吗?”林若尘叼着烟斜靠在一辆悍马车旁邪邪地问道。

“帮帮我,求求你帮帮我……”跪在地上的边伯贤呢喃道。完全没有了往日明星的模样,现在的他完全就像一只摇尾乞怜的可怜虫一般。

“先生,求你帮帮我们…”面对突然到来的询问声,金泰妍好似看到救星一般。一个人在溺水的时候会本能地抓住一切希望能够以此来获救。此刻的她就好像一个快要溺亡的人,阿九之前所展现出来的暴力因子让她感到绝望,而林若尘的出声让她好似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我可没有问你们”面对两个将自己当做救星一般的人林若尘摸了摸鼻子酷酷地说到“我问的是他”说着抬起头转向阿九微微努了努嘴。

世界上最残酷的事便是当一个人绝望的时候好不容易看到了希望,可是转身却不想这个期待着的希望根本就不存在。这感觉就好像你已经快要掉下悬崖的时候一只手伸向了你,你认为这只手是来拉你上去的时候却不想这只手要做的只是将你抓住悬崖的那只手拿掉。

听到林若尘说出来的话,金泰妍仿佛被击中了一样低着头呆立在了那里,讷讷的不说一句话。只有偶尔传出来的啜泣声表达着此刻金泰妍的心情。至于边伯贤当然还是跪在那里低着头瑟瑟发抖对于此刻他脸上的表情当然是看不出什么来的,就让我们继续无视掉他好了。

“你觉得我需要你帮忙吗?还是说你觉得挺好玩想也来玩玩。”转过头的阿九显然认出了来人脸色变得有些阴郁沉。

时间回到一小时前,林若尘最终还是没有去见阿九,毕竟已经来韩国了,以后有的是时间见面。刚到韩国不久的他还不想牵扯到什么恶性事件当中,地下赛车毕竟不是个什么文明的运动,对于飙车一族来说打架斗殴是常有的事情。但是命运有的时候总是爱和人开玩笑。本打算这段时间做个安静的美男子的他却是在回家的路上遇见了电动车追逐奔驰的戏码。既然是上天安排的相遇,出于一个冒险家的好奇心,想着只是远远的看着又不参与其中不会有什么情况的林若尘便悄悄地跟了上来,却不想会看到这么一出好戏。

回到现在,林若尘鄙视地看了一眼跪在地上低着头尽量想要降低自己存在感的边伯贤,又略带同情的扫过啜泣着的金泰妍,然后转过头微微一笑对着阿九道“我只是不曾想我们会这么的有缘,在这种情况下都能遇见,枉我之前还在纠结要不要去车赛现场见上你一面。果然你就是个麻烦精,有你的地方就有这样那样的事情发生。不过我也不怪你,看在你今天给我看了这么一出好戏的份上,改天有时间我找你喝一杯。你们继续我先走了,明天还有事。嘿嘿~原来小处男你的女人要38e啊~估计得找个大洋马才行呢”说完不理会众人转身上车,开车离开,动作一气呵成,看不出一起留恋。剩下几个人无语的或站着或跪在那里。“这个人到底是来这里干嘛的?来说一句话就走的?真是个神经病,估计还病得不轻。”要是能够看到这几个人的想中所想估计此刻的林若尘会相当的无语,还会冲回去与他们打一架好好让他们看看神经病的战斗力。当然林若尘是没有这样的超能力的,所以此刻的他正哼着歌驾着车欢欢乐乐的往家里赶着回去。

“阿九吗!呵呵~还真是看到了了不得的一面呢!”斜坐在阳台靠椅上的林若尘朝着夜空举了举手中的啤酒

“林若尘吗?竟然来韩国了。真是越来越复杂了,艾西!真饿!不想了,真是费神伤脑~”屋塔房中正低头做面的阿九。

朋友往往就是如此,即使很长时间没有联系,两个人之间的那份感情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淡化了的。在异国他乡遇到一个你很久不曾见的朋友,有的不是陌生不是尴尬。男人之间往往一句话一个动作就能将相互间的陌生与尴尬消除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