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噬魂魔玉 > 第三十五章 报复

第三十五章 报复

兰欣气呼呼的带着白辰两人出了教导处。

“兰欣老师你真是太厉害了!”白辰倒是感觉心情分外的愉悦,赞美的话由心而发,不过兰欣却是完全不领情。

“还笑,现在我的身份就这么暴露了,你这诱饵当得也太不专业了。”

白辰摊手:“我怎么知道王闻天心眼这么小,医院那么点事,到现在都记仇,而且你不是已经让他保密了嘛,他这种欺软怕硬的货色,经你刚那一吓唬,保管几天睡不着,哪敢泄露你的身份。”

“就因为他欺软怕硬,别人要是拿他命威胁的话,你觉得他还会闭口不言么?”兰欣苦恼道。

这么一说,白辰也傻眼了:“这个,要不咱们过去把他杀了灭口。”这句话却是调侃了。

“白辰,你们说的我怎么听不明白,诱饵是什么意思。”一旁的萨莎突然发问道。

两人均是一愣,才想起萨莎并不清楚其中的内因。

爆炸事件当日,萨莎在贺南出现后不久就因为过度惊吓昏迷了过去,虽然在之后警察的问询和白辰的叙述中,多少知道了点经过,但因为对三人来说,这实在不是什么好的回忆,所以都会有意识的回避,因而白辰在利刃的威逼利诱下充当诱饵一事,萨莎却是不知的。

到底要不要告诉她么?这事还真是棘手,白辰求助般的看向兰欣。

“白辰,这事怎么说你自己想清楚。”兰欣并没有过多表示,“我等会还有课,我先走了,你到时把结果告诉我就好了。”

白辰左右为难,照他看来,兰欣的意思其实很简单,自己可以选择不告诉萨莎,因为她毕竟只是一个普通人,这样可以避免她陷得更深,但真的告诉她的话,问题也不是很大,也是因为她只是一个普通人,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看到萨莎灼灼的目光,白辰脑一热,索性全说了出来。

“这么说来,如今梵月还没来上学,压根就不是什么生病啊,她也不是你的表妹咯?”萨莎平静的问道。

白辰不好意思的点点头,然后只觉脸上一凉,却是萨莎伸手摸着他的脸:“一定很辛苦吧。”

白辰心中一悸,眼眶微热,口中却强自道:“对不起,连累你了。真的很对不起。”白辰深深的埋下了头,掩饰了下有点失态的表情。

随后只觉脑袋被埋进一处温柔的所在,然后听到萨莎轻声在耳边道:“不要说对不起,要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一直没发现你面对的困境,还逼着你不断的学习,作为班长,我才要说对不起。”

就在这时,一声口哨声自一边的教学楼响起,将有点温馨的场面瞬间破坏,然后两人才发现,深处教学区前,此时正值早自习,有无聊的学生从窗口看到一男一女拥在一起,男的头还埋在女的胸部,由不得别人不瞎想。

闹了个大红脸,两人急忙忙的回了教室。

下午放学后,或许是因为尴尬,萨莎向白辰打了个招呼后,就急忙忙的出了校门。

校门口不远处停着一辆最新款的风驰加长豪华版x系轿车,不时的有人驻足围观,见萨莎出了校门,站在车边上的司机马上打开车门。

“大小姐,请上车。”中年司机恭敬的道。

“辰叔,我不是说了不用特意来接我么。”萨莎抱怨道。

“大小姐,这是老爷特意吩咐的,请您理解我们做下人的。”被萨莎称作辰叔的中年司机不卑不亢的回应到。

轿车在充满惊羡的目光中缓缓驶出,而不远处教学楼上看到这一幕的兰欣却是微微皱起了眉头:“原来她是吴明辉的女儿,这事真是越来越乱了。”

轿车在一处废弃的仓库停了下来,司机打开车门示意萨莎下车,萨莎心中一惊,沉声道:“辰叔,你这是什么意思。”

“对不起,大小姐,这都是大少爷指示我这么干的,我也是身不由己,您请下车吧。”

“嘿嘿嘿,你也别为难他,毕竟只是个奴才,关键时候还是得听主人的命令。”一个男声响起,萨莎迈出车门,只见车前站着一群奇装异服的彪形大汉,带头那名青年年纪和自己相差仿佛,仔细看的话,从那轮廓中能看出八分吴明辉的模样。

萨莎迈下车看了眼司机,对方垂着头,只做不知,萨莎深吸一口气道,“吴池么,特意把我找到这来时什么意思。”

“我呸!”吴池啐了一口,“我的名字也是你个**能叫的,当年要不是看在老爹的份上,对你们母女的存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你倒还真的就当自己是大小姐了,你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个私生女罢了,能苟且偷生已经不错了,想得寸进尺谋夺家产的话,我今天就来好好代老爹教育教育你。”手一挥,身后的彪形大汉发出狞笑走向萨莎。

“喂,别把这小娘皮的脸弄花了,这妞几年没见,长得倒是越来越狐媚了,以前还没发现,哈哈,也不知道头啖汤有没有便宜别人,没有的话今个儿就让大家开开荤,再拍它个十几部片子发出去,我倒要看看我那老爹到底是要丢人现眼的便宜女儿还是要传宗接代的儿子。”

得到指示的大汉伸手就朝萨莎的胸口抓去,然而下一秒,那只毛茸茸的手臂就从中间断了下来,断口处更是冒出一股烤肉的味道,高温下的伤口没流出一丝血,此时巨大的痛处才传递到脑海,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嚎,骇得吴池浑身一哆嗦。

不知何时,在萨莎身前已经站了一个其貌不扬的青年男子。

“你,你是什么人?”吴池慌了,即便他不学无术,但自家身本在那,市面还是见过的,从自己手下那人被斩断手臂的情况来看,来人分明是个内气觉醒者。

“属下是西凤大人麾下的一个小卒子,名字不足挂齿。”

一听西凤的名号,吴池长舒一口气,看来不是敌对势力,“既然你是我父亲的下属,那就好办,现在我也不让你难做,你退到一边去,刚才的事儿我就当没发生。”

“对不起,首领的命令是让我保护好大小姐,所以恕难从命。”

吴池眉头一皱:“一个武者罢了,还真给脸不要脸,真以为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啊,你们都给我上,直接宰了,就当杀了条狗!”手一挥,手底下数人纷纷爆发出强大内气围攻了上去,却是吴明辉给他安排的贴身保镖。

然而让他瞠目结舌的是,那一脸路人模样的男子出手端是犀利,只见他双手一伸,火红的内气如火焰般喷发,空气中的温度似乎都上涨了几度,一声怒喝便迎上众人。

只几个回合,自己手下都成了滚地葫芦,哀嚎遍地。

“敢对大小姐出手,一人废一条手臂,这算是我给你们的惩戒。”

“你你你!好,那我现在就自己动手,有本事你就砍了我的手臂!”吴池恼羞成怒,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掏出把刀子,冲着那青年就撞将上去。

见对方这般不要面皮,又不能真的伤了首领的儿子,男子只能是频频躲闪。

见左右刺不到人,法兰克头一转,就冲萨莎冲去,那男子叹一口气,刚准备出手,就听萨莎开口道:“看来我就不该对你们抱什么期望,做父亲的背信弃义毫无担当,儿子更是不知廉耻猪狗不如,你以为我原谅你们了么?你以为我稀罕与你们的那一丝关系?你们何曾知道,母亲咽气前还喊着那人的名字,从那天起,我就下了决心,要把他珍视的一切全都夺走。”

萨莎突然直白的话,让在场的人都是大吃一惊。

“你看你看,我就知道外来的狼崽子养不熟,这么快就暴露了吧。”吴池回头讥诮道,“你还要保护她么。”

然而吴池并没有看到自己想看的,在他的眼中,即便连砍了十多个人的手臂也不动声色的男人此时竟面露惊诧之色,他忙正过身。

只见萨莎低垂的右手掌心裂开一道伤口,血液仿佛有灵性一般缓缓流出,然后凭空化为一柄血红长剑!

“妈妈,只有你才是真正爱我的,所以,借给我力量吧。”冰冷的话语从萨莎口中吐出,暮然睁开双眼,血红色光芒满溢而出,身后凭空浮现出一个巨大的血色人影,面目和萨莎竟是有着八分相似。

“这,这是什么?有鬼啊!”吴明辉看到萨莎背后浮现的人影,吓的屁股尿流,也顾不上手下的死活,手脚并用的就往外爬。

青年男子亡魂大冒,呆立当场:“这,这是心像!”虽然是疑问句,但口气分外的确定,只因为他整个人都被定在了原地,动弹不得,这是具现化的心像对没有达到黄金级武者的天生压制。

但青年男子并不甘心束手待毙,他是西凤手下的得力干将,离黄金级也就一步之遥,全力催谷之下,竟似有挣脱的迹象,然而就在下一刻,血色的刀锋穿透了他的身体。

“怎么可能?”根本没有看到萨莎的出手,甚至都没觉察到对方使用内气,身体已经被狠狠地斩中。

被斩中的青年男子胸口出奇的没有一丝血迹,甚至连伤口也迅速收拢,却见他突然放弃了抵抗,单膝跪地,道了声主人,眼中隐约有红光透出。

而萨莎并没有丝毫诧异,仿佛一切理所当然。

“下一个,就是你!”莎萨血色的目光扫向吴池,后者在如此诡异的场景下,裤裆瞬间濡湿一片,口中喃喃着不要杀我,然而下一秒,惊惶的双眼便被染上一层血色。

不多时,轿车再次发动驶出了仓库,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