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噬魂魔玉 > 第三十六章 真狂蟒噬天诀

第三十六章 真狂蟒噬天诀

白辰没有想到转机来的这么快,看着南鸿宇背后犹如活物的黑色蟒蛇心像,心一横,“来吧!”

“放开心神!”南鸿宇一声厉喝,心像顿时虚幻,然后随着他的动作,巨蟒徒然缩小整个轰入白辰气海,瞬间,在白辰的气海上方,一条迷你的蟒蛇心像浮现,盘踞其上,占据了原本魂种所在的位置。

这难道就是心像?!白辰感受到气海上方的异像,震惊莫名。

一切还要从放学后开始说起。

原本白辰打算照着南鸿宇给出的锻体法多修炼几日,却不想南鸿宇今天在学校门口派人将他接来主馆,说是要庆祝南茜的出院,而白辰也直到现在才算是认识到天龙武馆主馆的气派完全不是分馆可比。

整个天龙武馆主馆共由8处主体建筑构成,其中有两处为巨大的练功场,所占的庞大面积在别处还不怎么显眼,但在寸土寸金的繁华市中心还能这么任性的用来建武馆,就只能说天龙武馆真的是太有钱了。

经人引导,白辰进入了专门供馆主及其弟子做每日功课所用的独立大楼。

走进前厅,正中间是一面巨大的屏风,上书一个“武”字,字体苍劲雄厚,自有一种莫名意境蕴含其间,便是以白辰这种对书法毫无涉猎的人也能看出不凡,不禁让人生出几分敬佩之意。

大厅两侧是向上的楼梯,引导的弟子止步于此,示意由白辰一人上去,离去前更是将楼内所有人员遣散。

如此慎重,白辰不禁心生忐忑。

上了二楼,入目却是个无比宽广的大厅,地板上铺就一层深棕色的地毯,正对着楼梯尽头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巨大的油画,画的是碧海云天,金乌出海。

大厅中间没有一根支撑柱,而是由四周的一根根红木圆柱支撑着房顶,多菱形的房顶正中心画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青龙,白辰知道,这正是天龙武馆的由来——馆主南鸿宇的心像具现便是一条青龙!

在报名之前,白辰对天龙武馆并没太多了解,但当知道馆主是南茜的父亲之后,自然会多一份关注,这不关注不要紧,一关注以后,发现真真是了不得。

南茜的父亲南鸿宇不光是天龙武馆的馆主,更是有着庞大产业的富豪,当然这一切都不是最让人在意的,南鸿宇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在于他黄金级武者这一顶级强者的身份,所修习的青龙真灵诀更是对满足条件的所有加入天龙武馆的学员开放。

这也是天龙武馆学员兴旺的一大原因。

此时的南鸿宇身着白色道服,盘腿正坐在那张油画的下方,似是正在做功课,许是知道白辰来了,双目紧闭徐徐呼出一口气后,示意白辰在他对面坐下。

“不知道馆主找我什么事?不是说南茜学姐出院了么?”白辰小心翼翼的坐下。

“你修习的狂蟒噬天诀是由何处得来。”南鸿宇突然睁开一直闭着的双眼,目光精芒四射。

白辰心头微骇,暗暗寻思自己似乎并未有在南鸿宇的眼前施展过狂蟒噬天诀啊,而对方如此确实的语气显然是确信他修习的便是狂蟒噬天诀,只能疑惑道:“不知道馆主从何得知。”

随后就见南鸿宇身后猛然腾起一道庞大的黑色巨蟒。

那巨蟒是如此真实,乌黑油亮的鳞片上隐有光华流转,黄色的蛇眸更是发出慑人的凶光,若不是起腾挪游走在半空,几以为其是活物。

“心像!”白辰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若说南鸿宇放出青龙心像他还不至于如此惊骇,但徒一见这黑色巨蟒心像,让白辰瞬间想起了自己修炼狂蟒噬天诀时接受的那道神印。

“你所修习的狂蟒噬天诀,应是从我当年的师门流传出去,这显化的心像就是最好的证明,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找你了吗。”南鸿宇微微一笑,收起心像,缓声道。

狂蟒噬天诀竟是南鸿宇师门所传下的功法!难怪那日他在探查自己的内气时,神色颇有古怪,自己当时还没在意,白辰心道原来是这茬。

“这攻诀得来也是巧合。”因为南茜的关系,南鸿宇对爆炸案也了解颇深,但白辰提了梵月和七夜的名号后,南鸿宇仅仅是对后者有所耳闻,梵月这名字却是没听过。

“不过没听过也正常,当年师门破败,大家各奔东西,门中修习过狂蟒噬天诀虽说不少,到如今,能有幸见到传人的,也唯你一人而已,不知你可有兴趣与我修习。”南鸿宇此语一出,白辰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再次确认之后,心中不由得大喜。

自己如今卷入的麻烦,不正是因为自己没个靠山么,如今南鸿宇有意收自己为徒,不光以后修炼上再不用摸着石头过河般小心翼翼,更是能为自己解决如今的窘境提供一份助力。

“其实你修习的狂蟒噬天诀并不完整,真正完整法诀分为炼体练气两篇,你所得只是练气篇,两者合一才是真正完整的狂蟒噬天诀,这套功法对修习者的忍耐力要求尤为高,你能修习下来,便说明心性耐力尚可,而如今你最缺的似乎也是体魄的锻炼,当然最重要的是,你的内气性质非常适合修炼这套功法,这么多巧合却是凑到了一起也是天命使然,如今你若愿意拜我为师,我便将这炼体篇传授于你。”

白辰闻言忙纳头拜师,南鸿宇也是欣然接受。

既然拜了师,白辰也是很直接的询问南鸿宇这炼体练气的分别。

南鸿宇并未藏私,开始详细向这个便宜弟子讲解其中的差别。

原来普通修炼的功法,其实质上就是练气,终极的目标便是形成心象,而心象的实力其实是凌驾于本体至上的。但心象的形成并不是水到渠成,往往需要机缘,有时候可能穷其一生亦不能得,不能形成心象,便意味着永远被困于青铜级,不得寸进,因而有人便在不断凝练内气的情况下,另辟蹊径,提出了炼体法门。

因为未成心象,所以空有庞大内气却无处可用,炼体之意,即是运用那庞大的内气不断锤炼肉身,洗炼的过程中,不光能提高身体的内气契合度,身体素质也逐渐被提升到人体极限,内气更是能达到白银级才特有的外放程度,让放出系武技的习练成为可能,更有甚者还能开发隐藏内气属性。

于此,炼体功法也成了一部分不能晋升白银级的武者提升实力的崭新途径。

不过毕竟练气还是主流的修炼方法,但这炼体功法的好处也却实可见,于是便取二者之所长,形成了在凝练气海前,先行以内气锻体的不成文规定,以求最大程度的享受炼体功法的好处。当然,因为在炼体上投入的内气和时间毕竟远远逊色,所得到的好处多寡,也完全是靠运气。

而狂蟒噬天诀的强大之处在于,竟能同时做到练气和炼体两手抓,齐头并进,却是罕见的很。

在白辰殷切的目光中,南鸿宇正式将狂蟒噬天诀炼体篇传授给他。

短短数百字,便是口述,也就一会的功夫。出乎白辰意料的是,这炼体篇竟是要修习者在形成气海之后,不断的崩碎气海,以此来锤炼自身的肉体,这种极端的强化肉身的方法,自己在兰欣口中才听说不久,如今就摆在了眼前,甚至还有机会亲身体验一番。

不过不同于普通的散功重修,这狂蟒噬天诀其修习的前提便是要先形成周天循环,然后由修习该功法的大成者赐予一道心像分身来稳定已经开辟的命元维持周天循环不断,以外来的心像转嫁气海的功能后,方才崩碎气海,通过特殊的法诀,将内气锤炼浸润肉身。

炼体法对应练气法也有6层,每修成一层,都能让修习者的肉体发生巨大的转变。

如此强大的武学,其创造者绝对不凡,白辰很是奇怪南鸿宇的师门如此强大怎么还会陨落,当然,这个问题如今他也只能放在心底。

传授完白辰功法后,南鸿宇便要求白辰先修习第一层炼体法,也就是开头出现的那一幕。

盘踞白辰气海上方的心像,并不是白辰自己的心像,而是来自南鸿宇的心像分身,这种能让修习同法诀的低层次者承载高层次强者心像分身的功法,白辰闻所未闻,不过在白辰看来,他只是个刚觉醒内气的菜鸟,没听过也是正常的,当然在之后得到了南鸿宇多次叮嘱不要外泄这套功法后,他才知道怕不是那么简单。

不过既然已经选择了这条路,即便觉着略微有些不妥,但白辰也没那闲暇去顾忌以后的事,定下心神在南鸿宇的指点下,猛然逆转功法,对冲的内气徒然引爆,气海崩碎!一瞬间白辰身上爆发出狂暴的内气。

迅速运转炼体法诀,收拢体内一团乱麻般的内气,并将之引导向四肢百骸。白辰只觉的身体中仿佛扎进了无数的细密金属刺,而且还要主动将这些金属刺进一步的糅合到肌肉纤维中去,是的,这就是被气海凝练后的内气,再不同于刚觉醒时的状态,如今经过练气法修炼过的内气,其属性更为鲜明,威力更显,也使得身体的排斥性更高,再想融入身体,产生的巨大痛楚根本是常人所不能想象的。

只是片刻,白辰额头已是青筋暴起,浑身汗如雨下,然而如今已是开弓没有回头箭,白辰只能咬紧牙关忍受着巨大的痛楚完成这一轮的炼体。

当痛楚超过人体极限时,一部分人会直接昏厥过去来逃避这种神经传递的痛处,而另一部分意志强大的人,却是能让身体熟悉这种剧痛,并逐步的降低痛楚,最终完全适应这种剧痛。而白辰明显是后者,撑过了剧烈的痛处后,他清晰的感受到身体的改变,体内骨骼经络在如潮水般的内气冲刷下,不断的虑去杂质,两者也变得愈发的契合,而他所不知道的是,在他运转锻体法诀的过程中,身上竟是隐隐有细密的鳞片浮现,一闪而过后,遂又恢复常态。

这隐隐是要修成第一层炼体诀的征兆啊,看的在一旁护法的南鸿宇目光中异彩涟涟。

一个时辰后,白辰已经浑身发软,总算在南鸿宇的帮助下,重新凝聚了气海,再次形成的气海仅仅只有先前的十分之一大小,而下一次的修炼,则是要等待气海再次回复到原本的大小后才能重新进行。不过白辰亦发现自己气海上方那道变得虚幻了许多的心像也沉入了新生的气海之中,对此南鸿宇的解释是,这道心像类似于神印,在白辰冲击白银级时,更能助益于自身心像的形成,有百利而无一害。

对此白辰自是懵懵懂懂,而且自觉也没什么可以给人利用的,在休息了一会后,得到了南鸿宇晚上确有晚宴的回答后,便自去寻南茜。

在白辰离开二楼后,南鸿宇深深呼出一口气,背后的衣衫已是湿透。

“没想到心像分身的损耗竟是如此巨大!以后再不能用此法了。”长吸一口气后闭目静坐,待得体力尽复,只见南鸿宇单手掌风拍出,将地上的地毯掀到一边,露出一个巨大的黑色蟒蛇图像,与其上的青龙图像遥遥相对。

南鸿宇站在两者中间,右手划阳左手划阴,龙蛇虚像透体而出,此人竟是同时修成两道心像!

旁人修成一道心像已是不得了的存在,南鸿宇竟然同时兼修两套不同的功法,更是形成了罕见的双心像,其实力却是比外界所传更为恐怖。

但见他双手连划,猛然聚合,两道心像骤然合一化为阴阳玉!

无穷的力量自其中发散出来,南鸿宇全身筋肉鼓涨,劲力四射,整个人隐隐有离地升腾之感。

噗的一声,鲜血狂喷而出,南鸿宇气息错乱下,劲气狂泻,大厅内宛如刮起12级强风。强压下伤势后,南鸿宇散去阴阳玉心像,心头微黯:看来,没有那东西真的是不行啊,希望能来得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