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问神路 > 第一章 童年时光

第一章 童年时光

古老相传:飞升成仙,天庭封神。九州大地,末法时代仙路飘渺,修仙门派日渐没落。人们鲜有听闻谁化形飞升,难道真的只是传说么?

江湖门派趁势兴起,很多修仙门派也改换门庭争霸武林。最终武神殿与暗殿两大巨头对决,暗殿之主夜帝君陨落,随之暗殿从江湖中销声匿迹。不过暗殿并没有就此瓦解,而是蛰伏在九龙山中,以待有朝一日卷土重来。

九龙山位于极西之地,丛林叠嶂人迹罕至。此时一个十岁左右的孩童正愁眉苦脸的对着眼前一排圆木。他手里握着一把七尺长刀,刀柄近三尺刀身四尺余,整把刀如鱼覆鳞,一条血线贯穿头尾。

“夜仆爷爷,我光提着这把刀都费力,还怎么劈木头呀?”小家伙哭丧着脸,这刀和他都不成比例,立起来是他身高的两倍呀。

夜仆口沫横飞:“废物,你如今已是聚气前期,不劈完这些木头休想去玩。”

“呃、”小家伙很无奈,这命怎么这么苦啊。他六岁前每天都要在那个什么血池里面泡半个时辰。六岁开始白天扎马步、双手负重,晚上除了泡澡,还要修炼“皓月心法”。八岁开始白天用一柄木刀练习“擎天一击”刀法,枯燥无味的劈、斩、扫,晚上照旧。如今不玩木刀也不练习刀法了,改用大刀劈柴?

一刀斩下去,刀陷在圆木里拔不起来了。他最要好的小伙伴仆八远远的看着这边,不禁一乐笑出声来。夜仆循声瞪去,大喝一声:“滚!”

仆八小身板一缩,喊了句:“夜峰,我不等你啦。”然后撒腿便跑得没影了。

小夜峰用腿蹬住圆木使劲一拔,刀是拔出来了,他一个站立不稳往后倒去,长刀随之而来。他眼睁睁的看着刀刃从自己的右颊划过,完了小脸蛋还是破相了。

“呜哇、我不干了,我以后怎么娶媳妇儿嘛。”小夜峰就地一坐,哇哇大哭,脸上的血迹也不管不顾。

夜仆大吃一惊,好在他没什么大碍。“废物,哭什么哭?一会儿回去,你娘给你上点金疮药就行了。”

“不会破相?”小夜峰最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

夜仆没吭声不会才怪,腥风刀气所伤就算愈合也会留下血痕,没想到它会如此认主。小夜峰吵吵半晌,还是要接着劈柴,心里恨恨然却无可奈何。夜幕降临,总算是完成了任务,疲惫不堪的他往地上一趟大口喘着粗气,丹田内那点真气早就空空如也。

小夜峰拖着腥风慢悠悠的回到家,母亲兰若正在那里翘首以盼,一见宝贝儿子满脸血迹心疼不已。“夜不归,你看儿子被那老家伙折磨成啥样了?”

夜不归叹息一声:“叔父也是为峰儿好啊。”

“你堂堂暗殿殿主,管一个仆人叫叔父也就算了,还把大权全部交给他。你看如今他有没有将咱一家子放在眼里呀。”

夜不归脸色一沉:“妇人之见,没有叔父哪有如今的暗殿,哪有我们一家子?”

兰若无言以对,拉着小夜峰回房去了,随后又是擦洗又是上药,还不停的安慰他没事儿。小夜峰在娘面前表现得倒是很坚强,安安静静的等她忙活完,自个儿回房去修炼。次日清晨,他发现这一晚修炼的效果要比以前好很多啊。

接下来的日子,小夜峰变得积极起来,直到半月之后他发现伤口早好了,却留下了一道淡淡的血痕。

“夜仆,你骗我?你看我还是破相了。呜哇,我不干了。”小夜峰又哭又闹。

夜仆笑了笑,讥讽道:“你就是个废物,除了哭你还会什么?”

“不许你再叫我废物,我不是废物。”

夜仆脸色一正:“那你要证明给我看才行。”

小夜峰眼泪一摸、牙一咬,腥风一握开始卖力的劈柴。夜仆淡淡的笑了,从那以后他没有再叫过小夜峰废物,小夜峰也没有再叫过他夜仆爷爷。

一晃两年过去,夜峰已是聚气后期,可以随意挥舞腥风,劈柴成了小事情。夜仆开始让他用腥风练习“擎天一击”,依然是基本动作劈、斩、扫。刀法其它基本动作削、拨、掠、奈、突不作要求。

一年以后,夜峰便能轻松使出“擎天一击”第一层三刀境。一式三刀瞬间斩出,刀气如虹刀影层叠,嘭嘭嘭,石屑纷飞威力当真不小。夜峰兴奋的一握拳头,仆八在旁边卖力的鼓掌。

“你们几个每天倒是清闲,上午练练剑阵走走位而已,晚上也只需修炼一个时辰心法。”夜峰苦笑道,“你看我白天忙个不停,晚上还要修炼两个时辰。”

仆八出言安慰:“可你的实力提升很快呀。”

夜峰学着大人的摸样长叹一声:“可我的童年时光一去不复返呐。”

仆八噗嗤一乐,其实他们又何尝不是?仆大至仆十,他们体内都植有剑骨,如今尚未与身体完全融合,连睡觉都要小心翼翼,何谈童年时光?直白一点他们就是十柄剑,两套剑阵而已。

仆八眨巴着双眼问道:“那你想不想上树掏掏鸟窝、下河摸摸鱼,玩玩泥巴、捉捉迷藏?”

夜峰心动了:“你别说,我还真想,拼着被罚我也要玩上一天。”

于是乎仆八放风,夜峰下河摸鱼去了。当夜峰兴高采烈的提着几条鱼回到家,不可避免的挨了一顿训斥,然后被罚跪在祖父夜帝君灵位前思过。

夜峰暗想,肯定是夜仆找不着我告了状,可恨呐。

一个时辰过去,夜峰双腿有点发麻了,身体有些颤栗。兰若心疼的跑过来要将他扶起,夜不归冷哼一声,她只好作罢。

半晌,夜不归开口道:“峰儿,知道我为什么罚你么?”

“孩儿知错了。”夜峰老实的承认错误,否则不知道还要跪到啥时候啊。

“知错就好,你可不能忘了你祖父的遗志,更不能忘了你祖母的遗愿。”

夜峰昂起头颅,朗声回道:“孩儿不敢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