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第三百三十章

白紫苏对于赫连慕的印象仅止于北漠王的儿子,赫连华的胞兄,心仪阿莎丽的人,除此之外,就再无特别的印象,且他望向阿莎丽的目光,也是柔和且缱绻的。l|【更新快请搜索//ia/u///】

只是……怎么他也用这种目光看着自己?

仿佛自己如今才是他的心仪之人,况且,这种目光总觉得有些熟悉。

“金帐之中,人来人往,免得唐突了白道友,所以我特意前来,陪在白道友的身边,还请不要嫌弃。”

赫连慕自顾自地说起来,全然不顾白紫苏听到这话时的惊讶。

这人脑子八成有病啊!

但毕竟是人家的地头上,白紫苏也不好做得太难看,只是语气稍冷的拒绝道:“无妨的,还没人能唐突的了我。”

赫连慕却是蓦地欺身上前,一把搂住了白紫苏纤细的腰肢,另一只手则按住了白紫苏的灵剑,黑曜般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白紫苏惊怒的面容,吐气在她的脖颈间,轻声道:“真的没人能唐突吗?”

白紫苏又惊又怒,根本想不到赫连慕会做出这种事,也想不通他的打算是什么,然而当她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之时,白紫苏一脚踹开了那人,低声吼道:“萧、未、染!”

披着赫连华外皮的某人朗润一笑,宛如明月皎皎,却让白紫苏觉得无端恼怒,且令她无比惊讶的是,这厮怎么到了北漠?

等笑够了,萧未染才清了清嗓子,解释道:“我听闻你回到玉皇山的消息,想要去寻你,却得知你又去了西疆,然则又晓得你来了北漠,途中一波三折,紫苏可真是让我好找啊。”

白紫苏蹙眉:“谁让你找我的?”

“没有谁,是我想你了。”萧未染大大方方地承认道。

对于此人的厚脸皮和信手拈来的情话,白紫苏已经能够完全免疫,也不存在害羞或是恼怒的情绪,但被人这般惦记着,说不高兴也是假的。

“你身为琼光派掌门,都无事可做吗?”白紫苏板着一张脸,从南府到西疆,再至北漠,这途中路程少说也要许久的时间,她总觉得萧未染就跟什么事都没有的闲人似的。

“现下安稳的很,我趁着这段时间出来陪你,否则在往后就……”萧未染目光骤凝,看向白紫苏疑惑不自知的神情,微微笑道,“不告诉你。”

白紫苏嘴角微抽,不告诉就算了,她也不稀得知道。

“我与赫连慕也算是旧识,有些事他需要私下调查,便请我扮作他的模样,稳住外面的一些人,我想着,这样倒也不错,毕竟可以多陪陪紫苏,也不用引起灵域的怀疑。”

提及灵域一事,白紫苏难得的面露愁容,她一心想要解决掉白露晨,最开始是为了逃脱自己的命运,现在却是新仇旧恨,不死不休,她能狠得下心来歼灭灵域,然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白谨言。

“我曾在南府书院之中被魔教掳走。”白紫苏平静缓慢地说道,“本来他们是无法轻易擒拿住我的,只是出了一个背叛我的人,那人……是我很重要也很信任的一个人,你说该怎么办?”

萧未染盯着白紫苏平静面容的哀恸,宛如死水微澜,他微垂眼睑,轻声劝解道:“或许你会猜测他背叛的缘由,猜测他是身不由己,实则也是在乎你的……”

白紫苏抬起双眸,看向萧未染俊朗的容貌,此刻他逆光而站,模糊了他的面容,只有一双眼眸黑如长夜,深沉的可怕。

“但是,紫苏你也要明白,当他背弃你的时候,就已经决定将你们之间的所有感情都一并割弃了,你只有比他更加决绝,才会不被继续伤害。”

恰如投入湖中的一颗石子,在白紫苏的心中泛起涟漪,让她不得不反思自己的优柔寡断。

【人心多诡,聚集在一起也不过是利益罢了,你利用别人,别人也利用你,感情这东西太过矜贵,一旦被辜负就可能将你给毁了,所以不要再信任别人了,谁都有可能会朝你开枪。】

白谨言的话历历在耳,萦绕在白紫苏的脑海之中,从前她只将其当做一番劝阻,如今细细想来,竟像是一种言之凿凿的预言,笃定了今日的这番局面。

“你说得很对,当他背弃我的时候,就已经是我的敌人了,对待敌人,斩草除根才是正途。”

白紫苏最初心痛过,到现在也已经心如止水了,或许是她比不过灵域能带给白谨言的利益吧,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如是而已。

“对了,你是初次来到北漠,我带你四处去逛逛吧。”萧未染见着白紫苏渐渐解开了心结,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白紫苏却是郑重其事地说道:“请大皇子以国事为重,不必再麻烦你了。”

萧未染的笑容一僵,长太息道:“何等无情的女子啊。”

白紫苏懒得理会萧未染的感慨,告了一声辞,随即转身离去,免得让人看见她与此人有过多的接触,引起灵域的怀疑,继而投鼠忌器。

回到了屋子里,见到阿莎丽还是有些魂不守舍的模样,白紫苏拍了拍她的脸,道:“你这是失恋综合征吗?”

阿莎丽愣了愣:“什么征?”

“想想正在对你翘首以盼的大祭司,想想你最讨厌的若雅呵苏牧勒,还有想想你的千千万的西疆子民,请圣女大人打起精神,重整旗鼓,勇夺玉玺,造福百姓。”

阿莎丽听着白紫苏无奈的劝解,噗嗤一笑,道:“我自然不会忘记的,只是我突然有些疑惑。”

“阿华究竟是为什么要和大皇子起争执?”阿莎丽蹙起了眉心,颇为不解地分析道,“旁人都以为我是和赫连慕私奔,所以才会引起赫连华的不满,然而事实却是,我想和阿华私奔,结果被大皇子给逮住了,而且此事还是阿华告知大皇子的。”

白紫苏微微一顿:“……赫连慕的心胸倒也宽阔。”

阿莎丽被噎了一下,瞪着白紫苏:“反正阿华不可能为了什么北漠王的权位才会不折手段呢。”

白紫苏无奈地摇头:“你怎么知道不会。”

阿莎丽抿了抿唇,道:“他、他知道自己活不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