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非妻不娶 > 第二百二十四章 伤口再深两公分会怎么样?

第二百二十四章 伤口再深两公分会怎么样?

“没想到吧?”林清艳神情激动,“如果我没来,你们是不是就做完下半场了?“

“不关若菲的事,”刘不离不想连累伊若菲。“是我向她表白,她不同意,我才……”

“你在担心我会至她于死地吗?”林清艳一轮狂笑。原本还在为算计伊若菲的家人被刘不离揭穿后感到后悔。这一刻,她只恨自己下手太轻。

“有我在,我是不会再给机会你伤害若菲。”刘不离不轻不重的声音,算是警告,也当是劝阻。

“所以为了那个女人,你情愿跟我对着干?”林清艳咬牙切齿,很显然刚才的一幕对她的打击实在太大。

他叹气,“你想伤害她,不也是跟我对着干吗?”

林清艳气极败坏,“她是谁?我是谁?能一样吗?”

“她是我爱的女人,你是我想保护的妹妹,当然不一样。”刘不离抱歉地望着她,“对不起,我们分手吧。”

林清艳呼吸急促,她按住发痛的胸口,斩钉截铁:“你明知我不会同意。”

“何必呢!勉强得不到幸福。”刘不离痛苦地哀求:“我当初只答应你试着跟你交往,你也说过不求有结果,不是吗?”

“可是你承诺过我你如果你结婚,新娘一定是我。”

“那是因为我那时根本就不知道我会爱上哪个女人,你知道的。”

“所以如果没有伊若菲的出现,你依然是谁也不爱,却在继续的努力试着跟我交往。”

“那不叫继续努力,那叫继续欺骗!如果不是遇到若菲,我估计我这一辈子都活在骗人骗己的虚伪世界里。”

“那你为什么不骗我一辈子?我情愿你虚伪!只要跟你在一起,就算虚伪和欺骗我也是幸福的。”

“你清醒点行吗?”刘不离握住她两个瘦削的胳膊,认认真真地看着她,清晰而有力地说:“如果认清自己的感情而继续欺骗下去,那样的我对你就实在太残忍!这样的事情我做不到!”

“只有你才有感情,我没有吗?”林清艳也直直地回望他。“我为了爱你可以不要脸。为了让你回到我身边,我真的可以连命也不要。”

他知道她又开始拿命来威胁他。

“对不起!”刘不离忏悔地低下头,痛苦地道歉:“请不要为了我再继续作贱你自己。你曾是那么纯真高贵的女孩子,我不值得你为我身败名裂,更不值得你为我牺牲你如花的青春。”

她执拗地睨着他,“我认为值得就行了。”

“告诉我,你要怎么样才肯放开我?”

“怎么样都不可能放开你。”她顽固而认真,“因为没有你,我生存也不再有什么意义。”

他放开她的两个胳膊长长地叹了口气:“我也不能没有若菲。所以……”他沉黯痛苦地走向窗边。“你一辈子都不要原谅我好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很显然刘不离去意已决。林清艳一想到没有刘不离的日子,她开始慌乱了。

“不!!不是这样的!”林清艳急急地喊,从椅子上弹起跑向刘不离,两只手环住他的脖子,一边说:“我知道你刚才说的那些都是气话,那全都是气我的,对不对?因为你要我跟又成绝交,可是我们却还在往来,所以你才气我。我知道的,我知道的……”

“不是的。”刘不离掰开她的手,直视着她。“我没有要气你的意思。我跟你的事情与宋又成无关!”

“怎么可能无关呢?”林清艳神情迷乱地喊:“你之前就是因为要我跟又成断绝往来,我没做到,所以你没有理我。现在又因为又成每天去医院看我,你才会这么生气!你因为吃醋才报复我……就像我刚从法国回来那天坐又成的车来你的公司,你打了又成一样,你刚才只是利用伊若菲来气我,你对她不是真心的,只是为了气我对不对?所以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的错,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对不起……是我让你失控,是我……”

“林清艳,你清醒一点好吗?”刘不离捧起林清艳的脸,试图让她的眼神安静下来。“我刚才不是向你报复,因为在此之前,我根本不知道你会跑来这里!还有,我那天打又成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你在又成的车里。我对若菲是真心的,不是你所想的报复谁……”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林清艳没有听下去的勇气,她拒绝接受现实地摇头。“我答应你从此以后再也不跟又成来往,我会跟他绝交,不允许他再去医院看我,我完完全全答应你,我跟又成断绝所有的联系。”

“我说了我跟你的事情与宋又成无关!”刘不离痛心疾首地大吼:“为什么你明知我不会爱上你,你还要继续做贱自己呢?我爱伊若菲,我很爱很爱她,她是我第一个爱上的女人,我不能没有她……”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想听!我什么都不想听——!”林清艳近乎发疯的样子双手捂住耳朵大叫,“我不想听,我也不要听,我什么都不会听!我听不见,我听不见,什么也别跟我说,我什么都听不见……”

“清艳!”刘不离悲切地把她的手从她耳朵上移开。“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明知道自己做不到还给你希望,对不起!是我害了你!对不起!”

林清艳定定地望着他,眸光里闪烁着某种绝望的光,面无表情不急不缓地说:“难道非要我死在你面前,你才知道我有多爱你吗?”她眸光移向手腕上包裹着的纱布,笑容古怪,“你说如果我这道伤口再深两公分会怎么样呢?”

刘不离惊得呆住。恐慌和不安再次向他袭来。

房间里再次安静下来。

林清艳低下头擦干眼睛,等她再抬起头看他的时候,就仿佛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对着他微笑。

“亲爱的,我会跟伯父说你有事不能去吃饭,但是明天的饭局我不允许你再缺席哟。”

刘不离惊骇地望着林清艳,只见她一如往常的在他脸颊上留下goodbyekiss,然后巧笑嫣然地转身离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