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非妻不娶 > 第二百三十三章 你比我幸福

第二百三十三章 你比我幸福

鞠躬感谢书友160615134955751亲投出宝贵的月票!本书下一章将是大结局,下一章有彩蛋哟,不要错过!

*********

这样的事情换作是谁,相信也会接受不了吧!

伊若菲安静的陪在刘不离身边,心疼他的同时,脑海里情不自禁浮现出那个做了千百次的梦。想着想着,她然泪下。

“你怎么了?”刘不离转过头看她。

“我想我妈了。”伊若菲窝进椅子里,凄凄惨惨地说起她的故事来。

“所以你长这么大也没见过你妈?”刘不离心疼的握住她的手。

伊若菲苦笑,“你知道我那天被绑匪掐住脖子快断气的时候,看到谁了吗?”她自问自答:“我看到我妈了。当时我感觉自己灵魂快要飘走,突然听到你在叫我。可是当我睁开眼睛去寻找,看到的却是一个穿着我妈妈衣服的女人。这个女人我梦到过无数次,她总是背对着我冷冷的站在那里。每一次我都在梦中求她转过身看看我,可是她从没转身过,还叫她不要去找她。”她悲伤地叹了口气,“我们家从来没有搬迁过,可我长这么大,她就从来没去看过我。相比于我,你是幸福的。所以,不要再恨你妈妈了好吗?还有你的爸爸,相比于我的爸爸,他至少没有不管你。”

刘不离听到这里,像是得到了安慰。抿唇点了下头,然后把她抱进怀里。

第二天,伊若菲一早醒来,按照家乡的传统习俗,准备了一些礼饼和请柬向一墙之隔的宋府走去。

站在宋府的大门外,伊若菲百感交集。前不久,她才以又成女朋友的身份拜访宋董事长和宋夫人,并在又成的生日派对上,以又成女朋友的身份被人知晓。如今,她却是以宋夫人另一个儿子的未婚妻拜访她。想想这两者之间的身份,她自己都觉得尴尬。

几声门铃之后,陈管家亲自出来相迎。

“伊小姐,好久没来了,欢迎,欢迎!”

“谢谢陈管家。”伊若菲微笑着行礼。

陈管家领着伊若菲走向客厅,一边说:“夫人在花园写生,伊小姐请客厅里坐,我去通知一下夫人。”

“我就来送个请柬的”伊若菲拉住陈管家,“要不我去花园见宋伯母好了。”

“那请伊小姐跟我来。”

宋府的欧式大花园,笔直的花园路径和几何形状对称整齐的园林里,四季海棠和菊花在枝头争奇斗艳。花园的一角,雕刻精致的镂空圆桌旁,身穿黄色秋裙,围着一块同色的围裙的宋夫人,正坐在镂空木椅上对着一园热情绽放的花朵写生。她云髻高绾,妆容清淡,美丽端庄之余,气质优雅温婉。

陈管家走过去通报:“夫人,伊小姐来拜访。”

宋夫人诧异地停下笔,也许是太过突然和出乎意料,她停在那里好几秒没有回应。

虽然如此,伊若菲从宋夫人的侧面看出她是喜大过惊,于是放下心来走到她面前深深的鞠了一躬道:“宋伯母,上午好。”

宋夫人惊讶的看向她,连忙放下手中的画笔站起身说:“若菲来了,外面冷,快进屋里坐。”

“宋伯母在画画,我就不打扰您的雅兴了,我送完东西就走。”伊若菲说着,双手递上她带来的礼饼,道:“这是我们家乡闺女出嫁时送未来公婆的礼饼。虽然我做不成又成的女朋友,但我是您另一个儿子的未婚妻,所以今天我特意做了一些送过来。”

宋夫人不敢置信地接过伊若菲手上的礼物,感动得眼乏泪光,心中一股暖流直冲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喉咙仿佛也被这股暖流堵住,说不出话来。

陈管家从没见过宋夫人感动成这样,知道宋夫人一定有话要对伊若菲说,于是拉开旁边一把镂空木椅招呼道:

“伊小姐,请坐,我去给两位准备茶水。”

“是啊,快坐,快坐。”宋夫人擦去眼角的泪水拉着伊若菲的手坐在椅子上。“看我,激动得都忘记招呼你了。”

“宋伯母别客气,是我太过唐突,过来之前都没给您打电话。”

“都是一家人,又住得这么近,以后想过来就过来,不用打电话。”

“谢谢宋伯母。”伊若菲担白:“刚刚站在您家大门口,我想了好一会儿才按下门铃。因为上次过来我还是又成的女朋友,这才过了多久,我却成了您另一个儿子的未婚妻。我跟又成不欢而散,我向您和宋伯父道歉。”

“要说对不起的人是我。”宋夫人歉意的目光,“我不应该明知又成跟你交往另有目的,却没有出面阻止。又成跟不离都是我的儿子,天底下没有哪个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和睦相处的。又成因为喜欢清艳,这两年来老是跟不离争。我难得看到他有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自然是希望能开花结果。再加上我喜欢你,希望你能成为我们家的儿媳妇。虽然你最后选择的是不离,但我却更加高兴,更加安心。不离从小就失去母爱,他的性格孤僻,正需要一位像你这样阳光,明朗又善良的女孩子来给他暗黑冰冷的内心世界洒上阳光。”

“谢谢宋伯母。”伊若菲感动莫名,“昨天晚上陆伯父跟不离说起您跟他的往事,不离知道当年您是情非得已才离开他,他已经原谅了您,也希望您能原谅他对您做过的事情。”

“我这个当妈的怎么会怪自己的孩子呢!他长这么大,我对他没有尽过母亲的责任,他会怪我也是应该的。”

伊若菲兴奋地反握住宋夫人的手,“这么说,您会接纳他这个儿子是吗?”

“当然。”宋夫人笑着点头。“孩子都是妈妈的心头肉。”

“谢谢宋伯母!”伊若菲激动地从手袋里取出一个红色的请柬,诚意邀请:“这是我跟不离结婚典礼的请柬,明天您可以做为不离的母亲出席我们的婚礼吗?宋伯父作为不离的叔叔,又成则是不离的弟弟。”

“好,我答应你。”宋夫人接过请柬,情不自禁的把这个乖巧的未来儿媳抱在怀里。“这么好的姑娘,上天不知道有多怜悯不离,才把你送到他面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