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上仙师徒的任性无限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兽角到手,终回长留 上

第一百五十八章 兽角到手,终回长留 上

第一百五十八章兽角到手,终回长留上

如果这条垂死的魔龙有能力对付祁灵,也就不用之前的那么浪费口舌了,他的目的无非就是让祁灵彻底打开血脉心锁,承载那所谓的传承。如果祁灵受骗后,那接受传承的时刻,便是身死道消之时。

诓骗了数千年麒麟山脉的麒麟,这魔龙蜃也不过是凭借吸收的麒麟精气苟延残喘至今。要说有多么强大的实力,那是绝不可能的,否则就不用留在这一隅生不如死。

如果按照这样下去,无非是魔龙蜃和祁灵耗下去,反正谁也奈何不了谁。魔龙蜃可以等,等着祁灵出现差错,等着祁灵疲惫,等着祁灵无法抵抗。

然而事实上他等不了了,那些卑贱的麒麟居然找到了对付他的方法,随着化身死亡绝地的一团团迷雾消散,他就已经命不久矣。这看似寻常的迷雾那条真正的魔龙蜃横行天下的龙气所化,也是如今这诅咒之子的本源。

本源受损,如果再不能将祁灵吞掉,魔龙蜃也熬不了多久了,而且至关重要的是祁灵是灾厄之子,自己只要吞掉祁灵,夺取本源,就能脱壳重生,离开这个困了自己千百年之地。

“你想吞了我!”祁灵看出了魔龙蜃眼中澎湃的**,冷笑一声,自从跟随白子画游历六界以来,想要吞掉祁灵的存在无数。

神兽麒麟多么诱惑的名词,鳞甲、兽血、魂魄无一不是最好的炼药锻兵的天材地宝,令无数人垂涎。可是麒麟山脉他们可进不去,就是进去了,神兽也不是好对付的。在六界之中游荡的麒麟,唯有两种,一是承载天命,驱散灾厄的玉麒麟,第二种就更加不常见,数代才得一出的墨麒麟。而偏偏这两种,好都不好对付。

前者,杀倒是没为题,一人杀不死,数人联合镇压,并不难对付,可是杀了祥瑞白玉麒麟,可是会无穷业力加身,到时候道劫降临,刹那间飞灰湮灭。魂魄连入得轮回的机会都没有。后者,根本无解,千百年来,只有逼着墨麒麟自生自灭的,从来没听说有人能屠杀墨麒麟的。墨麒麟身上那肉眼可见的无敌业力、灾厄之力,可谓是触者及死。

所以说当祁灵这头看上去人畜无害的麒麟现世之时,会招惹多少贪婪。不过五上仙是好惹的,白子画是好惹的,敢打祁灵注意的,如今唯一可能留下的,就是寄存在异朽阁的舌头了。

“已经很久没有人再敢有这个念头了!”祁灵面若寒霜,多年相处她也从白子画身上学到了那一丝冷傲。没人敢惹她,可不仅仅是白子画成了天下第一仙,而是她也成了一尊杀神。五上仙扫荡诸恶无数,祁灵怎会没有成长,要真把她当做只会吃睡的宠物,那不就是死路一条吗。

“小丫头,你还太能了一点,就算你手段通天,也奈何不了我!最终会是我的胜利!”祁灵召唤神剑的手段确实吓了魔龙蜃一跳,不过即便真是天上神剑,也伤不了它诅咒之力和蜃龙龙气所凝实的身躯。

“奈何不了你!”祁灵冷笑一声,双眸中吞吐着可怕的黑芒,似乎每一道黑芒都是一把寒彻的神剑,能够轻而易举地刺破天际。

面对魔龙蜃虎视眈眈,几乎要凝实成型的**,祁灵却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说实话,我这样做有些卑鄙了,原本不应该这样的,但是你这家伙太讨厌了!”祁灵压制下唇,精灵古怪的眼睛透着几分犹豫,似乎对下面,她要做的事,相当纠结。

“你想做什么!”祸至心灵,魔龙蜃隐隐中感受到了一阵不详的气息席卷自己,也亏得此处业力遍布,才让他警醒。

“主人啊,人家遇到小麻烦了,帮帮忙吧!”祁灵拿起白灵剑,用自己细嫩无比的脸颊蹭啊蹭,直到小脸红扑扑。

“你在做什么!”尽管什么神奇的异象都没有发生,但是魔龙蜃却越发心绪不宁。漆黑的眼眸中闪烁着诡诈和阴险。

一道精元黑气化箭,从魔龙眼中以无双的姿态射出,一瞬间仿若无数邪魔降世,张牙舞爪,下一刻邪气翻涌,气浪纵横。这一箭仿佛世上没有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挡。

然而这一箭却被两根白玉琉璃般的手指轻易所擒,如同摘花折叶。

“有趣的玩意!”这充满无上力量手指的主人,正是长留上仙白子画,当然只是分身罢了,封存在白灵剑中的一缕仙力,由于本尊有恙,这分身恐怕也只能在坚持片刻,不过对付面前的魔龙蜃,小菜一碟。

《太上经》正是诅咒之力的克星。

两根手指一捏,散发着无尽邪气的诡异小箭如同有生命般,爆发出一阵邪祟的惊叫后,灰飞烟灭。

“不!”魔龙蜃惊怒道,这黑气小箭乃是他用道基所化,真正的蜃龙遗泽,他一生也只能动用一次,还必须以残存不多的寿元御使,如今竟然被一击而碎。这一碎不仅仅多了他多半条命,更是夺取了他超脱的机会。

面如死灰已经不能用来描写魔龙蜃如今的表情,而是死气滔滔,已有死志,谋划了这么多年,害死生灵无数,就是为了得一超脱,如今一切都完了,也应该结束了。

白子画一点点出,星芒闪烁,如漫天星辰之光尽归与此一指之上。

“轰——”魔龙蜃刹那间爆裂开来,无尽的邪气喷涌而出,一抹阴影隐藏其中,转瞬间来到白子画面前,化作带着无穷深渊气息的洪荒猛兽,从荒古而来的势压,席卷向白子画,试图将白子画吞入腹中。

“小小诅咒也敢行逆天之事!灭!”白子画音若洪钟,声如雷霆,似有天降神花,地涌金莲之相,又隐隐中有六界先贤祈愿之声,一字真言从口中激射而出。犹如天帝赦令,金光四射的“灭”化作一杆战旗,包裹住袭来的黑气邪兽,瞬息镇压,如春阳融雪般消弭殆尽,再无翻身之力。蜃龙的诅咒终究消散于六界之中。

“丫头!还好吗?”虽然灭了诅咒之力,白子画的分身却没了之前的无上威势,原本的血肉之躯,只留下一道朦胧的残影,摇摇欲坠,仿佛一口气吹拂过去,便能使他烟消云散。如果本尊无事,分身尚不至此。

如今一字真言已经榨干了分身的力量。

白子画的分身不久于人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