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还是速度完坑好了……

虽说明面上什么都没有发生,不过frontier和galaxy暗地里已经直接闹崩——导火索是雪莉露交给米歇尔的那装有自己的血液的小瓶子与记载着比拉鲁某些断言的纸条。

嘛,或许雪莉露这番小动作干得很漂亮,米歇尔也相当见机行事,然而怎么说呢,米歇尔突然让化验部门分析一个样品肯定要有理由吧?所谓的理由就是上级的许可文件吧?化验出来的惊人的结果要上报吧?上司得到这个关系到整个舰队的安危的结果又要继续进一步上报吧?……这么一想,可以露出破绽的地方其实有很多,一直能顺顺利利地运作到最后一步而不被察觉其实还是蛮困难的。

这一次,被galaxy发现的直接原因是frontier这边不知道格蕾丝是个能够入侵frontier的网络窃取情报的改造人,而上述那些程序中,以这个世界的科技水平自然会用上大量的网络技术……所谓的保密只是加密技术的升级,终究有被解密的可能性存在。

察觉到事情败露之后格蕾丝直接撇开雪莉露,转头就让一台紫色的战机在vajra的掩护下声东击西带走了绿毛,倒也没有临走之前给雪莉露来一发报复啦,反正入手了个最棒的素材就足够高兴的了。

不管妹控的sms小队的队长奥兹玛和绿毛的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阿尔特如何暴跳如雷,雪莉露在格蕾丝抛弃掉自己,用行动证明了自己到底算是什么存在之后,只能强装作没事地接受frontier方面更进一步的身体检查。

——然后,拿到让她也忍不住身体发抖的报告。

“侵蚀脑部……!”这四个字实在没办法当看不见!

“……抱歉,这份报告你也最好看一下。”米歇尔不知道要以什么表情面对这个可怜的偶像,总之先将以那个疑似与galaxy有一腿的三岛为首主持的研究的报告结果拿出来。

“!!!”

vajra是生物兵器,外壳结构与可变战斗机一样为能量转换装甲制成,与巨大的身躯想比脑袋几乎不存在。实际上,vajra与已知生物不同,是靠肠内的共生菌思考——听上去很不可理喻,然而回过头来说,凭什么人类就可以靠那些神经元思考,都是一个道理。除此之外,vajra体内有fold水晶,通过这东西它们达成种族间群体思考,也就是一个vajra其实功能上都只是一个神经元,某个意义上vajra已经是‘只有一个意识体’存在的种族——那时候,让赛疑惑的就是‘这个意识’。

而在雪莉露的血液里,正是发现了这种“共生菌”,只不过这种共生菌能在vajra体内活得好好的不代表同样在人类内活得好好的,雪莉露现在就是不服用格蕾丝给她的压制共生菌活性的药物就会被细菌侵蚀,到最后甚至会被侵蚀到脑袋,成为植物人!

毫无疑问,这是格蕾丝让人注射到雪莉露的身体里的,至于什么时候注射?嘛,让小孩子注射疫苗的机会多着呢~

“异世界人先生,需要我给你说明一下吗?”米歇尔笑着去到靠在墙上的比拉鲁面前说道……因为异世界人不懂这个世界的文字。

噢,附带一提,因为比拉鲁经常和他们训练赚钱,米歇尔又是个自来熟,他们已经混得可以开开玩笑的程度了。

“哼,没有兴趣。”

‘哗啦’雪莉露那边很明显有用力过猛使手上的纸质文件发出悲鸣。

“呜哇,这个时候说这种话你不想活了?”米歇尔苦笑道,“你女朋友可是身患绝症啊。”

“首先,她不是我女朋友。”比拉鲁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然后,这对我们而言根本不是什么绝症。”

“喔~你们有办法?”

“我这个身体本来就是螺旋王……不,舰长改造出来的,通过螺旋力。”罗杰诺姆已经转职了,他也是,“不过更厉害的是赛,直接让假想生命体成为活人。”

“额……假想生命体是什么?漫画角色吗?”

“那是副团长的夫人,在这方面再开一句玩笑,我就送你上西天。”认真的。

“……抱歉,我认错。”米歇尔也还没到这么看不懂气氛的地步。

“哼。”

“——我决定了!”雪莉露突然一下子扔开报告。

“?”

“本小姐既要像巴萨拉那样唱出真正的力量!还要觉醒螺旋力!!我要成为超越银河妖精的次元妖精!!!”

“——做梦吧你。”喂,比拉鲁你真不想活了啊……有这时候泼冷水的吗?

————————————————————————————————————————————

“……”相同的报告也送到赛的手上……不过跟比拉鲁不同,从‘世界’读取过常识的赛能看懂。

“不予干涉……亲爱的,这就是你们一直以来的处世态度吗?”cc同样看不懂,或许也有通过赛的途径一起获得知识这办法,不过吃过一次亏的cc可不敢尝试……谁知道那会不会让她精神崩溃。

跟着这群人生活的她迟早都会变强,不过并不是现在!

“大多数情况下是这样……强加的善意未必是好事,再说这种程度的存在也在我们的可控范围内。”假如不去讨论潜在数量与空间跳跃能力的话,vajra单体还没有高达00世界的els厉害,而els实际上也差不过跟vajra一样是具有‘一个意识体’的种群,而看看els被赛和龙马如何吊打,最后还被阿萨基姆直接击溃就知道了,vajra也就是那种程度的对手而已——哦,并不是‘敌人’,只是‘对手’,假如那一次‘种群意识’与赛的意识间的接触没有欺瞒的话。

“…………不讨厌这种态度,”cc大约是回想起自己那个世界赛是怎么度过的,“不过也就是说还是有例外的?”

“……跟龙马和红莲团那群人一起行动就是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