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007

c区咖啡厅,何在面前放着一杯滚烫的热茶。他喝了一小口,烫的呲牙咧嘴:“茶不错,诸位有什么想法?”

众人沉默。于是何在继续问:“或者我换个说法,诸位现在觉得最疑惑的是什么?”

“没摔死!”苗小小冲口而出。

“一支塑料圆珠笔,咋能插死个大活人呢?”洪四爷依然心疼他的员工。

“实验体究竟去哪里了?”alan总监一向务实。

何在笑了笑:“说的很好。不过这三个问题,我们暂时放在一边,先来梳理一下我们目前所知道的信息。在此之前,我先来说说我的疑问。”

“何叔每次要长篇大论的时候,都像个说书的一样啰嗦!”

何在保持微笑:“首先,我最大的疑问是:这个实验体究竟是不是真的唐代古人?虽然有各项实验进行佐证,但是除了生物实验,我们始终没有确切的证据可以证明这一点。甚至没有任何第二方的辅助性实验可以推进。毕竟一个灵长类有机生命体存活千年以上,是目前我们常规认知以外的现象。当然,我并不是说出现在常规以外的现象就是不存在的。”

“瓜皮,是爱兜圈子。你长话短说不成么?”

何在笑:“四爷,别着急,听我慢慢说。刚才我所提出的这个问题,已经在这位昭武校尉的活跃下,进行了有效推进。我现在有理由认为,这个实验体很可能真的不是现代人类。”

“为啥?他杀了个人就是古代人了?古代人杀人也犯法!”洪四爷始终对自己属下的牺牲耿耿于怀,苗小小去给他冲了杯浓咖啡缓解情绪。

“从第一次咬人事件爆发的时候,我就一直有个疑问。为什么当我们通过主管办公室抵达存放古人的实验室时,没有发现他的踪迹?但是当iur特勤部队控制了整个局面之后,他又自己出现在了实验室里?我问过搜寻实验室的组员,发现他的时候,他躺在实验台上。据我所知,在研究中心被封闭之后,具备智能行动能力的共有417个人。其中410个人在事件爆发后6小时左右全部集中在了c区的仓库里。根据事后的监控系统显示,在特勤部队进入以前,没有人离开仓库。而alan总监、小小和她的同学,则是在事件爆发的当天将自己反锁在了机房设备区里。次日傍晚,我和四爷以及冯主管进入了研究中心,救治了carla,并且把她安置在主管办公室。当时carla不具备回到实验区或者用主管专属电梯离开的权限。她在冯主管和四爷返回主管办公室之前,只能待在那里。没错吧?”

三人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况,均点头同意。

何在喝了口茶:“现在问题来了。我们找到alan总监和小小之后,就开始了分组行动。冯主管和四爷一起回到了主管办公室,这期间没有人发现这位昭武校尉。当四爷离开研究中心后,冯主管一直待在办公室里陪着carla,并没有返回实验区。这一点carla和主管办公室的监控设备都可以证明。而alan总监带着小小的同学返回主管办公室的时候,也没有发现我们的实验体。这一点同样可以通过监控系统的存档和你们二位进行佐证。你们汇合冯主管和carla之后,全部离开研究中心等待特勤部队的救援。这期间我和小小也没有试图寻找这个唐代古人。那么他只能是自己回到实验室,躺回研究台上的。”

alan总监忍不住插嘴:“何先生,如果你说了这么半天就是为了证明这件事的话,那么你在浪费时间。因为当时监控画面清清楚楚的拍摄到他自己回到实验室,然后陷入昏迷的过程了。”

何在一乐:“我要论证的并不是他自主回到实验室的过程,而是他回到实验室时的精神状态。”

“精神状态?”

“对。这个昭武校尉在第二次苏醒后,作出的显然是高智能生物的明确反应。尽管他看上去像是个疯子,但是从他和刘信鸿对质的画面里,可以猜测其进行了语言表述行为。那么他第一次苏醒时啃咬陈教授的动作,就显得不合理了。因为实验体当时的表现并非高智能生命体所作出的常规反应。”

“他就不能发发羊癫疯?疯一会儿好一会儿?”洪四爷皱眉。

“哈哈,有可能。但是我认为他初次苏醒时所作出的举动,更加证明了其是个高智能生命体。因为他非智能的表现,是演给我们看的。”

“你咋知道?他给你报告了?”

“我调看了当时的监控画面,发现实验体造成恐慌之后,瞬间再度陷入了昏迷。而当陈教授开始袭击研究人员的时候,实验体几乎是同时间恢复了行动。这表明实验体很可能计算过陈教授开始攻击的时间,甚至能够通过某种我们不知道的方式操纵他。然后实验体开始再次袭击实验室人员,并且逃到了监控设备以外的区域。在整整两天的封锁期间,他几乎没有在监控画面中出现过,除了最后自己躺回实验台上。”

“你是说他在刻意避开监控设备?”alan问道。

“不,我认为他根本不知道有监控设备的存在。他没有出现在画面里,是因为他离开后就待在原地没有动过。根本连实验区都没有离开。”

“为什么?他既然离开了实验室,就有足够的时间可以自由活动。只要拿到研究科员的通行卡,他至少可以离开a区。”alan总监对何在的说法表示质疑。

何在的笑容挂上嘴角:“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怎么打开门和窗户,更别说电梯了。”

“什么?”alan总监一愣。

“在对刚才的监控视频进行反复推敲后,我发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实验体要胁迫刘信鸿和自己一起前往11层的办公室?实验体和刘信鸿建立私人社交关系的可能性极小,这一点从刘信鸿对其作出的反应上就可以看出来。当时实验体完全有能力击晕刘信鸿,取走他的通行卡,自行离开。为什么要带上一个可能致自己于危险境地的累赘呢?”

“也许是想把他当成人质?”苗小小提出假设。

“如果需要人质的话,为什么不挑选小野樱子?女性比男性更容易控制,威胁也较小。”

“……”

“结合实验体在第一次事件当中的表现,我得出了一个结论:他胁迫刘信鸿的原因是,需要人帮助他打开门窗,以及乘搭电梯。你们注意到没有,监控视频上他并没有自己去脱tobias的制服,而是让刘信鸿将制服脱下。并且,他冒着刘信鸿可能反抗的危险,让刘信鸿帮助自己穿上制服。这是为什么?”

“你是说他自己不会穿衣服?”洪四爷将信将疑。

“准确的说,是不会穿现代人的衣服。尤其是穿戴复杂的研究服。而这也解释了实验体为什么选择了刘信鸿作为胁迫对象的原因。ben和tobias是欧洲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小野樱子的头发挑染过,这对于现代人习以为常,但是对于一个古人,会难以分辨她的来历。所以他挑选了最有可能和自己进行语言沟通的人,刘信鸿。”

洪四爷等三人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何在接着说:“现在让我们来把已知的信息串联起来。昭武校尉卢石,从古墓中被发现以后,一直没有苏醒的迹象。然后他来到了iur,被迫进行了各种复苏实验,已经激活了他沉睡千年的神经中枢。他清醒过来之后,察觉到这个世界并非自己所熟知的时代。于是他制造了第一起混乱。野兽一样的撕咬,仅仅是为了引起研究人员的恐慌。他本来想乘着研究中心大乱,混在恐慌的人群中逃之夭夭。结果我们的冯主管为了保全自己,第一时间封闭了iur研究中心。这使得任何人都无法离开。加上iur实验区的门锁,大都需要指纹、虹膜和通行卡才能开启,窗户的结构也和千年以前千差万别。这位昭武校尉发现自己寸步难行,连实验区也无法出去,只能蛰伏起来静观其变。当特勤部队控制了iur,他深知逃走无望,于是回到了实验室等待下一个机会。”

何在喝了口茶,接着说:“当我请alan总监减缓对他的激活实验以后,他觉得第二个机会来了。于是趁夜,他将自己的生理体征降到最低点,骗研究员打开实验室大门进入自己的攻击范围。然后他袭击了研究员,胁迫刘信鸿,让其帮助自己乘搭电梯、打开门窗,逃出研究中心。结果刘信鸿在临死前按响了警铃,他大惊之下从窗户逃出。一个连电梯都不会乘搭的古人,怎么可能想到火车和飞机?所以我让alan总监把注意力放在徒步路线上。我觉得过不了今夜,就会有他的下落了。”

“但是他从11楼跳下去,怎么能不摔死呢?”苗小小依然记着自己的疑惑。

“这一点,找到他就知道了。”

“就算是个古代人,用根圆珠笔就把人插死也太玄乎了吧?真有武林高手不成?”洪四爷也在纳闷。

“找到他就知道了。”

“我去看看搜寻是否有结果了。”alan总监站起身。

“祝你成功。”何在说的口干舌燥,一口气喝完了杯子里的茶。

“……老何啊,你说了半天,意思是说这个人真是古代的?”alan离开之后,洪四爷愣了半天,问出一句。

何在笑:“不好说,现在我甚至觉得,他可能根本不是人。”

---------------------------------------------------------------------------

何在没有吃早餐的习惯。但是他今天起的很早,苗小小又适时的端上了一份丰盛的早餐。于是他坐在c区9层露台的阳光下,开始品尝iur厨房提供的三明治和火腿蛋。

不得不说,早晨的阳光很强烈。但伴随着阵阵的海风,显得恰到好处。椰树斑驳的投影洒在沙滩上,随着微风摇曳着。几个穿着泳装的姑娘,肆意奔放的扑进海里。孩子们坐在浅滩上,将沙子堆砌成自己幻想的形状。

悠然而漫散的音乐声,飘荡在空气中,随着时光缓缓的流淌。电视机里,几个上了年纪的艺人洋溢着满脸的笑容,把温暖和快乐传递给每一个见到自己的人。

何在很少因为外部因素影响自己的胃口,以至于当洪四爷气急败坏的坐在他对面时,他也没有把注意力从鲜美的火腿上移开。

“老何啊,你算是碰着对手了。这个昭武校尉比你要厉害多嘞!”洪四爷吹着胡子,红光满面。

“至少他吃不到这么好吃的蛋。”何在头也不抬。

“cia找你也就花了6个小时,现在都6天了,人家昭武校尉连个影子也找不着。”

“昨天晚上不是说发现线索了吗?”苗小小趴在露台边上看大海,这会儿转过身来。

“发现个屁!”洪四爷一拍桌子。

“四爷,我的薄荷柠檬水,洒了。”何在急忙用手扶住。

洪四爷不说话了,盯着何在看了半晌:“额说老何啊,你究竟还有啥鬼主意?不要藏着掖着了行不行?你就说出来,额听完就当额啥都没听见。”

何在苦笑:“四爷,有主意我早说了。事到如今,我也没辙了。cia都找不到的人,我上哪儿找去?”

“那你咋还能这么悠闲呢?额连口水都没心思喝,你还吃……啥……火腿蛋呢!”

“我就是绝食一礼拜,该找不着还是找不着。犯不上和自己较劲。”

“心真宽。”洪四爷摇头。

“就是缺心眼!”苗小小把何在面前的空盘子收拾起来。

“火腿蛋,再来一份。”何在打着嗝补充。

洪四爷站起身的时候差点把桌子撞翻了,还没等他站稳,电话响了。洪四爷接电话:“喂,是额!啥?博物院来要衣服?送过去!送过去!古人都没了要古董作甚!”

何在本来懒得像条蛆一般躺在藤椅上,这会儿忽然一蹦三尺高,夺过洪四爷手里的电话就喊:“拿过来!拿过来!现在就拿过来!告诉他们用完一定奉还!但是什么时候用完不一定!”

洪四爷挠着头皮:“老何,你知道额说的是啥就拿过来?”

何在现在看起来很高兴,高兴的能吃下十个火腿蛋:“您怎么早不告诉我衣服装备都在咱们手里?我以为都给送故宫博物院了呢。”他说完一溜小跑去了电梯,临走还不忘叫了一嗓子:“火腿蛋给我送研究室来。”

洪四爷和苗小小面面相觑:“这是靠得住还是靠不住哈?”

苗小小乐:“靠不靠的住也只有他了,您还有别的办法?”

“造孽。”洪四爷背着手,往研究室的方向踱步。

---------------------------------------------------------------------------

这是何在几天以来看上去最有活力的时候,六个来自官方的鉴定专家正对唐代古人留下的衣服和装备进行鉴定。

“诸位专家老师,但凡是唐代的常规器物,不论市场价值,拟定报告书就可以入库了。我们要找的是矛盾。”

“矛盾?文物鉴定里的矛盾多了,何先生说的是哪一种?”这是专家团队的核心,文物研究院的博士生导师王赟明。王老师四方国字脸,敦厚稳重,睿智练达。高大的身材使其看上去颇具威严。他年过六旬,经验丰富,基本上已经被公认为国内文物鉴赏界首屈一指的招牌了。

何在不假思索:“无论是材质、器形、工艺、文化特征,只要和唐高宗历史背景不符的内容,都是我们需要的信息。”

“可以,不过啊,这些文物品种比较繁多。从甲胄、配饰、兵器,到纺织品、书卷都有。所以啊,鉴定起来可能需要一定的时间。必要的时候,可能还需要社会各界的一些专项研究员,给予共同的援助和探讨。何先生觉得可以等吗?”

“在鉴定期间,我给您单独开设五间办公室,供各位老师工作之需。所有必要性的开销,不必通过公司审核,直接拨款。一切相关人员进入研究所的手续,直接由我本人处理。王老师看是否可以?”

“可以。只是有一些鉴定材质所需要的设备,不知道贵公司有没有?”

“现在就派人带诸位老师去参观一下实验室,如果有缺少的设备,立即购置。”

两个华裔研究员带着六位专家去参观实验室了,洪四爷走到何在身边:“瓜皮,你这是要花掉额多少钱才甘心?”

何在一乐:“我花的没您挣得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