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004

在诺贝尔奖的驱动下,冯主管很快带领何在与洪四爷抵达了接待区。

接待区三面由超过十二米的落地钢化玻璃建成,所以光线比实验区通透了很多。月光透过干净的玻璃,洒在接待大厅的地面上。主厅部分从下至上贯通了整栋建筑,彰显出无比的气势。除了不能运行的电梯以外,接待区呈环形设置了手扶楼梯。在圆形的楼体内从一层旋绕至顶层。这样虽然壮观和美观兼顾,但无形把爬楼的距离延长了数倍。这是洪四爷的创意,鼓励大家在工作中保持运动。尽管电梯一直保持畅通,但如果进了iur三亚分部不爬一爬这条漫长的悬梯,就等于没到访过。不得不说,这条洪四爷为了省电而造的环形悬梯一度成为了iur的标志。

此刻,何在三人就趴在这条标志性的悬梯上。让他们感到绝望的是,接待区大厅里横七竖八的布满了假死的躯体。而让他们高兴的是,苗小小不在其列。

“何老师,你的助手真那么重要吗?少了她实验就不能进行?”冯主管打退堂鼓。

“岂止是实验不能进行,少了她我连吃饭都成问题。”

“老何啊,你瞧女娃娃会在哪里呢?”洪四爷显得有些焦急。

“让我想想,让我仔细想想。”何在看着一地假死的躯体,沉吟了片刻:“这个区域的活地雷太多,看来我们找她是有些难度了,只能让她来找我们。”

“啥?让女娃娃来找额们?你是神仙?你有啥办法能让她来找额们?”

“当然有办法。”

“啥办法?”

“喊呐。”何在说完就开始扯着嗓子大喊:“小小!何叔和四爷来接你啦!!!”

冯主管一把按住何在的嘴:“何老师!你疯了?!下面全是尸体!不要命了?!”

洪四爷没好气的:“那都是活人,额看这里除了你像个行尸走肉,其他都活的好好的。”

何在笑着拨开冯主管的手:“冯主管,你忘了,这些假死的人是听不到声音的。不管是声音、热量、光线都唤醒不了他们。”

冯主管愣了:“那……刚才他们怎么突然扑起来了?”

“唤醒他们的是活人。也就是我。有活人靠近他们的时候,他们会本能性的开始攻击。也就是说我们随便怎么喊,唱山歌都唤醒不了他们。只要不靠近就是安全的。”

“但……这是为什么?我是说,什么原理?”冯主管傻了。

何在摇头:“目前还不知道。但是我猜,可能是由于人类特有的某种基因所致。也许是气味?脑波?生物电波长?或者其他什么。”

“是啥原因,等救完人慢慢研究,现在先找人吧!”洪四爷打断他们。

于是三人开始扯着嗓子喊。估计iur三亚研究中心打从建成后绝没有人会在大厅里这么鬼叫。所幸,鬼叫是有回应的。

“何叔!!你怎么才来?!!”苗小小的声音远远的传来。

“女娃娃!你在哪里?!现在安全不?!”洪四爷拿出唱秦腔的调门来了。

“我在三楼的机房!门口都是人!我出不来!”

“好,那我们过去。”何在微笑。

---------------------------------------------------------------------------

三楼机房门口的确布满了倒卧,估计都是追着苗小小进来的。因为长时间感知不到附近有活人,又陷入了假死状态。苗小小和她的女同学就藏在机房的设备区里,反锁了门。

何在等人步行到四楼,从悬梯上刚好可以穿过大厅,看到下面机房的情景。

何在苦笑:“小小啊,你究竟是怎么把这么多人引来的?开party吗?”

几人虽然相隔一层楼,但是大声说话已经可以让彼此听到,苗小小在设备区里嚷嚷:“还说呢!你们上班的这都是什么鬼地方啊!难得来探探班还把人家追到机房里来!我要吃炸鸡!”

洪四爷苦笑:“女娃娃胃口倒好。”

“都饿了一天啦!水都没喝一口!洪老师这不是你的公司吗?你就怎么管理员工啊!追着小姑娘满屋子跑!”苗小小大声叫嚷。

“这虽然是额的公司,但是你何叔是咱们的首席顾问呐,你咋不怪怪他呢?”

“何叔!快把我弄出去!不然你下礼拜别想喝酒了!”

何在对她着实有些头疼:“小小,设备区里只有你和你的同学两个人吗?”

“还有一个老外!中国话说的可好了!嘿!他们问你呢!”

里面传来一个浑厚的男中音,如果不是苗小小提前说过他是个外国人,谁都会把这声音当成个地道的老北京:“洪先生,是您吗?”

洪四爷愣了:“alan?你没有事情吧?”

alan总监的声音很高兴:“我现在没事儿了,您怎么亲自进来了?”

洪四爷很欣慰:“这不是找你喝茶来了么?”

“哈哈,行。我办公室还有一箱牛栏山呢。”

苗小小叫起来:“牛栏山是茶吗?!别撺掇我们四爷喝酒了!他喝多了就说胡话!”

洪四爷也叫:“吔!女娃娃!你咋能出卖额呢!”

何在笑着插嘴:“alan总监,等您出来了我请二位喝一年的二锅头。但是现在您得先配合我们出来才行。”

alan总监也乐了:“何先生,有你在我们还怕出不去么?”

“您刚才说您‘现在没事儿’是什么意思?好像话里有话啊?”何在一向很敏锐。

“何先生还是这么敏锐!我昨天被一个实验科员咬了,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这儿了!不过我现在没事儿了!倍儿精神!”

何在微一思索:“咬您的是carla吗?”

alan诧异:“是啊,你怎么知道?”

何在笑了:“我在来的路上遇见过她,她已经没事了。目前为止,我所见到被咬之后还能保持清醒的,只有你们两个。你能不能回忆一下,你们两个有什么共通的地方?”

alan显然摸不着头脑:“共通的地方?”

“例如嗜好?兴趣?生物钟?疾病史?生活习惯?饮食习惯?”何在帮他思考。

里面沉默了很久:“对不起,我不熟悉carla。她刚加入iur不久。”

何在笑了一下,这在他意料之中:“没关系,您自己有什么异于常人的嗜好吗?或者偏爱哪一个特殊品牌的烟?酒?咖啡?”

alan思索了良久:“我昨天早晨喝了一杯拿铁。”

“这算啥嘛,额天天喝。”洪四爷笑。

alan:“我从来不吃你们中国的毛鸡蛋。”

苗小小在里面喊:“我也不吃!”

何在笑容依旧:“alan总监,想想有没有什么和法国相关的内容?”

alan似乎恍然了:“法国……我抽的烟是cartier,算吗?”

何在一愣:“cartier?哪一种?”

alan叫道:“绿色的女士香烟。”

洪四爷乐了:“额说alan啊,你没有烟抽可以和组织上汇报嘛!抽个女娃抽的烟算是咋回事情嘛!”

何在的眼神迅速亮了一下,问身边的冯主管:“现在能想办法联系上carla吗?”

“内线电话可以通到主管办公室。”

“联络她。”

---------------------------------------------------------------------------

五分钟后,冯主管沮丧而归:“她不接听,估计是吓着了。”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除非解除研究所的封闭状态,但是那等于向社会各界公布我们的现状。”

何在沉吟:“我们没时间了,必须尽快解决目前的状况。再拖下去这些假死状态的人可能就难以救治了。”

“老何啊,你不是一向鬼主意挺多嘛?赶紧想个法子嘛!”

何在看着一地假死的尸体愣了一小会,冲设备区喊道:“小小,你们是什么时候进去的?门外的人又是什么时候倒下的?”

苗小小回答的很果断:“我们是昨天中午十二点左右进来的,门外的人大概五六个小时以前才倒下。”

何在思索:“也就是说他们失去目标后还能行动二十四小时左右。……现在只能争分夺秒了。四爷和冯主管,我需要你们立刻返回主管办公室,路上绝不能激活假死的人,我要保证这段路线的通畅。”

洪四爷和冯主管点头,何在继续说:“你们返回之后,四爷从电梯出去,立即调最近的iur特勤部队来控制局面,我需要两百个特勤兵从外部封闭研究所的一切出口。向三个区域投放催眠瓦斯,保证假死的所有人陷入深度睡眠。确认他们不再行动之后,由iur的人迅速进入研究所控制局面。特勤部队一旦抵达,冯主管就立即解除研究所的封闭状态。特勤部队多久能到达?”

洪四爷想了想:“如果从新加坡的分部调人,有两个钟头差不多了。”

“二百个荷枪实弹的军人过境不会有问题吗?”

“额让南京分部再调一百人,同时出发。”

“好。冯主管,送四爷离开研究所之后,我需要你留在主管办公室,别让carla离开,也别让她联络外界。另外,问问她是否也习惯抽cartier的绿色女士烟?”

“明白。”

“如果她也长期抽这种烟,就立即给我从法国空运两吨过来。天亮以前我就要看到它们。”

“如果她不抽呢?”

“……那买两盒就够了,我尝尝。”

“……”

“冯主管,你需要留守在主管办公室,因为那是特勤部队抵达前唯一的通道。大概二十分钟以后,alan总监会带着两个女孩从主管办公室撤离,我要你保证他们安全的离开。”

“……那唐代古人的原体?”冯主管念念不忘他的诺贝尔奖。

“放心,交给我来办。只要你严格按我说的做,你的诺贝尔就跑不掉。”

“是!”

“现在是二十三点四十分,必须赶在明早四点以前结束战斗,否则几百个特勤部队包围iur研究所,难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记住,我们的时间不多。”

“老何啊,你说了半天,你自己干啥呢?”

“我要找唐代古人原体啊,冯主管还等着拿诺贝尔奖呢。”何在嬉皮笑脸。

“对对对!这是正事!”冯主管连连点头。

“那就快去啊,再迟就鸡飞蛋打了。”何在催促。

冯主管扭头就走,洪四爷盯着何在看了几秒:“老何,不管你要干啥,不要出事情。”

何在笑:“放心,这种小场面还应付的过来。”

洪四爷转身跟上冯主管。

何在看着洪四爷和冯主管离开了b区大楼,才冲着设备区叫道:“alan总监,五分钟以后,不管你看见什么听见什么,带两个姑娘从消防通道迅速前往主管办公室。我知道你有权限。你还记得路吧?”

alan在里面喊:“我记得路。”

何在一笑:“多的我不说了,保证她们的安全。我相信你会的。”

没等alan回答,苗小小抢着叫道:“不行!”

alan愣:“什么不行?”

苗小小的口气很坚定:“何叔!我不同意!”

“哈哈,你不同意什么?”

“太危险了!”

“这丫头,你知道我要干什么就太危险了?”

“我知道!你要把这些假死的人全引开。”

alan总监大惊:“何先生!太危险了!你不需要这么做!等特勤部队来好了!”

何在乐了:“alan总监,虽然我不想这么说,但我真不是为了救你们才这么做的。救你们是顺便。”

alan傻了:“那是为什么?”

苗小小替何在回答:“因为地上假死的人再不唤醒就危险了,唤醒他们起码能保证身体需要的供氧量。放着不管,可能等不到特勤部队他们就死亡了。”

alan愣了半晌:“但是研究所里的人起码有八九百个,唤醒眼前这几十个人,其他人还是难逃一死啊。”

苗小小叫道:“他就是要把所有人都唤醒过来!”

alan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一个人?唤醒所有人?在封闭的区域里被近千人追杀几个小时?这……这不是自杀吗?”

何在笑着:“所以您走以前得把您的通行卡给我留下,您自己就只能通过虹膜扫描开门了。”

alan:“……但是……但是他们会死亡只是一个假设,你不需要做到这个地步。”

何在的口气像是在聊天:“您自己也知道这个假设成立的几率有多大。近一千条人命,值得冒冒险。”

alan:“……”

何在笑:“您放心,我没有那么伟大,也绝不会为了陌生人牺牲自己的性命。我刚才试了一下,只要待在原地超过三分钟,平面半径二十米左右的假死人就都会被唤醒。但是离开该平面,他们就会失去目标。所以我就算用散步的,也能摆脱他们。”

“胡说八道!他们在同一平面上的行动速度只需要两三分钟就能恢复到常人的状态!和一千人被封闭在与外界隔绝的空间里,你以为自己会七十二变啊!”苗小小在里面叫。

“所以才让你们赶紧离开,省的碍手碍脚。目标越多,他们的行动越没有规律,如果目标点只有我一个,能轻松计算出他们的运动轨迹。再多了你们仨,就真是死路一条了。”

苗小小的女同学早被吓傻了,这会儿又被何在堪称寻死的计划吓醒了,怯生生的说道:“何老师,您这样……我们会良心不安的。”

何在摇了摇头,苦笑。的确有些人是善良的,但是善良不代表理智。无法沟通就是无法沟通,哪怕对方能为了你献出灵魂,该听不懂的还是听不懂。所幸何在早已习惯了,他冲里面叫着:“随便你们出不出来,反正门口这会儿已经干净了。如果早点儿让我拿到通行卡,我还有活路,要是再不出来,那就等着给我收尸。”

里面的三人大惊,苗小小几乎是不由分说的冲了出来。何在正笑嘻嘻的站在三楼通往四楼的楼梯口,数十个假死人冲他蜂拥而至。还好僵硬了五六个小时,这些假死人的行动尚比较缓慢。但是最近的几个距离他也只剩五六米了,距离苗小小等人倒已经拉开了近三十米。alan拉着苗小小的女同学也跑了出来。假死人们察觉到背后有活人,几个掉队的慢慢的开始转身,何在乐呵呵的往前又迈了两步。这几个意志不坚定的假死人立即又掉头往何在的方向前进。

苗小小咬着嘴唇,狠狠跺了跺脚。何在冲alan总监点点头:“卡留下,人带走。”

他为了不让三人担心,已经提前把右臂上的椅腿拆了,故意晃了晃两条胳膊。以防苗小小和alan看出自己已经受伤。

alan总监长长的深吸了一口气,把通行卡放在地上,拉着苗小小和其同学就往反方向奔去。谁知没走三步,苗小小已经挣脱了自己的手臂。alan总监人到中年,身强力壮,虽说饿了两天,也自信能抓住两个小姑娘。想不到苗小小这么轻描淡写就挣脱了自己,大是诧异。

苗小小冲何在大叫道:“何叔!你不让我留下我就冲过去!”

alan总监抢上几步,想强行抓住苗小小逃离这个危险的境地。谁知道苗小小像个猴子似的左跳右窜,竟然抓她不住。这么一折腾,几个假死人又掉头向三人的方向走去。而何在这边,也已经有数十个假死人触手可及。何在不敢离开三层的平面,连连闪避,但是苦于右手不能使力,危机重重。

苗小小对何在平时的动作再熟悉不过,这会儿看的清楚:“何叔!你受伤了!你又骗我!!!”

何在吃力的躲避着越来越灵活的假死人,他知道再拖下去情况就难以控制了,只得苦笑:“鬼灵精,拿着通行卡我们四楼汇合。alan总监,快走!快走!”

苗小小一笑,抄起地上的通行卡,沿楼梯外檐翻上了四层走廊。alan总监趁这个机会扛起苗小小被吓傻了的女同学,向a区狂奔。a区的人数很少,抵达了a区,基本上就安全了。

何在眼见alan总监已经下楼,踹开冲上来的两个假死人,转身往四层撤离。苗小小已经从四层楼梯跑下来救援,拉着何在冲上了四层。两人在四层走廊里靠墙坐下,何在一番剧斗,右臂断骨痛的钻心。苗小小一拉何在的胳膊,惊叫道:“都断啦?!”

何在苦笑:“不是还连在肩膀上吗?”

“都残废了你还想叫醒八九百人?你以为自己是个闹钟啊!”

“我现在恨不得变成撞钟,得赶快把所有人都叫起来,不然的话就来不及了。尸横遍野可不是闹着玩的。”

“但是怎么叫啊?三栋大楼加在一起三十三层,我们两个光跑一遍都要几个小时了!你还是个残废!”

何在疼的冷汗直流:“额说女娃娃,额几十岁的人了,你就不能让让额?一口一个残废。”

“不许学洪老师!好的不学尽学没用的!到底怎么办?”

“你见过何叔做没办法的事吗?没办法我就不办,我要办那一定是有办法。”

“啰哩啰嗦的!快说吧!”

“我办法就是,老鼠。”

“老鼠?”

“从a区过来的沿途我做了个实验,这些假死人对其他生物没有反应。只对人类会产生反应,这恐怕和人类特有的基因图谱有关系。”

“但是和老鼠又有什么关系?”

“老鼠和人都有大约三万条基因,约80%都是完全一样的。其中类似的共享基因达到99%。也就是说,如果这些假死人对人的基因有反应,那么老鼠也有可能唤醒他们。”

“a区实验室有好多老鼠!”

“对了,那就是我们的目的地。”

“……但是何叔,万一他们对老鼠没反应怎么办?”

“那咱们就只能问问殡葬行业有没有团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