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003

三亚iur研究中心,总建筑面积62000平米。由三栋圆柱体楼房环围而成。

主研究中心为a区,高度有14层。其余是b区的行政接待楼和c区宿舍,均有9层。何在等人目前要去的实验中心和访客接待区分别在a区和b区。

制定完计划,已经是下午五点左右。为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骚动,何在等三人悄然从主管办公室的专用电梯登上了顶楼。

“四爷,一直以为您以艰苦朴素的优良传统为己任,想不到电梯造的依旧充满了资产阶级风貌。”何在喜欢在面临危机的时候谈笑,因为这可以帮助连同他自己在内的大部分人保持镇定。

“要额说造楼梯了,别人能同意么?”

“那还是算了,我宁愿被万恶的享乐主义腐化一把。”

“额咋一直觉得是你在腐化别人呢?”

“取长补短。”

冯主管忍不住插嘴:“……我们马上就要到了。”

“真是高速电梯,几百米蹭就上来了。”

叮!门开了。

电梯外空无一人。

黑暗中,一扇玻璃门半敞着,门里面就是冯主管的办公室。宽大的老板桌放在正中,桌上凌乱的堆放着各种研究资料和报告。半封闭的百叶窗里,投进今天的最后一缕光线,层层叠叠的光斑在桌面上落下一条条细细的阴影。桌子正前方是一张舒适的布艺沙发,iur禁止使用一切皮革制品。一个水杯翻到在桌脚边的地面上,从地毯表面圆形的棕色污渍上看,杯子在翻倒前装满了咖啡。这也足见冯主管离开时的慌乱程度。

办公室东侧,则有一扇紧闭着的金属大门。门边的安全机制需要虹膜识别才能解锁,门后便是实验区了。那里存放着iur三亚分部所有的研究资料和正在推进的研究项目。也是整个分部安全级别最高的地方。

洪四爷抱怨:“咋黑乎乎的,没有交电费么?”

冯主管苦笑:“一级封闭状态下,除了这台电梯和安全系统,其他区域的能源都是切断的。而且……我出来的时候是白天,您不是让我们勤俭节约吗?白天一般不开灯。”

何在的视线锁定了不易被察觉的死角,嘴里却不闲着:“冯主管终于会顶嘴了,这是个好习惯。中华民族的下属最缺的就是骨气,五千年来奴性都散不去,就知道惟领导命是从。直把上级都捧成爷爷,自己甘当灰孙子。……哎,冯主管,你昨天下楼的时候主管办公区就没人吗?”

冯主管脸上一红:“没有,我提前把这个区域封闭了。”

洪四爷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行了,带我们去实验室吧。这地方没什么看的了。”

---------------------------------------------------------------------------

冯主管从虹膜扫描仪上把脸移开,实验中心的大门缓缓打开。冯主管刚要去拉门,被何在一把拖到身后。门后,一个实验科员脸朝下随着打开的大门倒了下来。

何在示意两人退后,自己将倒下的科员翻了过来。

“carla!”冯主管惊叫。

“瓜皮!小声点啊!你要通敌报信?!”洪四爷一把堵住冯主管的嘴。

这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女性。皮肤白皙,身材瘦小,金棕色的长直发垂在颈边。鼻梁高挺,嘴唇微厚,不得不说,她长得十分漂亮。

冯主管惊魂未定:“这是参与唐代古人复苏试验的技术员,上个礼拜刚从法国飞过来。”

洪四爷低头观察:“这么漂亮的女娃娃,就给你锁在门背后了。”

何在检查法国姑娘:“右上臂有个齿痕,看大小是成年女性咬的。但是既没大量出血,也没有其他明显的外伤,怎么会失去生命体征呢?”

“啥?这娃娃没气了?”

“心跳都停了。”

“咋瞧着小脸还红扑扑的呢?”

“四肢也没有僵硬,难道她在我们开门的时候才死?”

“老何,你可得瞧明白嘞!”

“我……”何在话音没落,地上的女尸忽然暴起!两只手死死拉住何在的脖子,头猛往何在的脖颈处伸去!何在当时正蹲在女尸身边抬着头与洪四爷说话,出其不意被抓个正着。虽然听冯主管描述过尸体袭击活人的情景,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亲手验证过失去心跳的人还能在瞬间产生如此迅捷的行动。

眼看着何在危在旦夕,洪四爷手里的钢管猛地往女尸头上砸去,他打算先敲碎了女尸的脑袋再说。

喀嚓!!!随着洪四爷钢管着落,一声骨骼碎裂的响音清晰传出。

但这声音并非来自于女尸的头骨,而是来自何在的尺骨。他在洪四爷棍棒落下的一刹那间,抬起手臂挡住了这一下致命的击打!洪四爷和冯主管对他没来由的阻挡全然摸不着头脑。女尸的头已经落在了何在颈动脉的位置。两人傻在原地,他们没想到刚踏入研究所,就让指挥官命丧当场。

何在额头上冷汗涔涔,咬肌绷得颤抖。显然正在忍耐着巨大的疼痛。但他依旧面不改色,用剩下的一只手抚摸着女尸的头发。温柔的就像是抚摸一只刚满月的幼猫。

“老何!你不要吓唬额!你发什么神经?!”洪四爷举着手里的钢管,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何在强忍着剧痛,将口型做了个“嘘”的动作,然后他开始轻声安慰怀中的尸体:“n‘aiepaspeur,tuesensécurité.”

洪四爷把眉毛拧在一起:“啥?”

冯主管直勾勾的看着地上抱成一团的两人:“不用怕,你安全了。”

洪四爷横他一眼:“额啥时候怕了?”

冯主管解释:“何老师刚才说的法语:不用怕,你安全了。”

洪四爷不再问了,因为何在的行动已经明确告诉两人发生了什么。他用仅剩的一只胳膊扶“女尸”靠在了墙边,女尸显然不是一具尸体,没有任何一具尸体会因为受惊过度而做出这样的表情。

“carla?”冯主管试探性的叫她。

carla抬头看见冯主管:“冯!你还活着?!”

冯主管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是的,而且你也还活着。”

“mon

dieu.(我的上帝)”carla开始哭,就在哭声即将绽放的一瞬间,一只左手按在了她的脸颊上,因为手的主人目前只剩下左手能用。何在柔声说道:“我知道你很害怕,但是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carla茫然的看了一眼面前这个东方男人,她没决定该不该继续被打断的哭泣。

何在没给她反应的机会:“你从法国来,西南口音。巴斯克?佩里戈尔?波尔多?对了,波尔多。现在研究所里还有你的同胞,你不希望他们再也喝不到圣埃米利翁的红酒吧?哈?我们需要你,只要短短几句话,你就能救他们,然后一起离开这里。”

carla显得手足无措,这个可怜的姑娘此刻只想逃离这个活地狱:“我能做什么?”

“回答问题。只有几个。”

carla深吸了一口气:“bon.(好的)”

“你是什么时候被咬的?”

“中午。”

“事发后的中午?”

“是的。”carla显得有些疑惑,她似乎不知道现在已经是事发的次日了。

“是谁袭击了你?”

“anne.”

“在袭击你的时候,anne看起来……正常吗?”

carla努力回忆:“……我不知道,当时每个人看起来都不正常。anne刚巧看见我,她咬了我的手。”

“失去意识之前,有什么样的感觉?”

“……一瞬间。好像没有过程。”

“你在哪里被咬的?”

“实验室的走廊……mondieu,pourquoijeseraisici?!(上帝,我为什么在这里?!)”

“介意我看一下你的牙齿吗?”

“为什么?”

“在你昏倒的时候,撞到了下颚,我要确认你没有受伤。”

carla张大了嘴巴,何在凑上去仔细看了看,然后让冯主管把她安置在主管办公室休息。

“carla,现在我们要去救剩下的人。我需要你安静的待在这里,这扇门只有冯主管才能开启,所以,你非常安全。好么?”

“enzo还在里面,他还是个孩子。”

何在微笑:“我们会找到他的。”

---------------------------------------------------------------------------

实验室中心的大门再度合上,此时三人已经身处实验中心内。

因为照明被切断,所以实验区域漆黑一片。一条约四米宽的走廊,左右遍布着十来个实验间。多数大门都被上锁了,也有一些因为切断能源时处于打开状态而敞着。地面上铺设了浅灰色的防静电板材。左右的墙壁都采用白色隔音材料进行了包裹,以适应各种类型的实验。实验区的层高约4米左右,屋顶两边遍布了内嵌的节能灯管和通风口,看上去很像机舱内的设计。中央空调保持着24小时固设的恒温。当然,现在已经停止运作了,这导致实验间里有些闷热。

何在单手拿着冯主管买来的高强度手电进行局域照明。他拆了冯主管的座椅,做成两片简易夹板固定了骨折的右臂。然后用冯主管的领带把右臂吊在胸前。

“冯主管,幸亏你有系领带的好习惯,不然我就得终身残疾了。”

“……洪总要求的。”

“四爷,你打折了我一条胳膊,回去咱买头等舱吧?”

“只要你能救了研究所里的人,额给你买个飞机场!”

“那咱们得说好,不能再胡乱下狠手了。这次算是我占了个大便宜,一条胳膊就换回carla一条命,下次我运气可不一定能这么好。”

面对着未知的险境,被自己人打断了一条胳膊,还大赞自己运气好的人估计不多。

“冯主管,下楼的电梯只有你才能启动吧?”

冯主管愣了一下:“对。”

“研究中心目前依然无法和外界取得联系吧?”

冯主管这回明白了:“您是怕carla联络外界?”

何在嘿嘿一笑:“在弄清此刻的状况之前,还是不要让外界参与比较好。”

洪四爷撇嘴:“现在你知道,这个人不是啥好人了吧?”

冯主管缩了缩脖子。

“老何啊,刚才这个法国娃娃不是心跳已经停了吗?咋又活过来了?”

“不知道。理论上心跳停止六十秒左右,就开始有脑细胞死亡了。如果不及时进行抢救,最多六分钟,脑细胞就死的干干净净。难道她真的在我们开门前刚刚倒下?”

“carla好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门边的。”冯主管插嘴。

“对,看起来像是被咬之后就失去了意识。但是失去意识之后,却没有停止行动。我看了她的牙齿,牙冠和牙龈都带有少量血迹。她在失去意识的阶段,很可能还咬了别人。”

“但是法国娃娃现在看上去不是挺正常的么?”洪四爷回忆carla当时的表现。

何在叹了口气:“但愿能一直正常下去吧。”

“何……何老师……”冯主管突然止住了脚步,盯着正前方的实验室打颤。

何在和洪四爷顺着冯主管的眼光看过去。他们右前方的一间实验室敞着门,借着手电的光线,能隐约看见实验室里倒着几具躯体。

何在回头看冯主管:“怎么?你朋友?”

冯主管颤声回答:“那就是停放唐代古人的实验间,里面应该有三个实验组成员。如果他们还在里面的话,就至少超过30个小时没有出来了。”

何在笑了:“真不愧是iur的高端实验室,我刚想做实验,答案就送上门来。”

---------------------------------------------------------------------------

“保险起见,我一个人进去。你们看我手势行动。”何在观察了周边的环境之后得出结论。

“老何啊,还是额去吧。你就剩下一条手臂了嘛。”

“何老师,我进去吧,我对环境比较熟悉。”

何在看了看两人:“你们知道人比动物要强在哪儿吗?”

洪四爷和冯主管对视一眼,茫然。

“我们论速度,跑不过马。论灵巧,蹿不过猴。论力气,大不过熊。就是哈士奇也比我们多出四十倍的嗅觉灵敏度。人为什么能把世界糟蹋成今天这副惨样?”何在敲敲自己的脑袋:“因为这个。脑子。这是我们唯一比动物强大的地方,只要这个地方没有受损,我们就是安全的。”

“瓜皮!你绕了半天圈子,就是说额们没有脑子?”

何在一乐:“哈哈,有脑子就让我去。这样大家都安全。冯主管现在是我们的重中之重,谁受伤你也不能受伤,你倒下我们就没钥匙开门了。而且只有你对研究所的环境最熟悉,带路认人全靠你。四爷,我知道您宝刀未老,但是这会儿您这把宝刀还得先搁在鞘里。我遇险了您能来得及救我,您遇险了我一条胳膊来得及救您吗?好牌也总得留着打吧。”

洪四爷明知道何在是担心自己遭遇危险,但却也辩不过他。况且洪四爷的确也相信何在的生存几率远比自己高的多,别看他只剩下一只胳膊,也远比四肢健全的人灵活许多。自己就不一样了,如果此刻受伤了,何在绝不会丢下自己。如果拖上个受伤的累赘,大家很可能一起完蛋大吉。如果何在遇险了,自己大不了拼上性命替他一死。

---------------------------------------------------------------------------

何在用电筒扫了一圈,确认了屋里只有三具不知死活的躯体。他回头问冯主管:“没看见实验体,事发时你们把他存哪儿了?”

冯主管满脸诧异的凑上来:“没有移动啊,昨天事发就封闭了实验室大门。他应该就躺在……不见了?!”

何在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实验台,一闪身进了房间。

实验室不大,只有二十来平米。一尊身材健硕的壮汉面向下俯在操作台上,左肩处有明显的伤口,深可见骨。大量已经干涸的血迹染红了半片衣服。另一侧,一男一女两具躯体交叠着倒在地面上,似乎倒下前正在厮打。这两人看不到明显的外伤。从女性脸上的血迹来看,袭击壮汉的应该是她。

何在静观了几分钟,在实验室里造成了几处足以让里面的生物跳脚,外面又听不见的噪音。三具躯体毫无动静。他用电筒照射三具躯体,想试试他们对于光线的反应,结论是没有反应。何在不抽烟,找洪四爷拿了打火机,点燃了几卷实验报告书,证明了温度对其也无法造成影响。

当基本确定了三具躯体对于声音、光线、温度都不会产生反应之后,他决定亲自冒一冒险。何在首先选择了体型最具威胁的壮汉,他三下五除二把壮汉的双手绑了个结实。然后开始确认他是否的确已经死亡。

三十秒以后,何在确定壮汉已经没有心跳和体温,四肢呈现僵硬状态。但如此一来,他反倒更加警觉。因为他察觉到,这具所谓的尸体上,缺少其应该具备的一项重要特征:尸斑。尸斑是生物死亡以后,血液循环停止,血管内血液缺乏动力坠积在尸体低下部位的一种显像特征。通常死亡之后二至四小时就会形成。如果这具躯体的死亡时间已经超过三十小时,怎么会毫无尸斑?难道新陈代谢还未停止?但是心跳和体温为什么已经彻底消失了呢?

“倒是死了没有嘛?”洪四爷忍不住在门外问。

何在摇了摇头:“理论上死了,实际上未必。”

“你瓜了?人死没死都分不出来嘞?”

“我得再确定一下。”

何在决定去看看另两具倒在地上的男女。他刚转过身,洪四爷的惊呼就传入耳朵。洪四爷是看着自己的,这惊叫只能来源于自己附近。何在想也不想,矮身向前就地一滚,断臂疼得他呲牙咧嘴。只听见身后一个重物倒在实验器皿上,哗啦啦响作一片。

何在扭头一看,刚才的“尸体”正瞪着血红的双眼向自己扑来,这场面在手电的冷光下看上去尤为可怖!虽然双手被绑住,但是壮汉现在主要的武器是牙齿。他的面部已经因为嘴巴张的过大而扭曲,身体因为僵硬还不能灵活的跑动,正呈现出一种极度诡异的体态向自己挪动。

何在略惊,闪身退到屋子的对角。一刹那,门口的洪四爷和冯主管惊叫声更甚!何在知道不妙,但是前有壮汉,退无可退。只得将手中的钢管反手挥去,谁知刚抬起手臂,就感到被几股大力同时抓住!何在急回身,地上的两具躯体已经歪歪斜斜的爬了起来,正撕扯着自己的衣服,张着血盆大口猛咬上来!

何在苦笑,虽然这情景早在自己意料之中,但亲身体验一次,依旧不让人感到愉快。他单手横过手中的钢管,用钢管两端抵住两具躯体张大的嘴巴。按之前所获得的信息来看,只要不被咬到,应该不会有事。但是前方的危机暂缓,背后的壮汉又扑了上来。

何在将折断的右臂向上一轮,往壮汉两排白森森的牙之间送去。用椅腿做成的夹板足有二十公分厚,刚好撑住壮汉的血口。但也疼得他自己一阵钻心!

这时候,洪四爷和冯主管已经双双抢进实验室,抡起手里的钢管就要砸下。何在临危之中不忘叫道:“别杀人!他们还活着!”

洪四爷一脚踢在壮汉膝弯,踹躺下三下五除二捆了个结结实实。冯主管架开咬着钢管不撒嘴的两具躯体,把他们反手绑在桌腿上。三具躯体用喉管低吼着,以表明自己还具备明确的攻击倾向。

何在低头,看了看夹板上两排深深的牙印。实木的椅腿几乎被咬烂一块。如果是啃在胳膊上,估计会被撕咬的只剩骨头。他心有余悸的看了看壮汉,胸前的名牌写着:enzo。何在乐了:“你就是carla说的‘孩子’?非洲象的孩子也没有你个儿大。”

“老何,没有事情吧?”洪四爷关切的凑上来。

何在摇了摇头:“按这个频率,您得给我准备义肢了。铁钩子也行。”

“你想当船长,额还不想做海盗呢。”

“这不是僵尸是什么?这就是僵尸啊……这就是僵尸啊……完了……全完了……”冯主管看着地上三具面目狰狞的躯体,眼神里写满了恐惧。

何在用脚把三具躯体拨的面朝墙壁,乐:“冯主管,你想玩现实版行尸走肉,还不是时候。这几个人还活着呢。”

冯主管吓着了:“你凭什么说他们还活着?他们哪还有活人的样子?你……你看不到他们想要咬死你吗?!”

“因为没有**。”

“……啊?”

“我说,因为没有**。你一个细胞生物学博士,不至于连基础知识都忘光了吧?”

生物在死亡之后,括约肌彻底放松,排泄物会随之排出。而女性的尿路较短,绝大部分女性死亡之后都会呈现尿液**状态。即使是深度昏迷,也可能导致这一现象。而地上被绑住的这位女性,显然是个爱干净的人。雪白的紧身裤一尘不染,把身材彰显的玲珑浮凸。

“万一是她死亡以前刚上过厕所呢?”冯主管战战兢兢。

何在一笑:“哈,我也只是猜测。复苏实验的流程我清楚,一场实验最快也不少于三个小时。从古汉语学家被袭击到实验体第二次苏醒,整个实验室恐怕都处在极度繁忙的状态下。实验员不太可能有时间去厕所,而三至五个小时的持续作业,膀胱里一定存积了尿液。”

“但是……但是他们为什么是这个样子?你不是说他们已经没有心跳和体温了吗?”冯主管惊魂未定。

“你看他们现在哪还有失去心跳的样子?喘气声我都能听见。”

“老何啊,既然心跳都停止三十个小时以上了,怎么可能还活着嘛?”

“我们现在只能证明,这三个人在三十个小时以前就倒在这儿。但是当时是否已经失去了心跳还未可知。冯主管,你检查过吗?”

“……没有。”

何在两手一摊:“心跳停止所导致的是全身没有血氧供应,大脑死亡,然后血液沉积出现尸斑。你们看看,这三位虽然表情不太好看,但是一个个面若桃花的样子,连雀斑也没有,尸斑在哪里?”

“那到底是咋回事情嘛?”洪四爷挠头。

“我目前有个猜想,但是无法佐证。说出来供冯博士批评一下?”

冯主管此刻已经冷静下来:“不敢不敢!请何老师指教。”

“我认为他们的心跳表面上已经停止,实际上却在我们无法察觉的状态下维持着最低限度的生命保障,新陈代谢降为无限接近零而不为零的微数。可以让他们在需要行动的时候迅速恢复动力,而在大部分情况下则进入假死状态。这种状态在我们现阶段的医学认知下,甚至可以被判定为死亡。”

冯主管听傻了:“这……不可能吧?我用心律仪监测过那个古汉语学家的心跳,彻底消失了。”

何在笑了:“冯主管,你是为什么加入iur的?不会还浅薄的以为人类目前的科技能够解释这个世界上一切的问题吧?和这个世界本身所蕴藏的东西相比,人类目前的状态和茹毛饮血时代毫无区别。”

这正是iur聘请何在作为首席顾问的原因。何在并非学术权威,也没有什么超人的技能。他唯一异于常人的,是思维的广域度和宽容度。

举个例子。假设一个从出生就只知道念书、考试、上名校、交名流,把结婚生子当作必然规律,把扬名立万当成人生追求的人,他的思维面积有120平方米。也就是说他脑袋中产生的一切可能性仅仅在120平方米这个平面内产生,超出这个固态面积的内容均会被他无视,也根本体察不到。

那么何在的思维区域就是宇宙,多维度且没有边际。实际上对于何在而言,一颗花生和一个宇宙同样神秘,因为花生中包含着宇宙规律。宇宙规律作用于每一件宇宙内所包涵的事物。实际上根本无所谓包涵与否的概念,只是人类贫乏的语言表述能力只能如此拙劣且词不达意的进行描述而已。越接近真实的东西,越无法用语言和文字进行记录。

所以何在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是难以被同类们所理解的。就如此刻,冯主管因为他所谓的启发激动了:“何老师,如果你说的内容成立,那人类岂不是可以永生下去?长生不老不再是梦想了!”

何在笑:“你这么说也可以。如果大胆猜测的话,我认为实验体也许就是因为这项技术,保证了最低限度的自身消耗,以存活了一千三百多年。”

“老何啊,额听着咋这么玄乎呢?人咋可能自我消耗了一千多年嘛!那还不只剩下骨头了?”

“哈哈,道家养生中有一个特定的修行层次,叫辟谷。它源于先秦,流行于唐朝。修行者不吸收外界养分,将自我的新陈代谢降到最低。可以维持数个月甚至数十年的生命。只不过,这个唐代古人新陈代谢的速度比历史记载的修行者们慢了数亿甚至数兆亿倍。”

“那这些人又为啥变得疯疯癫癫呢?醒过来变成傻子还有啥用嘛?”

“这项技术显然并不是每个现代人都能适应的,这些人进入假死状态以后,虽然看似能维持一段时间,但是大脑显然已经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是否能治愈还不好说。而且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如果长时间进入假死状态,恐怕不用多久就会实际死亡。”

“就算是大脑受到损伤,为啥总得咬人呢?这不是变成疯狗了么?”

“目前资料太少,我们无法作出准确判断,只能大概猜测。似乎唐代古人身体里所具备某种原体,是通过唾液和血液进行传播的。所以咬伤能最直接的将这种原体传播到其他的人体内,被传播的人似乎经过一定时间的大脑损伤,暂时保留了传播原体的本能意识。所以他们最直接的反应就是,咬。”

“不知道这个唐代古人,现在跑到哪里去了?”

“这倒并不重要,左右出不了研究中心。现在首当其冲的是确认研究所人员的安全状态。”

何在与洪四爷对话期间,冯主管的情绪似乎有些异常激动,洪四爷扫了他一眼:“小冯,你也疯了么?瞎激动个啥嘛!”

冯主管两眼放光:“我怎么能不激动?如果找到唐代古人的原体,我们可能就拥有了一项能震惊整个世界的技术!我们能轻轻松松拿到诺贝尔奖!拿到人类终生成就奖!到时候我的名字会享誉全世界!会千百年的流传下去!”

何在看看冯主管,扫了一眼洪四爷。

洪四爷摇了摇头:“冯主管,你是不是能等一下再发梦?先带我们去往接待区成不成?”

冯主管已经陷入自己的美梦里:“不,我们要去找唐代古人!现在还有什么比找到长生不老的原体更加重要的事情?”

洪四爷大怒:“啥?!几百个活人都不管了?!”

冯主管眼神里闪烁着欲望:“这是名垂青史的机会!”

何在微笑:“冯主管,你们邀请我来是干什么的?”

冯主管似乎清醒了一些:“对,何老师,只有你能帮我们完成这个实验。找到古人我们就能一起拿诺贝尔奖!”

何在保持笑容:“是的,没有我的加入,唐代古人只是一具会动的尸体。所以我现在需要你立刻带我们前往接待区域,找到我的助手。没有她,我们什么也干不了。”

冯主管像打了鸡血似的蹦出实验室,之前的恐惧和胆怯一扫而空。

洪四爷看着他的背影,长叹了一声:“唉,额是真老了,看不准人了。”

何在笑:“功名利禄,多大的魔力。我一直觉得,这才是真正的不治之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