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002

三个月前。

三亚凤凰机场。

飞机早就停稳,乘客们已经下了个干净。

何在起身从行李架上取下一个黑色的旅行包:“您说您也是,自己都有三架飞机了,还非得坐航班。这几年空难事故还少了?”

洪四爷接过何在递来的旅行包:“额要是像你这么铺张,三十架飞机也赔光了。”

何在乐:“我也没要求您开飞机,回去咱买个头等舱总行吧?”

“经济舱有啥不好了?不愿意坐你徒步回去。”

“您这么一说,我觉得经济舱特别舒服。深入群众还显热闹。……而且空姐们的服务一样周到。”

侧身而过的空姐冲何在甜甜一笑,何在点头回礼。

出了机场,一个穿黑制服的司机恭敬的递上一把车钥匙。何在笑了一下接过:“哪儿都存辆自己的车是方便。”

“还不是你个瓜皮非要额买的。”

“反正您又不花钱,说一声总有人送。……哎,我记得人送的是玛莎拉蒂,怎么变成五菱之光了?”何在走到车前,有些傻眼。

“玛莎拉蒂早给额捐了,面包车不是一样开。都是车,还能飞起来?”

“哈哈,圣人为腹不为目,您够圣人的标准了。”何在乐着把洪四爷的旅行包扔上后排座。

---------------------------------------------------------------------------

高速公路上,何在驱车,洪四爷坐在副座抽旱烟。一股股浓烟顺着车窗飞速飘散。

“四爷,您能把烟掐了吗?交警叔叔看见我们准得拦,不知道的以为车着火了。”

“后备箱有灭火器,新崭崭的。”

“这次iur发的函,您怎么看?”

“怎么看?瞎扯淡。人活百年就够老天爷受得了,要真能长生不老,还不翻天了?”

“谁说不是呢。但是人家在报告上清清楚楚的写了,纳米细胞活性检测的结果,那个实验体就是从大唐高宗年间活到现在的。”

“扯淡!扯淡!扯淡!”

“您别扯了,我蛋疼。”

“iur拍穿越剧?大唐高宗年代的人,活到现在得有一千三百多岁了。孙猴子嘛?”

“人说了,姓甚名谁都查实了。叫卢石,字良羽,昭武校尉,正六品上的官位。史册有载,西伐突厥,战功赫赫。使敌闻之色变,见之丧胆。”

“额看iur的笨家伙们倒是越来越闻风丧胆了。”

“哈哈,不然找您去干什么呢?”

“说清楚,人家找的是你。额就是去砸场子的。”

“有上自己衙门砸场子的皇上吗?”

“啥自己衙门?”

“iur的股份不是已经被您收购百分之八十了吗?”

“你消息倒灵通!这是绝密情报,你从哪里听来的?”

“昨晚上您喝多了自己拉着我说的,不仅和我说,逮谁和谁说,拦都拦不住。一个大排档给您吓走了一半人,最后还是我垫钱给您付的帐。”

“……南方酒劲是挺大哈。”

“您喝的是二锅头,正宗北方酒。”

“你说说你个瓜皮,额几十岁的人了,你就不能让让额?”

“微臣遵命。”

“瓜皮!”

“嗻。”

---------------------------------------------------------------------------

iur,全称internationalunusual

researchcenter。国际非常态信息技术研究中心。

2003年在德国斯图加特成立,主要研究人类社会中难以被解释的奇异现象。不仅仅是横向研究,纵观历史上的疑难悬案也在其研究范畴以内。研究中心集合了世界顶尖的博物学家、历史学家、心理学家、物理学家等各专项人才。研究经费本由联邦政府和几个大型财团共同承担。经融危机后,经济衰败,几个财团纷纷撤资,仅靠政府微薄的拨款远不足以支撑研究中心的各项目推进,iur一度面临解体。于是洪四爷耗资18亿欧元,买下了iur百分之八十的股份。并在全世界各地设立了iur的分部,扩大了其研究领域和技术深度。

两个月前,一座唐代古墓在旧洛阳遗址近郊被发现,当地政府很快进行了保护挖掘工作。并在主墓穴中发现了一名身穿唐代战甲的成年男性,发现时处于深度昏迷状态。文物保护机构将其当作盗墓份子暂送了附近的医院进行救治。而发掘古墓月余,文物保护机构却没有发现盗墓者所挖掘的盗洞。墓穴中的所有殉葬品也都完好无损,绝无被人为翻动过的痕迹。一千多年来,似乎古墓从未遭到外力的破坏和侵扰。那么墓穴中男性的身份就显得格外诡异了。

这名男性入院后一个多月,毫无苏醒的迹象。生命体征时有时无,转了几所省级医院都束手无策,无法可想,更为此事平添了一层诡秘难辨的迷雾。调查机构的一位科长,曾公派去iur进行过学习进修。于是联络了iur,委托其调查此事。通过层层审批,加之当地政府一直将该男子当作普通盗墓贼,并不太重视。所以iur上层做了一些公关工作,顺利的把人接到了位于三亚市的研究中心。

经过半个多月的取样分析,iur研究员们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该男子也许并非现代人类,很有可能来自于一千三百年前的盛唐时期。他所穿着佩戴的衣服侍剑均是千年前的古物,而其细胞活性也呈现不可思议的异常状态。

尽管通过近千项的实验佐证,这个结论依旧没办法让人们心安理得的接受。其中存疑的部分也难以再继续推进。于是iur研究总监找来了他们的首席顾问:何在。适逢何在与洪四爷正在南太平洋度假,于是洪四爷抱着不以为然和视察工作的心态与何在共同前往了三亚的iur分部。

---------------------------------------------------------------------------

“洪总!何老师!一路辛苦了!”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人快步迎上来。

洪四爷:“不辛苦。”

何在:“辛苦。”

“你咋总和额抬杠呢?人家领导视察说了几十年的不辛苦,怎么到额这就变成辛苦了?”

“您又没开着个1.0排量的二手面包车在高速上跑两钟头,是不觉得辛苦。”

年轻人勉强挤出个笑容:“既然何老师累了,刚好时间也不早了,咱们先吃饭吧?”

洪四爷眉头一皱:“吔!这个小冯,怎么半年不见变的像机关干部一样?额以前就是看你办事情雷厉风行才让你做的三亚分部主管,早知道是个吃货,派你去管食堂就算了。”

何在看看表:“这回咱没杠抬了。这才下午三点,午饭过了三小时,晚饭早了三小时。你们这儿用的是悉尼时间?”

冯主管苦笑:“不吃饭的话,只能请您二位去宾馆休息了。”

“吔!你个小冯!咋还学会装傻充愣了?!找额们来是干啥的?除了吃就是睡?你们养驴呐?”

“话虽然糙,但是这么个理。你们alan总监电话里不是说十万火急吗?怎么这会儿和没事儿人一样?……哎?alan总监人呢?”

冯主管脸上挤出来的笑容消失殆尽:“不瞒洪总和何老师,研究中心已经全面封闭了。”

何在与洪四爷略惊,对视了一眼。

何在:“几级封闭?”

冯主管:“……一级。”

三亚的iur分部刚刚建好一年,其防护措施达到特种级别。即使在三亚投放核弹,研究中心也能保证不少于1/3的区域幸免。iur和世界各级政府的关系也都处理的非常和谐,除非世界格局产生重大改变,否则不会受到当地政府的影响和制约。隶属iur的工作人员,只要出示其有效证件,就连朝鲜和中东也能畅通无阻。一级封闭已经是最严重的封锁状态,iur研究中心仅在战时才会采取该级别的封闭措施。

洪四爷忍不住问道:“为啥?”

“事故。”

“你个小冯!说话咋两个字两个字往外蹦!你一次说完行不行?”

冯主管定了定神:“大唐古人的研究组昨天早晨进行了一项难度系数较高的试验,试图把深度昏迷的实验体唤醒。”

洪四爷拧着眉:“失败了?”

冯主管低着眼:“成功了。”

“啥?成功了还封闭啥研究中心?”

“就是因为成功了才要封闭。”

“啥话嘛?额咋听不明白呢!”

“四爷,您要是不插嘴让他说完,我估计咱早就明白了。”

于是洪四爷闭嘴,冯主管接着说:“唐代古人醒来之后,alan总监请来的古汉语学家试图和他进行交流。……然后,被他咬死了。”

“你说啥?额没有听清?”

冯主管重复:“……古汉语学家被他咬死了。”

“咬死了?饿了一千多年也不能见着啥咬啥吧?”

“然后呢?”何在清楚,仅仅死了一个古汉语学家绝不至于封闭整个研究所。

冯主管吸了口气:“……然后情况就失控了。被咬死的古汉语学家被搬出研究所的途中,开始袭击研究所人员。”

洪四爷忍不住再次打断:“额是不是年纪大了,咋就听不明白呢?死人还能袭击人?”

冯主管的表情显然一点都不愿意回忆起当时的画面:“能。而且杀了很多人。”

洪四爷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啥?!还杀了很多人?!咋杀的?”

冯主管的声音颤抖着:“咬死的。”

洪四爷愣了半晌:“……行尸走肉?小冯你是不是美国电视剧看多了?没有睡醒发癔症了吧?”

冯主管此时的嗓音能吓死他自己:“没有。那些被咬的人就在我眼前,倒下去,然后站起来,再让更多的人倒下去,再站起来……”

何在忍不住打断他,因为如果再不打断他,这个年轻人就要崩溃了:“冯主管,我记得你也是细胞生物学的博士。当时的情况,你怎么看?那些被袭击的人真的死亡了?”

冯主管苍白的脸总算有了一丝血色:“我当时仔细观察了那个被咬的古汉语学家,他被咬以后,生命体征消失的太快。即使是动脉血管破裂导致的大量失血,也需要几分钟的时间才会致死。但是那个古汉语学家几乎是在被咬到的瞬间就失去了生命体征。”

何在沉吟:“是假死状态?”

冯主管眼睛里有了一丝光泽:“我不能确定,但不排除这种可能性。”

何在不假思索:“你们不可能什么都没做,你一个细胞生物学博士也不会轻易作出他们死亡的结论。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你觉得他们已经死亡?甚至封闭了研究所?”

冯主管的眉头再一次凝聚:“那个古汉语学家失去心跳整整四十分钟。”

“你有没有想过,这些人可能是陷入假死状态以后,被某种神经驱动所支配行为?所以即使新陈代谢停止,也具备短暂的行动能力?”

冯主管犹豫:“我想过,但那是在封闭研究所之后了。”

何在还在挠自己的眉毛:“你怕美剧的桥段在现实生活当中上演?”

“对。”

洪四爷已经忍耐了很久:“额来问你,你封闭研究所的时候,还有多少活人?”

“……不知道。”

“那alan总监还活着吗?”

“……不知道。”

“那个唐朝的古人现在是什么情况?”

“……不知道。”

“外界知不知道这个事情现在的情况?”

“不知道。”

洪四爷火了:“咋啥都不知道嘛!!!”

“四爷,他最后那个‘不知道’是说外界还不知道现在情况。……是这意思吧?”

“嗯。”

“四爷,您先喘口气,我来问。”

“额恨不得咽气算了!还喘啥气嘛!”

何在扭头问冯主管:“冯主管,你有封闭研究所的权力。是你下令封闭的么?”

“……是我亲手封闭的。”

“除了你之外,还有多少人逃出来了?”

“……只有我一个。”

“通知当地的警方了吗?”

“没有。”

“目前有没有办法能得知研究所内部的状况?或者联系上里面的人?”

“没有办法。研究所封闭后就切断一切和外界的通讯信号。”

何在轻轻拍了拍冯主管的肩:“别慌,后面的事情我们来处理。……四爷,看来您的研究所闹生化危机了。”

“闹啥危机额不管,额就想知道这么大的事情,为啥额到现在还没有得到报告!”

洪四爷话音没落,电话响了,他拿起电话听了三秒就开始咆哮:“额人现在都在研究所前面了!你们才来报告情况!是不是地球爆炸了再造飞船啊!!!”

何在挤出一个笑容,这时候心态越急躁越糟糕:“四爷,我看还是先通知官方。然后由军队出面解决吧。造成的一切影响,我来……”

洪四爷粗着嗓子打断他:“造成的一切影响!额自己承担!都闹成这个样子了!还管他影响不影响!能救多少人救多少人!然后关门大吉算了!”

“那联系一下小小吧,她不是和同学在三亚度假吗?现在和官僚打交道她比我拿手。”

“你给她打电话吧,让女娃娃越快越好,赶紧赶过来!”

何在拿起电话刚要打,发现一边站着的冯主管欲言又止,何在给了他一个微笑。因为他知道现在责怪已经无济于事,这个年轻人现在唯一需要的就是稳定情绪:“冯主管,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们?”

冯主管瞥了一眼洪四爷,发现后者没看自己,于是说道:“如果何老师说的那个小小,是个十六七岁的漂亮女孩子,那就不用打电话了。”

何在一愣:“为什么?”

冯主管抖抖索索:“那个女孩子昨天就来了,说找你们两位。还带着她的一个女同学……”

这次何在也忍不住了:“所以她们现在被封闭在研究所里了?”

“……对。”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结结实实的抽在冯主管脸上。洪四爷甩着自己用力过猛的左手,咆哮:“给额滚回斯图加特去!在下次见到额以前不准离开总部半步!”

何在笑着迎上来:“冯主管,您走以前得把最高级别的通行卡给我们留下。”

冯主管揉着被抽肿的半边脸:“……通行卡,昨天逃出来的时候……丢在研究所里了。”

“四爷,那现在还真不能让冯主管回总部。”

“咋?还留着他等死?”

何在叹了口气:“研究所里的门门坎坎,不是虹膜解锁就是指纹识别,咱们没有权限,又没有通行卡。让冯主管走了,咱们连大门都进不去。您总不能把他手剁了当门卡用吧?”

“真是,把额都气糊涂了!”

冯主管傻了:“……你们……你们要进去?”

何在一如既往的微笑:“对,而且就是现在。”

---------------------------------------------------------------------------

“老何,你真相信有僵尸?”

“我从小就相信所有可能存在的东西。但是目前而言,我宁可相信自己太天真。”

---------------------------------------------------------------------------

因为情况十万火急,所以何在与洪四爷反倒冷静下来了。

你试过用手边一切能拿到的东西救火吗?

那只会让火势更旺。

洪四爷发号施令:“小冯,你去附近买些用得着的武器来。”

何在拦住:“四爷,还是我去吧。”

洪四爷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何在的意思。他怕冯主管逃了。洪四爷和何在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一个太信任自己的同类,另一个彻底不信任。

冯主管既然能做到主管,就不是笨蛋。他惨然一笑:“何老师,我不会跑。现在能多救一个我都会拼命。何况,附近的情况我比你熟悉。”

何在一笑:“多心了,那就速去速回,我和四爷先制定一下计划。武器尽可能买非致命性的,最好是一米五以上的金属棒,别忘了绳索也多买几捆。”

冯主管有些茫然:“……非致命性的?”

“毕竟现在不能确定被袭击的人员已经死亡,我们不能贸然对他们实施致命伤害。”

“但是他们都已经……”

“你个小冯!让你买啥就买啥嘛!咋有那么多废话呢!”

冯主管上车,超速。

洪四爷看着几乎消失的尾灯:“老何啊,小冯毕竟是额选出来的人,不至于跑路吧?”

何在叹了口气:“我不是怕他跑了,我是怕他寻短见。”

洪四爷一愣:“不至于吧?”

“您的研究所里有来自三方四国的九百多条人命,不是行业精英就是集团领袖。这些人死一个都可能引起国际纠纷,现在研究所可能变成世界最大的坟墓了。您觉得换成您,能扛得住?”

“你刚才咋不早说嘞?!”

“您放心,他挺得住。想寻死的人不会这么玩儿命闯红灯,您没见着冯主管把轻轨都快逼停了?”

洪四爷沉吟了半晌:“你说女娃娃,不会有事情吧?”

何在苦笑:“但愿她没事。如果她有事,我估计研究所里就不会有没事的人了。到时候您破产谢罪,我亡命天涯。”

---------------------------------------------------------------------------

冯主管只用了十五分钟就回来了,载回满满一车的管制器械。

何在从中挑出三根钢管和几把军用匕首,分给两人。自己挑了几捆鱼线塞在口袋里,这东西临时性绑人很有效。五股以上就基本挣不开了。

“冯主管,我和四爷打算从顶层的实验中心进去,你有什么高见?”

“实验中心在研究所的最顶层,又是事发中心。一旦出现紧急情况,连逃生都来不及。为什么要从实验中心进去?”

何在一笑:“你认为呢?”

冯主管飙了十五分钟车,似乎恢复了冷静:“我建议从宿舍区进去。事发时正是上午十点左右,几乎所有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宿舍区的人是最少的,安全性也最高。”

洪四爷喷出口烟:“事发是哪天?”

冯主管:“昨天。”

“小冯你是个驴脑袋。现在还是昨天吗?都过了三十多个小时了,就是个驴,也不会原地待命吧?”

“……”

“冯主管,就像你刚才说的,事发当时宿舍区是人数最少的。而且它没有高级别权限,几乎每个职员都能自由进出。所以绝大部分人,都像你一样奔赴了宿舍区。你觉得它还安全吗?”

“……”

“我和四爷之所以要从实验中心进去,一来是因为它要求的权限很高,除了主管级别的少数人和特职研究员,其他人无法进入。二来,我们很想看看那个传说中的唐代古人现在是什么状态。如果要救那些被袭击的人,恐怕还得着落在他身上。”

“您还是坚信那些人活着?”

“不一定,但是试试总没错。”

“好,研究所后面有电梯可以直达顶层的主管办公室。我们可以从主管办公室直接进入实验中心。”

“你个怂娃娃就是从那逃回来的吧?”

“……”

“因祸得福,冯主管如果当时没出来,我们现在也别想进去。”

“你个老何,咋总是有话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