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叁-003

摇曳的烛火中,几人抱膝趺坐。

官兵早已退尽,云仙家门外留了两名县衙军士和一名吐蕃武士看护。肥猪的尸体被县衙拖走,交与凶肆收殓。杀人现场,也被暂贴了封条。假母拿出窖藏六年的陈酿给众人压惊,卢石等人则回到了自己的厅房里叙话。因为接下来的情况牵涉到他们的真实身份,所以卢石让假母找了两个娘子陪土豆先去休息。

苏都知受杨举达一番折磨,虽然未受到实质性侵犯,但满身伤痕却免不了疼痛。何在坐在她身后,替她推拿着淤肿的部位。

苗小小破例喝了些低度清酒,看何在给苏都知化瘀,咯咯笑道:“何叔,你们发展的够快的?怎么刚认识就看上去像是老夫老妻似得?”

何在微笑:“谈不上发展。我们只是比较快的完成了大部分人相互试探和彼此了解的过程。”他本就无视天下所谓的礼义廉耻,认为那都是滥智纵欲的衍生产物。何在对于世界的宏观认知早已让他的精神领域脱离了狭隘的人文社会。无可无不可,无为无不为。

卢石半躺在地上,枕着隐囊,灌了口温酒:“……我还是想不明白。那个吐蕃将军到底为什么要杀了真钦……不,杀了杨举……杀了那个混蛋?”

何在停下手:“你不用避讳,那个就是真钦差杨举达。我们才是假的。”

卢石瞟向苏都知:“啊,是吗?大哥确定吗?哈哈哈。”

何在乐:“你救她的时候不管不顾,现在怎么瞻前顾后起来了?”

苏都知笑:“卢郎君,儿深感救命大恩。不管几位是何身份,儿都不会忘恩负义的。”

卢石尴尬:“哈哈哈哈!不是这个意思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当然是信任都知的!完全信任啊!百分之百!哈哈哈哈!”

苗小小咯咯笑:“能不信任吗?苏都知都快成你嫂子了,总不能胳膊肘往外拐吧。”

苏都知笑:“都知的称呼以后就不要再提啦,从现在开始我是洛卓旺姆啦。”

苗小小一愣:“洛卓旺姆?”

何在解释:“这是她的本名。”

苗小小没反应过来:“为什么要忽然改名字呀?苏都知不是叫着也挺顺口吗?”

旺姆笑着解释:“因为我不做都知啦,我要跟着何公去大冒险!”

苗小小一惊:“这……何叔,你不是说得按卢骗子的思路走吗?”

卢石也是一愣:“而且……要为都知……不是,为旺姆小姐赎身,恐怕至少千金吧?我们这点儿钱不够。”

何在微笑:“这两个问题,都已经解决了。首先,旺姆走不走已经由不得你我了。她此刻就算不想走也不得不走。其次,自然有贵人助她赎身。不必动用你偷出来的那些金子。”

此言一出,连旺姆都愣了。她眨着大眼睛:“何公,我不懂你的意思。”

何在笑了笑:“我来解释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大家就明白了。一件事情的产生,必然存在其原因。当我们排除了那些不可能的因素,剩下的,就是答案。今天的局面显而易见,吐蕃将军多仁丹巴杀了真正的钦差大臣杨举达,而故意为我们脱罪。这是为什么?有谁能想到吗?”

卢石咧嘴笑:“我运气好?”

苗小小撇嘴:“你就一直这么以为吧。我看那将军进来就盯着旺姆姐姐,不会是……老客户吧?”

旺姆摇头:“不是的,我今天第一次见他。”

何在解释:“当那个将军杀了钦差之后,我做了两种假设。第一,这是一起有预谋的谋杀。第二,他临时起意,动了杀机。如果是阴谋,这个将军为什么要当着几十位官兵和县令的面杀死钦差?从神都前来的沿途,山野村路很多,他的机会可以说非常的理想。把人一杀,谎称病死,失踪,为歹人所害,理由要多少有多少。为什么要冒着如此大的风险当着官府杀人呢?”

苗小小托着腮:“何叔,你怎么知道他们是从神都来的?好像连路线你都算到了?”

何在微笑:“算算现在的时间,正是金城公主远嫁吐蕃的时候。他们就是护送金城公主进藏的队伍。那位吐蕃将军是前往神都迎亲的,而杨举达则奉命护送。”

苗小小恍然:“啊!原来如此!难怪他们也说是护送公主的队伍呢!卢骗子这谎话撞到枪口上去啦!……卢骗子?你怎么啦?”

卢石低着头,若有所思:“啊?没什么啊!”

苗小小打量着他:“你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

卢石紧皱眉头:“好像模模糊糊的有些印象,但是又想不起来。”

何在拍了拍他的肩:“不必刻意回忆,到了该想起来的时候,你自然什么都想起来了。”

卢石一愣:“也对!大哥接着说吧!”

何在一笑:“好。大家记得那位吐蕃将军进入房间之后,做了什么吗?”

苗小小回忆:“他好像查看了一下房间,然后就直接询问你了。”

何在点点头:“对。但当时房间里有他认识的御封钦差,还有官府的县令,他为什么要来问我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呢?”

苗小小皱眉:“对啊,为什么?”

何在回头看旺姆:“是因为旺姆。”

旺姆吃惊道:“我?!”

何在点头:“对,你。你当时衣衫不整,头发凌乱,脸上还有掌痕。但是你抱着我的胳膊,依在我的身侧。这在吐蕃将军看来,你对我非常的信任。所以,他更愿意相信我的话。”

苗小小纳闷:“你的意思是吐蕃将军更相信受害者的话?但就算是这样,直接问受害者不就好了吗?干嘛还要问你?”

何在解释:“杨举达毕竟是钦差,位高权重。旺姆当时看上去又惊慌狼狈,他不确定旺姆是否有胆量说出事件的实情。我看上去神态自若,更加值得相信。”

卢石乐着:“但就算是实情暴露,也罪不至死啊!为了主持正义杀了皇帝的钦差?哈哈哈哈!世上真有这样的英雄?!”

何在一笑:“世上也许有这样的英雄。但这位多仁将军却是因为别的原因,才杀了杨举达。”

苗小小揉着额头:“何叔啊!你绕了半天也没回到正题上!究竟是为什么?你倒是说啊!”

何在再次将目光投向了旺姆:“因为他是旺姆的亲哥哥。”

所有人都傻了,旺姆更是不敢相信:“哥哥?!他是我哥哥?!”

何在微笑:“是的,他就是你的亲哥哥。你和哥哥分开时,年仅四岁,对这个哥哥已经没什么印象了。”

苗小小嘟囔:“但是已经过了十七年啊,他哥哥能一眼就认出当年只有四岁的妹妹?”

何在缓缓说道:“认不出,但也不需要认。因为他就是为了自己的妹妹绕道螭门镇的。作为一位有权力在大唐随意走动的吐蕃将军,他追查到了妹妹的下落。暗中微服来到螭门镇,想必也是为了和妹妹相认,并带她离开。近两年来,苏都知的名头在西北一带甚是响亮,旺姆又从不刻意回避自己的身世。想要查到她,并不困难。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一同前来的钦差居然在抵达的当晚,欲对自己的妹妹施暴。所以才气愤难当,杀了他。当然,杨举达并不知道声名赫赫的苏都知,就是多仁将军的妹妹。多仁将军恐怕也并没有让人知道自己暗中在寻找妹妹。”

旺姆歪着头,想了片刻,笑:“哈哈,原来我哥哥已经是将军啦。真好。”分别十七年的兄妹即将相认,换寻常人也许早就茶饭不思,紧张万分。她却仅仅思索片刻就自然接受了这一事实,毫不做作和虚伪,好像兄妹相认是她早就准备好的事情。

苗小小不禁微笑:“难怪和何叔心心相惜,旺姆姐姐真有些不一样。”

卢石笑着插话:“你叫大哥何叔,叫旺姆姐姐,这辈份太乱啦!”

苗小小撇嘴:“真俗!你看他们像是在意辈份的人吗?”

旺姆沉吟了片刻,抬头问道:“何公,我的哥哥为了我杀了钦差,会被问罪吗?”

何在笑道:“你的哥哥并不全是为了你才杀死杨举达。以我看你哥哥的为人,一腔正气、刚正不阿。以他对自己属下助纣为虐而大义灭亲的态度上就可以看得出来。一路上恐怕早就对杨举达这类奸徒邪吏气愤难当,借此杀了他为民除害,也是他的本意。至于多仁将军会不会因此而受到牵连,就得看我们的新杨举达做的如何了?”

旺姆笑了笑,转向卢石:“杨钦差,有劳了哟。”

卢石苦笑:“我现在是杨举达了吗?!已经正式变成杨举达了吗?!哈哈哈!我不想当那个肥猪啊!卢良羽一世清名啊!!!哈哈哈!!!”

苗小小咯咯笑:“哈哈,你哪有清名呀?有也是臭名远扬!”

卢石跳起来:“哈哈哈!我现在可是真正的假钦差了哟!不可以再对我不敬哟!小心我先斩后奏哟!”

苗小小笑容不减:“哈哈哈,你留神别被别人斩了就行。”

何在笑了笑:“时候不早了,大家早些休息吧。我猜明日一早,多仁将军就会前来认亲了。”

苗小小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打哈欠:“啊……这么一说,是困啦。卢骗子,帮我去要一间房!最好离死肥猪钦差的房间远一点!”

卢石喝干了自己的酒:“哈哈!好说好说!大哥你呢?我帮你去找一间房?”

何在回头看了看旺姆,两人对视了几秒,何在微笑道:“不必了,我和旺姆就住在这里。”

卢石一惊,差点被门框绊了个跟头:“啊?!!大哥……你……手脚够快的!哈哈哈!”

何在微笑不语,带上了房门。

苗小小揪着卢石的后领把他从门口拖走:“你给我找房间去啦!还想偷听?!”

卢石满脸奸笑:“想不到大哥这么风流?!!哈哈哈哈!没想到啊!!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才认识多长时间?!都住到一起去啦?!!哈哈哈!!!”

苗小小踹他:“猥琐!何叔才不是你想的那样!况且,你也不想想,他们就算一见钟情,能在一起待几天?我们是来干什么的?这是什么世界?”

卢石这才恍然:“对啊,过不了多久我们还要回去拯救世界啊。我们一走,这个世界就不存在了啊。”

苗小小叹了口气:“你才想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