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叁-007

“良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哈哈哈哈,我居然连万国马球大赛都忘啦!罪过呀!罪过!大哥!这是国际赛事呀!国际赛事!我们去吧!!!”

“去哪里?”

“去看比赛呀!!!”

“卢骗子,你还记得我们是来干什么的么?”

“记得呀!恢复记忆呀!我的记忆里不能没有这场比赛呀!不然我会是不完整的呀!我的灵魂会缺失的呀!我会什么都想不起来啦!”

“既然卢郎君这么坚持,刚好我也想去看看,那不如大家一起去凑凑热闹吧?”

“哈哈哈哈!还是旺姆善解人意呀!这才叫秀外慧中呀!语笑嫣然呀!和某些人比真是天差地……呀!!!疼呀!!我错了!错了错了错了!!!”

“去看比赛的话,要耽搁几天?”

“一天就够啦!只要一天!我过过瘾就行啦!我当年可是南院皇家马球队主力呀!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呀!老丈!今天是决赛吗?!”

不远处的老丈看着这个疯子:“要赛四天呐!”

“哈哈哈哈!!!四天!最多耽搁四天!四天以后我出钱雇快马……不,买六匹汗血宝马直奔兰州呀!”

“多仁将军,四天的时间,你看公主会否有碍?”

“哈哈哈,刚巧公主这两日舟车劳顿,多休息几天也不碍事。况且万国马球大赛盛况空前,致使官道堵塞,护送队伍也寸步难行呀。”

“啊?往西宁郡的方向也堵塞了?”

“看眼下的情形,恐怕到吐蕃的沿途都人满为患吧。”

“老丈!万国马球大赛在哪里举办?!”卢石跑上去兴奋的叫着。

“不远,往兰州方向再走半日便到啦。”

.

半日后。

“这就是古代的世界杯?”苗小小惊诧于自己眼前无法言喻的景象。

一望无垠的草场上整整齐齐的停满了马车,至少超过六万辆。不胜枚举的马匹们相互挨在一起,盈千累万,数不甚数。漫山遍野的人群穿着锦袍,手举各色旗帜嬉笑着对自己心目当中的冠军队伍进行着预测。

或大或小的赌庄都在明显位置设立了赌局,最高的赔率达到一比十二,吸引着众多想借机发一笔横财的赌徒们。挂满了开元通宝的暴发户们,满头大汗奔走在不同的赌局之间,精打细算着让自己的荷包更加丰盈。兰州城里著名的酒肆和食铺都没有放过这次赚钱的好机会,他们几乎将半间店铺都搬来了大赛现场,斗涨了一倍的售价依然让店家们供不应求。为了迎合来自世界各地的口味,店家们想尽了一切的办法,将天下美食都汇聚到了赛场前。就算说这是世界美食大赏也不会有人提出异议。

一座高约九米的大型牌楼竖立在比赛场地的正前方。雕梁画栋、红漆绿彩,富丽堂皇的彰显了大唐的繁盛和气派。牌楼上,是先帝李显亲提的四个大字“驭马昌荣”。从牌楼里望进去,来自各国的选手们整装待发,正跃跃欲试的整理着自己的装备和赛马。

牌楼门口,一队军士持刀站立。为首的两个正在一一检查入场观众的票据。因为赛场的座位有限,仅设置了六千余个席位。其余的观众,只有抢占场外稍高的位置远观了。

卢石打听了一圈,得知这只是西北区预选赛的决赛,获胜的队伍还要去神都主场参加皇室选拔,不免有些扫兴。但毕竟是国际赛事,自己又是马球的狂热爱好者,依旧兴致勃勃的到处和人攀谈着。

“哈哈哈!看来这次突厥人胜出的可能性比较大呀!”

“胡说八道!分明我大唐的队伍胜算更大!”

“哈哈,你看那些突厥马,高瘦精干!毛光体盈!连背鬃都盘成了发辫!显然是志在必得呀!”

“呸,我大唐队伍都是精兵强将!连月杖都外裹了雪豹皮纹!岂不胜过突厥人百倍?!”

“哈哈哈哈,这位郎君看来并不内行呀!我听闻半决赛采用的是短赛制!先进一球即胜!上场的各方根本就不用顾及体力和持久性!以快、狠、准为先决!杖头裹上裘绒,是增加了稳定性和控球度,但是也增重不少,不利于快攻呀!”

“噫?看来老兄对马球还略知一二?”

“哈哈哈哈,岂止略知一二?!当年我也曾效力南院皇家马球队呀!”

“哦?!那郎君可识得大唐名将曾戎福?!”

“那是何人?”

“呸!大唐首席马球名将都不认识,还敢冒充内行!”

“哎?你怎么走了?五十年前我纵横赛场的时候那什么福还没出生呐!”

“这位郎君,某刚闻听你的评述,头头是道,句句在理。不用和那般愚忠偏信之人见识。”

“哈哈哈哈!这位郎君言之有理!想必也是同道中人了?”

“正是,正是。某见郎君对曾戎福佯装不识,定是拥护吐蕃名将次仁尼玛了?”

“什么尼玛?”

“郎君不必遮掩,某虽是汉人,然七岁就屡观次仁尼玛竞技!心中崇拜之情也是溢于言表!不管尼玛胜负何为,在某心中,他永远是长胜不败!!!”

“……刚才谁说不与愚忠偏信之人见识来着?”

“郎君莫玩笑,既同是尼玛的拥簇,不知郎君可有多余赛劵转让?”

“赛劵?什么赛劵?”

“入场观赛的赛劵啊。”

“入场还要赛劵?”

“郎君玩笑了,三十万人齐聚,入场观赛自然是要持有大唐官印的赛劵了。”

“多少钱?去哪里买?”

“哈哈哈,郎君玩笑,此刻僧多粥少,去哪里都买不到了。既无赛劵,某先去高处占个好位置,就此拜别。”

卢石傻了,他没想到过了五十多年看马球还要门票了。他撇下何在等人冲进三十万人群一通打听,然后像个霜打的茄子般低着脑袋溜达了回来。

“买到黄牛票了吗?”苗小小笑嘻嘻的问道,她正拿着碗醍醐边喝边溜达。

卢石不由分说,一把拿过她手里的碗喝了个干净:“买不到啦!嘴皮子磨破了也买不到!”

苗小小反手把空碗扣在他头上:“先赔我一碗酸奶!!!”

卢石无奈,只得转身去给她买。

“劳烦卢郎君啦,我也要一碗。”

“良羽,顺便给我也带一碗吧。多仁将军,你要吗?”

“也好。”

卢石瞪着众人:“你们是来春游的吗?是来春游的吗?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神圣的马球竞技场呀!!!我们连入场券都没有!你们还要喝酸奶?!马上比赛就要开始了呀!要开始了呀!酸奶能让我们进去吗?!能让我们进去看比赛吗?!”

苗小小给他吓的怔了一下:“你去买票好啦!又没人拦着你,我看到好几个卖黄牛票的!”

“五百两黄金一张呀!五百两包进场!把我卖了也买不起呀!”卢石伸出五个手指,咬牙切齿!

“这么贵?上一届大赛的时候,好像官价只要三十两黄金吧?”多仁纳闷。

“那是官价呀!早就被抢售一空啦!现在是五百两!五百两呀!万恶的经济社会!这是在亵渎神圣的马球运动呀!呀!!!”卢石激动的跳着脚。

“谁让你当初不多偷几百两黄金出来?”苗小小撇嘴。

“大哥,我能去为民除害吗?”卢石转了转眼珠,凑到何在耳边,极小声的说道。

“你看见哪个恶霸欺压良善了?”何在环顾四周,没发现什么凶恶之徒。

“我要除掉几个卖黄牛票的贩子,还大唐的经济市场一片清静!”卢石的表情异常严肃。

何在转过头看他:“买不起票就打算杀人越货?你找个湖照照,自己现在就像是个要被除的害。”

“旺姆!旺姆你看看有没有认识的高官呀?你认识的高官应该不少呀!能不能帮我混进去?哪怕只看一场?我可以当护卫哟!当杂役也行哟!”他满脸堆笑的转移了目标。

旺姆从幂篱后看他:“在抵达兰州之前,我好像不能被人认出来呀。”

“多仁将军!你是吐蕃派来大唐接亲的钦差呀!你能不能动用一下职权让他们放我进去?就说是吐蕃队的马弁也行呀!”卢石转移目标的速度飞快。

“卢校尉,擅离职守本来就是重罪了,我如果还滥用职权,恐怕刚进兰州就被擒拿问责了。”多仁苦笑。

“呀!!!谁能给我弄张门票呀!!!卢良羽做牛做马感谢他全家呀!!!”卢石双膝跪地,仰天长啸。惊得周围人群侧目以对。

.

“阿耶,那人怎么了?”

“别看他,是个疯子。”

.

“别丢人啦!快起来!你的门票早就有啦!”苗小小揪住他的后领往上提。

卢石愣了足足五秒,然后一个旱地拔葱跳上半空:“哪里哪里哪里?!你不会骗我吧?!骗人可不好哟!骗人不得好死哟!骗人的人没有好下场哟!”

苗小小乐:“你和自己有什么仇?咒的那么狠?”

话音未落,卢石已经围着她转了三圈:“票呢?票呢票呢票呢?!”

苗小小给他转的眼晕:“我说你拉磨呢?票不在我身上。”

卢石的眼光从未这么犀利过,他横扫了一遍众人:“东西在谁身上?最好自己乖乖的站出来!”

苗小小看不下去了:“这是鬼子搜八路名单吗?把你那眼球塞回眼眶里吧,票在你后面呐!”

卢石一愣,转身又一愣,他身后站着一个熟面孔尴尬的冲着他笑:“大哥,就是……刚才你说做牛做马那个话……啊算数啊?”

“土豆?!你不是回西平郡了吗?!”卢石惊诧。

“不是哎,官道堵哎,我不是回不去蛮。而且蛮,正好家里头有人来看马球蛮,我就跟到来看看哎。”

卢石一把揪住他:“你有票?”

土豆讪笑:“我们这个服务还不周到蛮,在这个西平兰州一带蛮,几张票我们还是搞的到的哎。再者说了,我自己不看也不能说怠慢我家大哥还有大哥大哎。”

土豆话说的漂亮,票却拿不出几张。他搜遍了自己的兄弟姐妹和狐朋狗友,满打满算凑出四张观赛券,还不是什么太好的坐席。卢石作为狂热爱好者自然分到了一张,苗小小表示自己对马球彻底没兴趣,宁可在外围品尝三方四国的美食,省去一张。土豆把剩余的三张观赛券给了何在、旺姆和多仁丹巴。旺姆担心自己被观赛席里的众多高官财主们认出来,加上她对马球的兴趣淡然,更愿意陪苗小小逛山坡吃东西,于是把自己的票还给了土豆。

就这样,四位郎君进去看比赛,两位娘子在外面吃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