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官 > 第二百零一章 鸦神显灵

第二百零一章 鸦神显灵

“此人竟如此忠义!”隆平帝身边不乏卫士,他虽然惊慌,总算还记得万乘之君的体面,面对着凶恶的猛虎只微微向后退了一步,未曾落荒而逃。

此时看得分明,叶行远这般忠义,隆平帝心下感动,大喝道:“还不来人,速救叶公子!”

皇帝身负天命,这长角翼虎就算发狂,其实也绝不敢冒犯天威,但它要是回头咬了一口叶行远,那这小书生可未必能承受得住。

话音未落,长角翼虎如钢鞭一般的虎尾一伸一缩,就像是弹簧一样把叶行远震开,往前一扑一剪,仍旧是不依不饶的认定了隆平帝这个目标。

隆平帝感到腥风扑鼻,眼看那硕大的虎头就在自己面前,白生生的尖牙上沾着不知名的血肉,不由骇然。这时候也忘记了身份贵重,诸邪不侵,跌跌撞撞向后退了几步,大呼“护驾”。

这一串变故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在禁宫之中,隆平帝本来就未曾携带太多侍卫,站得也都有些远,谁想到鹿苑之中居然有凶兽胆敢攻击皇帝?这时候竟一个个反应不及。

叶行远被长角翼虎甩退,却不着急。这计谋设计者也是简单粗暴,想靠着一头发狂的老虎就搅了他进献祥瑞的盛事?真是太把他当无知小儿了。

长角翼虎绝对不敢也不可能伤害皇帝,这是笃定之事,搞这小花招的人无非只是想趁着人惊惶失措,让皇帝迁怒于叶行远罢了。

而叶行远一旦确定老虎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危害性,那这种设局对他来说,反而是刷好感度的时机。刚才那一招“履虎尾”,可是冒了极大风险,一举成功,可算是占了极大的便宜。

但这还远远不够,人家有心陷害。叶行远偏要将计就计,获取最大的好处。看到那老虎果然如意料之中仍然飞蛾扑火一般冲向隆平帝,叶行远微微一笑,这可就是鸦神表现的最好机会了。

要不是有这种傻瓜设计,他还找不到那么好的表现时机呢!只听啪啦啦声响,石像之上一直闪着红光的乌鸦忽然振翅飞起,像闪电一样越过长角翼虎,轻飘飘落在隆平帝的肩头。

周围的太监侍卫都吓傻了,难道在发狂的长角翼虎之后,定湖省所进的祥瑞也要来行刺皇帝。这可如何是好?一群人呼啦涌上,但是长角翼虎的利爪已经搭到了皇帝胸前,为怕它受惊乱动伤了龙体,一时间竟没有人敢轻举妄动。

“吾命休矣!”隆平帝心中暗叫,怎料自己竟会莫名其妙伤在一头蠢老虎的手上,鹿苑管理之人统统该死,要诛他们九族!

天潢贵胄现世,群兽辟易,纵然长角翼虎乃是异种。不会在他面前匍匐软倒,但也绝不敢如此放肆,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隆平帝懊悔自己怎么想着今天要来看这祥瑞,要是真丢了性命。史书上又该写得如何不堪?那些文官们表面上哀恸,心中还不知道怎么嘲笑,自己这谥号又该怎么起?

隆平帝心中胡思乱想,却陡然发现长角翼虎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很迟疑的一爪搭在他胸口,茫然四顾,似乎是并没有把他当作攻击对象。而更像是一块垫脚石。

“陛下,莫要乱动!这畜生好像并没有发现你!”安太监连滚带爬的冲了过来,本想不顾一起冲上去表现自己的忠义,但是发现老虎的利爪距离皇帝的咽喉只有两寸,登时就僵住不敢再动,惊讶的看着长角翼虎的行动。

安太监压低了声音提醒,虽然这话说起来匪夷所思,但老虎的表现却正是如此。

”怎么可能?朕就在他爪底!”隆平帝气得差点咆哮,长角翼虎忽然转过头,毛茸茸的胡须扫过皇帝的鼻孔,让他忍不住痒痒的打了个喷嚏。

“万岁爷!”安太监发出一声哀嚎,就算刚才老虎没有发现是因为它突然瞎了,但发出这么剧烈的声响,怎能不惊动这畜生?万岁爷......只怕真是凶多吉少了!

安太监嚎啕大哭,长角翼虎却像是吓了一跳,爪子一缩,从皇帝的身上下来,慢悠悠的绕着皇帝转了一圈,神情依旧是很茫然,仿佛搞不清楚刚才那耳边巨响是从何而来。

“这是怎么回事?”侍卫们缓缓向前,将长角翼虎团团围住,想要伺机救出隆平帝,但这凶兽未曾远离之前,还是不敢动手。

“祥瑞降世,鸦神在此,这畜生完全发现不了陛下,你们还不快上前救驾?”在这紧张的气氛之中,叶行远忽然跨前一步,朝着隆平帝肩膀一指,大声呼喝。

“鸦神?”安太监一震,目光顺着叶行远的指向望去。只见一个乌鸦石像安静蹲踞在隆平帝的右肩,双翼张开,闪烁红光,正是这一次叶行远代表定湖省进献的祥瑞鸦神!

不......只是祥瑞的一部分,叶行远送来的麒麟石像还好端端的留在原地,只是它头顶原本的乌鸦早已转移到了皇帝的肩膀上。

在场之人一起讶然,包括隆平帝在内,全都不约而同的想起了开过时候鸦神救主的传说。

太祖败阵,躲在草丛之中,得鸦神遮蔽,逃过千军万马的围剿,从容脱身。从此东山再起,重整兵马,这才有了本朝数百年的基业!

在整整三百多年之后,鸦神救主这一幕竟然重演!虽然对面不过只是一头发了疯的畜生,而所救的也不是雄才伟略的英主,只是贪图享乐的后裔,但这一幕带来的象征意义,可是不得了!

安太监第一个反应过来,他扑通跪地,嚎啕大哭,“太祖有灵!鸦神现世!万岁爷大吉!大吉啊!”

叶行远这小子运气真好,所献的祥瑞居然有此奇效,这一番功劳之大,就连安太监也欣羡不已,但事到如今,只能顺水推舟将他捧上去!

叶行远微笑而立,眼看惊愕的隆平帝缓缓挺直身躯,从容的从长角翼虎身边走过。而这老虎根本就没有发现皇帝的行动,护卫们一拥而上,将它狠狠压住,绳捆索绑,这才回过神不住的向皇帝请罪。

隆平帝却只抚摸着肩头冰凉的乌鸦石像,大笑不止。

刚才那一刹那生死关头,真是把养尊处优的隆平帝吓了一跳,但旋即峰回路转,也让他大喜过望。这种大悲大喜之下,他确实是需要一些时间来平复。

在猛虎被制服之后,乌鸦石像突然又腾身而起,化作一道红光,在空中盘旋两圈重新落到了麒麟头上,红光收敛,再无异象。

但这个时候,再也不会有人怀疑这祥瑞有假,鸦神也乐得节省些神力。

隆平帝无限留恋的看着乌鸦在空中飞行的轨迹,他这后世子孙与三百年前的祖先相比,共同之处大约也只有身体里面流淌的血液了。太祖的雄才与武力,他并没有任何继承下来,相反风流怠惰的性子,又与严肃正经的太祖大不相同。

这一次鸦神显灵,应该是难得的他与祖先共同的体验。这种体验让他更相信自己乃是天命所归的皇帝,是无所不能遇难呈祥的伟人。

“万岁爷!可伤着了?”安太监哭哭啼啼的凑了过来,想要看看皇帝身上有没有伤到。隆平帝却不耐烦的将他推开,“不过是个小小意外,又得鸦神护持,何必做惺惺儿女之态?”

安太监一愣,平时皇帝可是个心思细腻之人,别说是被一头猛虎吓唬,就算是蜂虫之物进了寝宫,都要惊呼一阵子,怎么今日竟然转了性子?

难道鸦神现世,不但护佑了他的安全,也把祖先的血气之勇注入到他身上?

不过这肯定是暂时的,安太监对隆平帝最为了解,他略一思索便明白了这位帝皇的心思,他现在大约又沉浸到对祖先的丰功伟业幻想中去了。鸦神给予隆平帝与太祖同样的庇佑,他一定会想入非非,又觉得自己了不起。

这种状态应该能持续个半日,安太监心中暗笑,也就转了态度,轻轻批了自己脸颊两下,笑道:“是老奴糊涂了,万岁爷万金之躯,又有鸦神庇佑,这畜生怎敢毁伤?今日这长角翼虎妄动,必有蹊跷,该将鹿苑管理太监拿来,重重责打讯问。”

皇帝高兴的时候不要泼冷水,好好拍马屁就行,安太监这一套早已炉火纯青,顺便还踩了鹿苑张太监一脚。

隆平帝含笑点头道:“这也不急,若无这疯虎,也不知鸦神之神异,能救太祖之正神,果然非同小可。朕要发明旨传于天下,再彰鸦神之神通,更与加封,添其尊位。”

皇帝代表天命,有一定的封敕低级神灵的权力,其中开国帝皇的威权最重,故而能够大肆封神,稳固国土,历代次第衰减。

不过即使是过了三百多年,皇家仍然有力量加封一位神祗。今天的变故之中,得到最多好处的就是鸦神本身。叶行远与鸦神复兴的约定,今日皇帝一道旨意,便能完成大半!

而今日得到好处第二多的人,毫无疑问就是奋勇救驾,又进献真祥瑞的叶行远!隆平帝的目光转到他身上,包括安太监在内的诸人都很清楚,这个少年马上就要平步青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