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官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失而复得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失而复得

“司礼监王公公?哪一位王公公?”叶行远也愣了,他料到自己身后有定湖省官场,便是阉党也不会轻易在这种时候找他麻烦。所以面对王礼的时候寸步不让,力保李成的性命。

但就算如此,王礼的干爹司礼监秉笔太监王仁不找他的麻烦已经罢了,怎么还可能服软致歉?所以叶行远一时有些恍惚,心想是不是有哪位司礼监的小宦官也姓王,莫要搞错了。

“还有哪一位王公公?”驿馆主人一拍手,喜道:“自然是秉笔太监王仁王公公,他久居深宫,便是朝中大员等闲还接不到他的帖子呢。还是叶老爷有面子。”

果然是王仁,那自己与这位炙手可热的大太监别无交集,唯一的交汇点便是在京兆府中与他干儿子王礼的争执。这件事大家算是各得其所,谁也没占谁的便宜,认真说起来为了李成的命忍痛让出李家宝刀。王礼已经得偿所愿,纵然心中有气,也不至于让王仁出头。

他如今下帖子送礼是什么意思?叶行远沉吟一阵,又问道:“王公公送来了什么礼物?”

驿馆主人心中暗自佩服,你看这位少爷何等风度,司礼监秉笔给他送礼,他一点儿也没有惊喜之色,犹自淡然,漫不经心问一句什么礼物。难道王公公的礼物不好,他还要嫌弃不成?这真真才通身都是大家的气派。

驿馆主人谄笑送上一页礼单,“礼单在此,除了金银珠宝各色器物之外,最要紧就是一口削铁如泥的宝刀,王公公还亲笔手书完璧归赵四字,想来这宝刀与公子家中有些干系。”

驿馆主人未见叶行远带刀,而李成家传宝刀也藏得甚好,他哪里想得到这是同一口刀?只道是叶行远家中之物。王仁寻回给他送来,这面子可给得大了。

李成和他夫人两人却浑身剧震,他们刚刚还在念叨宝刀,宝刀就让人送回来了,这岂不是如做梦一般?

叶行远没瞒着李成什么,当初王礼要夺他宝刀之事也如实相告,最后知道是那太监出了三千两银子,算是买了宝刀。李成侥幸偷生,已经觉得万事俱空,对宝刀也没有以前那么执着。便将此事放下了。

如今王礼的干爹王仁突然来给叶行远送礼,送的又是宝刀,你说不是他们李家这一口刀,那才叫出了鬼了!

但这是怎么回事?这位叶行远真有这么硬的后台,连司礼监秉笔都得拍他马屁,干儿子买了刀,他还溜溜的给送回来?

李成偷眼瞧着叶行远,只见他玉树临风一表人才,心中更是起疑。是哪位王侯公子,还是什么皇亲国戚?也不对啊,他自报家门乃是定湖省今科的解元,哪有皇亲王孙考科举的?

叶行远知道李成疑惑。他自己也是一头雾水,便笑道:“刚说到李家的宝刀,便有人送来一口。听王公公留书的语气,应该是想将这宝刀原物奉还给李兄。我们且先去看看。”

礼物都堆在驿馆的天井,送礼来的是个小黄门,他大约也不知道为什么王仁会给人送礼。心中惶恐,也不敢多说话。见叶行远出来,交付了礼物便自告辞,除此之外一问三不知。

那些器物倒是寻常,叶行远也没放在心上,但居中而放的一口鲨鱼皮鞘的长刀看上去有些面熟,应该就是李成的佩刀。

叶行远一伸手,将那刀提起送到李成手上,笑道:“李兄你看看,是不是你家的刀,我只见过一面,认不真切。”

李成浑身颤抖,握住刀柄,轻轻一抽拔出半截,只见刀锋雪亮,耀得人睁不开眼睛,身子剧震道:“正...正是李家家传的宝刀,只是开锋之后,刀光更盛了!”

这刀在李成手上的时候,刀如其人,顿讷藏锋,只有在他用心催运的时候才会偶露峥嵘,平时都显得平平无奇。但是出去转了一遭,却像是洗尽铅华,尘落光生,刀光耀眼之极。

王仁给这口刀换了个刀鞘,也顺便开了锋。

叶行远那天月下见此宝刀,也未曾有这般锋芒,不由也是啧啧称奇,从李成手中接过刀仔细端详。

刀长两尺,刀背甚厚,似是乌金所铸造,入手极为沉重。刀锋一侧有两道血槽,暗生毫光,看上去就是杀人的凶器,李家将转战天下,也不知道这口刀上有多少条人命。

叶行远还刀大笑道:“这刀正如李兄一般,经此一番磨折,反而重现光芒。如今物归原主,刀生光华,人必也有前程,我观李兄脸上晦气之色尽去,不日必有大喜。”

李成不敢领受,“叶贤弟,这是王仁公公送给你的礼物,我怎能收来,这刀我已经作价卖给了别人,他既愿意送你,那便是你的东西。”

叶行远连忙摇头,“我一个读书人,要这般凶器作甚?何况王公公也写了完璧归赵四字,想来便是通过我的手,将这李家宝刀还你,这也是一段佳话。”

李成推辞不得,只得接刀,摩挲不停,显见还是极为珍爱。李夫人在他身后,也是不住的盯着刀身,热泪盈眶。

叶行远还没摸清王仁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他就是个有原则有道德的太监,听说干儿子行事不当,所以就来补救?这觉悟未免也太高了些吧?

可要说他还有什么其它目的,叶行远实在想不出来,双方的身份相差太远。司礼监秉笔可算是朝廷最顶儿尖儿那一批人中的一位,王仁虽然为人低调,但大家都知道他得天子宠幸,又能安抚提督东厂的江公公,与内阁几位大佬也交好,可说是这隆平帝丰亨豫大天下的润滑剂。

这样的人物,能谋算他叶行远什么?

或者说,能谋算一个破落的李家什么?

叶行远从来是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别人的行为,但这一回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王仁有什么不善的动机。就算是曲意笼络,都显得有些太热切了,完全没有必要。

叶行远想不通这其中的道理,也就没有拒绝礼物的由头,再说李家这宝刀总得留下,也就干脆不管不顾,暂且将王仁的好意收下。

但这消息就很快传了出来,在叶行远入宫之前已经开始发酵,毕竟让秉笔太监王仁主动送礼的人物,即使是在京中也只有那么几位。

叶行远何德何能,能收这位大人的礼?

尤其是因为王仁本来是叫王礼负荆请罪,上门致歉。王礼却抹不下面子,只含糊其辞,让一个小黄门上门送礼,话更是没说清楚,传出来就更五花八门。

有稍微知道些内情的人言之凿凿道:“叶行远此人来历不简单呐,他不过十七岁年纪,却已经是定湖省的解元。更让抚台、藩台、臬台三位大人退避三舍,让他独占献祥瑞之功。

你猜猜他到底是什么身份?嘿!知道了吓死你!”

有人心痒痒便追问道:“他一个少年人能有什么身份?无非是娘老子厉害,只本朝并无姓叶的勋贵,朝中也无什么知名的叶姓大臣......”

开口那人哂笑道:“儿子姓叶,老子一定要姓叶么?就算是勋贵大臣的公子,又怎能让一省封疆与司礼监秉笔都如此重视,你们大胆往上猜!”

“难道是......”猜测的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向上指了指,心惊胆战。

一开始那人大笑,“你们总算猜到了,除了这份血脉,哪里会在这般年纪就如此尊贵,而且看上去上面那位对这少年还不一般,只怕早早安排好了他的前程。

什么科举,什么祥瑞,全都是给他机会,日后便能够常伴君侧,这才是天伦之乐呢!”

市井之间言语无忌,甚至涉及到了皇家**之事,虽然有人吓得赶紧闭口离去,但也仍然有人好奇心起,不住追问,一开始说话的人更是肆无忌惮,说得更是夸张离奇。

“...却说那日天子游猎,叶行远冒死闯入围场之中,拦在天子驾前,口中只说一句‘陛下可还记得大汉江畔的秋雪莲么’,天子动容垂泪,自此便将他视作亲儿......”

终于有人听得忍无可忍,恨不得要拂袖而起,要阻止这般刁民胡言乱语,却被他的主人阻止,“不妨,民生无聊,不过说些闲话,何必在意?这些话本世间皆有流传,难道当皇帝的能将人都杀光不成?所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保柱不可不知。”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句话不是这么用的吧?名叫保柱的魁梧护卫一脸无奈,只好听之任之,而他身边的主人却饶有兴致的听着这些市井故事,脸上还带着几分好奇。

他是个清癯的中年人,脸上带着酒色过度带来的倦怠,但一双眸子却还是充满了对生活的兴趣。他穿的像是个商人,形容举止却一点儿也不像是个商人。

“保柱,再点一壶这家自酿的桂花酒来,我今天要将这故事听完。”中年人听到有趣处,拍掌大笑,“这个叶行远的事迹倒也有趣,若真是我的儿子,那不是也挺好玩的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