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官 > 第五十八章 组诗里的秘密

第五十八章 组诗里的秘密

张公子虽然被赶了出去,但献诗这活动还是平稳的继续进行下去了,在大家陆陆续续献完诗之后,都把目光看向始终没有动静的叶行远。叶行远的才华是毋庸置疑的,众人只是好奇,叶行远在这种场合会发表怎样的诗作?

刚才张公子那首诗平心而论,如果撇开当着和尚骂秃驴这点之外,绝对水平上并不低。如果叶行远不能表现出压过张公子的实力,纵然能判定他赢,事后也必然引起争议。

众人屏息静气拭目以待,叶行远也不矫情了,起身而立道:“今日得见花魁风姿,心有所感,偶得两首小诗,也不知该怎么选择,便一起献丑吧!想来花魁冰雪聪明,必然能懂我诗中之意。”

两首?又要玩用数量取胜的办法?众人都听说过,叶行远在一炷香时间疯狂甩出九首出塞,把府学训导压制到吐血的故事。这种法子实在蛮横霸道......要都这么干,岂不乱套了?

老执事赶紧出来提醒,“按着规矩,每人只能献出一首的,才好让大家从容评价高下。如果数目太多,未免有些不便利。”

这叶行远要是一口气甩出来十首八首,叫别人怎么玩?献诗环节成了论量不论质,还有什么意义?

叶行远发现,自己上次在府学搞得太生猛过火,导致变得威慑力十足,别人多多少少有点忌惮。

他忍不住笑道:“我虽然拿出两首,花魁娘子可自行选一首评判。在下可不是以数量压人之辈,而是因为这两首诗颇有关联,若是单独只拿出一首,只怕会让花魁娘子不明我的心意。”

你不拿数量压人,还有谁拿数量压人?在座众人心里纷纷吐槽不提,但有人道:“叶公子作诗,我等是心悦诚服的,他若说做两首,必有做两首的道理,我等愿洗耳恭听。”

随后便是一片附和之声,老执事见众人都没反对意见,那也就不再固执,向旁边让了一让,请叶行远献诗。

叶行远微微一笑,起身走到花魁楼下对面,开口念诗,“第一,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这诗一出,众人纷纷哀叹,果然如此!前几人的诗词相比之下,顿如嚼之无味的朽木一般。

丁花魁眼睛发亮,叶行远的诗果然是高明,只这一首就足以拿下魁首了。那么非要做第二首干什么?难道此人真的是个随心所欲的诗痴,想到绝妙处就不肯保留?

叶行远也不停顿,从容念出第二首,“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檀郎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又是一首绝妙好词!丁花魁忍不住拍案叫绝,正要出声赞叹,突然脑中闪过一道电光,竟突然哑口不言。

第一首写形,第二首写情,以花拟人,以人比花,这诗极为巧妙的手法,但偏偏总觉得还缺了什么,似乎中间还少一个转折。若是在两首诗中间,能补上一首,形、色、情,三者俱全,这组诗的境界又要高上一层!

不知不觉,丁花魁又想起了先前张公子那首诗,下意识与叶行远这两首组合起来......这一组合,堪称极其完美,但却让丁花魁悚然动容!

之前张公子念诗的时候,她就注意到叶行远这一桌有些异常,只是没来得及关注,就因为张公子的诗引起手下众怒,不得不先处理。等到逐出张公子之后,叶行远这边便早已恢复了平静。

现在联系起来,其中果然有问题!又想起张公子最后呼喊的“算计”与欧阳紫玉表现出来的震怒,再细细推想张公子那首诗与叶行远两首诗的契合之处,丁花魁怎能不猜到几分?

此事只有两个解释,要么是叶行远听到张公子这首诗,临时想起两首和诗,与之虽不同韵,却有意连,形成组诗,甚至还能天衣无缝。若是如此,叶行远几乎可称诗神转世,但这样也说不通张公子与欧阳紫玉的反应。

要么就是叶行远一开始就设计了张公子,故意泄露了带有“蛮雀”“扇宫”典故的诗句给张公子,然后坐看张公子拿着诗句来画舫中献丑。

而且叶行远可能还有另一层意思,就是用这些羞辱性的典故来试探画舫中人的态度——这也刚好能说明整首诗意境高远,蛮雀这等人物却略微有些不够匹配的缺陷。

想至此处,丁花魁心中剧震,直直地盯着对面的叶行远,不知不觉心底竟升起极深的戒惧之心。若是如此,叶行远的算计也未免太深,难道他对自己的身份和目的起了疑心?

叶行远见丁花魁久久无声,就知道花魁娘子已经明白自己的警告意思了。叶行远的目光坦率而明亮,并不因为自己的算计而有任何内疚,因为他问心无愧。

良久之后,丁花魁叹息一声道:“叶公子诗句宛如天上飞来,妾身得此几句,真是愧不敢当。”

如果她真是以卖笑为生的,这两首诗绝对有助于她名传天下,就此去京师等地争夺花魁也不是没有机会。只可惜她并不是真正的青楼女子,而是一个不能太出名的女人,叶行远这两首诗,反而让她有点惶恐。

丁花魁的心中是愤怒而矛盾的,如果依她本心,恨不得将叶行远与张公子一样,当场赶出去,但她做不到。其实刚才她不想驱逐张公子,但手下的愤怒让她无法压制。而现在,她想要驱逐叶行远,却又因为所有人的欢呼而无法如愿。

谁也没法昧着良心说叶行远这两首诗不好,也找不出可以挑刺的地方。身边的小丫环都已经眼波流转、面染红晕,显然已经为叶行远的相貌才情所动。其余婢女更是不堪,如果没有自己在此坐镇,说不定要拥上前去找叶行远自荐枕席!

这就是中原大才子的吸引力啊,诗文之美,可壮阔可旖旎,可打动人心,可激发斗魂,正是这些看起来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文字,支撑起了中原文化的华丽锦绣。丁花魁在这种文化的力量面前,也不能不俯首。

当夜花魁献诗,最终的赢家与预测无二,正是最近这一月来府城之中声名最盛的叶行远。叶行远脸上的神色也淡淡的,没看他有多少欢喜。

他两首献诗,得丁花魁“天外飞来”的评价之后,其他人就知趣的陆续告辞,虽然走到了这一步终究心有不甘,但输在这样的诗词之下,也不丢人。

唯一愤愤不平的,大约是早早被赶出来的张公子,他一直守候在画舫外,听说最后终于还是叶行远夺魁,便怒气冲冲的走人。此后几天他连府学都不去了,先前放出了大话,现在丢不起那人。

画舫中,丁花魁终于撤下了珠帘。

叶行远坦然抬头,认真的欣赏着楼上的绝世美人,之前虽然在岸上也曾遥遥看见过丁花魁的窈窕身形,但是面目始终不曾特别清晰。

陆伟浑然忘记自己之前还出卖了表哥,觍颜凑到叶行远身边,翘着脚观望。

欧阳紫玉虽然对花魁没有太大的兴趣,但是漂亮女人天生具备观察其他美人的天赋,所以她即使坐在原地没动,甚至好像连头都没抬,但早已看清了丁花魁的模样。

好像皮肤比我白,但没我胸大!似乎脸小几分,但没我腿长!欧阳紫玉运用仙家灵力,精细入微的比较过后,自觉胜负点数相当,也就大度的哼了一声,不再继续探查下去。

果然是蛮族的美人,她的瞳仁如同一泓碧水,皮肤白皙,脸部的轮廓较深,与中原女子确实有些细致差别。昔日蛮雀艳名播于中原,中原对蛮族女子的审美也颇为雷同,这位丁花魁如果不那么遮遮掩掩,大约艳名还能更上一层楼,叶行远心道。

丁花魁轻启朱唇,似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开口,“叶公子真是深不可测,妾身也曾见不少人杰。但如阁下这般年纪,又能让妾身生出高山仰止之感的,便只有你一人了。”

叶行远感觉花魁娘子话里有话,没有出声,只听花魁娘子继续说下去。

“以阁下之才,想必猜出妾身的来历,既然如此妾身也想问公子一句。”她陡然睁大的双目,碧色双眸如翡翠,闪烁着晶亮的光芒,语气充满了期待,“我南越国粮米丰饶,国主励精图治,欲求大才。

若阁下愿往,凭借大才必不失封侯之位,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不知阁下可愿纡尊降贵,随妾身前往化外之地,教化敝国之人?”

之前没有明面上揭破,但如今既然已经是单对单说话,丁花魁知道叶行远都是聪明人,无谓多绕圈子,一开口就许诺高官厚禄,赤.裸.裸.地招募叶行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