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官 > 第五十六章 三关结束

第五十六章 三关结束

花魁大会,乃是最优秀的男人去追求最美丽女人的一次浪漫盛会。虽然百年传统下来,变得有些流于形式,但是关键处终归还没有变化,哪有女人来参加花魁大会的道理?

尤其这女人还挺嚣张,连张公子重金请来的汉江大侠燕仲牟都被轻易击败,这岂止是破坏了传统,还是对在场所有男人的藐视。

首当其冲倒了霉的张公子自然更加愤怒,若不是自忖不是欧阳紫玉的对手,只怕就不是指责叶行远,而是要对着擂台上的欧阳紫玉狂喷。

欧阳紫玉打赢了擂台,正得意之际,忽然听人揭穿她女扮男装的身份,十分不耐烦,很不讲理的说:“我是女子又如何?有规定女子不准参加花魁大会吗?”

她信手扯下头上冠带,一头青丝泻下,更显肌肤赛雪,明眸皓齿,此等美人开口虽然有些强词夺理,一时之间竟没人反驳。

大家仔细想了想,好像真没有不准女人参加花魁大会的规矩当初立下规矩的先贤们,谁能想到特别制定一条规矩说不准女人参加啊。

既然确实没有不准女人参加的规矩,那眼前美人到底算是讲理呢还是不讲理呢

张公子一时语塞,旁边有人嘀咕道:“这等美貌比花魁也弱不了几分,这还来争夺与花魁会面的机会,却叫男人们如何自处?难道今年这机会被女人夺去?”

又有人反驳:“此言差矣,这位小姐是跟随叶公子来的,想来必是贴身之人,只能说叶公子真是幸运,能享尽艳福和乐融融”

叶行远哭笑不得,幸好欧阳大小姐这时候还没反应过来,他赶紧上台,将还在洋洋得意的欧阳紫玉扯了下来。顺便催促老执事:“老先生,我这已经胜了一阵,不敢耽搁大会进程,还请速速继续吧!”

老执事如梦初醒,之前他还在为叶行远的资格担心,却不料冒出个剑法如神的女人,又让叶行远出了风头。此子底牌层出不穷,越发显得神秘,这种人物自家小姐真能招揽?

事已至此,他也不想多生枝节,就此含糊过去,“花魁大会只禁年龄,不禁男女,既然叶公子能让这位小娘子心甘情愿出力,这一场便算胜了。其他人便开始抽签!”

老执事和稀泥,其他人自然也不想追究,只有张公子胸中郁闷,瞧着面色惨白的燕仲牟就气不打一处来。自己重金请来的人物,就是这种德行?

还好燕仲牟识时务,被人打了就不敢再摆大侠的架子,讪讪凑到张公子面前低声道:“小人的左手剑也还使得,总能保公子过关便是。”

收了张公子的钱,搭上了知府的线,燕仲牟可不敢把差使给办砸了。现在虽然腕骨痛彻心扉,但自己接的任务,含着泪也得打完。

他倒是没有吹牛,汉江大侠确实有几分真功夫,尽管在欧阳紫玉这女剑仙面前连一招都过不了,可斗斗没有什么准备的书生还是手到擒来,哪怕只用一只手。

第一场失利之后,燕仲牟忍痛又连胜三场,终于为张公子抢到了最后一张上画舫的门票。

叶行远结果又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事实上在欧阳紫玉一招击败燕仲牟之后,抽签对手都毫不犹豫弃权了。

大家都不傻,弃权后落入败者组还有翻身的机会,但要是被这女子打伤,那哭都没的哭,不是每个人都有汉江大侠那左手剑功夫。

丁花魁面对这个结果也很无语,她本想着人总有弱点,总不可能十项全能。而叶行远乃是寒门子弟,没有那个资源文武兼修,剑道总不可能也会出类拔萃。再加上他并非府城人,来到汉江府的时间又短,家财也不丰厚,想来请不到什么高手。

所以丁花魁有心让叶行远陷入窘境,再暗中示好帮忙,让他勉强过关,这样在最后的献诗会面环节中,说起话来也更主动些。

没万万想到叶行远身边的无用猪队友里,居然还隐藏着女高手!结果第三关成了叶行远最为轻轻松松的一关!

丁花魁习惯性的拂动珠帘,沉吟良久,当今之世风起云涌,想不到这汉江府里,都有这种让人捉摸不透的人才,看来自己预感的大时代真要来临了。

花魁大会三关,到此彻底结束了。这次花魁大会说实话,只成就了叶行远一个人的名气,三关各自不同,全都能拿第一,在历届大会中都是很罕见的。

如果不是大家都知道,叶行远只是从乡下来的一个无权无势小童生,只怕早就开始议论大会背后的黑幕了——不得不说,这种结果太像故意帮人刷名气的黑幕了!

算学第一、书法第一、剑道第一,这其中算学和书法,都还是他亲自出手,另加上之前不久名动府城的九首诗词,叶行远还有什么不会的?

至于为什么第三场叶行远没有亲自动手,坊间传言又是不同,有人说得活灵活现,“叶公子他修为极高,已是剑仙一流人物,只是他堂堂读书人,怎么可能亲自下场与人好勇斗狠?

因此只派了一个方当稚龄的垂髫小丫环下场,只一剑就将汉江大侠燕仲牟吓得屁滚尿流,跪在地上叫姑奶奶。原来这小丫环是燕大侠师祖的小师妹,你们再算算叶公子这辈分!”

这种传言是普罗大众喜闻乐见的,由于燕仲牟横行乡里,本身的名声人缘都不大好,大家便添油加醋刻意贬损。这事越传越玄,结果大部分汉江府民众都将叶行远当成了深藏不露的前辈高人。

张公子下船听到这种流言,更是气得差点儿将燕仲牟给吞了。燕仲牟识趣,一下船就发挥自己大侠的功夫,钻入人群溜得无影无踪,连尾数都没要。

接下来便只有献诗的环节,这要等到入夜,最后留存的十名士子自然有主办方出面招待。花魁一方包下了画舫对面一座酒楼,备下宴席,让十人带着伴当在不同的包厢各自用膳、休息。

叶行远过了三关,心下大定,会面献诗他最有把握,看来转轮珠到手是没什么大问题了。只可惜自己不能用,答应给了那只狡狯的狐狸。

莫娘子露了马脚,似乎伤势没到瘫痪地步,但也是比较重的伤了。何况叶行远有言在先一诺千金,而且对方确实是因为给自己出头,跟不老娘娘拼命才受了重伤,这转轮珠就让她占些小便宜吧。

欧阳紫玉今天惊艳亮相,觉得自己帅到突破天际,到现在还回忆自己的威风和霸气,时不时端着茶杯傻笑。三人之中,只有陆伟显得有些心神不宁。

“晚上献诗,我琢磨着张公子他们几个必然会找人提前做好,表哥纵然惊才绝艳,要不要也预先准备?”眼看天将黄昏,陆伟向叶行远提出建议。

叶行远淡定的答道:“汉江府之中,还有谁做诗能胜过我?不必担忧!”

他这不算大言不惭,之前九首超绝的边塞诗已经能够堵住所有人的嘴巴。汉江府只是一个府而已,又不是汇集了全国精英的翰林院,区区一个花魁大会献诗词又有什么好担心?

陆伟笑道:“话虽如此,不过听说表哥你最擅长的是边塞传奇,或壮怀激烈,或旷绝悠远,这花魁大会上总得有些艳词才是,不然衬不起花魁之声色。”

花魁会上的诗,当然不能是什么“可怜无定河边骨”或是“古来征战几人回”,这未免太煞风景。叶行远点了点头,“你说得也有道理,既是花魁,我就作一首赏花之诗,想来必然应景。”

“对对对!”陆伟称赞道:“表哥大才必能一挥而就,小弟心痒难耐,可否先睹为快?”

欧阳紫玉眼睛一亮,也道:“我记得老爹就说过你诗才了得,后来在府城中又听说你九诗震府学,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但我还没有亲眼见过,什么赏花之诗,先写来看看!”

叶行远得意的笑了笑,心中稍加思索,便已有了。他随手拈起一块猪骨头,油腻腻的在桌面上写下四句,写完之后看了看,又笑道:“这等秾艳之句,用这蹄髈来写大是不恭,还是擦掉重来。”

叶行远正要去擦,欧阳紫玉赶紧扯住,探头张看,忍不住开头吟诵,“一枝”她才念了两个字,陆伟跳了起来,急急道:“嘘!嘘!隔墙有耳,不可泄漏。”

酒楼包厢,不过是以板壁相隔,隔墙之声可闻,要是念了出来确实很有可能被别人听见。欧阳紫玉难得知道自己错了,迅速捂嘴点头。陆伟瞧着那桌面上油迹诗句,大为赞叹,又开始大拍马屁,叶行远却充耳不闻,只管吃饭。

“我是看不出什么好坏,不过读着还是怪不错的。”欧阳紫玉装模作样点了点头,对叶行远道:“你就用这诗去征服花魁,赶紧把我的转轮珠赚回来吧!”

什么时候转轮珠又成你的了?叶行远心道我自己都只能看看而已,已经有人先行定走了。不过现在他最重要的目的已经变了,想看看花魁到底是什么人?如果真是外域蛮族,又抱着什么样的目的?

如果机缘巧合,那可以试探一二。叶行远一边想一边又看了看桌面诗句,泼上酒,轻轻抹去,不再留有痕迹。

不多时,金乌西坠,对面的画舫之上张灯结彩,亮如白昼。终于到了登上画舫之时,一众士子鱼贯而出,随着老执事的指引,上了甲板。

同行众士子都对叶行远甚为客气,知道他诗才远远凌驾众人之上,基本上今夜是要为他做陪衬。

只有张公子还是昂着头不服气,即使到了这种山穷水尽的时候,还是一股子输人不输阵的志气。叶行远倒是有点佩服起来了,这人屡败屡战、永不服输的韧性倒是个优点

ps:为了点击,两章之间要相隔六小时,所以下一章只能放在半夜12点半以后发了,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