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官 > 第五十章 不愧猪队友

第五十章 不愧猪队友

神算第一,花魁大会第一关的第一名,还没等到日暮,府城大街小巷便都在传叶行远的故事。他又一次成了府中新闻人物。

叶行远比第二的张公子足足领先了两个时辰还多,在叶行远交卷之后,张公子急了眼,拼命逼迫自己带来的两大账房。也亏得这两人久经考验,咬牙顶住压力,最后总算没有出纰漏,但也拨算盘拨到手指抽筋,赶在酉时之前得出正确答案。

然后陆陆续续,也有不少人在掌灯之后咬牙苦算,终于成功,险些喜极而泣。当然也有不少人一直苦苦支撑到到亥时,算得头晕眼花,终究还是错了一点,痛失资格,泪洒江河。

总而言之,这次花魁大会第一关由于题目难度,引发了前所未有的议论。考虑到叶行远在诗道文才上已经奠定的名声,再加上他在第一关的出色表现,顿时成了这次花魁大会获胜的热门人选。

回到府学号舍,赶走了热情的陆伟,叶行远与化为小白狐的莫娘子坦承自己的担忧,“第一关是侥幸过来,不过没想到今次花魁大会的难度如此之高,下面两关我只能尽力而为。”

莫娘子倒是不在意,“我已听说你今天的表现了,难度高怕什么?你难他们也难,我们狐族有句俗话,要是被熊追,不须跑的比熊快,只要跑的比你姐妹快就行。”

叶行远哈哈一笑,狐族俗话与人类笑话类似,虽然粗鄙,其实道理不错。花魁大会出什么难题怪题不重要,只要自己的表现超过汉江府这些学子平均水平,就大有希望。因为这是淘汰赛而不是总决赛,不需要每关一定是第一。

想通了这一点,叶行远放下担忧,倒在床上就睡着了,今天有点用脑过度,睡眠就是最好的补充。

莫娘子见他躺下摊开手脚占了整张床,呸了一声。挪动到另一张床上,但翻来覆去却总觉得不习惯,半夜又偷偷爬回叶行远身边,依偎着睡了。

花魁大会第二日,叶行远早起洗漱,却见陆伟急忙跑来,喘着气说:“表哥你可真是红当了!有人出十两银子一页,要收你昨日算术草稿!”

原来今日一大早,就有不少同学来找陆伟,求陆伟分给大家几页草稿,好让他们沾点叶行远的神算之气。

一开始陆伟不虞有它,难得自己受欢迎,就慷慨地分了一些出去,反正几张纸也不值钱。那些同学都是眉开眼笑千恩万谢,陆伟看着奇怪就多了个心眼。出去打听过,才知道一夜之间,叶行远的手稿已经炒成了天价。

十两银子一页的东西,竟然被自己糟蹋了不少,陆伟不禁捶胸顿足。他不敢瞒着叶行远,赶紧先来报信,询问到底怎么处置。

还有这种事?叶行远也愣了。他百分之一万的确定,自己那些乱七八糟的草稿没有什么特殊的价值,虽然包含不定方程组这种装逼场合可以美其名曰算学大道的东西,但是独有的数学符号应该没人能够看得懂。

难道说有人能够透过现象看出本质,感悟其中大道所存,所以才会高价收购?但也不对头,这价钱实在出的过高,似乎有些不计代价的意思,幕后又是什么人在出手?

叶行远问陆伟,“我昨日草稿,总共有多少页?”

陆伟有些心虚,“昨日表哥随手使用甚多,若不计文字多寡,约莫有三十五六页。后来离去之时散落了几页,今早我被人蒙蔽,送人五六页,现下有二十四页。”

按照现在的市价,二十四页草稿,那就是二百四十两银子,陆伟顿时觉得怀中草稿沉甸甸的,好像是一大包银子似的。

从现实角度来说,直接出手将这些废纸草稿换成银两,似乎已经很划算了,换做是先前的叶行远大概会毫不犹豫。

但他这段时间收入不菲,一是写边塞诗的时候,府中才子们买他手迹,给了七八十两银子;二就是昨日收了奖金十两赤金,对他来说一时半会儿根本花不完。

叶行远并不急着用钱,凡事就会多想一想,这高价收草稿事来得怪异,总觉得有什么缘故。而且无论如何,将这二十四页草稿在手中捏着,如果别人真是想要,或许能够得到更大的好处。

便道:“我看这其中必有蹊跷,你且先将这二十四页草稿仔细收好,今日不要再出手。我们先去花魁大会第二关。”

陆伟连连点头,“表哥天纵之才,诗道第一,算学第一,如果再拿个第一。到那时收集的人会更疯狂,这草稿必定更值钱!”

他衷心佩服,只当叶行远是囤积居奇。叶行远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还有点生意头脑,只笑了笑,便带了陆伟出门。

府学外街口,欧阳紫玉早已等待。昨日花魁大会第一关让欧阳大小姐无聊至死,今日本不想来,但想起自己答应了叶行远。

堂堂剑仙一诺千金,叶行远又只带了一个没用的伴当表弟,只怕独木难支。因此她还是咬着牙坚持来帮忙,免不了自我感慨一下义薄云天。

他们三人会合,穿过街道,走到清河畔。人流依旧汹涌,只今日已有不少人认得叶行远,见他过来,自然而然让出一条道。有人在身边大喊:“叶公子加油!”又有人善祝善祷,“祝叶公子高歌猛进,抱得美人归。”

汉江府中娱乐活动少,花魁大会是难得的盛事,在大会上出风头,自然也是最容易铸造偶像的机会。叶行远昨日表现出色,不知不觉中多了不少粉丝。

又听河边对面楼上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大笑,“叶贤弟!昨日人多,未曾方便招呼,我在酒楼上见你英姿飒爽,未饮酒而醉。今日你可要再接再厉,不枉我辈为你助威!”

叶行远抬头望去,果然是唐师偃一干才子在为他打气,笑着拱了拱手,算是还礼。随后便与昨日过关之人一起,跟随引路的执事脚步,走过跳板,上了第二艘大船。

与第一艘船一样,船舱之中别有洞天,只是进入第二关的人少了太多,空间也就不用那么大。规矩也是相同,仍可先看考题,再召唤伴当。

只有叶行远这种带着猪队友的人才无所谓,直接入内再说,这一点也让围观群众更加佩服。这叶公子才是真本事,全靠自己包打天下!他所谓伴当,大概只是服侍的下人罢了!这是何等才学才敢如此托大?

听着路边人的赞叹,后到的张公子脸色更不好看。他恨不得自己也如叶行远一般,随便带两个人大模大样的进去,获得一样的赞誉。可是内心挣扎一番,终究还是不敢。

例如昨天的算学难题,他要不是带着两大账房助力,光凭自己绝对算不出来。与其打肿脸充胖子早早被淘汰出局,还不如拼到最后。

总不能叶行远这人真的全知全能,什么都是他独占魁首吧?只要他有一项不成,就会被扫地出门,那时候自己当然可以讥讽他!

张公子给自己打了气,顿时信心满满,刚刚进入舱间,就听里面有欢呼声响起,“表哥,竟然是这题目,这次你必定又是第一了!”“你的运气倒是不错,赶紧过了第二关!”

张公子急匆匆进去瞧考题,红纸已经揭开,下面却是写着一个斗大的“书”字。无巧不成书,这第二关,考的是叶行远最擅长的书法之道!

叶行远的书**底最厚,上一辈子从五六岁开始就被严厉的祖父逼着临贴写大字,过了一个苦不堪言的童年,却也拥有了功底深厚的书**夫。

这具穿越后占据的肉身,同样也是夏练三伏冬练三九,书法根基扎实。两者合一,叶行远的书法起点就是极高,再加上他这几个月来日日临摹“宇宙锋”笔意,写字之时越发挥洒自如,有刚硬之骨,又有潇洒之神。

他最希望在花魁大会上遇到的就是书法关卡,真是心想事成。但叶行远并没有因此喜形于色。先是算学,又是书法,考的全是自己最擅长的项目,这未免太巧。叶行远不能算是个阴谋论者,可也不会觉得自己运气真到了无敌的地步,心中不由起了疑心。

不过事已至此,现在不是探究原因的时候,先过了这一关再讲。叶行远正要探头去看具体的比试要求,旁边一个锦衣人却面现不满,强硬地挤到他身前。

冷笑道:“小小年纪,居然也敢妄称第一,书法之道永无止境,岂是你这种浮滑之辈能领悟透彻的?我倒要看看,像你这种心性不定的小辈,能写出什么样的字来!”

叶行远愕然抬头,只见眼前这锦衣人不过三十余岁,身材高大,脸上有凶悍之气。此时他瞪着眼珠子,挽袖露出肌肉结实的小臂,简直像是想要动手打架似的。

这什么时候结的仇人?叶行远一时莫名其妙,再回想对方的话才恍然大悟。刚才表弟陆伟一声欢呼,高喊自己必定拿第一,周围都是同样来参赛的士子,听到后什么感觉?

不愧是猪队友,帮不上忙就算了,还能拉仇恨!叶行远恨恨瞪了陆伟一眼,无语凝噎。

ps:状态不佳又遇到难写的,以后少写不擅长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