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官 > 第四十三章 如果再给一次机会

第四十三章 如果再给一次机会

此情此景看起来不像是好事啊,叶行远心里突突跳了几下。他再仔细看时,夜空中已经恢复清明,那可怕女人的幻象烟消云散,仿佛只是幻觉而已,但是压迫感依然存在。

叶行远迅速从望夫石上跳下来,而欧阳紫玉蹙眉不语,似乎察觉到什么不对,仰头看天却未发现端倪。陆伟哭丧着脸凑到叶行远身边,“表哥,祸事了!祸事了!”

原来这不老娘娘可不是什么美丽温柔的神仙,原本她就是水妖作怪,也是引动潮汛的元凶之一。昔年筑百花堤之时,因为百姓迷信,认为必求此妖方能风平浪静,这才立庙祭祀,民间呼之“不老娘娘”。

传说不老娘娘形貌极为丑陋,脾气暴戾,工匠要按照她真容塑像,却数次不成。后来一个年轻工匠灵机一动,选了自家美貌的媳妇为原形,塑了一个美人像。果然便得成功,这才将娘娘庙完工,可见其爱美虚荣之心。

美貌女子进庙但有所求,必不灵验,但若是男子祈求,却常能成事,因此娘娘庙也颇能得些香火。也有人讥不老娘娘一辈子没见过男人,恨嫁之极,所以在庙中又设望夫石,指望飞来姻缘。

有了这种传说,进庙烧香的男人都小心谨慎,连碰都不敢碰这望夫石。谁料今日欧阳紫玉不明就里的胡乱开玩笑,居然把叶行远抛到望夫石顶,这可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结果!难道要给叶行远配个丑妖怪为妻?

欧阳紫玉听陆伟解说,知道可能做了不好的事,但没在意。“这等荒诞无稽的传说,至多只能骗骗你们这些凡人愚夫愚妇,人妖有别,哪里有姻缘可言?”

叶行远也没太当回事,天下之大,哪里没有几桩奇奇怪怪的传说?子不语怪力乱神,要都当真,那心性也太幼稚了。

又看了看清河画舫美人云集的盛况,三人便走人了。欧阳大小姐回西城周家老宅,叶行远和陆伟两人回了府学号舍,各自洗漱休息。

叶行远躺在硬板床上,翻来覆去没睡着,今夜之事有点古怪,心血来潮有种不祥预感。

妖怪或者凡人有了机缘,得以立庙祭祀,可受点香火。不过关于这种庙宇,士人视之为伪神,本来应该严格取缔。

但有些平民愚昧迷信,若是强行推倒庙宇,容易惹出民变,所以只要不出大事,官府往往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些不知好歹的妖怪也就变得猖獗。

叶行远起身捻燃了油灯,喝了两口冷茶,依旧觉得心头不爽利。当下就推开了窗,借着月色与微弱的灯光,开卷读书。心不静时可读书,圣人真言最能降服邪魔,令人外邪不侵、内心平和。

叶行远轻声咏诵,心思慢慢静了下来。此时万籁俱寂,唯有夜风如泣如诉,吹动窗棂,月光透过窗户,在地面上投下树影凌乱。

呜......忽然远处有长长的呼啸声传来,四面树木扑簌摇动,一股强劲的气流穿过,无形无影,却有实质,仿佛大地都在它面前分开。

难道不祥预感要成真?叶行远悚然动容,扶案而立,目光灼灼的望向窗外。只见一个不断蠕动的黑影扭曲虬节,缓缓成型,其中丑恶处难以形容,只让人汗毛直竖。

“什么东西?府学重地,妖孽退散!”叶行远壮着胆子怒喝一声,那东西却不为所动,反而是得寸进尺地越过了窗台,翻滚着进了室内,摇身一变,现出人形!

古人说女人太丑,谓之瞧见了连隔夜饭都要呕出来,但这面前的女人,已经不是呕出隔夜饭的问题。叶行远算是胆大包天之辈,只看了一眼就头晕目眩,简直跟被神通袭击了一般,几欲昏昏倒地。

之所以能确定面前是女性,因为这妖怪虽然体型臃肿,但胸口还有突起。额头前凸,腮骨偏又凹陷,脑袋极大,眼睛却又极小,鼻塌口阔,大耳招风,脸上没有疥疮的地方就全是麻子。此外长发扭结,就如缠绕的藤蔓,散发出一种可疑的灰褐色光泽,让人无法想象她到底是如何成形!

“相公,不是你叫我来的么?今日我们新婚之夜,我自然要来侍奉相公!”那不成人形的女人发出沙哑粗粝的声音,就像是磨刀一般。

这一声相公叫得叶行远连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慌忙退了一步,又喝道:“休得胡言乱语!在下尚未婚配,哪有什么新婚之夜?你究竟是何方鬼怪?”

叶行远想起欧阳紫玉把自己丢在不老娘娘望夫石上,总不成是因为这个缘故便过来了吧?也未免太立竿见影了些,这不老娘娘到底有多恨嫁?

那妖怪哈哈大笑几声,“相公你今日爬上了望夫石,便是我的良配,你当时心甘情愿,如今怎么又忸怩作态?不必害羞,且从了我吧!”此后她伸出手,毫不客气地朝着叶行远当胸抓来。

果然是不老娘娘!叶行远闪身避开,心里把惹祸精欧阳紫玉骂了个狗血淋头。她如今倒好,被封禁在府学之外,只怕早就呼呼大睡,而自己却得应付这恶心透顶的麻烦事情。

叶行远一边想着,一边道歉解释道:“莫非是清河不老娘娘仙驾到此?今夜庙中之事实属误会,是在下的朋友无心所致,冒犯之处还请娘娘见谅!”

但愿这妖怪通情达理,不要逼迫太甚,这件事确实是他们有点理亏,胡闹玩笑犯了人家的忌讳。叶行远言辞恳切,也算是真诚道歉。

妖怪眼皮一翻,毫不动容,“道歉则不必了!反正你既占了我的便宜,就得娶我为妻。**一刻值千金,相公,莫要再闪躲了。”

坐了一下石头就是占了你的便宜?叶行远知道这妖怪必定是存心的了。只好又恐吓道:“人妖殊途,哪能有什么婚事?我乃堂堂童生,此地又是巍巍府学,娘娘你尽早退去,或还可保得金身,若纠缠不去惊动了别人,只怕后果莫测!”

这种有伪神身份的妖怪在世间活动,不会招致朝廷六扇门或是卫戍部队的追杀,但若是惹出什么事来,那可就不一样了,在府学之中**童生这种大罪,足够株连九族!

不老娘娘仿佛认定了死理,根本不听叶行远的话,长笑道:“相公你九世童身纯阳之体,千年难求!为了你,就是丢了香火,被朝廷追杀也值得!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妖怪婬心既动,怎肯善罢甘休,便是朝廷都吓她不得。叶行远听她说起九世童身,回想狐狸精莫娘子之言,心中更是掀起了巨浪,

两相对照,这莫娘子的话竟然是真的,并非是编造谎言欺骗!纯阳之体的说法果然不假,如果被女妖怪发现后,还真是大肥肉。今夜大概就是因为坐在望夫石,触动了这丑妖怪,所以才被侦测到!

看来无法用三寸不烂之舌解决了,叶行远又想起那日对付山中赤狼妖的手段,但此时却来不及磨墨写字,只能以手指虚点,在空中比划。

不老娘娘只管笑,不屑道:“萤烛之火,也敢与日月争辉?你一个不入流的童生,有何神通,能脱出我的手掌心?”

叶行远一咬牙,催动灵力,在空中虚临圣人之言。

啪!他在空中写字,不老娘娘一巴掌拍了过来,竟将无形字迹尽数拍碎,发出铿锵碎裂之声。虽未触碰,叶行远指骨剧痛,下一笔就写不出来。

这妖怪好深的法力!叶行远明白,大概是这丑妖怪的修行等阶远远高于自己,达到了等级碾压的程度,才导致自己的手段失效。

不过叶行远不止这一个防护手段,他在不老娘娘动手的同时,已经口中诵动真言,“威武不能屈!”

他是想用真言催动剑灵,破去不老娘娘的神通,再找机会夺门而走。到了外面狂呼大叫,这妖怪总不至于敢大闹府学吧?

叶行远身上金光缭绕,剑灵显身化作一道白光飞射而出,不老娘娘吃了一惊,“这是什么东西?”她伸手一抄,握住了那剑灵白光,用力一捏,只听砰然清脆一响,破字诀竟然也无效!

叶行远知道丑妖怪妖怪神通广大,只求能拖延一刻,让自己可以脱身。所以剑灵一出,他转身就跑。

但不老娘娘右手手臂忽然如扭动伸长,恰似蛇蟒,一把揪住了叶行远的背上衣衫,“给我回来!”

叶行远身不由己,被倒提而回,这时候他腰间挂着的黑色刀尖嗡嗡作响,终于发动了最后的护身法宝。

嗤!黑色刀尖斜斜飞出,在空中划出一条诡异的曲线,刺向不老娘娘左侧太阳穴。不老娘娘咦了一声,松开抓住叶行远的手臂,丑脸上终于露出郑重的神色。

“你身上居然还有此等宝物?”她后退两步,蒲扇大小的双手合起,在空中将那刀尖捂住,浑身震荡,口鼻溢出污血。

能伤到这妖怪?叶行远大喜,还是欧阳紫玉给的宝物管用!但旋即就听不老娘娘又一声大叫,不顾一切的握紧双手。而刀尖刺破了她的掌心,染上血液后,哀鸣一声便坠地了。

“上古兵戈的残片,又能奈我何?”不老娘娘吐出一口血沫,虽然看上去也受了伤,但依然桀骜,格格婬笑几声道:“小相公,你还有什么东西,尽管拿出来吧!如果没有,便共赴**可好?”

如此她一步步走向叶行远,叶行远只能步步后退,尽管脸上还保持着镇静,但心里知道已经遇上了穿越来最大的危机!

面前这个丑妖怪,堪称是自己遇到过的最强者!不说别的,府学里可是有八品教授坐镇,而不老娘娘深夜潜入府学,闹了这半天,还没惊动到任何外人。

这份功力就足以说明不老娘娘实力在八阶之上,至少能掩住八品教授的耳目!所以就算欧阳紫玉在这里,大概也不是对手!

不过可真他娘的丑啊!叶行远忽然冒出个念头,早知如此,还不如**给那狐狸精莫娘子......至少莫娘子化形后颜值高,失了身也不反胃。

他还想起莫娘子当日曾说,与其以后遇到凶恶的妖怪,还不如**给她——这真是一语成谶,可恨自己当时为什么那么执拗!

丑妖怪步步紧逼,叶行远退无可退陷入绝境,目视不老娘娘那令人作呕的模样,叶行远甚至连死的想法都有了。

如果有遗言大概是:曾经有一只美丽的妖怪站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狐狸精说三个字:我愿意。

正当不老娘娘撩起下裙,以为自己要得逞时,突然一团白影破窗而入,没头没脑的朝着不老娘娘怀中撞去。同时还伴着一声娇叱,“哪里来的丑八怪!连我看中的人都敢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