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官 > 第九章 你们凡人......

第九章 你们凡人......

正午的阳光从树叶缝隙中泄下,正洒落在叶行远面前一个紫衣少女的身上,她的眼睛微微眯着,嘴角上翘,晶莹的皮肤仿佛在闪光,背后斜背着一口奇长的宝剑。

这如仙子一般的美人,出现在荒凉的山谷之中,本身就是一件奇事。但更为特异的,是她轻盈地站在一根细如小指的树枝末端,枝叶随风摆动,而她也随之上下起伏。

神仙?妖怪?叶行远吃了一惊,倒退两步,还踩断了一根枯枝。

“叶大公子放心好了,我不吃人。”紫衣少女泛起促狭的笑意。这种荒郊野外,她这“弱”女子都不怕,一个大男人又怕什么?

叶行远定了定神,听这紫衣少女说话,仿佛是认识自己,但他挖空心思,也记不得曾经见过她。

似乎是看出了叶行远心中的疑惑,紫衣少女便大大方方地介绍自己,“家父欧阳凛,我乃欧阳紫玉,在东徽村俞秀才那里我见过你。”

这是举人老爷的千金?叶行远又回想起在俞秀才家的事情,登时记起来了。当日在晕倒前听到过这个女子的声音,而且这女子貌似扶了自己一把,其后却又松手,叫自己腹诽过一阵。

“原来是欧阳大小姐,在下叶行远,谢过当日援手之德。”叶行远举手为礼,叫人挑不出理来。

但他心里仍旧疑惑万分,举人老爷家的小姐,即使不是名门闺秀,但至少也算得千金小姐了。平时应当很少抛头露面,更别说单身行走在外了,她怎会一个人来到这种地方?

这世界中礼教大防虽然不至于像历史上明清时那般严格,比如方才欧阳紫玉自我介绍时并不藏着名字,但还是些男女之别的规矩。到了举人这种社会阶层,家里大小姐平时不大可能这样随随便便在深山老林里晃荡。

叶行远下意识举目四处张望,却不见有其他踪迹。

“你在瞧什么?”欧阳紫玉见他东张西望,不明所以,好奇地问了一句,“这里没有旁人,只有你我二人在此,如果有人接近,我自然会有感应。”

我靠!叶行远哭笑不得,孤男寡女,同处荒山,这你还敢这么轻松地说出口来,什么“只有你我二人”,是要引人犯罪么?

不过,从欧阳紫玉轻轻松松站在枝头迎风招展来看,也是艺高人胆大,手里肯定有几把刷子,指不定谁对谁犯罪......

叶行远还是觉得这欧阳大小姐的行为真是古怪,不过亲和力还不错,便也不拘泥的开玩笑道:“这荒山野岭,欧阳小姐所为何来?难不成看上了在下不成?”

欧阳紫玉睁圆了眼睛:“你怎么知道的?你这种凡人难道也能掐会算?”

“我...”叶行远竟然语塞了对方竟然如此配合,有种调戏不成发被调戏的感觉!无数以书生主角的才子佳人小说在脑中一晃而过,难不成自己也成才子佳人小说主角了?

叶行远这个穿越者在陌生世界里,很容易疑神疑鬼,登时警惕起来,想着这是不是有什么阴谋。按说以他现在的身份,欧阳举人绝不至于赔上一个女儿的闺誉来陷害他。

那只能算第一次正式见面的欧阳紫玉又是什么意思?如果自恋一点,难道欧阳举人看他天资绝顶,想要干脆先下手为强,生米煮成熟饭,定下这个女婿?

欧阳紫玉轻松自如的从树枝上飘了下来,曼妙的身段把叶行远晃得眼晕,更不用提胸前的微微颤动。

“非礼勿视啊,欧阳小姐自重。”叶行远叹口气,侧过身去。今天这遭遇太诡异了,对方也不像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还是少说少错为好。

欧阳紫玉噗嗤一声笑了,如同花瓣绽放,“弱书生,倒瞧不出来你这人除了是个倔骨头之外,还是个古板君子?我乃出家人,断绝红尘牵挂,已无男女之念,说说话是不妨的,不像你们凡人扭扭捏捏!”

出家人?叶行远下意识朝着欧阳紫玉头顶那一头云鬓望去,在他概念里面,出家的女子自然是光光头颅的小尼姑。

“你乱看什么?”欧阳紫玉没来由的气呼呼瞪了他一眼,然后很自豪的说:“这是真头发,我又不是佛门子弟,乃是蜀山派的剑仙!”

啥?蜀山派?剑仙?叶行远觉得自己的三观又被冲击了。他初到贵境,想靠着满腹文章博个封妻荫子光宗耀祖,结果发现这地方读书人不光靠学问,还得靠灵力天机。

好不容易适应社会走上正轨,摸到了功名之路的门道,正打算一步步沿着科举大道前行,结果又见到个剑仙?

叶行远这才注意到,这位欧阳大小姐说起话来动辄“你们凡人”,本来还以为是奇特的口头禅,其实看来可能另有缘故。

不过仔细搜寻一下记忆,这事似乎倒也不能算太奇怪,只是先前叶行远没太放在心上,随着自己找到修行道路后,更是把修仙这种“旁门左道”有意无意忽略了。

这世上,读书人依靠皇家天命得到神通,但也有不少世外高人。他们自行修炼,据说修行到最高深处一样可得不可思议的神通,飞天遁地移山倒海,不会比半人半神的顶级读书人差多少。

至于剑仙......市井之中,也有不少传言,什么千里之外,飞剑取人首级,故事情节都荒诞离奇。叶行远记得看过几本这类闲书,颇有趣味,但也只当玄幻故事看了。

而现在,眼前这个年龄相仿的少女却自称剑仙?剑仙不应该是飘然世外、杳渺难寻的吗,有这么不值钱么?

难怪欧阳紫玉先前站在树枝上飘来飘去的,他还以为是武侠小说里“一苇渡江”之类的“轻功”,原来也是仙家神通......

叶行远忘了先前提防之意,充满了好奇,忍不住开口问道:“欧阳小姐家学渊源,令尊乃是举人老爷,明明书香世家,求得好姻缘也不难,怎么会出家修了剑仙?”

这世界与那些充满传奇的历史故事又不一样,读书人明了天机,入世为官,不但生前尊荣,还能够荫庇妻子儿女。出去修仙,固然能求万种神通乃至于长生不老,但是做官一样可以达到这种目标。

以欧阳紫玉的出身来讲,她最好的选择是嫁一个有前途的读书人,以后妻凭夫贵,就算是封个七品孺人六品安人,那也是安享人间尊荣,应该比起半吊子剑仙舒服啊。

“姻缘有什么好?女子就只靠姻缘不成?你们这些凡人真是井底之蛙!知道天有多高吗?知道地有多广吗?”欧阳紫玉瞪大了眼睛,对叶行远的价值观颇为不满。

叶行远冷不丁的问:“请问天有多高?地有多广?”

“呃...”欧阳紫玉愣了愣,有点羞怒的说:“这不重要!”

她对自己选择的道路以及成就可是得意非常,哪能让叶行远这个凡人井底之蛙轻视?反正这叶行远是读书人,看起来本质不坏,当即大曝家底道:

“我幼时就有蜀山仙人来我家,说我乃是他前世弟子转生,天资非凡,今生前程必然远大。我爹娘虽舍不得我,但耐不住那仙人苦求,允我拜师。

我七岁学剑,九岁即心动,十二岁炼气,十五岁筑基,如今若是按凡间品阶来算,我也该是八品,与我爹举人的位格平齐,比你这童生都不是的小书生强得多了,你这凡人怎敢如此无礼质疑本仙?”

叶行远瞠目结舌,却料不到这个娇滴滴的少女居然这等厉害,按她的说法,她的品阶岂不相当于科举体系里的举人?

这个世界看来还有很多很多光怪陆离的事情,而原有记忆仅仅是山村少年的见识,看来还不大够用啊。

既然遇到个嘴里似乎藏不住话的少女,倒是个套话长见识的机会......故而叶行远放低了姿态,谦虚的问道:“原来欧阳小姐真是仙师,在下真是失礼。这世间流传修仙故事,颇多离奇,错漏无数,难得遇上欧阳小姐这位真仙,可否不吝为在下讲解一二?”

虽然他不会去修仙,但多涨点知识也不是坏事,尤其仙人之事可不是书本上能学到的。对这个世界了解越多,行事就能够越发游刃有余,免得信息不对称,又遇上什么意外。

人该虚心的时候就得虚心,叶行远也颇佩服自己能屈能伸,轻飘飘地给欧阳紫玉拍了几下马屁。

欧阳紫玉果然高兴起来,少女剑仙的虚荣心在叶行远的低姿态里得到了尽情释放。“也是,你们这些凡人啊,以讹传讹,把我们修仙说得像是鬼故事,我就不喜欢。你既然想知道,那告诉你一些也无不可!”

眼前这位女剑仙说起话来,别的都还好,就是一口一个你们凡人,叫叶行远情何以堪,恍恍惚惚回忆起了前生遇到过的一个女同学,出国留学回来后,一口一个“你们中国”的嘴脸。

但他表面上仍像是诱惑无知少女一般,连连点头道:“那是自然。”

此后欧阳紫玉细细地为叶行远讲解起来——修仙之途,无论是佛、道正途,或是其它旁门左道,都有一体的境界划分,分为心动、炼气、筑基、假丹、金丹、元婴、化神、合体、渡劫、大乘十个阶段。

每个阶段,又与凡间位格相对应,比如心动期的初位仙人相当于不入品的童生,炼气期就相当于九品的秀才,假丹期的下位仙人就相当于进士或是七品官,而大乘的仙人,则可以与一品宰辅分庭抗礼。

“所谓金丹一粒吞入腹,我命由我不由天。”欧阳紫玉讲得眉飞色舞,“人间位格固然尊贵,但怎比得上我们仙人逍遥自在?虽然修仙路是艰苦了些......”

欧阳紫玉说得兴起,一拍叶行远的肩膀,“看你听得如此向往,要不要干脆弃了世间功名,跟我修仙去吧,岂不逍遥自在?”

你最终目的,还是看上了我?叶行远愣住了。

欧阳紫玉笑嘻嘻的说:“我看你天赋异禀,骨骼惊奇,想来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修仙奇才,我这里可是有最好的入门秘籍......”

叶行远对修仙之道理解不深,但只看到欧阳紫玉小小年纪,就修成了相当于举人位格的八阶,下意识感叹:“修仙似乎也挺简单的嘛,看你随随便便就筑基八阶啊。”

叶行远哪里知道,像欧阳紫玉这种天资,已经算得上是奇葩,能够十五岁筑基,更几乎是不可能重复的奇迹。也不知道费了她师父多少心血,灵丹妙药像是不要钱一般灌下去,才能让她突破重重关卡,但再往后,就连他师父也帮不上忙,全得靠她自己去修行领悟。

人间位格的提升,只要感应天机,参加考试,就可以童生、秀才、举人、进士一关关的过。之后踏入官途,只要在公门之中修行,有政绩有功德,考评卓异,就有升迁的机会。

修仙则不然,每一关卡,都有大恐怖大艰难处,非得有大毅力大智慧之人,才能突破境界,晋级下一关。

但叶行远这种感叹听到欧阳紫玉耳朵里,只觉得叶行远又看低自己的成就,无视自己的努力,便忍不住炸毛了。立刻讲起自己有多么辛苦,还提到了很多修仙艰险的故事。

“你知道修仙有多艰难吗?我师尊有个好友石头和尚,他老人家面壁九十年,未能突破,一夜之间化为一堆枯骨!”欧阳紫玉口若悬河的教训轻视仙人努力的叶行远,“我师娘有个好姐妹道号玉仙子,苦修道法,闭关出来发现自己鸡皮鹤发,已经垂垂老矣,当场愤而自尽!”

这些故事,让凡人叶行远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小声嘀咕道:“放着科举大道不走,脑子有病才跟你去修仙啊,你以为我是凡人修仙传的主角吗!”

啊咧?欧阳紫玉发现,自己一激动又把这凡人弱书生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