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官 > 第二百七十四章 为民除害

第二百七十四章 为民除害

单知县整张脸都垮了下来,若是凡人犯罪,须得奏报京师,取得允可之后才秋后问斩。他一个地方官并无滥施死刑的权力,但是妖怪却不同。

轩辕世界妖怪无人权,同样的罪行,妖怪的处置就是要比人类严厉许多,至于杀官造反的妖怪当然是当场格杀勿论,从来没什么客气。

单知县完全有权力也有责任将其正法,如今在民众的注视之下,在叶行远的言语逼迫之下,他几乎没有别的选择。

“真要斩了这黑鱼精?”堂下的百姓们大吃一惊,他们素来知晓单知县是什么德行。他一贯胆小怕事,真敢不畏权贵,当场杀了这龙王的小舅子么?

原本一直忍气吞声的一些人却终于忍不住笑逐颜开,尤其是被害死亲友板桥渡众人,有人涕泪交流咬牙切齿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求青天大老爷主持公道!”

有人一带头,便有人开始附和道:“杀了他!杀了他!”

单知县明白什么叫众怒难犯,也知道什么叫大势已去,他一闭眼,也知道今日是躲不过去了,干脆狠了狠心。罢了!这妖怪害人无数,本来就该杀,我也做一回英雄。

他一把掣出令箭,用力往堂上一甩,大喝道:“黑鱼精鳌狂,杀人害命,当堂供认不讳,按律当斩。妖族犯法者,就地正法,刽子手何在?”

“喏!”堂下一个粗壮的汉子倒提着鬼头刀,兴冲冲的奔了上来,一把擒住鳌狂,笑道:“家中所传屠妖刀,这几年来未曾斩过一个小妖,多谢大人为民作主,我这一刀定砍得干净利落。”

鳌狂这时候才慌了神,大叫道:“你们不能杀我!不能杀我!我姐夫是定河龙王!”

那刽子手力气极大。伸手提着鳌狂如提灯草,急匆匆奔出了公堂,便在衙门口将鳌狂按倒,大笑道:“如今便算是天皇老子也救不了你!恶妖当诛!”

他手起刀落,只听唰的一声,鳌狂的脑袋便分了家,滴溜溜做了个滚地葫芦,面目狰狞。从他脖子里面喷出了一腔污血,一开始鳌狂还手足抽搐,似要挣扎。但很快就僵倒在地。

妖魂不散,发出凄厉吼声,却被那鬼头刀一吸一搅,尽皆粉碎,永世不得超生!

积年的刽子手一般都备两把刀,一把刀杀人,一把刀斩妖。这屠妖刀有破碎妖魂之能,鳌狂那点修为哪里能抵挡得住,魂魄为刀气所破。连去冥界的机会都被剥夺了。

众人喜极而泣,大部分人都欢欣鼓舞,一起大喊青天大老爷圣明!感谢叶状元出手!单知县从未受到过这样的拥戴,受宠若惊。一时竟痴了。

叶行远见这恶妖伏诛,心怀大畅,虽然只是小小插曲,也算是功德圆满。这种不平之事若是没遇上便罢了。要是遇上了肯定得管上一管,方能念头通达。

如今的叶行远已经不是刚刚踏入轩辕世界,谨慎小心的他了。纵然会感觉到天命陷阱的存在,但是大丈夫有所不为,有所必为。所谓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他有了更深的体悟。

这大约也是长期佩戴裴将军宝刀的原因,尤其是在会试之后,叶行远更恢复了一些棱角,处理事情也倾向于更直接。

单知县斩杀鳌狂,汗透重衣,透支了一辈子的勇气,看叶行远要走,赶忙退堂令师爷阻拦,将叶行远请进了后衙。

叶行远怜悯他勇气可嘉,总算他还是最后下令斩那一刀,便给了面子,到后衙用茶。

长庆县实在是不算富庶,或者单知县不事铺张,后衙也甚为简朴,他适才用的酒食还凌乱放置,未曾收拾。

单知县面孔一红,赶紧叫人清理,另上香茶,这才分宾主而坐。叶行远笑道:“县尊一刀斩落,得万众欢呼,心情可好些了?老是忍着这作孽的妖怪,瞻前顾后,也不好受吧?”

单知县长叹道:“说来奇怪,也不怕叶贤弟你笑话,下令斩了那黑鱼精之前,我是吓得半死。但真下了令之后,反而没那么害怕了,事已至此,那又能如何?”

他斩了黑鱼精,胆气渐壮,顺便与叶行远称兄道弟,也好拉近关系。

叶行远拍手道:“正是此理,圣人云勇者无惧,便是要有这一闭眼悬崖撒手的一股气在。如此得民心之举,顺天应人,不违法条,又何惧只之有?”

单知县回想在公堂之上享受欢呼的滋味,只觉甘美,一时之间便把害怕忘了,点头道:“幸得贤弟提醒,我才知种种昨日之非,今日一刀不但斩断了鳌狂之头,也斩了我心头畏惧之念。回想过往,不胜愧矣。”

师爷听他三言两语便被叶行远绕了过去,担忧道:“大人也是百般不易,在这定河边作知县,只怕比附郭的县太爷还难受些。若不夹紧了尾巴做人,又安能得好?

这一次是扬眉吐气了,只还不知道将来该如何应付呢。状元老爷是拍拍屁股便走了,我家大人可要在此承担后果!”

单知县忙呵斥道:“休要胡说,斩妖安民,本是本官应当之事,与状元何干?”

叶行远心中一动,也明白单知县要将自己留下便是为了让师爷说这一句话。或许杀了一个黑鱼精让单知县醍醐灌顶,但多年行为逻辑不会改变,对定河龙宫的畏惧根深蒂固。

单知县是怕自己这个始作俑者转头一走,龙宫将所有的愤怒都倾泄在他身上,所以讨办法来了。不过定河龙宫居然跋扈至此,让河边各县有“附郭”之叹,倒也出乎叶行远的意料之外。

所谓“三生作恶,知县附郭”,是说知县如果运气不好,与府城在一处,那就完全没有百里侯的威风,只能被人管的束手束脚。而在定河边的这些知县们,每一个都有附郭的痛苦。

不过他们附的不是府城,而是这一条延绵的定河,是藏在定河之底的龙宫。

叶行远不太明白,便问道:“龙王虽然尊贵,但天条所限,只能管水中之事,绝不能干涉地方政务。县尊又何必如此忌惮?”

汉江流经定湖省,却没听说周边府县有此纠结,难道是定河更有不同的关系?

单知县苦笑摇头道:“贤弟不在定河畔为官,不知定河官的苦楚。天条虽然如此规定,但是龙王权大力大,他若真要打擦边球,又有谁能治得了他?

尤其是这几年,龙王行事更为激进,我这长庆县还算好的,听说上游诸县,都尊奉定河龙王号令,便是粮税都得给他孝敬一份。”

他压低了声音,甚是惶恐。叶行远一怔,失声道:“这不是...大逆不道么?”

照叶行远的理解,水底龙王的地位其实与藩王差相仿佛,虽然名义上地位极高,但也受到严格的限制。像藩王不能离开自己的封地一样,龙王也不能离开自己的水域。

说是要行云布雨,灌溉周边,但这叶只是一个概念,具体的工作还是由天庭雨师来完成。而地方上举人呼风唤雨调整天地元气之后,龙王连这种形式上的作用都不明显了。

所以当初叶行远得罪汉江龙宫的时候,虽然知道力量悬殊,但也没有特别害怕,就是因为知道龙宫并无实权。

地方官吏要听龙王的话,乃至于贡献粮税,这等于就是藩王要控制地方,不用考虑他的目的是什么,但凡有这个行为,朝廷就可以认为你是大逆不道!

单知县忙阻止道:“贤弟慎言!此事其实在定河边流传甚广,河西、剑门省中更几乎尽人皆知,只是我们河东还没那么明显罢了......”

朝廷对西北越来越失去掌控,除了妖族、流寇之外,居然还有一个定河龙王。叶行远想了一下,也正是朝廷失控之地,龙王趁虚而入,既然他做得如此明显,朝廷也不会没有一点消息,到现在还没什么反应,只能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形式真是危如累卵啊!叶行远心中感慨,越深入了解这个世界,就越发现朝廷的腐朽。也怪不得隆平帝不务正业,便算他要励精图治,那么多窟窿也不知该从何补起。

大约皇帝也是觉得太子承担不起这一副天下的重担,所以才狠狠心将他废了。在这一刹那,叶行远对隆平帝竟然多了几分理解。

龙王既然如此嚣张,那今日之事只怕就不能善了。叶行远之前还是想得简单了,他思忖了一阵,又问道:“县尊可是担心龙宫挟私报复?若是如此,我倒有一计,便在县尊处留下一个锦囊,待龙宫来人之时拆开,必可应付。”

锦囊?单知县与师爷面面相觑,叶行远的传奇故事他们其实也听了不少。不过这锦囊妙计会不会太戏剧化了?从叶行远手中接过他准备的锦囊,单知县强忍着立刻开启的冲动,颤声问道:“贤弟可有把握?千万不要坑了为兄啊!”

叶行远淡然而笑道:“山人自有妙计,不必担心。我这一路上,倒除了要担心流寇之外,还得操心一下龙宫,长庆县却稳如泰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