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末法时代之第七重天 > 第十四章 漫漫天界仗剑行 十

第十四章 漫漫天界仗剑行 十

小迷离又待大叫,昌亚见她娇蛮过度,看不过眼,走过去一把抓住她,提了起来,喝道:“小东西,对人没有礼貌,看我不教训你。”小迷离在他手上一边挣扎一边大叫。修鹤来拉扯,昌亚快步提到一边,摘下一根树枝,要她手上抽了一下,小迷离痛得哭了起来,昌亚喝道:“不准哭!”小迷离立即止住了哭声,但仍然是在喉咙里抽泣。

昌亚对她说:“这位月月疯叔叔是个射箭的箭手,平生爱箭,他喜欢你的项坠,你为什么这样子对待他?”

小迷离不敢作声,昌亚道:“你向他道歉,如果不去,打你手心一百下,抽你嘴巴一百下,敲你……”

话未说完,小迷离赶紧道:“我去,你别打我抽我,月月疯叔叔,对不起,小弓箭送给你!”

楮叔班显得非常下贱,笑着说:“谢谢宝……谢谢迷离小姐!”

小迷离“哼”了一声走到修鹤身边,再也不敢娇横无礼,但是一双眼睛看昌亚的时候显得害怕,看楮叔班时又是鄙夷又是恶毒。

天色暗下来,一行人安营睡觉。修鹤在营四周洒了一圈药水,防止魔兽夜袭。由于走了一天的路,所有的人睡得特别沉。

睡到半夜,昌亚忽然感觉脚被碰了一下,吓了一跳,以为是魔兽袭击,睁开眼睛正要跳起,见一个小小的人影站立不动。知道是小迷离,便假装睡着,看她究竟要干什么。她凝立在那一动不动。过了一会见昌亚睡得实,料想刚才碰了一下并没有踩醒他,便慢慢向楮叔班走去,只见寒光一闪,她手里多了一把匕首,悄悄地摸到楮叔班跟前,辨认准了喉咙的位置。举刀刺下。

昌亚从没见过如此恶毒的孩子,自己不要的东西。扔就扔了,却不许别人要,一旦要了,便要这人的命。小小年纪心肠就像蛇蝎一般。仓促间他疾伸出两指钳住小迷离握匕首的手。小迷离完全不知这时有人会出手制止,吓得张口就想叫,昌亚另一只手蒙住她的嘴,把她夹在腋下,几个蹿跳,再奔跑了一阵,悄无声地到了一里开外,把小迷离往地上狠狠一掼,“哎唷”一声。小迷离疼得叫了起来,慢慢坐起身子,看着昌亚。完全不把他看在眼里,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昌亚也不说话,甚至一眼也不看她,拿起地上的匕首把玩起来。小迷离不知道他要如何处置自己,见他不动也不说话,过了一会忍不住说道:“喂!你想怎样?”

昌亚见有了效果。还是不说话,小迷离又一次忍不住问道:“你敢对我怎样?我妈妈定饶不了你。”

昌亚的无语让小迷离感到气氛的凝重。黑暗中有一股杀气渐渐逼了过来。她颤抖了声音说:“我……我走了。”便站了起来。

“过来,坐下!”昌亚声音不高,但比白天还威严几倍。小迷离两腿一曲,坐了下来。“告诉我,这把匕首杀过人没有?”

小迷离小声道:“杀过一只青蛙而已,没有……”

昌亚不等她说完,手一扬,割下她一缕头发,把她吓得叫起来。昌亚道:“够锋利,等下正好用来割断你的手。”

小迷离信以为真,听对方话音阴沉,这时真的害怕起来,知道这时叫谁也听不见,妈妈就更听不见了,道:“我,我不敢了,没有手我就不能拿东西了。”

昌亚右手握刀在左掌上正面拖一下又反面拖一下,那节奏就是要马上动手了,一边拖一边道:“不断手也行,我想看看你的心有多黑,你不用怕啦,看了就放回去。”

小迷离汗水涔涔而下,手脚发软,心想心掏出来我就死了,放回去还有什么用,我也不能活回来,这下大事不好,碰上这个恶人。她扑嗵跪下道:“日日二大爷,我再也不敢了,您原谅小迷离,掏出心就不能再吃饭了。”

昌亚再也忍不住,把她按在地上,随手抓到一根小树枝,在她屁股上一顿狂抽,直打得她哭爹喊娘,眼泪鼻涕一起出这才罢手。末了告诫她今晚守更,不准睡觉,她哭着满口答应,只怕昌亚继续打下去,那可非皮开肉绽不可。

昌亚提着她回来,把她放在一边不准睡觉,自己一觉睡到天亮,醒来见小迷离靠在树上睡着了,心里笑道:“这孩子缺乏管教,从小在这种地方长大,看见的都是杀戮,并不懂得生命的珍贵,把生命当作儿戏。”想完重重地咳嗽了一下,小迷离惊跳起来,直挺挺地站着不敢动,眼睛躲躲闪闪不敢正眼去瞧昌亚。

楮叔班赶紧过来,说道:“你轻点,别吓着小孩子,不怕不怕。”一面说一面安慰小迷离。

昌亚道:“疯大哥,你把小弓箭还给她吧。”

楮叔班不解其意,沉吟了一下道:“小迷离已经答应给我了,我留下作纪念。”

昌亚叹一口气走开,只怕到了娜娜族这个小魔女发恶心,楮叔班凶多吉少。

因为急于要打听到好女的消息,昌亚不停地催促赶快上路。修鹤道:“先前你不想来,这会又急着要走,这可真正奇了。”

昌亚道:“老是在这深山老林中,睡也睡不好,吃又吃不好,快到总部安身,那叫舒服。”

翻过一座山,是一个狭长的陇,终于不再是在密林中穿行,人人都长舒一口气。忽然前面传来一阵呻吟声,原来一个中年妇人倒在地上。众人上前见她脚已经崴了,脚踝肿胀了起来。这个妇人人已中年,但身材极好,只是脸上生了疮疤,一块紫一块黑,这时候脸疼得变了形,更加难看了。

楮叔班道:“脚崴了小事情,幸好遇见修神医修大士,手动动就好了。”

修鹤白了他一眼,怪他多嘴,本不想帮忙医治,因楮叔班有这话说在前头,不医就不好意思了。他叫昌亚握住这妇人的脚拉直,当即蹲下帮她揉捏起来,把她离位的筋脉复归原位,说道:“坐这休息一天,一天之内不可用力。”又帮她搽上跌打损伤的金创一类的药。

那妇人面露难色,想开口相求,欲言又止。昌亚扶她坐在一块石上,问道:“大姐,你有什么困难?说出来看我能不能帮到你。”

妇人道:“我儿子在朱雀宫做了个尺头,公务繁忙,已经一年零两个月没有回家了,我去看他,不想在这半路上摔了一跤。”

昌亚因为母亲离开自己,想到如果自己好久不回家,母亲一定也像这位妇人一样去看我,看我瘦了还是胖了,瘦了她会担心,胖了她会开心。所以听到这妇人如此说,同情心大发,便说:“我背你走吧!早一点见到你儿子,也早点放心。”蹲下身子让这妇人趴在自己背上,背了她迈开大步向前行去。

那妇人在他背上问道:“小相公真是个好人,将来必有好报,请问你叫什么?我见到我儿子好叫他能回报你的一定要回报你。”

昌亚道:“你千万别这样说,我叫日日二,我不要什么回报,只要你早点好起来,到了军营好好儿的走路,儿子看了不用担心就好啦!”这些都是他的肺腑之言,天下所有的母亲都是一般疼爱挂念自己的儿子,这个妇人说话就像自己母亲一般,他也就不知不觉关切起她来。

那妇人声音柔美,说道:“原来你叫日日二,你这是要去哪里呀?”

昌亚道:“我爹爹在我五岁上就失踪了,妈妈被坏人威逼,也自杀了,我妹妹被那个坏人掳走了,我这是要去找她。”

妇人摸了摸昌亚的头,说不出的同情怜惜,说道:“那坏人逼死你妈妈,不得好死,好人有好报,你一定能找到你妹妹的。”

昌亚问道:“哎呀!我怎么称呼你?”

妇人道:“我叫宁我柔,你和我儿子一般大,叫我……”

昌亚抢着道:“我叫你柔姨吧!”

昌亚近日小宇宙功又见长进,这背了一个人,脚下丝毫不缓,一步也没落下。第二日又走了半天,修鹤道:“可以下地走走。”

昌亚砍来一根木棍给宁我柔做拐杖,把她的包袱拿来背上。(未完待续)

ps:谢谢朋友们的厚爱!一直都那么支持着我,在这里对我的朋友们一并表示诚挚的谢意!求收藏、推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