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末法时代之第七重天 > 第十二章 女儿凄凄拭我泪 二

第十二章 女儿凄凄拭我泪 二

第二天一早,他把头露出树洞,心里叫一声苦也,原来昨晚没下雪,树下那凌乱的脚印还是完完整整的。要是一会伊越文来了,可不叫他找着了,今天再碰上他,可不知如何应付他了。要是他终于隐忍不住,可不又要暴打我一顿。

他跳下树踩着一行脚印往林子深处走去,一直到了一个水池边,又在脚印边上倒着踩了一行回来,看起来就像是两个人并排走往林子深处。他站在树底下,忽然踩着一个圆圆的东西,拿起看是一个拳头大的干果,应该是昨晚树上冻落的,他掰开果壳,里面有一个果实,他实在饿得厉害,这时候哪管死活,吃了起来,脆生生甜丝丝的。树上还有一些没掉。他捡起果壳爬到树上,摘下两个躲到树洞里吃起来。

只听马嘶越来越近,知道伊越文来了,那马走近古树旁,铁蹄踩得积雪嘎吱嘎吱,昌亚不敢出声。

伊越文说道:“小亚子,我知道你在这儿,你出来我说个故事给你听。”

昌亚恨他,想道:“小蚊子,你道我是三岁孩子?你说得多温柔,也骗不了我。”

伊越文说:“小亚子,你的命运就是投降啦,你有什么资格和伊百川抗争呀。”

昌亚想:“我百川伯父会像你一样吗?你自己心怀不轨,别拉扯上他人。我百川伯父他一再交待我要注意安全,说的就是你。”

只听伊越文说:“小亚子,伊傛……咦,这小子又和谁在一起?咦,两个人怎么去了林子里面?”昌亚想:“你小子也会上当。”只听那马踩得积雪嘎吱嘎吱跟着那两行脚印去了。不一会又听得马蹄响起,伊越文骑了回来,在树洞外停了一刻,走了。

这一天伊越文来了两次。这天晚上,雪下得特别大,一晚上都听得悉悉沙沙的下雪,树枝嘎嘎响,有些树枝终于承受不住,叭的一声断了。天亮后,昌亚上树摘了两个干果吃,不一会伊越文马到了,不一会儿就走了。昌亚在树洞里早就猜到,他看到树下只是新下的雪,没见到新鲜脚印,立马就去别的地方寻找了。

此后,伊越文也来过一两次,但是昌亚只等晚上下雪了才会下树去,等第二天又是什么痕迹也没有,或者干脆不下树,只吃干果度日。这棵古树非常大,树上干果生长牢固,不会因为寒冻而大批掉下。树上长满了干果,昌亚哪里吃得完?所以伊越文每次都看不到树下有脚印,渐渐的就再也没来了。

这一天,树洞里忽然明朗起来,昌亚知道终于出太阳了。他爬出树洞,只见林子里晶莹耀眼,阳光透过层层树缝进来,有一束照在他身上,像温暖的母亲抚慰着他,两三个月没见过阳光,他忽然惊奇自己都没有在这阴冷潮湿的地方给冻死,而且感觉到反而更加强壮了。他折下一根枝,把树杆上的敲碎,想要爬上树顶晒太阳。树杆很粗,他要把旁枝上的冰打开,枝上有许多冰条和他腿一样大,他就这样敲一段爬一段,有时还要估计下来的时候该在哪落脚,还得重新敲打,以防下树时滑下。他手冻得通红,简直就握不住棍子了。

当他的身子终于露出树冠,在他感觉来,阳光真如炭火一般,不过只是一会儿了,只那么一会就让他舒服,想想霞山的晴天,红叶树映照下,每个人的脸都是红朴朴的,他置身在这冰冷的世界,就像掉入了地狱。

“这是每个小昌镇男儿的荣光,只有接受了艰苦环境的考验,才能征服这片天界。”昌亚这样想着,没有一丝丝酸楚,就算伊越文再怎么对他残酷无情,从“早行礼”开始就带给自己痛苦,但他觉得和妈妈的温暖以及伊傛的笑容相比,甚至和这会儿的阳光相比都不值一提。此时叶子上的积雪开始融化,他闭上眼睛感受这融化时细小的声音,特别像伊傛的喃喃低语,他笑了一下,觉得不可思议,自己最苦的时候想的不是她,当摆脱痛苦的时候却在心底浮现出她的倩影,,对了,她的笑是全天下最可爱的。

昌亚睁开眼睛,一眼望去,被积雪覆盖的森林一望无际,把不毛山团团围着,自己身处不毛山的西面,忽然北面林中一点绿光闪烁,他一时好奇心大起,决定去那看看。林中全是参天古树,树冠之间紧密相连,地上没什么荆棘,也不难走,堪堪日光直射,午牌时分,他从树木间的缝隙中见到汪汪绿色的水。

由于是藏在林中,四面被古树遮蔽,因此很难发现这儿有这么绿的水。他要不是站在树上晒太阳,也不会发现这儿有一片绿水。他不知道这里的水为什么会发出绿色这么强烈,在十里外都能看见。他爬上树,站在一根横枝上,发现原来这是一个精致的小湖,湖面结了冰,连冰也是绿的。原来是湖水结冰,像一面镜子把光反射到西面去,正好照着自己。

忽然树有点晃动,这才发现身旁另一根横枝上坐着一个女孩,双脚凌空吊着,因为穿着水绿色紧身绣花小袄,与周围一色,竟然没有发现。那女孩一头秀发扎了个发髻,大概十五六岁,转过头来伸出一指放在嘴唇上摆了摆,示意昌亚不要出声,一双大大的眼睛水灵灵的,瓜子脸白皙白皙的,与眼珠一白一黑,像精灵一样。但是表情相当的冷。

昌亚坐下来看她要干什么,见她拿出一根鱼杆,放上鱼饵,便垂下去。昌亚想:小湖结冰,看你怎么钓鱼?只见她把钓线往湖中扔去,正好扔进一个凿开的洞里,但是让他奇怪的是那钓线是一根细铁丝做成的铁链。昌亚心里发笑,这女孩生长在深山之中,如何钓鱼是丝毫不懂,竟用铁丝做钓线。自己生长在母藻河边,从来就不是这样钓鱼的。

大概水中鱼较多,一下就吃钓了,钓线一动,昌亚轻呼一声“拉”,女孩一拉,叮的一声,饵没了,钩子也变形了。昌亚大惊,是什么鱼这么凶猛,鱼饵吃就吃了,还竟能把钩子也咬变形。

女孩毫不奇怪,看了昌亚一眼,美则美艳,冷则冰冷。

她拿出一钳子弄好钩子,放上鱼饵,又扔进洞里,只一眨眼时间,又是叮一下,饵去钩直,好像那鱼并不是鱼,竟是一只猛禽,而且牙齿比铁还硬。

到了傍晚,已经吃了一百多钓,咬坏五个钩子,那女孩再也没回头看昌亚一眼。

太阳已经下山,女孩像较上发劲,不停地扔钩,又不停地拉线,竟没有要回家的样子。昌亚下树,找来一些干枝,在树下生起一堆火来,心想,今晚也赶不上回去,就在这火旁过一晚。冬天的夜来得特别快,不一会已经黑了下来,气温立刻降下。

那女孩下来,昌亚正要招呼她也来烤火,她早已坐在火堆边上,拿出几根玉米,扔给昌亚两根。便自顾地吃了几口,忽然叹气。

昌亚问道:“这是什么鱼?这么凶暴。”

那女孩瞪大眼睛,说道:“你不知道?”

昌亚摇摇头,女孩说:“钢牙狮子鱼。”

昌亚奇道:“这鱼如此厉害,你也不敢吃它啊。”

女孩说:“不是我吃,我是钓给水绿凤凰吃的。”

昌亚说:“原来你有一只凤凰。”

女孩说:“我还没抓到水绿凤凰。”

昌亚更加奇怪,听了觉得女孩简直不可理喻,说:“等等,我可越听越糊涂了。”说罢拍拍脑袋。

火光照在女孩清丽的容颜上,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竟有浓浓的喜爱流露,到现在也没有一丝笑容展开,这和伊傛真是完全不同,一个笑容可爱、温婉动人,一个清丽美艳、冰冷爽直。

女孩说:“每年都有一只水绿凤凰到这个小湖来停留一天,就是明天,听说水绿凤凰是一只可以供人骑的坐骑,我想捉拿来当坐骑。”

昌亚心想,你说得轻描淡写,哪有这么容易,说:“我懂了,水绿凤凰最爱吃的就是钢牙狮子鱼,你想用这种鱼来吸引它,使它乖乖听你话,对么?”

女孩惊奇说道:“原来你不笨呀!我以为你是个蠢蛋。”

昌亚见她自然而然地说这句话,没有一点作假,虽然是骂自己,却是一派天真无邪的样子,不禁愕然不已。

女孩问道:“看你样子长得蛮好,你叫什么?”

昌亚说:“我叫昌亚。你呢?”

女孩说:“你一个男孩子,却要等女孩子先问你姓名,是有点笨的。”

过了一下说道:“昌亚在笔架峰嘴斗魔王,名满天下,原来是这个样子。”

昌亚脸一红,知道她说自己身子瘦弱,毫无武功,手无缚鸡之力,便说:“那都是别人误解,我就是一个没爹爹的穷孩子。”

女孩扬脸道:“没爹爹又怎么了?我也是没爹妈的孩子。”

昌亚见她爽快之极,又有点野性,问她:“你叫什么?我已经第二次问你啦,可给你面子了么?”

女孩说:“好女。”

昌亚说:“知道你是好女,我想知道你的名字呢。”

女孩说:“果然你不开窍,我的名字就叫好女。”

昌亚一时失笑,竟然有女孩子叫这种名字。

“我姓百里,我叫百里好女,这回你可听懂了?”

昌亚一想,姓氏当中确实有人姓百里的。看看星空朗朗,说:“百里小姐,那水绿凤凰真能捉了做坐骑?”

好女说:“别文绉绉的叫什么小姐,叫我好女。水绿凤凰可是奇物,你可有办法?”

昌亚想了想,说:“我试试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