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末法时代之第七重天 > 第八章 剑光刀影初约定 三

第八章 剑光刀影初约定 三

第八章剑光刀影初约定(三)

高古牵过四匹军马,宋夫脸有犹豫之色。高古笑道:“只是借来用用,我们只是有名无实的土匪。”转身对地上的军士说:“明日你们可以把我们的像画下来,大胆上报说我们是强盗土匪,全国通缉那也是可以的。”

那胖子吓得脸如土色,颤抖着声音说:“你们不像强盗,既有女眷,又带着小孩,是良民。这马我们借给你们,孩子走不动路,我们敬老爱幼。”。一时害怕,把高古说成老人了。

高古也不理他,抱了小目上马,见宋夫人终于上了马,便骑上了前头带路。卫见看着宋刚,轻轻说:“该改口叫你土匪哥哥了。”宋刚本是个处处一本正经笨嘴笨舌的人,听这样说便一伸舌头。

到了下午,果然没有军士追来,宋夫人放心下来。快要晚边时分,高古看到路边树上的暗号,一路跟着暗号,又走进了山里。高古招呼众人回头走到官道上,又招呼众人下马,在每一匹马屁股上各击一掌,那马受痛,发飙向前奔去,直到跑得看不见了,高古才带大家进山,找着暗号继续前行。宋刚想,高叔叔不愧经验丰富,那些军士要来追怕也会追错了方向。不一会天色暗了下来,忽见前头一盏灯亮,走近了是一座三开木房。高古推门进去,屋中间一张桌子,桌子上摆了三荤三素的菜,一大盆饭,都是温热的。宋刚心想:这房子里并没有人,是不是女主人烧好饭菜去接劳作的丈夫回来了。刚想退出来,高古已经给每个人盛了一碗饭,叫大家吃。宋刚吃完还是不见主人回来,这山中野兽很多,不禁主人担忧起来。高古叫大家睡觉,说睡足了明天好多走一程。宋刚只好去睡,第二天早上还是不见主人,便想这一家人真可怜,住在这山上,连性命也没了。临走从身上摸出一点碎钱,放在桌子上。高古看了也不阻止,只上笑了笑说:“山中人热情好客,这些饭菜都是自出的,你不用给钱。”

宋刚坚决地说:“那怎么行?我们都没机会当面谢谢人家呢。”说完把钱放桌子上用一个碗盖住才走。

这一天走的都是山路,有时根本没有路,只跟着暗号走。到了傍晚又有一座房子,和昨天一样也是饭菜齐备不见主人,高古还是安排众人吃饭睡觉,宋刚第二天一早又放了一些碎钱在桌子上,心里满怀愧疚。如此接连三天都是这样,宋刚越来越觉得不对,这一天又在一家木屋吃完饭,不禁把心中疑惑说了出来,没想到宋夫人和卫见小目也是一样的想法。唯有高古不动声色,感觉怪怪的就问他知不知道这是为什么。高古说:“‘三雄大会’远来的客人很多,接待的人安排不过来,只好烧好饭菜让客人自己享用,其实是怠慢了大家。”

宋刚说:“我说呢,原来把我们当做客人了。也不早说。”说完一脸后悔的神色。

卫见早猜中他的心思,便问:“土匪哥哥,你的钱都请我们吃饭没了,是不是今晚得去打家劫舍了?”

宋刚说:“那你小心了,今晚就专找姓卫的打劫。”

卫见笑着说:“可别打劫我,我没钱。”

走到第五天,渐渐开阔起来,一条大路直往前伸。前面两匹马急驰到跟前,马上两名家丁打扮的人跃下马来,向高古抱拳问道:“阁下可是高会长么?”高古点点头,一名家丁说:“我们老爷忙着招呼客人,无暇亲自来接您,特命我们来给会长引路,不想刚一出庄便遇到您,来得慢了,万望莫怪!”

高古说:“还请黄老爷子莫怪,这次又要叨扰贵庄,实在是过意不去。”

那家丁说:“会长这么说就见外了,我们老爷说了,高会长一生的心愿他能帮的一定要帮,老爷还说了,为了英雄后人他也有一份担当。”说完指明方向上马急回禀报去了。

走不一会,又有两名家丁骑马到来,恭敬有加地说:“高将军一路辛苦,占将军袁将军诸将军一早就到了,都说您肯定路上有事耽误了,我们老爷说您一定会准时的,这不,您不是来了吗?”

高古说:“那三个在哪?”

家丁报说:“三位将军一早就上笔架峰了,今晚你们在山下庄子过夜,明早上山看看还需要做什么安排,尽管吩咐。”边说边指着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峰成笔架也不为过。宋刚想,这笔架峰真险。

高古说:“好说好说,你们劳累,去歇歇吧。”

两名家丁刚走,又有家丁来报:“昌百山副将陈老爷在庄上等候高将军尊驾。”

“中洲国谌铁龙旧部校慰左老爷在等您叙旧情。”

“竹箭部落族长……”

“黑沙漠牧马族长老……”

一时消息如流水一样报来,高古一一作了回应和安排。看得宋刚等人眼花缭乱,对一些报上的人名记也记不住,报上的职位也不甚了解,听了这个又忘了那个。宋刚几个都很感惊奇,高古原来是这个会的会长,一切要听从他的安排,他这一路而来都给人震撼的感觉。还有这里的主人什么庄的黄老爷黄老庄主又是什么人,一时几个听得云里海里。在宋刚几个眼里,高古瞬间变成一个运筹帷幄的人物。忽然传来杂乱的兽吼禽鸣,一个大大的庄子出现在眼前,粉墙黛瓦,朱红的宅门上挂一牌匾,上书“鲫黄庄”,宋刚看看在形,此处是在深山之中,这个黄庄主给他的庄子取名为“鲫黄庄”,这个“黄”倒好理解,可这“鲫”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出典,这挺有意思的。高古说:“这个黄庄主发迹之前是个打渔的,发迹之后当然不再打渔了,为记念之前的苦日子,就用了这个名做为庄名。”宋刚瞧去,中间大厅金碧辉煌宽敞明亮,两边各有十来进房子,果然气派,这黄庄子竟是个财主。再看大庄尾上有几十间兽栏,关着一些坐骑,有白熊,有神雕,有青牛、六足马等等,直看得小目眼花缭乱。高古叹道:“这些老朋友一年不见,都换了神气的坐骑,我这可比不上了。”小目不停地问来问去,这个白熊能跑多快?那个神雕在哪能抓到?正说着,庄子中涌出一帮人,发出爽朗的笑声,总有一百多人,各人都向高古一行问安,高古也一一回礼,神色变得更加随和,说自己今年当这个会长,众位不嫌弃,自己感觉多有面子,一面对大家的到来表示感谢,一面又对自己的迟来有些许惭愧。又把宋夫人一行引见给大家,这些人大部分是三雄的旧部,也有受过三雄恩惠的人,或是在战场上为三雄舍命相救的下属,宋刚心里一动,忽然有所思考,但是什么问题,一下子又忘记了,想了一下想不起来。这时高古说宋夫人一家遭难,暂时无处安身,由于要赶会期,自己便把她们带来,等会后再给她们一家做安排。一个人说:“好说好说,我们侠义之辈,出手相助,理所应当。”说话的是昌家军的那个陈老爷,宋刚见他浓眉大眼,膀大腰圆,心想这人在战场上肯定是一员虎将了。正想着,那个谌家旧部的左老爷说:“等大会散后我奉上一些银子,如不嫌弃,就请接受。”说话中气饱满,手背上青筋突起,一看就知道是个修真高手。宋夫人说谢谢。

高古亲自把宋夫人等四人安排到偏厢房一个小间,与大厅隔着纱,从里面能一眼望到外面。高古正要退出,一个家丁进来送茶,便叫住问道:“你家老爷怎么还没有回来?”那家丁扯着破鸭嗓子说:“老爷在笔架峰安排会场,我们的人刚才已经去报了,没准正在下峰的路上,高将军你放心吧!”高古问道:“怎么没见许管家许大哥?”那家丁说:“许管家自己家里有急事,告了假回家去了。”说完匆匆走了,宋刚见这家丁回头看了自己一眼。高古随即出去和他的三个义兄以及昌家谌家的旧部说话,宋刚见他聊了一阵后,和那个陈老爷左老爷都是脸上有失望之情,几个人都是摇头。宋刚想,他们几个肯定是交流了一下这一年打听三位英雄后人的事,大概是没有丝毫讯息。高叔叔并没有把我身藏七天踏雁剑的事说给他们听。他忽然想起那个送茶的家丁的眼神似曾相识,便站起来向后堂走去。宋夫人以为他要上茅厕,轻轻说:“我们初来乍到,不要到处乱跑,显得没有礼节,快点回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