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末法时代之第七重天 > 第二十九章 烽烟起无畏十年 十九

第二十九章 烽烟起无畏十年 十九

乌刚一拍石桌,那柄剑跳入手中,他斜跨一步,拉出剑身,那样子雄壮威武。

满室中一时魔气大盛。但他浑身的气势立即就压制住了魔气,魔气张了几张,最终被他的气势沉沉地压了下去。他将剑推入剑鞘,哼了一声,对魔器十分不屑。

“各国太尉,你们手中握着兵权,如今该是我们反攻日月佛的时候了,木香宫将在我们脚下成为碎片,魔王雄倨黑暗之地五百年,该是让他退出这个世界了。”乌刚霸气十足,“晚麦野将是我们的会军之地,我们要经由天坑,直攻日月佛老巢。”

——————————————

巨鹰从宫外飞入,落在木香宫的大殿上。

日月佛从奄奄一息的犬牙手中取过魔化的压日魔刀,交到史千千手中。

“佛……佛尊,大央真语……剑,炼化好了,在大目犍连手……中,大悲印……好……好厉害……”说毕气绝而亡。

鹰翼露出愤恨的神色,他抽出那把奇形的魔制兵器,横向砍一刀,划出一道红光。

日月佛面无表情,心绪飘得很远,但一股茶香味将他的思绪硬生生地拉了回来,循着这股味道,他看见了莲花座上的卫见,她正往两只杯中注茶,眉眼处,优雅之态尽显。

他款步回到莲台,与卫见对饮起来,两人都想说些什么,却什么也没说,一切尽在不言中。

——————————————

一个半月后,河东的援军已到,天朝军与獠军总共七万,渡过海河,到了吾乃平原。

紫金帝都战争后的五万联合军已先头向晚麦野进发。他们将在那里会合,确保同时向木香宫前进,碾碎黑暗之地。

乌刚与大目犍连一道。走在队伍前头。后边信报已到。

来人是贲虎,带来的是最不好的消息。慕莲理随军而来,却在海河上遭到狼头鹰的袭击,混乱中鹰翼抓走了慕莲理。

原来,贲虎接到联盟总部征招出兵黑暗之地的军令,立即与天朝军汇合,他怕慕莲理在暗无天日沟不安全,因此带了她一道出发。不知为何,鹰翼得到这个消息。带了大批狼头鹰部队在海河上袭击了船队,开始不知道他的目的,战斗过后,才发现慕莲理不见了。

六器已经炼成,慕莲理自然成了最为关键的人物,只有她才掌握了最精巧的制造技术,她是神秘的铸剑世家——慕家的唯一传人。日月佛不抓她,却又抓谁?

乌刚陷入了沉思。不一日,后面的大军陆续赶来会合,宗政王竟然也来了。乌刚道:“王诸山是仙外之地,承蒙女王大人再三关心,实感过意不去。”

宗政王爽朗一笑。“都在这片天界。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半仙人与人族、魔族、獠族一般,都有责任抗击日月佛的阴谋。”

乌刚听他话中提到“魔族”,自然是半仙族也与人族一样,接受了谷大哥的回归,当即放下心来。

宗政王随后凑上小声道:“女王大人特别关心慕家那小妞儿,与那小姑娘的渊源可深着呢。”

爱阳女王与慕顶天的一段情爱往事,乌刚后来也辗转听到了,自然明白其中的关系。那就是爱阳女王想要保护慕家最后的一点血脉。

——————————————

木香宫。木香大殿。

日月佛迎出大殿,喜出望外。大赞慕莲理美貌。深得天下第一美男慕顶天的遗传。

慕莲理大大咧咧地一坐,到了这里。也没什么办法了。

“日月佛大人,我可不像卫见妹子这般安静地陪着您,您这是大殿呢还是佛堂呢,反正我也不知道,到时候吵闹得您和您的众魔弟子不得安宁,我可不管。”

日月佛一怔,随即笑容可掬:“慕先生说笑了,我成佛经年,早听说在这第七重天,慕家铸剑技艺非凡,对于这样一个世家,本佛是崇拜不已。就如卫公主……”

“等等等等,我卫见妹子是水做的可人儿,您没亏待她吧?”慕莲理一贯的快嘴快语。

卫见刚刚一见慕莲理,就觉得亲切,没想到她说话又快,言语又直白,当即笑道:“慕姐姐一向可好,听刚哥说起过你,见儿这里有礼了。”

慕莲理抱着她,一片怜爱。

“慕先生这可误会了,卫公主领袖这片天界,深得本尊崇敬。这些日子来,我与她常挑灯夜谈,不甚欢愉,亦且深受教导。实是本尊的良师益友,哪敢有半点不尊。”日月佛一片诚惶诚恐。

“嗯,我说呢,您是成佛之人,也不至于对一个小姑娘动粗,好吧,我相信就是。你可是怕我卫见妹子一个人,整日价陪伴你们这神啊魔啊的,孤单害怕,叫我给她做个伴儿?这可也真是,这个苦暗之地,呆在这里,真是活受罪。”慕莲理干脆胡说八道起来,“佛尊大人,您可真不懂得怜香惜玉。”

“这是本尊与公主的约定,况且这只是其一。”日月佛认真道。

“哦?还有其二?”慕莲理故意把嘴张成一个大大的“0”形。

“本尊不久将会铸炼一件器物,在技艺上还需向慕先生讨教一二,万望先生不要拒绝,本尊奉上百倍的诚意。”日月佛把那个“其二”说了出来。

慕莲理在心里狠狠地啐了他一口,从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派人把我抓来,吓死我了,到了这里却说什么“崇拜”、“讨教”、“诚意”,真正是恶心死人不偿命。

“好说好说,我当知无不言,帮无不尽。”慕莲理笑得一片灿烂,心道:“到时候看我不把你的刀炼坏了,我就不姓慕。”

日月佛喜道:“如此多劳先生了。”

从那日起,卫见与慕莲理日日厮守在一起,把个日月佛晾在一边不理,什么看淡秋月,笑谈功绩,卫见再不与他说话,她从慕莲理口中知道了外面的战况,知道最后的时刻不久就要到来。

日月佛见卫公主往日与自己相处,总是端着个公主的架势,如今与慕莲理作一处,皇族的端庄一扫而空,有的是小女子的亲昵。当下也不着急,最后的胜负难测。“我不可让两个女子左右了我的大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