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嫡门 > 第九百六十六章 万里任遨游 一

第九百六十六章 万里任遨游 一

? 杜云寻一家要出京游历四方,杜相虽不舍,但乐见其成,杜大老爷对次子感觉最是复杂,想亲近他,总觉得和儿子之间隔着一条鸿沟难跨越,想避而不见又怕这心思细腻的儿子会多想。

原以为他会一辈子留在京中,他有的是时间,和儿子慢慢修复彼此之间的关系,却不想他竟想带着妻小一起出京去?杜云寻之前说起此事时,他并未多想,因为杜云寻身上虽无实职,但皇帝极赏识他,对他的画甚为喜爱,时不时要召杜云寻进宫,有时还会拐弯抹角的让范安柏来同他催画,杜大老爷不太相信,皇帝会答应放杜云寻出京去。

他不晓得,皇帝以为他只去几个月就会回来,完全没料到,杜云寻他们一去数年,要不是范太傅病重,他们兴许还不会回京。

杜相倒是早知孙子的打算,原本是不放心曾孙小小年纪,就要跟着父母在外奔波,后来得知杜云寻从丁家祠堂把汤总管给请了来,他便放下心了!汤总管那一身功夫,他是曾见识过的。小煦兄弟若能拜入他门下,对他们绝对是有好处的,再不济,能跟他学点皮毛,能强身健体也足矣!

但是,杜相万万没想到,家里要跟着杜云寻出门的人会这么多!

除杜云寻夫妻和两个孩子,还有杜云方及小四,直到出门那一刻,杜相才发现,原来曾孙女也要跟着去!小念念要跟着去,三姑娘也吵着要去,如今杜家就这么两个宝贝疙瘩,三姑娘虽是庶出,但因杜相看重。她的吃穿用度比别人家的嫡女还好。

杜相没让她吵太久,就点头同意她跟着范安阳她们出京去,王进苑连忙派人去帮三姑娘收拾行李,方姨娘得知不止小四要出门,就连唯一的女儿也要跟着二少爷他们出京,伤心哭得不能自己,却不知。她便是杜相之所以点头同意的主因。

府里没有主母。王进苑和范安阳是小辈,方姨娘是大老爷身边唯一一个育有一双儿女的妾室,就算她现在老实了reads;星光之最,猫星历险。但再过不久,杜云启也要外放,王进苑必要跟着去,到时候。方姨娘在后宅可就自由了,而且三姑娘是她的亲闺女儿。亲娘怎么待女儿,谁都不能说什么,三姑娘这一辈三个姐妹,就剩她一个了!要是被人教歪了。杜相哭都没地儿哭去。

她是跟着兄嫂出门游历去,谁都挑不出刺来。

三姑娘顺利成行,脸蛋上还挂着晶莹泪珠。却是笑得再开心不过,看得杜相和大老爷直摇头。还真是个孩子啊!

杜大老爷抓紧时间,交代杜云方,这一路要是看到有心仪的姑娘,便请他二哥和二嫂帮着打听姑娘的家世和人品,家世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人品啊!可别误了自己的终身大事!

转过头又叮咛杜云寻,别只顾着画画,要多用点心观察民情,多写信回来云云,他想到那说到那,杜云寻原想翻脸走人了,但因还在收拾三姑娘的行李,不得不捺着性子多等一会儿。

幸好杜云启还算了解他弟,看他垂在身侧的拳头已然握紧,父亲要是再继续唠叨下去,难保复常要生气,这小子要是生气,说不定出京后,会两三个月都不写一封信回来,免得又有人要噜嗦。

他忙上前打断父亲,“爹,要出远门的可不止复常和云方,还有小四跟您的宝贝孙子,您不去跟他们说几句话?”可别等会人走了,才想起来没跟他们说上话啊!

大老爷点头,走过去和小儿子及孙子们说话,小迪看到他来,笑呵呵的伸手讨抱,小孙子满身奶香味,又甜笑着往他怀里钻,倒让大老爷的离愁被冲淡了不少,跟小儿子和孙子说话时,便没了方才的唠叨和忧愁。

小四对老父还是有点敬畏的,恭恭敬敬的站着听训,小煦则很辛苦的想当个好哥哥,想让弟弟从祖父怀里下来。

小迪自然不肯下来,一会儿伸手抓祖父的胡子玩,一会儿又低头看祖父衣领上绣的挺拔青松,头一低就把青松咬住,小四吶吶道,“小迪饿了!”小煦反应更快些,快步跑向马车,把车里摆放的食盒打开,拿了两块小迪爱吃的奶糕来。

看到爱吃的甜点,小迪的眼睛一亮,直接扔开祖父,扑向哥哥怀里,小煦的小身板那禁得住弟弟的猛力冲击,差点仰天倒地,亏得杜云寻一直在注意他们,第一时间把两锢儿子给捞了起来。

小迪发现落到父亲怀中,高兴的直蹦跶,还不忘把手里的奶糕塞给他爹分享,小煦惊魂未定,被父亲抱满怀,差点落下泪来。

别说他,就是杜大老爷等人也都被吓得够呛!女眷那边也被惊动了,范安阳接过长子,柔声的拍哄了良久,才让他破涕为笑,丁老夫人看着曾外孙笑了,才放下心来。

转头安慰小女儿,“孩子大了,总不能一直拘在身边,得放出去让他们自由自在的飞翔,也才知道这世界有多大!”

“您说的是男人啊!阿昭是个丫头!”虽然万姨娘一事,使得关注在范安阳身上的人少了,可等这股风潮一过,这些人是不是又会回头来纠缠阿昭呢?她知道女儿有大才,在画画上很有天份,但她已经成亲,不用以此攒名声,杜云寻是皇帝近臣,也不用为夫前途拚搏,所以她不愿女儿被那些求画的人缠住,也不愿她的生活被这些人破坏。

那些人求不到阿昭面前,就去骚扰杜家的亲戚们,范夫人很清楚,阿昭不想给亲戚们造成困扰,偏偏又挡不住那些人去扰人,避出京去是眼下最好的法子,然而理智上,她清楚这么做最好,但情感上她怎舍得女儿出远门?

丁文芙搂着小妹,对着母亲苦笑,就算阿昭都已经生了两个儿子reads;我所经历的唯一乱世。但在她娘眼中,她还是那个才从娘胎里出来的小不点儿。

长叹一声,丁老夫人摇头叹息,儿女都是债啊!

好不容易,三姑娘的行李准备好了,杜云寻他们就在亲人依依不舍的泪眼中挥别了京城。

原本热闹的杜府,一下子就走了八个主子。连同侍候的人。就有五六十人,杜府顿时冷清了许多,杜相他们还好。本就有公事在忙,待在家的时间不长,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王进苑因范安阳出远门了。所有的家务全落在她身上,虽不至于忙到脚不沾地。但到底比之前要忙碌一些。

感受最深刻的,莫过于小宝兄弟了!小宝略大,平常忙于课业,和兄弟玩的时间并不多。只是课堂里就剩他和小贝,难免有些寂寞,小贝年纪小。平常除了练大字就是和小伙伴们玩,小伙伴们都出远门了。他没伴一起玩,难免闷闷不乐。

姐姐和姑姑都能去,为什么他不能跟啊?要是因为他年纪小才不让跟,那小迪不是比他更小吗?为什么他也能去呢?王进苑怎么劝怎么哄都没用,最后只得把他拎回娘家去,让他外祖母去镇压。

丁文芙最是心疼女儿和外孙,要不是王老夫人胡涂,搞出那么多事情来,以王大老爷的地位,她的宝贝女儿怎会给人做继室?虽然女儿婚后日子过得还算不错,但到底不是元配发妻啊!

王进苑本是要请母亲镇压儿子,不想母亲反把外孙宠上了天,反把几个孙子给冷落了!让她面对几位嫂子时,都觉很不好意思!

她大嫂反跟她说,“娘觉得最亏欠你了,要不是祖母生事,你也不会给人做继室。”

继母是这世上最难为的了!

若继子女懂事,好相处,夫妻和睦,原配娘家也好相与,那自然是最好,最怕的就是,原配娘家生恐继妻虐待女儿留下的儿女,而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时不时在原配所出儿女耳边说些似是而非的话,徒增继室与继子女间的隔阂。

如果说继室本就存着歹心,他们这么做,倒也无可厚非,要是继室根本没存着坏心眼,他们这么做,岂不是挑拨了继室与继子女间的关系吗?

丁文芙是个有心气的,王大少奶奶跟在婆婆身边多年,最是清楚她的性情,面对婆婆的无理取闹毫不退缩,却为了王进苑在杜家日子能过得好,很努力软下身段,跟高大夫人交好,幸亏高大夫人是个明理的人,小念念姐弟也知好歹,是聪慧的,不然王进苑这日子可就难挨了!

王进苑泪盈睫,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王大嫂搂着小姑子安抚着,“只要你们夫妻和美,我想娘就算再怎么委屈自己,都是甘之如饴。”

却说,杜云寻这厢,一出京城,就直奔西北肃州,小念念和三姑娘与范安阳同车,几个小萝卜头全被扔去让杜云寻兄弟带。

杜云方原是敬谢不敏,不过杜云寻似笑非笑的对他道,“你该不会以为,带着他们出门,就全是我一个人带着吧?"

“当然不是。”杜云方讪笑了下,把小四抱过来身边,问他在看什么书,兄弟两拿着本书讨论起来,杜云寻抱着小迪,小煦坐在他身边,父子三人笑嘻嘻的念起童诗,杜云寻念一句,小煦就能接下一句,小迪自然是只会学话尾,重复最后一个字也很自得其乐。

墨香她们几个分坐在其他车上压车,汤总管骑在马上不时跑前跑后,甚是谨慎,他把随行的人分了职司,有人专门跑前查探,先行打点住宿一切事宜,让杜云寻他们这一路很是平顺,虽不如在家舒适,但出门在外,能有这等享受,已是难得reads;茉雨无尘。

大小诸事都有人安排好,杜云寻也放下心来,开始欣赏起路上景色,偶见到好景色,总是拿着素描本,坐在车辕上,把所见画下来。

范安阳初时见了,还笑他,后来发现长时间坐在车里实在很闷,便也有样学样,只是她到底是女子,不好像他一样大剌剌的坐在车辕上,只能坐在车中,将车门打开,如此看到的景色自然要比杜云寻所见要逊色不少。

汤总管见他们夫妻如此辛苦,便悄悄的修改行程,在野外歇午的时候,总是挑在景色宜人之处,因四周都是自家人,又有丈夫相伴,范安阳拿着画册坐在树荫下画画,忽然有种回到现代的错觉。

来到这个世界后,一直小心谨慎的她,随着越来越近西北,也越来越放得开,心境放开了,最具体的表现就是她的画风有了很显著的改变,不再是精于工笔,描绘细部的画风,起而代之的,是豪放的下笔,大胆的用色,将西北一地粗犷豪迈全无遗漏的表现出来。

皇帝第一次收到杜云寻他们送回来的画时,还错把范安阳的画误认是杜云寻所做,待知道这是范安阳所画时,还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

回到后宫,他对皇后说,“怪不得复常要带着妻小一起出京!”

皇后笑着为皇帝沏茶,“也是那丫头有福,试想这世上的男儿,有几人能如杜复常一样,深知妻子的长处,还顺着她由着她去发挥的?臣妾该恭喜陛下,得此心胸宽大的良才。”

皇帝放声朗笑,一连宿在皇后宫中数夜,令那些才刚得宠的小嫔妃们咬着帕子暗恨,天亮了,也不敢在面上露出痕迹,往皇后宫里堆满笑的捧着皇后。

能不捧着皇后吗?她们连喜讯都没有,没有孩子的宫妃,想要日子好过,只能巴着皇后。

因方相积极运作,梅妃好不容易又兴起与皇后较劲的心,但万姨娘一事在京里掀起波澜,御史开始盯上宁王,连宠妾灭妻的话都丢出来了,让梅妃好一阵心惊。

如是过了数年,这一日,范安松正在县衙里忙着,忽然有人来报,道是他家来人了。

他一惊,以为是家里继室派人来,继室有了身孕,就快生了,因此他一直记挂在心。

长随将人领来就退下了,他抬头一看,便愣住了。

“怎么是你?”

“三舅兄好久不见!”

来人竟是杜云寻。

“阿昭呢?小煦他们兄弟呢?”

“他们都在客栈里,我先来看看你。”

杜云寻与他交谈数句后,发现这位舅兄与印象中完全不同了!许是在外为官多年,官威自盛,但眉宇晴朗,跟印象里阴郁的那个人截然不同。(未完待续。)

ps:感谢小小的阿秀童鞋宝贵的月票、谢谢豆豆暖房童鞋宝贵的月票、感谢紫晶果子童鞋宝贵的两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