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俗人一枚 > 916,一饮一啄,自有缘定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重生之俗人一枚》916,一饮一啄,自有缘定

搞定了词典,上午接下来的时间,王勃几人又去学校附近的商店逛了逛,一起买了“德生牌”的调频短波收银机,用来每天收听bbc,n和voa等外台,锻炼听力。黄亮,薛飞几个还买了随身听和复读机,也是为了听英语磁带,锻炼听力。

复读机对王勃来说都没什么用,只跟着买了一台索尼的蓝色塑料壳随身听,和他上辈子使用的一模一样。一来权当怀旧,二来因为郑燕使用的便是这一款随身听。

寝室内的其他人观察王勃身上的穿戴,平时使用的东西,基本上都是高档货,但在买随身听的时候竟然只选了一台很一般的只两百来块的机子,心头都有些诧异。生活费和零花钱一向比较富裕的涂云良和薛飞最开始都打算趁着“新学期、新气象”之机换一台索尼或松下的线控超薄随身听,为此钱都找父母提前要好了,但是在看到王勃的选择后,又开始犹豫起来。

“你们不要看我哈,想买啥买啥。我随身听用得少,买贵了浪费,所以随便选了一台。”王勃见涂云良和薛飞一直在看他手中的随身听,面色犹疑,急忙说。

上辈子,虽然寝室没有明确的老大,但是众人基本上都盯着魏寿松这个五班的班长看,魏寿松搞个什么东西,其他人都跟着搞。却不想这一世还没两天,寝室内的众人便都为他马首是瞻起来。

搞定了几样基本的英语学习工具,几人又一起逛了逛西政和c外两所高校所在的烈士墓商业街。2001的烈士墓还相当的简陋,各种商店都不多,卖的东西主要针对两所高校的学生。平时,两所高校的学生,懒得跑的,就逛校内的商业街,想走远一点的,就来烈士墓,而想要去更繁华的所在,那就只有坐公交去三四公里外的双庆排名前三的步行街三峡广场了。

不过,除了王勃,几人对烈士墓都不熟悉,即便没有繁华的大商场,因为新鲜,逛起来也别有一种意味。

而王勃,面对十几年前的一屋一景,那家一周要光顾好几次的租书店,那个他孤独时排遣寂寞,把《拳皇》,《街霸》,《恐龙世界》等好几个游戏都打通关了的电子游戏厅,路边那家看起来脏兮兮,但却价格便宜,只要十五元一个小锅,前世他经常一个人去借酒浇愁的“黔江鸡杂”店……当这一个又一个无比熟悉的地方依次出现在王勃视线内的时候,他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十分的奇妙,好多已经忘却了的记忆像春暖花开,万物复苏一样的突然活了过来。王勃仿佛看到了一个身材单薄,孤独寂寞,无人爱的颓废青年,一次次徜徉,徘徊在这些小店,用小说,游戏和廉价的啤酒打发着难捱的时间,希望这看不到希望的大学生涯能早点结束,自己能早点进入社会,然后用自己的努力拼搏,踏实肯干重新打下属于自己的一片天……

中午,王勃请几个室友在他上辈子经常光顾的苍蝇馆子吃鸡杂,算是王勃心灵上的衣锦还乡,重温过去的时光。

黄亮当即一脸喜色。

魏寿松,徐成,薛飞却说不好意思,昨天晚上他才请了怎能让他再请?于是提议说打平伙。

三人这么一说,王勃的余光便注意到黄亮脸上的喜色不见了。

王勃摆了摆手,冲三人说:“就吃点烂鸡杂,又不是啥好东西。今天就我请了,下次你们回请我得了。”

他这么一说,余光中,黄亮脸上的喜色马上又重新浮现。黄亮怕其余人还要和王勃再争,赶紧说:“那就听勃哥的嘛。我们下次一起请勃哥好了。”

吃饭的时候,王勃照例叫了六瓶啤酒,嘴里说着各位随意,别勉强的话、眼里却在默默的观察着众人的表现。酒品看人品,以前他一直不信,现在通过两辈子对相同人不同表现的观察,他便发现,“酒品看人品”这种论断,某种程度上还是有一定的道理,尽管无法真的通过一两次的喝酒断定一个人的品性,但大致的性格,豪爽与否,还是基本上看得出来的。

当一个小时午饭结束后,王勃看着以前和他吃饭经常“踩假水”,即使他再怎么热情好客的劝说也不怎么喝,甚至以茶代酒的黄亮,魏寿松,徐成和薛飞这些人,在今天他完全没有劝酒,只是随意抬了抬杯子,便都争先恐后的举杯“痛饮”,最后一个二个全都喝得一脸通红,醉眼迷离,迥异于他们上辈子的表现,王勃不知道他是应该感到高兴还是感到悲哀。眼前的这些人他都与之想处过,谁是什么性格,他一清二楚,知道凭不带光环的自己,哪怕是他主动请客,也没办法让几个人变成今天这种样子。所以,他们今天敬的不是自己,而是敬的自己身上的头衔和光环,敬的那个全国知名的大作家,那个据说身价几百万上千万的青年富豪!

当然,王勃并非鄙视或者看不起眼前的几个前世的大学朋友。把他放在他们的位置,让他面对一个声名显赫的人,他也不一定能够“富贵不能淫”,真的稳得起,保持他的平常心。

王勃只是感觉,顶着光环的他,从此之后,怕是没办法真正的看清一个人了,无法区分对方对他的尊重,敬佩和敬畏,以及讨好,到底是对他本人还是对他身上的光环。

怕还是光环居多。

如此一想,王勃便感觉有些黯然神伤,感觉自己目前取得的所有的一切,犹如建筑在沙滩上的城堡,有些虚幻缥缈,全都是因他的穿越、重生而带来,而不是他自己本身有多么的优秀。

随着这两天遇到越来越多的故人,而这些故人,几乎每一个都用不同的,他上辈子无法想象的态度和面孔来看待他,王勃的心头便开始不安起来,他慢慢的开始自我怀疑,怀疑自己才华的成色,怀疑周围人对他的敬畏、讨好实际上都不是真的,都假模假样,“包藏祸心”,甚至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不过,他很快又转念一想,觉得自己太过多愁善感,杞人忧天了。光环也好,重生也罢,不都是属于他的吗?到现在,不都跟他密不可分,融为一体了吗?他借以成名的那些文章,小说,如果他没有对文字的敏感,对文学的喜爱,没有上辈子让文学系教授都称道的文笔和在文学上的灵气,即使重生,也没办法靠文字出名啊?

如果上辈子他不是一个刻苦用功的好学生,在班上的成绩不是数一数二,哪怕重生,也无法借助优秀的基础和底子在短时间内把成绩推高到一个恐怖的程度而让他声名远播啊?

还有那些帮助他显现出“跨领域才华”,得到包括梁娅,孙丽,方悠,马丽婷等无数女子倾情爱慕的歌曲,舞步,如果没有上辈子的那几年倒霉,颓废的人生经历,他也不会买把吉他宅在家里自弹自唱,闻歌起舞,借歌曲,舞步的共鸣来抒发自己的怀才不遇,命运坎坷,在一声声跟着旋律的嘶喊,和着节拍的跳动中去诅咒社会,唾骂老天爷的不公,越来越不给穷人翻身的机会,哪怕他无比的努力,狠命的挣扎,也无法鲤鱼跳龙门,被困在属于自己阶层的死水中。

最后,包括这辈子起家的“曾嫂米粉”的秘方,也是他上辈子在走投无路,想靠卖米粉赚钱而花了大量的时间跟金钱慢慢研究出来的啊?

所以,他现在的这一切,固然有重生的原因,但是没有他上辈子的努力,换另一个人,即使重生,也绝对做不到他这一步的。

一饮一啄,自有缘定。

所以,与其吹毛求疵的感叹自己的“华而不实”,“投机取巧”,“并非真正的优秀”,还不如坦诚的接受眼下的这一切。上辈子,老天爷亏欠了他,亏欠那个善良,勤劳,总是与人为善,为他人着想,辛苦了一辈子却未能享过一天福,没让他这个当儿的尽一天孝道的母亲,所以,才给予了他一个重生的机会,把上辈子亏欠他和他母亲的一切还给他,让他改变前生不堪的命运!

如此从另外一个角度一想,王勃的念头一下子通达了不少。

——————————————————————

感谢“血鴐”老弟500起点币的打赏!

感谢“kak”老弟500起点币的打赏!

一并感谢魔法门wog,奇虎股东,诺言g?g,哈哈大侠王,书友150211085705933,5位兄弟姐妹们的慨慷解囊!

谢谢所有订阅,投推荐票和投月票的朋友

搞定了词典,上午接下来的时间,王勃几人又去学校附近的商店逛了逛,一起买了“德生牌”的调频短波收银机,用来每天收听bbc,n和voa等外台,锻炼听力。黄亮,薛飞几个还买了随身听和复读机,也是为了听英语磁带,锻炼听力。

复读机对王勃来说都没什么用,只跟着买了一台索尼的蓝色塑料壳随身听,和他上辈子使用的一模一样。一来权当怀旧,二来因为郑燕使用的便是这一款随身听。

寝室内的其他人观察王勃身上的穿戴,平时使用的东西,基本上都是高档货,但在买随身听的时候竟然只选了一台很一般的只两百来块的机子,心头都有些诧异。生活费和零花钱一向比较富裕的涂云良和薛飞最开始都打算趁着“新学期、新气象”之机换一台索尼或松下的线控超薄随身听,为此钱都找父母提前要好了,但是在看到王勃的选择后,又开始犹豫起来。

“你们不要看我哈,想买啥买啥。我随身听用得少,买贵了浪费,所以随便选了一台。”王勃见涂云良和薛飞一直在看他手中的随身听,面色犹疑,急忙说。

上辈子,虽然寝室没有明确的老大,但是众人基本上都盯着魏寿松这个五班的班长看,魏寿松搞个什么东西,其他人都跟着搞。却不想这一世还没两天,寝室内的众人便都为他马首是瞻起来。

搞定了几样基本的英语学习工具,几人又一起逛了逛西政和c外两所高校所在的烈士墓商业街。2001的烈士墓还相当的简陋,各种商店都不多,卖的东西主要针对两所高校的学生。平时,两所高校的学生,懒得跑的,就逛校内的商业街,想走远一点的,就来烈士墓,而想要去更繁华的所在,那就只有坐公交去三四公里外的双庆排名前三的步行街三峡广场了。

不过,除了王勃,几人对烈士墓都不熟悉,即便没有繁华的大商场,因为新鲜,逛起来也别有一种意味。

而王勃,面对十几年前的一屋一景,那家一周要光顾好几次的租书店,那个他孤独时排遣寂寞,把《拳皇》,《街霸》,《恐龙世界》等好几个游戏都打通关了的电子游戏厅,路边那家看起来脏兮兮,但却价格便宜,只要十五元一个小锅,前世他经常一个人去借酒浇愁的“黔江鸡杂”店……当这一个又一个无比熟悉的地方依次出现在王勃视线内的时候,他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十分的奇妙,好多已经忘却了的记忆像春暖花开,万物复苏一样的突然活了过来。王勃仿佛看到了一个身材单薄,孤独寂寞,无人爱的颓废青年,一次次徜徉,徘徊在这些小店,用小说,游戏和廉价的啤酒打发着难捱的时间,希望这看不到希望的大学生涯能早点结束,自己能早点进入社会,然后用自己的努力拼搏,踏实肯干重新打下属于自己的一片天……

中午,王勃请几个室友在他上辈子经常光顾的苍蝇馆子吃鸡杂,算是王勃心灵上的衣锦还乡,重温过去的时光。

黄亮当即一脸喜色。

魏寿松,徐成,薛飞却说不好意思,昨天晚上他才请了怎能让他再请?于是提议说打平伙。

三人这么一说,王勃的余光便注意到黄亮脸上的喜色不见了。

王勃摆了摆手,冲三人说:“就吃点烂鸡杂,又不是啥好东西。今天就我请了,下次你们回请我得了。”

他这么一说,余光中,黄亮脸上的喜色马上又重新浮现。黄亮怕其余人还要和王勃再争,赶紧说:“那就听勃哥的嘛。我们下次一起请勃哥好了。”

吃饭的时候,王勃照例叫了六瓶啤酒,嘴里说着各位随意,别勉强的话、眼里却在默默的观察着众人的表现。酒品看人品,以前他一直不信,现在通过两辈子对相同人不同表现的观察,他便发现,“酒品看人品”这种论断,某种程度上还是有一定的道理,尽管无法真的通过一两次的喝酒断定一个人的品性,但大致的性格,豪爽与否,还是基本上看得出来的。

当一个小时午饭结束后,王勃看着以前和他吃饭经常“踩假水”,即使他再怎么热情好客的劝说也不怎么喝,甚至以茶代酒的黄亮,魏寿松,徐成和薛飞这些人,在今天他完全没有劝酒,只是随意抬了抬杯子,便都争先恐后的举杯“痛饮”,最后一个二个全都喝得一脸通红,醉眼迷离,迥异于他们上辈子的表现,王勃不知道他是应该感到高兴还是感到悲哀。眼前的这些人他都与之想处过,谁是什么性格,他一清二楚,知道凭不带光环的自己,哪怕是他主动请客,也没办法让几个人变成今天这种样子。所以,他们今天敬的不是自己,而是敬的自己身上的头衔和光环,敬的那个全国知名的大作家,那个据说身价几百万上千万的青年富豪!

当然,王勃并非鄙视或者看不起眼前的几个前世的大学朋友。把他放在他们的位置,让他面对一个声名显赫的人,他也不一定能够“富贵不能淫”,真的稳得起,保持他的平常心。

王勃只是感觉,顶着光环的他,从此之后,怕是没办法真正的看清一个人了,无法区分对方对他的尊重,敬佩和敬畏,以及讨好,到底是对他本人还是对他身上的光环。

怕还是光环居多。

如此一想,王勃便感觉有些黯然神伤,感觉自己目前取得的所有的一切,犹如建筑在沙滩上的城堡,有些虚幻缥缈,全都是因他的穿越、重生而带来,而不是他自己本身有多么的优秀。

随着这两天遇到越来越多的故人,而这些故人,几乎每一个都用不同的,他上辈子无法想象的态度和面孔来看待他,王勃的心头便开始不安起来,他慢慢的开始自我怀疑,怀疑自己才华的成色,怀疑周围人对他的敬畏、讨好实际上都不是真的,都假模假样,“包藏祸心”,甚至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不过,他很快又转念一想,觉得自己太过多愁善感,杞人忧天了。光环也好,重生也罢,不都是属于他的吗?到现在,不都跟他密不可分,融为一体了吗?他借以成名的那些文章,小说,如果他没有对文字的敏感,对文学的喜爱,没有上辈子让文学系教授都称道的文笔和在文学上的灵气,即使重生,也没办法靠文字出名啊?

如果上辈子他不是一个刻苦用功的好学生,在班上的成绩不是数一数二,哪怕重生,也无法借助优秀的基础和底子在短时间内把成绩推高到一个恐怖的程度而让他声名远播啊?

还有那些帮助他显现出“跨领域才华”,得到包括梁娅,孙丽,方悠,马丽婷等无数女子倾情爱慕的歌曲,舞步,如果没有上辈子的那几年倒霉,颓废的人生经历,他也不会买把吉他宅在家里自弹自唱,闻歌起舞,借歌曲,舞步的共鸣来抒发自己的怀才不遇,命运坎坷,在一声声跟着旋律的嘶喊,和着节拍的跳动中去诅咒社会,唾骂老天爷的不公,越来越不给穷人翻身的机会,哪怕他无比的努力,狠命的挣扎,也无法鲤鱼跳龙门,被困在属于自己阶层的死水中。

最后,包括这辈子起家的“曾嫂米粉”的秘方,也是他上辈子在走投无路,想靠卖米粉赚钱而花了大量的时间跟金钱慢慢研究出来的啊?

所以,他现在的这一切,固然有重生的原因,但是没有他上辈子的努力,换另一个人,即使重生,也绝对做不到他这一步的。

一饮一啄,自有缘定。

所以,与其吹毛求疵的感叹自己的“华而不实”,“投机取巧”,“并非真正的优秀”,还不如坦诚的接受眼下的这一切。上辈子,老天爷亏欠了他,亏欠那个善良,勤劳,总是与人为善,为他人着想,辛苦了一辈子却未能享过一天福,没让他这个当儿的尽一天孝道的母亲,所以,才给予了他一个重生的机会,把上辈子亏欠他和他母亲的一切还给他,让他改变前生不堪的命运!

如此从另外一个角度一想,王勃的念头一下子通达了不少。

——————————————————————

感谢“血鴐”老弟500起点币的打赏!

感谢“kak”老弟500起点币的打赏!

一并感谢魔法门wog,奇虎股东,诺言g?g,哈哈大侠王,书友150211085705933,5位兄弟姐妹们的慨慷解囊!

谢谢所有订阅,投推荐票和投月票的朋友(未完待续。)


志心小说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所有小说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如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Copyright ©www.vgango.com 2019 志心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693683号